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34年後 8旬丈夫為何在去世前突然決絕離婚(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當79歲的劉某某得知自己和前夫賴春南居住的房子,已在前夫去世前20多天被偷偷賣掉,劉某某整個人都站不穩了,前夫的遺像就掛在客廳,她曾無數次想問他“為什麽?”但“回應”她的,隻有空蕩的客廳……

劉某某和85歲的賴春南是二婚夫妻,1985年結婚。今年年初,丈夫賴春南堅決要求離婚,雖劉某某極力維護,但最終在今年7月29日,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終審判決兩人離婚。

(image)

劉某某展示與賴春南的結婚證

而當劉某某事後起訴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才發現,判離的9天後(8月7日),夫妻共同財產——成都一套一環路以內人民北路一段的房屋,已被丈夫賴春南以6369元/平方米的價格賣給他人,23天後(8月30日),丈夫去世,死無對證。

這一係列“決絕”操作背後,是一套快被拆遷的房……

(image)

劉某某難以釋懷

【妻子述說曾經的恩愛】

雙方喪偶,34年前自願組成家庭,相互照料

劉某某家位於金牛區人民北路一段,人民北路地鐵站出口不到200米就可到達,其小區右側,是一家商場,而小區正對麵,一大型綜合體正在修建。她家小區就夾在中間,這個修建於上世紀90年代的小區,稍顯破舊的外牆在周邊現代的建築中顯得有點格格不入,但大家都知道這是“黃金地帶”。

據小區居民說:“小區2016年就曾做過拆遷登記。”在某房地產網站上,該小區10月房價參考價為16829元/平方米。

而劉某某和賴春南的矛盾,也是在那時生了根。

時間回到1985年,賴春南與劉某某雙方喪偶,在他人介紹下結了婚,當時男女雙方各有兩名小孩,之後也未共同撫養孩子。在劉某某看來,雖然是再婚夫妻,但30多年來他們夫妻關係一直很好,“經常手牽著手去散步,去逛菜市場。”而生活中更多的還是夫妻二人多年來相扶相持。男方身體不好,患有多種疾病:美尼爾氏綜合征、血寄蟲病引起的胃、脾髒出血等,“婚後每年胃出血1-2次。”她經常是醫院、家中兩頭跑。

(image)

兩人於1985年結婚

而劉某某生病時,丈夫賴春南也會傾力照顧,考慮到雙方子女都在上班,他們倆人就相互照料,不給子女們添麻煩。

鄰居胡婆婆是賴春南的老同事,她說賴春南身體很差,她記憶中,八幾年他經常吐血,2000年吐血時也是劉某某在照顧,“要是沒有她,他早死了。”

女方家人也很接納這位姐夫,劉某某有6姊妹,據其弟弟劉榮忠說,每逢過年過節聚會,大家都會邀請兩家人一起參加,並且親熱、尊敬地稱呼他為大哥。“姐姐沒在的時候,我們都會喊著大哥一起旅遊。”說起這些,再想起現在發生的事情,劉榮忠話鋒一轉,“如果賴春南還在世,他肯定都沒臉見我們。”

【態度堅決的丈夫】

“如果不離婚,死了都咽不下這口氣。”

為何要離婚?劉榮忠說:“以前都好好的,但自從說了這房子要拆,賴春南就變了。” “要幹嘛,肯定是兒女慫恿他爸想要錢嘛!”2018年5月,賴春南因病住院,6月7日出院後便住往女兒家,從此再也沒回過家。劉某某說,“他剛搬出去時還願意和我電話交流,但後來態度變化很大。”

2018年12月,賴春南與女兒登門要求劉某某與父親離婚,並要求其搬出家門,而劉某某不知道的是,早在11月26日時,賴春南已向武侯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離婚。

在賴春南的訴狀中,是這樣寫的:“婚後不久,男方即發現與女方在性格、價值觀上存在很大差異,女方是一個非常自私的利己主義者,夫妻感情一直不好。但由於男方自身性格懦弱,認為家醜不可外揚羞於啟齒,一直隱忍……隨著年齡的增長,男方越來越需要家人的照顧及關懷,但女方作為配偶根本不管不顧,每天早出晚歸……完全沒有履行妻子應盡的責任和義務……現已徹底心寒,非常渴望在有生之年盡快結束這段極其痛苦而不幸的婚姻。”

對此,劉某某堅決不同意離婚並極力挽回,答辯狀中她陳述:“雙方從壯年時期組合婚姻,夫妻關係相濡以沫維持了30多年,如果真的行為習慣和三觀不合,怎麽可能維係婚姻關係30多年?”“是否男方害怕女方給他的子女增加負擔?或者是子女的意思?”“女方很在意多年的感情,從沒想過要離婚,希望男方認真回想一下30多年的曆程,回歸家庭,相伴餘生。”

但據女方代理律師四川恒和信律師事務所邱文鋒介紹,在法庭上,男方態度很堅決,並表示“如果不離婚,死了都咽不下這口氣。”一審法院認為原被告雙方之間不再存有相互信任基礎,矛盾已然非常激化……最後判決離婚。

對此,女方再次提起二審上訴,不同意離婚,但7月29日,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終審判決依舊維持原判,準予離婚。當時夫妻雙方共同財產並未做分割,法院告知,在夫妻共同財產的處理方麵可另案主張。

(image)

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終審判決依舊維持原判,準予離婚

【房產怎麽被賣了】

財產分割時發現,夫妻雙方唯一財產已被低價變賣

(image)

劉某某還住在這套被低價賣出的房屋中

而當邱文鋒律師認為這一場離婚案已經完結,隻需等待處理夫妻共同財產時,事情一波接一波的來了。

7月29二審判決後,緊接著起訴了夫妻共同財產分割案件,8月30日,賴春南去世。在邱律師去查詢房屋狀態信息時卻發現,夫妻雙方唯一的共同財產房子已於8月7日易主,“房屋所有權名字從賴春南變為同為‘賴’姓的賴倩茹。”

二審判決9天後共有財產就被一方變賣,這個賴倩茹到底是何人?

記者通過房屋登記上的電話打過去詢問,接電話的是位女士,她告知記者“打錯了,打錯了。”她並不是賴倩茹,也不是認識賴春南,隨後便掛斷電話。

此外,邱律師發現,這套成都一環路以內的64.37平方米的房屋,賣價僅為41萬元,每平方米隻賣6369元,跟10月同小區16829元/平方米的參考價相去甚遠。除了賣價低外,還令邱律師費解的是,女方一直居住在這房子裏,房子卻被賣掉了,“買家不看房,買到房屋之後,不入住也不收房,而且賴春南死後,靈堂也設在該房子內,如果是陌生買家,他不會介意嗎?”而且賴春南兒女每逢7天就要到家中祭拜,也從沒提過房子被變賣的事情,所以他有理由懷疑,該房屋是被惡意串通變賣,為的是轉移財產。

而此時,等他回過神來,簽字變賣人賴春南已去世,如何追回財產?誰當被告?這些都是擺在他麵前的問題。

(image)

劉某某與代理律師交流

據了解,劉某某夫妻二人的房屋是在婚後1996年通過房改政策取得的,據劉介紹,當時雙方均有房改資格,但隻能選擇在一方單位把工齡相加共同買房,最後雙方選擇在男方單位買房,基於此前夫妻共同房屋未強製登記雙方名字,所以夫妻共有房產登記在男方名下,劉某某說,男方及其子女便認為該房屬於男方一個人。

據了解,劉某某育有一兒一女,女兒已在國外定居,回國時間很少,另外一個兒子也經常出差在外,不能常伴左右,劉某某說,“如果這個房子被賣了,真不知道我還能住哪裏?”

據其兒子介紹,他知道房子已被變賣的真相後都不敢告訴母親,”怕她受不了。“待母親得知真相後,心裏確實無法釋懷,“一說起就開始掉眼淚,情緒很激動。”在他看來,房子已經不重要了,母親年齡大,身體最重要,她實在是接受不了經營了30多年的婚姻,最後落得這樣一個下場。“他們確實做得太過分了。”

各方說法>>>

男方女兒:她對家庭沒有貢獻,房子確實是熟人買的

到底事情真相如何?紅星新聞記者撥通了賴春南女兒賴明霞的電話,當即拋出女方家庭的質疑:“如果沒有離婚,你父親死後的房產就由劉某某繼承,你們是否是想要即將拆遷的房子,所以才慫勇你父親和劉某某離婚?”

賴明霞聽後很生氣:“這個人撒謊成性,已經惡到極處了。”她告訴記者,“正常的婚姻是雙方的付出,如果長期經濟、家務都是單方付出,這個婚姻能走的長嗎?”

她告訴記者,劉某某在幾十年的婚姻中,一分錢不拿,“早些年給的一點錢,都是為了讓我爸把她女兒送出國,女兒送出國之後就沒再給錢了……她甚至沒有給我和弟弟買過一根紗。”

賴明霞說:“平時她在外麵耍我們不會說什麽,但在我爸病重的時候仍然在外麵早出晚歸的耍,根本就不管我爸死活,你覺得這還能叫人嗎?”

(image)

賴春南的遺像還掛在房子裏

聽她傾訴完後,記者問:為何已經結婚30多年都沒有提出離婚,現在才提?

賴明霞說,“(父親)之前都忍了,(現在)也是沒辦法了,如果再這樣下去,他就隻有氣死和累死。”對於離婚、賣房是否是父親個人意見?賴明霞表示:“我們現在不說這個了,因為法院已經做出公正的裁決,是不是他本人的意願,已經很一目了然了。”

記者繼續問,那你知道那房子是你父親和劉某某的夫妻共同財產嗎?賴明霞說,“他們結婚時住的房子是我媽和我爸住過的房子,後來因為房子拆遷,所以才搬到現在這個房子,搬到這個房子後,剛好遇到房改房,1996年我爸就買了。”“雖然這是他們婚姻存續期間的房改房是事實,但買房的錢她一分沒出,她也承認。”“你覺得這房子她有份兒嗎?”

記者繼續追問,那你知不知道你父親的房子已經賣給別人了?“我曉得。”7月29號才離婚,8月7號就把房子低於市場價賣了,這是為什麽?“我爸沒有辦法啊,去年10月他突發腦梗,腦梗之後肯定知道要用大量的錢,但劉某某在幾十年的婚姻中一分錢不拿,我爸已經被榨幹了,他看病要錢,他不賣房子能咋辦?他不活了嗎?“她繼續說,“如果房子不低於市場價賣,(買家)要去看房子,像我們這種情況能賣脫嗎?她(劉某某)就住在裏麵,肯定賣不脫!”

那購房者沒有看過房子就買了嗎?記者問,“人家以前看過。”那購房者是認識的人買的嗎?“是啊,這肯定隻有賣給熟人噻,你賣給外人賣得掉嗎?外人要來看房子,你根本就無法進去,(因為)進去了就賣不脫。”

那買房的熟人買了房子之後,劉某某卻還住在裏麵,你父親死後,你們還在裏麵搭設靈堂,你父親的遺像還掛在房間裏麵,買房人同意嗎?對此,賴明霞沒有直接回答:“這個我暫時不方便說。”她還告訴記者,“如果我說的你不信,你可以到院子裏找一些老年人了解,他們最清楚。”

隨後,記者也致電賴春南離婚官司代理律師蘭豔,其表示,對於這場離婚官司,賴春南是全程參與訴訟的,對此也有相關資料可以到法院合法調取,但因為這是涉及公民自身私事,所以作為代理人,暫不方便發表任何意見。

鄰居: 夫妻二人AA製,關係一般但不至於離婚

當天傍晚,紅星新聞記者再次來到該小區,隨機找幾位居民詢問情況,6位居民中有4位都認識賴春南,且知道他已去世,還知道他在去世前打了離婚官司。

據劉某某樓下一小賣部的大爺回憶,他們倆人大部分時間都是分開走的,“劉某經常吃了早飯就背個包出門了,賴春南一般就從小賣部旁邊經過,去後麵的幹休所打麻將。”但具體他們關係如何,大爺表示還得問經常和他們接觸的人。

胡婆婆與賴春南是同一個單位,她告訴記者,“之前夫妻兩人關係一般,但不至於鬧到離婚的地步。”據胡婆婆了解,他們雖結婚多年,“但兩人的錢是AA製,各用各的。”平時賴春南管夥食,女方一個月給男方600元的夥食費。對於賴春南女兒說的劉某某早出晚歸,胡婆婆也表示知道這個事。據鄰居介紹,這是因為劉某某這兩年在上一些打著保健幌子的課程,所以經常去聽課,最後也被騙了錢。

小區一位周婆婆也知道他們家的糾紛,她告訴記者:“其實他們夫妻以前關係很好。”賴春南剛開始跟劉某某結婚時住院,都是她跑上跑下,送飯那些。“他們還經常去彩虹橋散步,我們都是一路去的。”

“那天他女兒來鬧,要讓她後媽滾,小區好多人都在說她,我就說,你爸爸屍骨都未寒,你來鬧啥子?”

周婆婆說,雖是二婚,但也是扯了結婚證的,“要按照政策辦啊。”“30多年開玩笑哦,養個娃娃都多高了。”

胡婆婆記憶中,他們夫妻也是最近幾年才鬧的。“院子裏的人以前都還是很尊重賴春南,結果他要離婚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大家就覺得他沒長腦筋,讓兒女主宰了一切……現在人也死了,也死無對證了。”

跟賴春南同一單位的婁大爺告訴記者,他平時跟賴春南還比較熟,他說:“賴春南對自己的財產問題,可能早就有想法了,可能不會拿給他現在的老伴兒繼承,要拿給他娃娃繼承。”但婁大爺說,這隻是他的分析,“但公正客觀的說,他們兩人的關係還是可以。”

據了解,針對起訴分割夫妻共同財產,賴春南子女答辯稱劉某某無權要求分割一事,劉方認為該答辯不能成立,將在開庭時指出其惡意串通轉移財產,要求追回被轉移的財產進行分割。

律師:如果能證明惡意串通,應當認定合同無效

那該房屋是否是夫妻共同財產?劉某某有無權分割呢?

四川英濟律師事務所律師陳逢逢表示:這是一個由夫妻一方擅自處分夫妻共同財產引發的糾紛,夫妻共同財產是指夫妻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共同擁有的財產。本案中,案涉房屋係劉某某和賴春南二人婚後通過房改政策所得,雙方無其他約定,由於婚後夫妻任意一方的工資獎金等都屬於夫妻共同財產,且房屋取得發生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即使登記在賴春南一人名下,實際上該房屋屬於夫妻共同財產,離婚後尚未分割財產前,仍屬於二人共同共有財產。

該案賴春南以其名義擅自出賣給第三人,屬於無權處分劉某某能否追回的前提在於第三人賴倩茹是否為善意(有理由認為房屋出讓方即是房屋唯一所有權人、支付合理對價等)。若賴倩茹受讓時主觀上非善意,則可向賴倩茹主張權利。

泰和泰律師事務所韓放律師認為,目前本案房屋已辦理完畢過戶手續,如果買受方屬善意的情況下,房屋轉讓有效,女方隻能向男方主張賠償。

若能證明房屋買受方與出讓方屬惡意串通,則根據《合同法》第52條,該房屋買賣合同無效。

但對方是否屬於“惡意串通”,主張方負有舉證責任。根據相關法律法規、最高法司法判例,結合本案情況,可能會被認定構成惡意串通的情形有:以明顯不合理的低價購得,買賣雙方存在親屬或其他密切關係,買受方對賣方與劉某某之間糾紛知情,買受方“買房不看房”不符合常理等。

對上述情形都可以構成對其屬於惡意串通的合理懷疑,但最終認定以法院查明的事實為準。

綜上,陳逢逢律師建議:為減少此類糾紛案件的發生,夫妻雙方可通過簽訂婚前協議或就特定財產另行達成權屬歸屬協議,在不傷害夫妻感情的前提下,將權利義務約定清楚。若沒有協議或特別約定,建議在辦理權屬登記時,將屬於夫妻共同共有的財產登記在夫妻二人名下,財產屬性登記為共同共有,若僅登記在一方名下,出現糾紛時對另一方會不利。

鏈接閱讀>>>

本為夫妻共同財產,為何賴春南一人就可以把房子賣掉?

成都市房管局相關工作人員表示,如果房地產權屬檔案和房產證上都是一個人的名字,

買賣房屋時就以詢問為主,“如果賣房者說不是夫妻共有,就可以辦理。”辦理房產過戶隻需本人帶上房產證、身份證即可,如果有國土證還需帶上國土證。

根據紅星新聞記者提供的信息,該工作人員懷疑,該房屋從房地產權屬檔案到房產證應該都是一個人的名字,“因為如果房地產權屬檔案有兩人,買賣房屋就必須兩人到場。”

他告訴記者,這種情況很多,當年拆遷單位辦房產證很多都是寫的一個人的名字,“這按照《婚姻法》雖屬於夫妻共有財產,但是按照《物權法》屬於單獨個人的財產。

他提醒大家,為了預防這種情況發生,如果夫妻共有房屋房產證上隻有一個人名字,可把另一個人的名字加上,如果房子已經售賣,則隻能走法律程序。

紅星新聞記者 胡挺 章玲 攝影 王歡

Hanjia 發表評論於
有個朋友父母也是再婚,父親去世後,房子由繼母住。父親之前有遺囑,待繼母去世後,房產由兒子繼承。結果,後來繼母去世前把房子給了自己的女兒。……一地雞毛。
有空聊聊 發表評論於
這個賴蠢男真蠢啊,夫妻這麽多年沒感情還在一起混這麽久?你又不是沒離過婚

男方一家人這樣做事要遭報應的
TZMAN 發表評論於
打什麽啊,反正她女兒又不需要房子,她自己現在住著,沒有任何人可以讓她搬出去。還是自己先開開心心地活著吧~
magnet3304 發表評論於
明顯是房管局工作人員的錯誤。房產證登記時間明顯在離婚證時間之後,又沒有法定的財產分割文書,就憑他一人的說辭就辦了買賣程序?
longtermInvestor 發表評論於
中國政府就知道收錢,這麽簡單的管理都可以產生漏洞。
newsbbs 發表評論於
為了錢,什麽情意、情份、道德、臉皮都不要了。


rainstorm 發表評論於
你說的沒錯。但是太不接地氣。什麽誰是順位繼承人,幾分之幾,再分幾分之幾,這些粗淺的東西不誇張的說,中學生都懂。但是真到操作的時候,就這家情況而言完全是先下手為強。這種事兒在中國大地每個城市每個小區都在上演。掉法律小知識的書包時幼稚的表現。
俺是農民 發表評論於
你說錯了,即使老太太後走,老頭沒有遺囑的情況下,這個房產老太太隻能占一半,也就是說她隻能以一半的房產都留給自己的子女,老頭的子女也有一半的繼承權,總之,老頭一家子是混蛋沒有啥疑問的。不知道婚後財產屬於雙方的老頭一家子都是法盲,相信老太太應該能打贏這場官司。
~~
rainstorm 發表評論於 2019-10-26 14:54:34
看客們沒必要義憤填膺。
這事兒無非就是男方子女和女方子女將來哪方獨占房產的結果。
如果老頭不這麽做,將來老太太會把這房子完全留給她自己的一兒一女,女兒國外定居,所以兒子麵兒大。這根本就是沒有什麽正確正義之類的判斷。
ME868 發表評論於
國內這種事太多了,人性扭曲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 發表評論於
男方一家子混蛋!
cowwoman 發表評論於
離婚也能分一半房產啊。告!
icegene 發表評論於
這老頭真混蛋,臨死這麽算計當初結啥婚。這女兒也混蛋--“雖然這是他們婚姻存續期間的房改房是事實,但買房的錢她一分沒出,她也承認”-沒出錢也改不了夫妻共同財產事實,她爹做這種齷齪事還強詞奪理。
最接近太陽的人 發表評論於
結論:34年夫妻情不值一百萬.
rainstorm 發表評論於
看客們沒必要義憤填膺。
這事兒無非就是男方子女和女方子女將來哪方獨占房產的結果。
如果老頭不這麽做,將來老太太會把這房子完全留給她自己的一兒一女,女兒國外定居,所以兒子麵兒大。這根本就是沒有什麽正確正義之類的判斷。
房子隻是更名,並沒有攆人。也就是說老頭和老頭子女隻是防止將來老太太把房子獨吞給自己兒子而已。並沒有讓老太太居無定所的打算。甚至老太太不提財產要求,她都不會知道房子已更名。其實很大了能她可以住到去世。這算是仁至義盡了。
否則將來同一批看客又該來抨擊老太太獨吞房產無視前夫子女繼承權了。
cdwb 發表評論於
判離婚的判決裏為何不把房子的事情說一句話呢?既然說這個房子是雙方唯一需要分割的共同財產。我的感覺是這賴家人確實是挺不要臉的。
nydct 發表評論於
這個明顯是工作人員失職。雖然房產登記在一人名下,隻要是已婚,必須配偶同意出售。如果是離婚,但房產在婚姻存續期間購買,則需要出具離婚協議書。這個房產過戶不合法,應視為無效。再怎麽樣,也應讓老太太在裏麵以享天年。
花果山莊主 發表評論於
人性的扭曲,道德的敗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