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團隊購買選舉日當天YouTube的頭條廣告位(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根據彭博社的一份報告,在 2020 年美國大選前的幾天,特朗普競選團隊在網上購買了一些最有價值的廣告空間。特朗普的連任競選團隊買下了 11 月 3 日選舉日當天 YouTube 的頭條廣告位,即該視頻網站首頁頂部的空白處。YouTube 頭條廣告位通常會整天運行。特朗普競選團隊廣告購買的確切持續時間和財務細節尚不清楚,但據估計,這一位置的日均廣告費最高可達一百多萬美元。

(image)

競選團隊以類似的方式購買 YouTube 的頭條廣告位這並非史無前例。2012 年,奧巴馬競選團隊在米特 · 羅姆尼(Mitt Romney)獲得共和黨提名之前購買了相同的廣告位。這並不是特朗普競選團隊第一次購買 YouTube 頭條廣告位,該團隊於去年 6 月也曾進行購買,以便在第一次民主黨辯論中傳達自己的信息。

盡管有先例,但對於政治資金流向高科技公司的情況而言,2020 年是截然不同的一年。隨著大選的到來,大型科技平台仍在調整各自的政治廣告規則。這種情況的不確定性對渴望將大量現金投入技術平台的競選團隊是一個福音。

Facebook 仍在接受審查,因為它是否願意接受包含誤導性主張的政治廣告的資金,即使該公司在 2020 年的競選活動中蒙受了現金短缺。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億萬富翁邁克爾 · 布隆伯格(Mike Bloomberg)有爭議的候選人資格,他在過去 30 天內僅在 Facebook 上就花費了 3300 萬美元。盡管存在爭議性的政治廣告政策,但備受爭議的 Facebook 通過其強大的政治廣告庫為平台上運行的內容提供了令人驚訝的透明度,該工具是圍繞 2016 年美國大選引發的爭議的。

另一方麵,Twitter 選擇完全禁止政治廣告,並且目前正在努力標記 " 誤導用戶 " 的 " 合成或操縱媒體 " ,這種做法可能會標記候選人的非付費內容,包括最近由布隆伯格團隊篡改的辯論視頻。Twitter 正在以一種相對公開的方式解決其自身的政策問題,接受反複試驗而不是一成不變地製定規則。

與 Twitter 不同的是,YouTube 將繼續接受政治廣告的投放,但去年卻神秘地刪除了 300 個特朗普競選廣告,卻沒有透露這些廣告違反了什麽政策。穀歌還宣布,將選舉廣告的定位範圍限製在幾個高級類別(年齡、性別和郵政編碼),特朗普競選團隊呼籲該決定 " 鉗製政治言論 "。盡管穀歌在微觀定位上有很強的立場,但圍繞允許在政治廣告中撒謊的政策與 Facebook 的 " 千篇一律 " 方法相去甚遠。穀歌不允許出現 " 關於普查過程的誤導性聲明 " 和 " 可能嚴重破壞對選舉或民主過程的參與或信任的虛假聲明 "。

近年來,圍繞政治廣告的許多批評都圍繞著將廣告微定位到特定用戶的做法,現代社交平台收集的大量個人數據以及一種可追溯到過去的策略而實現的有效技術。行動將在 2020 年進行。特朗普的競選活動在 2016 年成功利用了這一現象。

YouTube 拒絕向 TechCrunch 確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廣告購買情況,但指出在選舉期間購買 YouTube 頭條廣告位的做法 " 很普遍 "。YouTube 發言人說道:" 過去,競選,PAC 和其他政治團體在選舉日之前一直投放各種類型的廣告。所有廣告客戶都遵循相同的流程,隻要廣告符合我們的政策,就可以購買頭條廣告位。"

破冰 發表評論於
廣告沒啥用,對川普的態度,要麽愛死,要麽恨死,基本沒有騎牆派
弟兄姐妹 發表評論於
\u7535\u89C6\u5A92\u4F53\u771F\u4E0D\u8981\u8138\u3002\u81EA\u5DF1\u6536\u94B1\u4F5C\u653F\u6CBB\u5E7F\u544A\u4E0A\u767E\u5E74\u4E86
天天上文學城 發表評論於
何必浪費, 俄國搞這些事的。
風雨無 發表評論於
有特朗普是中國的福氣,打死建製派,支持特朗普
良心放正 發表評論於
11月3日不看YouTube !!!
之子於征 發表評論於
不作惡的穀歌,能不賣給他們嗎?!
zing20 發表評論於
最新消息:俄羅斯準備再次幹預美國大選,繼續支持老流氓搞亂美國。
檢驗所有有良知的美國人民的時刻就在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