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李雲迪保留最後的體麵,就是保留我們自己的體麵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為李雲迪保留最後的體麵,就是保留我們自己的體麵。

我不是給李雲迪洗地,他是彈鋼琴的,還是彈棉花的,我根本不感興趣。

我想說的是,首先,違法就是違法,公眾人物違法,也應接受處罰,這是公平正義的基礎,這當然沒問題。

其次,人應該有基本的體麵和尊嚴,袞袞諸公應該有,販夫走卒應該有,配軍囚徒也應該有。

因此,當我們拿李雲迪的醜事、拿那個女舞蹈老師的所謂蜜桃臀,津津樂道,吐沫四濺,甚至編排各種段子,惡意消費其“社會性死亡”的時候,這根本不是捍衛什麽公平正義。

因為李雲迪這點破事,根本與公平正義無關,我們隻是在狂歡,純粹的狂歡,“你小子也有今天”式的狂歡。

事實上,很多人對李雲迪的職業毫不關心,關心的隻是他的名人頭銜,關心並嫉妒他比我們大多數人賺得多,活得滋潤,於是他“轟然倒塌”的時候,“你小子也有今天”的快感噴薄而出,口水與吐沫齊飛,段子共長天一色,暫時麻醉了我們被996、內卷、割韭菜蹂躪的神經。

這種快感並不陌生,某種意義上,像阿Q臆想趙老爺被痛打,像西西裏的女人們把美麗的瑪蓮娜拖到大街上,剪她的頭發、扒她的衣服。

鄧恩曾說:“沒有人是自成一體、與世隔絕的孤島,每一個人都是廣袤大陸的一部分。每個人的逝去都是我的哀傷,因為我是人類的一員。不要問喪鍾為誰而鳴,它就為你而鳴。”

綜上,李雲迪已經受到了他該有的處罰,不去惡意消費他的“社會性死亡”,不去編排他的段子,為他保留最後的體麵,事實上就是在保留我們自己的體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