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淨化意識形態 建立新時代的“學習班”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中國當局近來加大了對文娛領域整頓的力度,將“建立常態化培訓機製,開展從業人員輪訓”。一些觀察人士認為,這種被認為是改頭換麵的“學習班”的洗腦方式實際上是文革遺毒的卷土重來。不過,另外一些政治學者指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整肅文娛領域的一個主要目的是將其變成一個精神奴役的工具,而不是又一場文革的再現。

中國文化和旅遊部(文旅部)9月9日召開全國“加強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電視電話會議,強調要學習貫徹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指示批示精神,從講政治的高度認識和把握做好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的重要性、緊迫性。

亂象叢生 培訓整治

近年來,中國文娛領域亂象嚴重,媒體、網絡不時披露出明星、大腕天價片酬、偷稅逃稅的新聞,以及流量至上,畸形審美,“娘炮”和“飯圈”等問題。近期又出現影星吳亦凡因涉嫌強奸罪被北京朝陽分局依法批捕,女星鄭爽因偷稅逃稅被罰款2.99億元等醜聞。

文旅部9日表示,要對這些“嚴重敗壞了文藝界風氣、損害了文藝工作者形象、影響了文藝事業健康發展”的亂象,“采取硬手段、拿出硬措施”,“從嚴從實”加大整頓力度,“堅決遏製歪風邪氣、鏟除其滋生土壤”。為此,文旅部提出,要加強思想政治引領,“建立常態化培訓機製,開展從業人員輪訓”。

此前,中國網信辦8月27日發布了進一步加強“飯圈”亂象治理的通知,提出取消明星藝人榜單等十項措施。

中國電影家協會主席、著名演員陳道明日前在一個座談會上說:“最近娛樂出現了一些亂象,這些所謂的明星,他們不是文藝界的,他們是流量界的。他們是被包裝炒作出來的塑料演員。”

學習班一直被用作洗腦利器

文旅部“建立常態化培訓機製,開展從業人員輪訓”的提法,引發人們對文革時期所開展的“學習班”的痛苦回憶。

中共當局曆來有根據不同的政治環境和曆史背景,舉辦名目不同培訓機製的沿襲,其中文革期間的“學習班”,更讓那些曾經在學習班中成為批評、批判,乃至受到迫害的人,難以忘卻,不寒而栗。

文革時期的“學習班”是“毛澤東思想學習班”的簡稱。1967年7至9月,已故最高領導人毛澤東視察華北、中南和華東地區期間,在了解到一些地方造反派內鬥,幹部等問題時說,要從教育入手,擴大教育麵,加強學習。他強調,中央、各大區、各省市“都要辦學習班,分期分批地輪訓”。

1967年12月22日,中國官媒人民日報發表題為“大力辦好毛澤東思想學習班”的社論,向全國傳達了毛澤東的最新指示:“辦學習班是個好辦法,很多問題可以在學習班得到解決。”

此後,這種原本旨在“解決問題”的學習班,在人民日報社論的鼓動下,在全中國開始大規模的興起,並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演變成階級鬥爭的工具,後來更是應用到“清理階級隊伍”、“一打三反”、“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等政治運動之中。主辦學習班的單位或部門,以“學習”之名,對學員行洗腦和囚禁之實,極盡迫害之事。被送進學習班的人或被洗腦、批評批判批鬥、甚至刑訊逼供,遭受酷刑。

習近平的“數碼極權主義”

 

 

旅美的中國政治學者王軍濤博士說,總體來講,共產黨的極權主體製大體上分為兩類:一類是斯大林的體製,一類是毛澤東的體製。斯大林的體製實際上是官僚體製、凡是涉及政治的東西,斯大林都把它變成一個專業,由黨政官僚機器控製。而毛澤東更喜歡搞運動,文革期間的“學習班”就是中共運動體製下一種不專業、粗陋和野蠻的表現形式。

王軍濤博士認為,目前習近平采取的整頓和管控方式,與文革時期的毛澤東不同,有點像斯大林的模式。他說,習近平是要建立一個以現代科技為基礎的“數碼極權主義”,對人民的洗腦方式也不再是簡單的壟斷信息和製造恐懼,而是把現代科學和技術用於對人民洗腦,因此中國現在的“學習班”,比毛澤東時代簡單粗暴的“學習班”要升級很多,但是機製是相同的。

王軍濤說:“習近平要把文化產業變成思想教育的工具,或者洗腦的一部分時,就首先要對洗腦者進行洗腦,對他們傳授洗腦的技術,對他們進行一個更精致、更高級的洗腦,把他們變成專業人士。這種專業人士就是我們說的斯大林時代官僚體製中要讓從事黨政工作人員變成一種專業。”

美國紐約的權益組織“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說,中共當局要建立常態化培訓機製,對文娛領域從業人員進行輪訓,盡管這種機製名義上不叫“學習班”,但其本質就是回到文革時期的洗腦教育。

她對美國之音說:“洗腦,就像洗衣服一樣,反複的搓揉,用各種不同的方式,放各種不同牌子的洗衣劑,反複搓,搓到你認為幹淨了為止。洗腦也是這樣子,就是通過不同的方式,盯著你要學,要反複地洗,特別是他們認為有一點問題的人。所以,用這種學習班的方式,從內心中產生恐懼。”

張菁說,參加學習班的從業人員,如果過不了關,將來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她說,當局用這種方式,讓人們在心裏產生一種恐懼,然後再反複地灌輸所謂的正能量的東西。但是這些假話,在說了一千遍之後,就會變成“真理”,久而久之,人們在這種被迫的灌輸下,漸漸失去了自我,失去了原本堅守的做人本性的“底線”,被當局的“精神麻醉”牽著鼻子走。

前中國人權律師陳建剛說,與其說文革時期的“學習班”現在又死灰複燃,不如說中共奪取中國政權之後一直在延續毛澤東所說的“無法無天”,肆意侵犯人權的壓製政策,隻不過有時是運動的高潮,有時又以隱性的方式出現,讓普通百姓感受不到而已。他認為,中國當局對於文娛領域從業人員出台的輪訓政策,比當年的“學習班”可能帶來的後果更嚴重。

陳建剛對美國之音說:“如果從捍衛人權、保障人權、觀察中國的人權狀況角度來看,這種文革的狀態從來就沒有消除過。現在習近平執政到了2021年,又把文革的狀態又拉向一個更高的狀態。現在習近平搞的這一切,要比當年毛澤東做的更劇烈,因為現在當局有高科技的對人民管製的方式。雖然強烈的程度還沒有達到當年毛澤東時的狀態,但是今天習近平利用科技對中國人的管控,範圍之大之深,完全有可能超過當年。”

“學習班”被“發揚光大”

最近幾年,類似“學習班”這種形式的洗腦、囚禁、甚至迫害的做法,被現任中共領導人更加“發揚光大”,一個典型的示例就是新疆維吾爾人“再教育營”。

2016年8月,陳全國調任新疆黨委書記後,新疆見證了“再教育營”全麵鋪開,大力發展的階段。中國說,這些再教育營是“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但新疆當地人則稱其為“轉化所”、“學習班”,大陸媒體有時稱其“去極端化培訓班”或“教育轉化培訓中心”。

中國2019年發布的《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工作》白皮書說,這些培訓中心屬於學校性質,“針對新疆反恐、去極端化的實際需要,設置了以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職業技能以及去極端化為主要內容的教學課程。”

不過,一些國際組織和宗教活動人士指出,被關押在再教育營的部分人被虐待、洗腦、強迫勞動、強迫絕育,遭受酷刑,與文革相比,中國當局在這些再教育營中對維吾爾族人實施的是“種族滅絕”。

美國國務院發表的《2019國際宗教自由報告》稱,中共當局在新疆再教育營中關押了超過100萬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

對於當局在文娛領域開展從業人員的輪訓,美國紐約的政治評論員鄧聿文認為,在形式上跟文革時期的學習班有某種類似,但是這種輪訓跟其他意識形態行業領域的輪訓差不多,比如新聞宣傳,理論宣傳行業多年來都一直在做。

他說:“(當局)加強所謂的意識形態的淨化,是可以想象的。如果把它說成文革時期的學習班,程度上有點嚴重。”

專家:習不會發動2.0版文革

一段時間以來,中國當局相繼出台了各種監管和控製措施,包括整頓金融秩序,叫停“螞蟻金服”上市,以反壟斷為名天價罰款一些互聯網企業,以“雙減”為名整頓民辦的教育培訓機構,以及此次文旅部對文娛領域的整頓。

今年8月29日,被視為毛左寫手的李光滿在其微信公眾號發表了一篇題為《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的文章。這篇充滿文革遺風的大字報式的文章說,中央整頓經濟秩序、反壟斷、提出共同富裕道路,以及對娛樂圈亂象的影響力整治動作,“都在告訴我們,中國正在發生重大變化,從經濟領域、金融領域、文化領域到政治領域都在發生一場深刻的變革,或者也可以說是一場深刻的革命。”

這篇以個人名義,而不是體製內的寫作班子,如文革時期的“梁效”(北大、清華大批判組的筆名)發表的文章,被新華網、人民網、央視網等數十家中共官媒轉發。

一時間,“文革2.0”的揣測和擔憂,如“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襲來。當局這一連串的整頓,讓觀察人士懷疑,習近平是否要發動又一次的文革。

不過,有美國的觀察人士則表示,習近平不會發動2.0版的文革。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利明璋(Bill Boshop)最近撰文稱,習近平無意發動類似1966年文革的運動,事實上,習近平所作的一切都是要控製和引導群眾,而不是釋放群眾的熱情。他說,習近平比任何人都更懂得,如果再有一次文革,就沒有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他並不認為,為了更好地堅持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願景,不需要控製和整頓社會和經濟的多種部門。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說,1966年,毛澤東發動了被中共稱為所謂的“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即“文革”),其特別有三個:自上而下的權力鬥爭,即黨內的政治大清洗;自下而上的群眾運動,沒有法治的大動亂;以及人與人之間的相互整鬥,包括家族複仇等。他認為,在二十一世紀的中國,習近平不敢發動一場2.0版的文革,習近平對中國經濟、金融、教育、文娛等領域的整頓,更像是當年蘇聯領導人斯大林搞的大清洗。

王軍濤說:“顯然,習近平搞的這一切,是一種政治性的整肅,為了鞏固他自己的獨裁政權的需要,不會像毛當年搞的‘階級鬥爭為綱,綱舉目張’。習近平肯定不是這樣的。不要認為,搞所有的思想洗腦,搞所有的大批判都是文革。要知道,所有的共產黨國家都搞這個。隻是毛是搞政治運動,把國家搞亂了。”

權利活動人士張菁也認為,習近平對文娛領域整頓的另外一個目的,就是清洗黨內對手的派係。她說,如果某個藝人跟習近平的政治對手關係密切,那麽習近平就以懲罰某個藝人來警告,或者打擊其政治對手。

重回“八個樣板戲”年代?

中國當局“從嚴從實”整頓文娛領域的力度,讓人們擔心,整頓後的文娛領域是否會重新回到文革時期“八個樣板戲”的年代。

陳建剛說,中國當局整治文娛領域,這種“學習班”式的輪訓製度到了讓文娛領域從業人員人人自危的狀態。這些人在失去安全感的情況下,不得不要向當局表忠心,獻諂媚,來保平安。他說,在整頓的風聲鶴唳下,原本並不自由的文娛領域,正在大跨步地走向文革,可能在本質上重回“八個樣板戲”年代。

他說:“當今,因為科技的發展,共產黨也不會愚蠢到再重走八個樣板戲,不允許有第九個。但是文藝的內容,又專又紅,這是一個死的框架。這種既定的意識形態所產生的影視作品,不會對人產生任何的啟發性,隻能是對人進行洗腦。”

陳建剛舉例說,網上的一些圖片或視頻顯示,有些演員穿軍裝進行招搖表演,都是這種政治氣候下的醜態,盡管他們內心並非情願,有點屈辱,但是為了苟且偷生,繼續在中共體製下渾水摸魚,多多發財,他們不得不表現得又紅又專。

政治觀察人士王軍濤說,習近平希望通過加強文娛領域綜合治理,打擊“飯圈”文化,樹造一批時代的英雄。他說,中共希望在人民心中樹立的榜樣和英雄,不能是“資本”,不能是歌星影星,應當是黨讓幹啥就幹啥的“螺絲釘”,雷鋒式的人物。

他說:“他確實想讓這樣一個行業(文娛領域)變成一個精神奴役的工具,這是最主要的目的。”

習近平今年6月29日向“七一勳章”獲獎者頒授勳章的講話中說,“新時代是需要英雄並一定能夠產生英雄的時代” 。他要求各級黨組織“大力宣傳‘七一勳章’獲得者的感人事跡和崇高品德”。

觀察人士普遍認為,中共當局對文娛領域的整頓是必要性,因為文娛領域目前確實有一些淫穢、凶殺、暴力等肮髒的東西,對尤其是青少年健康成長造成影響。

不過,王軍濤警告說,整頓的同時,切勿把“嬰兒和洗澡水一起倒掉”,連那些普羅大眾喜聞樂見的東西都被禁止。此外,他表示,在中國當局高壓政策打壓下,未必能達到真正淨化文娛領域的目的。

他說:“問題就是習近平能不能達到目的,讓中國社會變得幹幹淨淨呢?毛澤東時代的經驗告訴我們,你是不可能消滅私心的。‘存天理、滅人欲’是不可能的。除了造出一批那些嚴格按你的要求去做的人,十有八個會精神病了,憋出病了,還有的就是用最陰暗、最肮髒的方式在運行。他不可能消滅人性的,最後就落得個用變態的,曲折的方式,對當事人也很痛苦,對社會來說也很變態的方式來表現。”

活動人士張菁也認為,中國當局雖然對文娛領域進行大規模的整肅,但是要純粹回到“八個樣板戲”時期“一花獨放”的狀況,是不太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