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害楊文醫生的凶手曝光,我看見這6個真相(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從另一個角度,再談談楊文醫生遇害案。

●●●

誰也沒有想到,2019年的最後幾天,因為一樁慘烈的蓄意謀殺案,北京民航總醫院一位叫楊文的51歲女醫生,以如此疼痛的方式,消逝在這個寒冷冬天,也刻在國人的記憶裏。

這樁交織著鮮血與惡意、憤怒和恥辱的事件,不僅僅刺痛了一線醫者,還牽動所有良人。

楊文醫生離開5天後,關於殺人凶手——55歲嫌疑人孫文斌的更多信息,也逐漸浮出水麵。

多家媒體的報道顯示——

孫文斌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

他95歲的母親孫某氏,是北京朝陽區定福莊的原住民,曾因附近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的擴建,而成為一名超轉人員

(image)

定福莊,孫某氏戶籍所在地,《八點健聞》記者吳靖攝

所謂超轉人員,就是指國家建設征地農民戶轉為居民戶的原農村勞動力中,年齡超過轉工安置年限(男滿60歲,女滿50歲以上)的人員。

這就意味著,生於1924年的孫某氏,因是超轉人員,因年齡超過70歲,可享受城鎮退休老人醫療報銷90%以上的待遇。

而根據《北京市征地超轉人員服務管理辦法》,孫某氏每月享有一定金額的生活補助費。

作為拆遷戶,村委會還會給老人分錢,年齡越大,分的金額越多,包括股份收入、老齡收入、超過80歲的一次性獎勵。

孫文斌早年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做過印刷排字工作,後辭職到通縣租用農戶的房子養牛養豬,但不知為何都賠了本。

他後來離了婚,生活拮據,大多數時候和母親同住,案發時是無業人員。

(image)

《中國新聞周刊》報道

但和外人講述時,孫文斌是這樣說的:

自己下過海,掙過大錢,養過豬,幹過獸醫,賣過菜,倒騰過服裝,但總是遭遇不公,命運悲慘,所有人都對不起他。

●●●

12月4日,晚期腫瘤患者孫某氏,突然嘔吐不止,意識不清,被孫文斌等兒女送到北京民航總醫院急診科。

由於孫某氏病情嚴重,本應該從急診科轉到腫瘤科病房,但由於腫瘤科住院部重症監護室床位已滿,她才留在了急診科的重症監護室。

接診的醫生,就是楊文

(image)

楊文醫生

因為家屬拒絕一切檢查,最初僅要求輸液治療,孫某氏的病情並無好轉,孫家人據此認定是楊文醫生輸液“把老太太給輸壞了”。

多位患者和醫生回憶,孫某氏病情惡化後,孫家兄弟姊妹一直認為“是大夫開的點滴不對”,不停找楊醫生的茬兒。

身為孫某氏的小兒子,孫文斌尤其極端和情緒化,多次揚言“老太太死了,誰也別想活”“我媽要是還不退燒,就把大夫弄死”

主治醫生楊文和同事曾建議孫家人轉院治療,或者走醫療鑒定討說法,孫家人都不同意,而是在搶救室天天和醫生對著幹。

案發前四五天,孫文斌就說要殺了楊文醫生。案發前3天,他去買了作案的刀具。

12月24日清晨6點多,他和楊文醫生交流20多分鍾後,突然從背後將她殺害。

那一刻,楊文醫生已經值了一夜的夜班,正趴在桌子上完善病例材料,清晨的北京迎來新的一天,中國醫療界卻迎來至暗至痛的一幕。

●●●

13個小時的搶救,也沒有留住楊醫生的性命。

凶手下手太狠太重,在急診科一次次打敗死神,挽救了很多病號的楊文,這一次沒能從病號家屬的屠刀下逃生,挽救下自己。

12月26日,楊文醫生去世兩天後,衛健委組織專家給孫某氏進行5個小時的會診,家屬竟當場提出“要求老太太經過治療後,能說話能走路”。

事件曝光,輿論嘩然,孫某氏從北京民航總醫院轉走。

癌症晚期的九旬患者,反智極端的病號家屬,慘死刀下的主治醫生,屈辱悲痛的醫界同行,暗湧不斷的醫患矛盾,裹血帶淚的重複悲劇,欺軟怕鬧的相關部門,亟待實施的法律條款……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這起事件中,彰顯得淋漓盡致,又人神悲憤。

這幾天,除了醫學號,很多公眾號都在冒著風險寫這起事件。

這起極端事件之下,除了媒體同行都寫盡的哀傷,我覺得還隱藏著這樣6個需要看見的真相:

①偏執殘暴,死有餘辜,罄竹難書,這些凶手幾多相似。

殺害楊文醫生的孫文斌,是蓄意謀殺,死有餘辜,這無可辯駁。

但他,和葫蘆島慘案中開車撞向一群放學孩子、造成24人傷亡的嫌疑人韓某華,米脂慘案中手持匕首、致使19名孩子傷亡的趙某偉,又有著幾多相似:

無業,偏執,情緒化,人際關係糟糕,又不願從自身找原因,在牢騷滿腹和憤恨不平中,活成了loser,對他人和社會懷有深深的敵意。

(image)

活成惡意的人,更容易反社會

②謀殺醫生,毆打老師,襲擊警察,破壞的是民生底座。

我們不願直視又客觀存在的一個真相是,這些年,醫患矛盾有增無減。

數據顯示:

2009年至2018年10年間,中國大陸媒體共報道過295起傷醫事件,362名醫護人員受傷。2001年以來,至少有50位醫護人員因暴力傷醫事件而失去生命。

新聞報道和數據證明,除了醫生,另外兩個承受此類傷痛的職業,是教師和警察

(image)

教室內,學生公然毆打老師

那些偏執而瘋狂的人們,將自己對現實、生活和公權的不滿,投射到代表健康、教育和法律的醫生、教師和警察身上,製造一樁又一樁驚悚又極端的事件,讓那些距離民生最近的職業群體,人人自危,人心動蕩。

如果不采取果斷有效的措施,給這些職業和一線人員撐腰,這一切反噬的,勢必是我們每個人的生活底座。

③欺軟怕硬,一味求和,官僚作風,是比殺人更大的惡。

以和為貴的民族性格,息事唯大的官場術語,正在助長這個時代的惡。

胡攪蠻纏的惡人,飛揚跋扈的人渣,就是看準了某些領導者怕把事兒鬧大,不好給上麵交代,所以采用一味作惡擾亂公共秩序,要挾體製內從業者,達到自己的險惡目的。

(image)

醫鬧,比手術還恐怖的敵人

誰惡誰有理,誰哭誰有理,誰告誰有理,真的該重拳打擊了。

我們的行業、領導和製度,在關鍵時候如果不敢勇於亮劍,去保護那些認真做事、堅持底線的人,最終隻會讓整個行業寒心,進而輸掉民心。

④慘案頻發,悲劇重現,呐喊破天,法律才姍姍來遲。

任何時代,任何國家,都會有蓄意謀殺,都會有暴力案件,都會有恐怖分子。

僅憑沉默和忍讓、道德和說教,根本無濟於事。

壞人沒有良心,所以,懲惡必須重典。

楊文醫生遇害後,12月2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了《基本醫療衛生和健康促進法》:

禁止任何組織和個人威脅、危害醫療衛生人員人身安全,侵犯醫療衛生人員人格尊嚴。

(image)

恐嚇威脅醫護人員也是犯法

這就意味著,以後患者膽敢在言語上威脅醫生,說什麽“治不好我媽,我就殺了你”,就是犯法了。

這部法將在2020年6月1日執行。


對於楊文醫生,它來晚了。但對於更多醫護人員,但願它是鎧甲。

⑤拔高職業,宣傳犧牲,渲染奉獻,不如看見一個真實的人。

我們國家的整個宣傳體係,長久以來都過分強調奉獻和犧牲,而忽略了所有職業的核心,是看見一個人。

把醫生說成白衣天使、醫者仁心、大醫精誠,把教師形容為人類靈魂的工程師、辛勤的園丁、民族的脊梁,把警察描述為和平的衛士、正義的化身、父老鄉親的守護神。

這沒有錯。

(image)

手術室裏累倒的醫生,不過是養家糊口的平凡人

錯的是,為了達到某種宣傳效果,自動屏蔽掉行業從業者的血淚和疼痛、真實和哀傷、掙紮和痛苦,刻意把他們塑造成完美的神,拔高得失去了人間煙火,進而在失真中,把他們推到平凡人的對立麵,承受體製之殤。

這樣不客觀,對他們也不公平。

⑥悲傷凝重,黑白混雜,是非斑駁,大多數人還是選擇善良。

“太難了,太慘了,太心痛了,太恐怖了,太失望了。”

這是楊文醫生遇害後,不少醫護人員的留言。這讓整個網絡都彌漫著一種悲憤而絕望的氣息。

但,我們也要看見,和這些留言一同出現的,還有很多非醫療行業人員的留言。

他們為楊文醫生哀悼,向醫護人員致敬,譴責凶手的殘暴,質疑醫院的做法,也呼籲法律的出台。

(image)

楊醫生去世後,自發來醫院悼念的人們

他們是散落各地的陌生人,也是不願沉默的熱心人。他們讓更多人抱成一團,並在眼淚和溫暖中明白:

悲劇也是一場愛和法的教育。善良還是這一片土地的底色。而希望,仍是這人間猶如鑽石一般珍貴的東西。

謝謝這樣的人。

謝謝這樣的你。


——結束,是另一種開始——

作者簡介:劉娜,80後老女孩,心理谘詢師,情感專欄作者,原創爆文寫手,能寫親情愛情故事,會寫親子教育熱點,被讀者稱為“能文藝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