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曾支持港警維穩“廢青” 如今他們被批“三本漢奸”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近日有浙江、江蘇、山東等多省大學旗下的獨立學院,被當局要求和職業學校合並,引爆大規模學生抗議,大批警察到場鎮壓、毆打學生。從微博記錄來看,多位參與本次抗議的學生曾在兩年前批評香港抗爭者、力挺港警維穩。那麽,這次他們有沒有被中國警察的鐵拳揍醒?

中國教育部近年推動獨立學院改製,6月4日發出《關於擬同意設置本科高等學校的公示》,宣布計劃將13所大學名下的獨立學院,合並轉設成“職業技術大學”。學費數萬元的民辦普通本科學院被迫降格,變成也許不能考公務員、找工作麵臨歧視的“職業本科”,而且是以先斬後奏、剝奪公眾知情權和表達權的方式執行,導致大批學集體靜坐、遊行和請願。

截至6月9日,江蘇省、浙江省、山東省和江西省教育廳相繼發公告稱,暫停合並轉設計劃,並非終止。中國教育部於7日宣布,職業技術大學與普通本科高校還是同屬一個層次,強調完成轉設的學校將遵循“老人老辦法,新人新辦法”的原則。

上海工程技術大學退休教師顧國平認為,學生運動取得了階段性勝利,中國當局應該避免用暴力升級社會矛盾,“幾十年的洗腦教育都白廢了,一下子讓他們清醒了,就像前兩年打壓退役軍人。你采用原始的鎮壓手段,坦克、機關槍是行不通的。你越用暴力,亡得越快。國際國內矛盾這麽緊張,一旦爆發,一下子就垮台。”

兩年前辱罵“香港廢青”,今被批“三本漢奸”

2019年6月9日,香港103萬市民湧上街頭,反修例運動爆發。今年6月,浙江學潮再現“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包括全麵停止轉設職本;禁止報複學生;浙江省教育廳委書記引咎辭職;徹查浙江警察暴力執法;浙江財經大學東方學院升為一本院校。



從微博帖子的記錄來看,多位參與本次抗議的學生曾批評香港抗爭者、力挺港警維穩。如今,網絡視頻顯示各省警察以同樣的鐵拳,將內地學生按倒在地,打得頭破血流,衝著眼睛噴灑辣椒水,拉扯女生頭發,用警棍圍攻。

中共抹黑香港抗爭者、歪曲事實的宣傳手法,也被應用於此次鎮壓。6月8日,丹陽市公安局發布警情通報說,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院長被非法扣留30個小時後被警察解救,遭到學生的舉證反駁:院長本人自願來到學生中間等待處理結果。



網友“小陳萬事屋”在微博上發布了錄音,很快被屏蔽。他表示自己有全程錄像,常青院長原話是:”我和同學們待在一起,直到事情解決“,同學們給他遞水和食物、打傘扇風,主動聯絡丹陽日報、澎湃新聞等陸媒采訪,但是均被拒絕。

南通大學杏林學院的學生“Stacey曉芸”收到多條恐嚇私信,“三本廢青還好意思叫人多讀書,你當年多學點曆史也不會進個垃圾三本,現在被滋油民煮洗腦”,“和hk廢青一樣的手段、一樣的組織、一樣的風格”,“顏革廢青,必死。變態反賊,惡心。”

學潮抗議還蔓延至南京中醫藥大學翰林學院、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江蘇大學京江學院、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信息工程學院、浙江工業大學之江學院、浙江工商大學杭州商學院、中國計量大學現代科技學院等等。

本台聯絡多位涉事院校的學生,截至發稿沒有回應采訪請求。牆內社交媒體湧現出大量控評帖,號召學生警惕境外勢力,禁止發視頻、遞刀子到台媒美媒,不然多日的努力就毀於一旦。

十年啟蒙不如一頓胖揍?

有網友微博私信詢問一名微博名為 “李楷燦沒我高” 的當事學生,“你罵過香港廢青嗎?現在支持香港警察嗎?”

對方回應稱,“兩者混為一談你不覺得可笑嗎?我們隻是想要我們應有的普本而已。”這名博主隨後刪除了中北學院學生被警察野蠻毆打到流血等貼文,並急迫澄清自己的政治立場:

“就覺得人生十幾年來看到的世界,像是突然被撕開一道大口子,湧進來了太多之前沒看到過的黑暗和委屈,這也算是在象牙塔中呆的太久被社會教會的一節課吧…愛國人士沒必要逮著我狙了,別有用心的人也沒必要來,我是中國人,我很愛我的國家。”

“如果扯到政治,這場事件就被直接平息了。他們不想弄得滿城風雨、顛覆國家,隻想保護好自己的利益。學生是很在乎眼前利益的,包括我也是。內卷,都是為了自己的幻想和利益爭取。”山東省一名不願公布真實姓名的常同學告訴本台,群體性啟蒙需要一代人忍痛踩過荊棘、一輪輪過關斬將,但很多學生抗爭沒幾天就放棄了,而其他學校的同輩大多在漠然圍觀或者冷嘲熱諷。

“中國教育就是叢林法則、成王敗寇,其他的本科生覺得:你都考上三本,你都快死了、快躺平了,還那麽多想法、還站起來幹什麽?”

盡管本次學生爭學曆事件適值六四和香港反送中的周年紀念,一名密切關注該事件但因安全原因不願透露姓名的大陸年輕人王先生對本台表示,將其上升到啟蒙和覺醒年代都太奢侈,他們隻敢把矛頭對準資本家和學校領導。

“中國的信息封鎖和輿論操弄造就了當代年輕人的信息繭房。再加上傳統的左翼敘事給他們的腦子中植入了一個虛妄的資本的概念。 多重的因素影響之下,使得這些自身利益被嚴重損害的大學生在莫名其妙地狀態之下被挨了一頓猛揍,而且越是揍還越不醒。”

王先生指出,香港學生和這些學生的本質區別是,一個是活人,一個是假人。對於被腦控的“假人”,滿腦子裝的都是共產黨設計好的程序,就像是亡靈法師召喚出來的骷髏兵、編好程序的機器人。當假人的個人利益受損,可能會暫時短路一下,但沒過多久又自圓其說,縮回頭去。

今年中國高校畢業生和高考人數分別為909萬和1078萬,創曆史新高。為順利推進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享有同等地位,《職業教育法》近日迎來25年來首次大修,要求加強黨的領導、推動多元辦學、促進產教融合和校企合作等等。


“不管你是本科、專科,還是職校,總之一點,一定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一定要有個性,不能做一個溫順、服從的機器人,你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顧國平呼籲稱,中共的大學體係為奴隸服務,學生要從此次事件反思洗腦教育,從個人創傷中叩問體製弊病,多翻牆求索真相,化悲憤為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