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後"官員提前退休被查 10年前其父落馬還在獄中(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V評”介紹了貴州省六盤水市六枝特區原黨委副書記鄒振偉違紀違法案。

十年前,鄒振偉的父親、水城汽車運輸公司原黨委書記、經理鄒邦林因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索要賄賂211萬元,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判處有期徒刑16年。

十年後,2019年6月,鄒振偉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取消退休待遇,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V評”介紹,不同於其他的家族共同貪腐案例,鄒振偉的仕途與父親並無太多交集。

(image)

據公開簡曆,鄒振偉生於1972年5月,早期在六盤水市水城縣工作,2000年調入六盤水市政府辦公室,後調入市政協辦公室工作。2003年,鄒振偉任六盤水市鍾山經濟開發區管委會辦公室主任,2007年任管委會副主任。

2008年,鄒振偉的父親鄒邦林“出事”。據《貴州紀檢監察》雜誌報道,當時的鄒振偉心中交織著對父親的思念和怨恨。但他卻認為父親“出事”不過是“偶然中的不幸”,也曾暗暗提醒自己,千萬要汲取教訓,不能重走父親“犯錯”的老路。

僅僅過了兩年,鄒振偉自認為反腐敗“風頭已過”,開始盤算著今後應該如何“享受生活”。

2010年1月至2014年9月,鄒振偉先後收受、索要人民幣73萬元、港幣5萬元,其中,還以“朋友做生意急需資金周轉”為由,明目張膽向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某索要20萬元。

2013年,鄒振偉任六枝特區黨委常委、政府常務副區長,兩年後任區黨委副書記。

2016年7月,六盤水市紀委根據有關問題線索,對鄒振偉進行立案審查。在談話過程中,鄒振偉出於對職權的貪戀,選擇性地交待了組織已掌握的收受3人共計11.5萬元財物的問題。

2017年5月,鄒振偉被撤銷黨內職務,降低一個職務層次,調任市投資促進局主任科員。2017年,鄒振偉申請提前退休。

2018年底,六盤水市紀委在調查鍾山經濟開發區有關腐敗問題時,再次發現鄒振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的問題線索。

2018年12月28日,六盤水市紀委對鄒振偉涉嫌嚴重違紀問題立案審查。根據市監委指定管轄,同日,六枝特區監委對鄒振偉涉嫌嚴重違法問題立案調查。

而鄒振偉的父親,還在獄中服刑。

“組織第一次審查,我欺騙遮掩,沒有從心裏知錯、悔錯、改錯,我是一個無良無忠、無知無畏之人。我沒有珍惜組織對我的提拔重用,反而腐敗變質,身邊就有鮮活的警示案例,我仍然重蹈覆轍。”鄒振偉在懺悔書中寫道。

“我不但沒有汲取父親案例的教訓,還對紀法不知畏,最終走上了貪腐的道路……”

今年6月,鄒振偉被“雙開”:經查,鄒振偉違反政治紀律,對抗組織審查;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違規收受茅台酒等禮品;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鄒振偉簡曆

鄒振偉,男,1972年5月生,漢族,貴州興仁人,本科學曆,1995年9月參加工作,1996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1995年9月至1997年5月,六盤水市水城縣雙戛鄉科員;

1997年5月至1998年5月,六盤水市水城縣委辦秘書科副科長(股級);

1998年5月至2000年5月,六盤水市水城縣委辦副科級幹部;

2000年5月至2000年7月,六盤水市水城縣委督查室主任(副科級);

2000年7月至2000年12月,六盤水市水城縣發耳鄉黨委副書記(副科級);

2000年12月至2002年9月,六盤水市政府辦秘書處副處長(副科級);

2002年9月至2002年10月,六盤水市政府辦主任科員;

2002年10月至2003年2月,六盤水市政協辦主任科員;

2003年2月至2003年10月,六盤水市政協辦秘書科科長;

2003年10月至2007年8月,六盤水市鍾山經濟開發區管委會辦公室主任;

2007年8月至2013年4月,六盤水市鍾山經濟開發區黨工委委員、管委會副主任,貴州新紅橋開發投資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2013年4月至2013年9月,六盤水市六枝特區人民政府副區長;

2013年9月至2015年2月,六盤水市六枝特區黨委常委、六枝特區人民政府副區長(分管常務工作);

2015年2月至2017年5月,六盤水市六枝特區黨委副書記;

2017年5月,因違紀受到撤銷黨內職務處分;

2017年6月至2017年11月,六盤水市投資促進局主任科員;

2017年11月退休。

Snowflower11 發表評論於
沒有後台的小官員,一查一個準,其實隻要查所有官員,所有官員估計要下崗,然後另一批黨員上崗。
Snowflower11 發表評論於
沒有後台的小官員,一查一個準,其實隻要查所有官員,所有官員估計要下崗,然後另一批黨員上崗。
Snowflower11 發表評論於
沒有後台的小官員,一查一個準,其實隻要查所有官員,所有官員估計要下崗,然後另一批黨員上崗。
技術員 發表評論於
反動的血統論還是有點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