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小紜首回與容祖兒風波:矛盾早化解,懟網友是因...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乘風破浪的姐姐》第二季即將迎來總決賽成團夜。6日,候選成團的姐姐之一陳小紜接受了上遊新聞·重慶晨報記者采訪。作為本季節目討論度最高的姐姐之一,陳小紜對自己的業務能力自信滿滿,她不但大方分享了感情觀,還首度發聲回應了與容祖兒的矛盾。談到成團時她霸氣表示:“誰不想成團呢?當然想成團了,我覺得我能成團!”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在節目中你曾說過“談戀愛掖掖藏藏的沒有感覺”,似乎外界對你感情方麵的關注大於業務能力,會覺得有困擾嗎?



陳小紜:我覺得外界對我感情方麵的關注並沒有大於我的業務能力,大家相對而言都更關注我的業務能力,我覺得沒有困擾。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現在你的重心是放在事業上嗎?你覺得對你來說事業感情能否平衡好?

陳小紜:我覺得事業和感情都是需要考慮的,畢竟這是我們人活著很完整的一部分。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哪個姐姐的閃光點可以打動到你呢?

陳小紜:其實因為來這個節目,大家都非常努力和拚命,這個根本都不用我多說。但是因為我當時“二公”的時候有跟張馨予合作,我看到她不睡不吃飯也拚命努力,就是為了公演那一天,那一下子我很有感觸,張馨予的付出我覺得很打動人。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你之前表示,小時候特別努力練舞,但過度勞累得了哮喘,為了變美也忍受了常人難以忍受的劇痛。你是否曾經有過容貌焦慮呢?如果有,是怎樣克服的?

陳小紜:作為演員其實多多少少都會有容貌焦慮,畢竟我們要靠臉吃飯,要在鏡頭前讓大家喜歡,所以,以前我是有容貌焦慮。

但這兩年呢,我在詮釋角色時並沒有在意當時自己到底(外形)是怎樣的,而是把重點放在了怎麽去詮釋這個人物上麵,呈現出來的效果也還不錯。雖然,這個人物可能有某一個狀態不是很好看,但這個“不好看”並沒有被大家記住,反而是角色的閃光點可以讓大家覺得我很美。所以,容貌焦慮已經不是一件我會考慮的事情了。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成團夜就要來了,你想成團嗎?預測一下哪些姐姐能夠成團?



陳小紜:成團夜就要來了,誰不想成團呢?當然想成團了。預測一下哪個姐姐能成團?我覺得這個我預測不了,但我預測一下我自己吧,我覺得我能成團。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你在《姐姐2》的舞台那一套國風漫畫造型圈粉無數,也凸顯出了你的好身材。但同時,網友對於你的評價大多也局限於外貌和身材,對此你怎麽看?

陳小紜:網友看到更多的是我的身材、容貌、造型這一點,說實話我覺得挺好的。因為我來到這個節目,就是想讓大家看到更多麵的一個陳小紜,其實也蠻好的。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你是如何看待你和粉絲們的關係的?你希望帶給他們什麽?



陳小紜:我很感謝支持我的粉絲,希望能帶給粉絲一些力量,無論是開心快樂還是傷心難過的時候,都會覺得作為陳小紜的粉絲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情。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藝人不可避免會遭受一些非議,上期節目裏你說過“討論抨擊我都接受”,麵對爭議,你最開始就是這種心態嗎?是否有想過要抗爭或者辯解的時候?

陳小紜:作為一個藝人,在麵對公眾一些非議的時候,我是可以接受的,而且這是藝人本應該去接受和消化的。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在節目裏最開心的瞬間是什麽時候?到目前為止最後悔或最遺憾的是什麽?

陳小紜:最開心的瞬間就是我們有一次公演第一名,然後全員晉級,最難過的就是姐妹們離開的時候,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難過。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你起初是在破浪組,後來到了乘風組,你覺得這兩組之間最大的不同是什麽?換組之後心態上有哪些變化?

陳小紜:我覺得這兩組沒有什麽不同,因為我到了乘風組之後就沒有安全組了,大家都會麵臨淘汰,所以我的心態一直都是一樣的。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覺得來到節目的初衷實現了嗎?如果成團,對自己的事業會有更多規劃嗎?

陳小紜:我來這個節目的初衷實現了。小時候跳了那麽多年的舞,然後一朝轉行,現在有一個舞台可以讓我重新跳舞,又跳了這麽多種我以前沒有接觸過的舞種,我覺得非常非常非常開心。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之前因為和容祖兒的分歧,你受到了很多攻擊,當時你還回複網友“心疼祖兒多去她那裏刷熱度”,但這句話好像被曲解了。你說這句話的初心是什麽?被誤解後是否委屈?



陳小紜:我和祖兒姐姐之間,其實在節目錄製當中已經把誤會說清楚了,矛盾解開了,什麽事兒都沒有了。因為節目播出其實已經是好幾周之後了,所以我也覺得當時沒有必要去回應一些這些評論。

最開始說這個話的時候,其實就是網友罵我爸媽,罵特別凶,所以半夜就上頭了,就回複了。其實跟這件事情本身沒有特別直接的關係,我就是覺得涉及到父母了,會比較難過吧。

所以淩晨4點之後就不要刷手機了,情緒特別容易失控。嗯好,我淩晨4點以後絕對絕對絕對不會再看手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