德國新總理來了:被譽為“男版默克爾”,是真的?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經過近兩個月的緊張談判,德國社民黨、綠黨和自民黨組成的“紅綠燈聯盟”(象征三黨代表色)於當地時間11月24日下午敲定了一項組閣協議,社民黨總理候選人、現任副總理兼財政部長奧拉夫·肖爾茨(Olaf Scholz)將出任新總理。

德國新政府被稱為“紅綠燈”聯盟

作為黨派領袖,肖爾茨已帶領社民黨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今年德國聯邦議會大選中,中左翼的社民黨獲得25.7%選票,以1.6%的優勢超過默克爾所在的聯盟黨,成為議會第一大黨。盡管差距微弱,社民黨卻是在選舉後期逆風翻盤,創下16年來最好成績。

根據組閣協議,德國政府將設置17個部門,比目前看守政府多一個。其中,社民黨將獲得7個部長職位,包括內政部長、國防部長、衛生部長以及新成立的建築與住房部長等。綠黨則將執掌6個部門,包括外交部、擴大後的經濟與氣候部等。自民黨將領導4個部門,包括財政部、司法部等。

11月24日,社民黨、綠黨和自民黨在柏林宣布完成組閣談判

三黨談判代表們達成的這份組閣協議,仍需經過三黨內部各自通過,預計耗時10天。如果所有黨派都同意該協議,肖爾茨將在12月6日開始的那周內成為德國總理,而這也意味著默克爾不能取代科爾成為德國戰後任期最長的總理。

比起得到默克爾背書的黨內接班人阿明·拉舍特,肖爾茨反而更像是默克爾的真正繼承者。而這一點,也恰恰是他打動選民的秘訣。

肖爾茨的宣傳海報

從漢堡市長到默克爾副手

身材矮小、有些禿頂,長得更像一位會計而不是政治家——這是肖爾茨留給人的第一印象,好在德國選民不在乎政客展現出多少個人魅力,實幹家更受歡迎。

選舉前的諸多民調證明,如果德國總理由選民一人一票選出,肖爾茨將毫無懸念入主總理府。隨著選舉日臨近,這位總理候選人得到的認可轉化為了社民黨優勢,在短短數月幫助該黨扭轉了民調頹勢。

今年8月30日的總理候選人三人辯論中,拉舍特、肖爾茨以及綠黨總理候選人貝爾伯克進行了三人辯論對決。當晚民調機構Forsa進行了閃電調查,36%的人認為肖爾茨表現最佳,拉舍特以25%排在最末;而在“最信任誰”這個問題上,47%的人最信任肖爾茨,僅有24%的人信任拉舍特。

今年8月29日,德國總理候選人首場電視辯論上,(從左至右分別為)貝爾伯克、拉舍特和肖爾茨參加辯論

在得民心這件事上,肖爾茨贏得很徹底。這與社民黨在此前政府中的聯合執政角色也不無關係。

2018年3月,社民黨與基民盟完成組閣談判後,肖爾茨被任命為德國副總理和財政部部長。盡管他這個人謹慎乏味、不帶感情,卻成為德國最有影響力的政治家之一。

新冠疫情的暴發是助推肖爾茨獲得關注、積累政治聲譽的重要契機。作為財政部長,肖爾茨支持出台了巨額資助計劃,幫助企業和勞動者度過這一艱難時期,並承諾政府會不惜一切代價采取任何有必要的措施。

肖爾茨認為,應當暫時放棄德國一直以來珍視的“債務刹車”條款,以減輕疫情對經濟發展的損害,“盡管這麽做代價高昂,但什麽都不做將導致更高昂的代價”。

肖爾茨

到2022年底,德國新債將達到4000億歐元,但肖爾茨一再強調,德國有應對危機的財政能力,能承受債務壓力,他在競選中告訴選民,“無需害怕。2008年發生(金融)危機後我們成功過一次,要不了10年,我們會再一次成功。”

肖爾茨在這一問題上的領導力也展現於歐洲層麵。他與法國財長布魯諾·勒梅爾聯手,推動歐盟通過了高達7500億歐元的新冠複蘇基金。肖爾茨認為,這筆錢可以幫助歐洲更好地從危機中恢複,並計劃將德國分配到的資金用於氣候變化、數字化、就業等領域。

任職副總理前,肖爾茨政治履曆豐富,在地方和聯邦政府都有任職,擔任過聯邦政府勞工部長、社民黨秘書長等職位。而在漢堡市長任上,他的政治成績最為亮眼。

2011年開始,肖爾茨當了7年漢堡市長,這座德國第二大城市在其任內蓬勃發展。他兌現了競選時的大部分承諾,做了不少有利民生的事情,包括控製住房租金上漲、每年新建公寓、取消托兒所費用等等。

不過,眼下他的挑戰著實不小——德國正經曆第四波新冠疫情,還麵臨“北溪-2號”被叫停、能源電力價格上漲、英國退歐等一係列問題。

目前,德國完全接種新冠疫苗的人口僅占全國總人數68%,略低於西歐國家的平均水平。進入11月後,全德國累計有10萬人因新冠肺炎死亡,現存活躍病例仍超過60萬人。

效仿默克爾成為製勝密碼

從政多年,肖爾茨始終保持著不事張揚的低調形象。一直以來,他都被媒體戲稱為“肖爾茨機器人(Scholzoma)”,不管演說還是為其政策辯護,都帶著柔和的漢堡口音,但風格始終像機器一樣枯燥乏味。

肖爾茨認為,自己扮演的是信息推銷員角色,“我必須表現出某種無情”。但當他講完話,常常會展現一個燦爛的笑容,在肖爾茨的政治對手看來,這像是自我滿足的假笑,還揶揄他說,“你不需要帶著藍精靈的笑容坐在那裏”。肖爾茨倒是覺得這個比喻很不錯,“(藍精靈)很小隻,很狡黠,但它們總是會贏。”

《明鏡周刊》對他的評價被廣為引用:“一個典型的思考能力強,但溝通能力差的政治家。”不過這次競選中,肖爾茨有意識地改變手勢和表情,表現出和選民友好溝通的形象。

最為明顯的是他對默克爾的模仿。肖爾茨的內向與實用主義,本就與默克爾政治風格很是相似,他更有意在競選中展現與前總理的一脈相承——例如在照片中擺出了默克爾經典的“菱形”手勢。默克爾的這一特點廣為人知,幾乎成為她的代名詞,就連她在杜莎夫人蠟像館的形象也保持著菱形手勢。

肖爾茨打出菱形手勢備受質疑

往屆選舉中,許多選民正是忠於默克爾而非聯盟黨,才樂於為其黨派投票。強化自身與默克爾路線的連續性,無疑可以爭奪默克爾支持者的選票。肖爾茨與社民黨的效仿策略大獲成功,網民們甚至管他叫“男版默克爾”和“爸爸”,後者與默克爾的“媽媽”綽號相呼應。

借默克爾造勢卻遭到來自基民盟的不滿,就連默克爾本人也特意劃清界限,稱自己與肖爾茨之間存在“巨大差異”。拉舍特更在議會辯論中批評稱,“你不能一邊比著菱形手勢,一邊以薩斯基婭·艾斯肯的論調講話”,艾斯肯是社民黨內左翼領袖的代表。

雖然以後來居上的架勢贏下大選,但肖爾茨在競選中一度陷入醜聞。今年9月下旬,正為選舉造勢的肖爾茨被國會傳喚,因檢察官突襲財政部檢查,認為該部門下屬的反洗錢機構存在違規行為,涉嫌妨礙司法公正。作為時任財政部長,肖爾茨難逃議員質詢。

他所牽涉的財務醜聞不止於此。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BaFin)被指未能發現一家支付公司的違規行為,該監管局也是財政部下屬機構,但肖爾茨否認自己應當為此承擔政治責任。

肖爾茨還因另一樁稅務欺詐案遭到質詢,其中一家涉事銀行來自漢堡,然而漢堡稅務部門卻決定不要求該銀行補繳稅款。事發時,肖爾茨還是漢堡市長,但他表示未以市長身份對此事進行過幹預。

可這些未曾對肖爾茨的選情造成打擊。醜聞接踵而至,責任卻難以明確指向肖爾茨個人,也未有證據證明他有任何不當行為。

肖爾茨的聲譽能免受傷害,更多還得靠同行襯托——聯盟黨和綠黨的總理候選人都陷入比肖爾茨更大的醜聞。拉舍特在視察洪災嚴重的西部地區時,被鏡頭捕捉到開心嬉笑,德國《圖片報》批評稱:“全國在哭泣,拉舍特卻在笑。”

綠黨總理候選人貝爾伯克則麵臨人設崩塌的危機。今年4月,剛成為總理候選人的貝爾伯克大受歡迎。她作為最年輕的候選人,綠黨在氣候和環保議題上的激進則廣受年輕人支持。上半年,綠黨民調支持率一路走高,甚至一度超過聯盟黨。

可當一係列造假行為被發現後,綠黨強勁勢頭不再。先是貝爾伯克的新書被指控抄襲,其簡曆又被媒體曝光有不實之處,她自稱是德國馬歇爾基金會、聯合國難民署的“成員”,實際上卻隻是與這些機構有合作關係。除了誇大職業經曆,貝爾伯克的教育背景也有摻水嫌疑。

不夠左的社民黨領袖

競爭對手們接連出錯,讓肖爾茨的低調可靠顯得尤為珍貴。

盡管幫助社民黨逆轉選舉形勢,並登上總理之位,肖爾茨在社民黨內部的角色卻時常有些尷尬。作為中間偏左政黨的領袖,肖爾茨一直被視為黨內的保守派,立場不如其他領導人那樣向左靠攏。

肖爾茨也經曆過政治立場的轉變。早在上世紀70年代,還是中學生的他加入了社民黨的青年組織,持有諸多社會主義觀點。進入大學學習法律並成為勞動法律師後,肖爾茨漸漸摒棄了激進左翼立場。

在社民黨內,肖爾茨也經曆過數次起落。擔任社民黨秘書長期間,正值施羅德當總理。施羅德力推“2010議程”經濟改革方案,通過減稅、削減國家福利等政策刺激德國經濟發展。

然而這一改革被認為偏離社民黨路線,不僅在黨內引發分歧,也失去了傳統左翼選民,使得社民黨的支持率每況愈下。作為“2010議程”的支持者,肖爾茨堅定幫助施羅德兜售改革,卻因此在黨內遭到排擠被迫下台。施羅德也在壓力之下辭去社民黨領導人職務,且在次年選舉中輸給默克爾。

默克爾和肖爾茨

始終秉持中間立場的肖爾茨,也在黨內招致反對,他在2019年競選社民黨領袖時落敗,最終兩位左翼社民黨人當選主席。不過到了今年8月,肖爾茨確保了社民黨總理候選人的位置。

這離不開肖爾茨在財長任上的政績,更在於他的務實作風——作為中間派領袖,他的主張中凸顯出一定左翼色彩,比如提高最低時薪、加大公共支出等。這有效彌合了不同派別的政見差異,社民黨在競選中也展現出強於聯盟黨的凝聚力。

和默克爾一樣,肖爾茨比看起來要更加靈活。除了在黨內和左翼妥協,他在競選中有意強調其他黨派的優勢議題並為己所用,比如他說,綠黨在氣候保護上有一些好想法,但要通過社民黨才能實現。而默克爾在外交上的主張也為肖爾茨所繼承,他認同獨立自主的重要性,也堅持歐洲應該用一個聲音說話。

“主權歐洲”成為外交政策關鍵

隨著“默克爾時代”拉上帷幕,德國與歐洲乃至世界的關係也將迎來新時代。

在11月24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肖爾茨主要談了團結歐盟國家以及抗擊疫情等話題。他表示,“主權歐洲”將是下一屆德國政府外交政策的關鍵,“作為歐洲一個經濟強大、人口眾多的國家,德國的任務是使主權歐洲成為可能、得到促進,並實現發展”。

肖爾茨表示,以後要與夥伴國一起推動全球多元化,堅持民主等價值觀。《紐約時報》分析稱,在歐洲、貿易以及外交政策等一係列問題上,多數人士預計德國新政府將大體保持默克爾政府設定的路線。不過,一係列緊急危機以及其他兩個執政黨可能會迫使肖爾茨重新考慮過去的政策。德國新政府可能會在某種程度上更願意支持歐洲一體化,並與美國一起向中國和俄羅斯施壓。

11月24日,組閣成功後的德國新政府班子亮相,肖爾茨在C位

而外長熱門人選、綠黨領導人貝爾伯克呼籲柏林在國際舞台上更加“果斷自信”。她曾多次批評中國“侵犯人權”,並反對俄羅斯的“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

肖爾茨對中國並不陌生。擔任漢堡市長時,肖爾茨和中方共同推動了漢堡港連接中德經貿關係的作用。他曾指出,“持續性是漢堡對華關係的一大優勢,借助大型活動設計豐富且重要的內容,會有更多人參與到中德交流的進程中,這會加強漢堡的‘中國能力’,搭建未來同中國更好的聯係。”

2017年出席二十國集團(G20)漢堡峰會時,他曾與中國領導人會晤。作為時任財政部長,他還親自邀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出席2018年11月舉行的中歐論壇漢堡峰會。

2019年1月,第二屆中德高級別財金對話上,德國副總理兼財長肖爾茨與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舉行會談

擔任財長期間,肖爾茨曾於2019年初訪問中國,除了德國在英國脫歐後旨在打造法蘭克福擁有歐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外,中美貿易摩擦也是促成他訪華的重要因素。分析認為,中德兩國都致力於加緊與世界其他倡導自由貿易的國家的聯係。在中國人民大學發表演講時,肖爾茨說,“中德兩國的國民經濟是彼此依賴的。”

2019年,肖爾茨在北京參加中德金融對話會

他當時還提出希望幫助德國金融保險公司擴展中國市場,被德媒稱作“旅行推銷員”。

不過這次競選期間,社民黨的競選綱領中幾乎沒提到中國。在9月23日晚選舉的最後一場電視辯論上,肖爾茨是唯一未直接談及中國的主要政黨候選人,僅強調在外交戰略方麵需要一個強大、自主的歐洲。

社民黨外交政策發言人施密特曾說,如果該黨執政,其對華政策將是“一種演變,而並非全麵改造”。他稱,下一屆德國政府“肯定不會維持現狀”,新任首相會改變對華路線,因為中國也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