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網貸數十萬後失聯,百歲抗戰老兵身陷被催債困境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這個周末,是抗戰老兵蘇國章虛歲滿百生日(實際99歲)。本以為,在親生兒子蘇勇的照料下,蘇國章能過上有人噓寒問暖、周末去青羊宮喝茶曬太陽的晚年生活。但10月15日,蘇勇消失了。

一起消失的,還有蘇國章攢下的數十萬養老錢。家中留下蘇國章,和蘇勇新婚不久的妻子,以及鋪天蓋地的催債電話、上門討債的人。

(image)

蘇勇照片

抗戰老兵半生漂泊

61歲老來得子

蘇勇,是蘇國章的老來子。

蘇國章出生在1921年的成都市區東禦街,在親眼目睹了日軍轟炸機對成都進行的大轟炸、家園被毀後,蘇國章報名參軍,集訓後分配到99軍補充團,一路至重慶、江西,在衡陽保衛戰中受傷,蘇國章被送到後方,然後又回到重慶。

抗戰勝利後,“家沒了”。蘇國章輾轉涼山雷波縣,憑借一手針灸技術維持生計,上世紀80年代到四川宜賓後,與當時喪夫、帶著5個孩子的胡培仕相識,走到一起。蘇國章61歲時,兒子蘇勇出生。

因種種原因,蘇國章早年遺失了身份信息,多年來又輾轉多地,一直未能恢複戶籍。所以,蘇勇的戶籍是跟隨一戶陳姓人家,當時取名陳實。直到2012年,蘇國章的抗戰經曆被媒體采訪報道後,“隱姓埋名”數十年的他順利恢複戶籍、辦理結婚證,2016年,蘇勇的戶籍也遷至蘇國章名下。

(image)

蘇國章

誌願者黃進告訴紅星新聞,幾年前,他因在蘇國章處紮針,得知了老人抗戰老兵的身份。他推動、見證蘇國章抗戰事跡被媒體報道。之後也一直照顧老人的生活。

黃進告訴紅星新聞,3年前,蘇國章與繼子女感情破裂,恰好,蘇勇從外地回川,想要把蘇國章接到成都照顧生活,於是,經蘇國章同意,將德陽的一處房產變賣,售價86萬,全部交由蘇勇,在成都溫江支付首付購買了住房。同時,在黃進和另一位誌願者的見證下,蘇國章把多年積攢的40多萬元養老錢,一並交由蘇勇。“賣房後買房剩下20多萬,現金40多萬,老人自己還有7萬,後來也都給了蘇勇。”黃進說。

(image)

回到成都的3年,蘇國章的生活挺好,除了關愛老兵的誌願者不時來看望,在一家衛生服務站工作的蘇勇也對父親很好,周末會帶老人去青羊宮喝茶、吃素齋。去年,蘇勇與妻子陸曉結婚,蘇國章也和他們一起搬進了溫江的新家。

變故

兒子突然離家當天就有人上門催債

變故,發生在10月15日。

照顧蘇國章的保姆趙阿姨告訴紅星新聞,15日一早,蘇勇正常出門上班,中午做飯家裏沒煤氣,蘇勇還轉了100元給趙阿姨繳費。但晚上,一直按時下班回家的蘇勇沒有回來,晚上八九點,有人敲門,說是蘇勇借了錢,來問什麽時候還,見蘇勇不在家,就離開了。

(image)

兩人聊天記錄

隨後,就是不斷的催債電話、上門討債。

保姆趙阿姨說,連續幾天晚上七八點,都有人敲門找蘇勇,有的說是銀行的,有的是個人,都說蘇勇借了錢沒還,因為家中有老人,趙阿姨不敢開門。來自各地的催債座機號碼,也打到蘇國章、陸曉和身邊朋友的手機上。“一天平均五六個。”陸曉說,現在自己甚至不敢去上班。

除了借貸平台的催債電話,陸曉還接到個人催款的電話。其中一人告訴陸曉,蘇勇以溫江住房的房產證作為抵押,借款4萬元。“我當時說,不可能,房產證在我抽屜裏。”陸曉說,自己還拉開抽屜看了眼房產證,但對方堅持自己驗證過真偽才借錢的。陸曉將家中的房產證拿到房管部門驗證,不料,工作人員表示“一看就是假的”,並當場收繳。

不僅如此,蘇勇借錢的對象,甚至包括了接診的患者。兩年多前,蘇勇開始在市內一家社區衛生服務站做針灸技師,針灸技術得到不少患者的認可。

(image) (image)

借錢給蘇的患者,給陸曉發的短信

紅星新聞以陸曉朋友身份,聯係到蘇勇用房產證抵押借錢的當事人,對方說,自己認識蘇勇也不久。9月,蘇勇說要為母親買墓地,急需4萬元,想到這是急事,又有抵押,承諾一個月歸還,自己就借了。誰知道,到了10月15日,蘇勇關機、聯係不上了,到他家去找,也隻有老人在家。

多個借款平台催債超20萬

4月妻子就曾幫還20多萬

24日,紅星新聞在溫江家中,見到了蘇國章老人和陸曉。采訪中途,陸曉又接到一個催款電話,對方表示,是MY錢包(平台)的工作人員,7月,蘇勇在平台借款3000元,分3期,前2期都正常,最後剩餘1期1080.98元,沒有按期歸還,如果拒不處理,將影響個人征信。對方甚至表示,當地的工作人員會上門調查。

陸曉告訴紅星新聞,其實在今年4月,蘇勇就曾告訴過她,2018年一位朋友向他借款50萬,因為當時他自己也買房結婚用了錢,所以就從貸款公司貸了30萬,加上自己的20萬,共計借出50萬。朋友承諾兩個月歸還,但人卻消失了,蘇勇還不上貸款,隻能再貸款還,“雪球”越滾越大。4月,得知那個朋友在深圳出現過,蘇勇打算去深圳“追債”,還給陸曉發了一段“訣別”信,交代房子、父親的事情。“我把他追回來的。”陸曉說,她讓蘇勇統計的,從微粒貸、信用錢包、有用分期、我來貸、你我等等10多個借款平台,銀行和個人借款,總共欠款284424元。

(image)

沒有其他辦法,陸曉隻能同意蘇勇再輾轉借到20萬元,加上自己的積蓄,給了蘇勇22萬去還款,“我看著他,還一個(平台),我劃掉一個。”當月,陸曉還提取了自己的住房公積金8000多元,給蘇勇還房貸,自己隻剩下幾百塊。至於之前的錢是哪位朋友借的、轉款記錄在哪,陸曉說,一提到這,蘇勇就會和自己吵架。

陸曉說,結婚時,蘇勇給了房子首付,裝修家電是她家承擔,考慮到蘇勇要還房貸、家庭日常生活支出,婚後她沒有過問蘇勇錢的事,但考慮到收入情況,蘇勇償還剩下的債務不成問題,他也承諾絕不再犯,自己也選擇了相信。

但這一次,蘇勇消失了。

(image)

陸曉

蘇國章也告訴紅星新聞,除了此前賣房後(再買房)剩餘的錢、交給蘇勇的48萬元存款,蘇勇還掌握著關愛老兵組織每個月打來800元助養款的銀行卡,這些年,蘇國章一次也沒親自取用過。“我想到我還能活多久,就都給他了,我身上又不放錢的。”蘇國章說。

蘇勇15日曾購買汽車票離開

在廣西有過住宿記錄

蘇勇消失後,陸曉通過滴滴打車平台查詢到,蘇勇15日上午11點過,從上班的地方打車到五桂橋車站,也曾托朋友查詢到蘇勇當天購買了去內江的汽車票,甚至還了解到,蘇勇在15日、17日分別在威遠、廣西有過住宿記錄。但蘇勇的電話,怎麽撥打也都始終關機。

(image)

蘇勇突然消失,讓所有人都錯愕不已。保姆趙阿姨說,每個月蘇勇會帶蘇國章去溫江的醫院更換導尿管,晚上還會給老人洗腳,每天下班都早早回家,周末帶老人去青羊宮喝茶。陸曉也想不通,平時隻會看小說、打“吃雞”遊戲,連應酬都很少的蘇勇,到底是為什麽會欠下這麽多錢?

24日下午,四川關愛抗戰老兵川軍團的誌願者馬老師來探望蘇國章老人,她告訴紅星新聞,將蘇國章接到身邊的這兩年,蘇勇的表現真的不錯,蘇爺爺之前提過,自己的錢給兒子買房,她還勸解,給自己兒子買房的,不是別人。現在,誌願者們了解到蘇爺爺的遭遇,積極籌措了一部分捐款,將用於保障蘇爺爺的生活,也會有誌願者繼續上門照顧看望老人。

(應受訪者要求,陸曉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