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被領養幸福生活15年後,發現竟是“他”殺死了生母…(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Heather Robinson是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裏長大的。

雖然知道自己是父母收養的,但作為家裏唯一的孩子,Heather一直以來都被父母的愛包圍著。

(image)

Robinson夫妻倆嚐試了五年,都沒能有自己的孩子,他們一直都希望能有一個孩子,所以對於收養的這個可愛小女孩,也是愛得如珠如寶。

小女孩就這樣健康快樂地長大了。她就像所有普通的女孩子一樣,有自己的小心事、小煩惱,也會因為父母有時候吵架而煩悶,但日子還是平淡而幸福。

直到有一天,警笛聲打破了她平靜的生活,她的叔叔John,也就是養父的弟弟,被捕了。

2000年,John Robinson因涉嫌性侵一名女性並從另一名女性那裏偷竊性玩具而被捕。

(image)

但這不是最讓所有人震驚的,在他被捕後的幾天裏,警方搜查了他在堪薩斯州的16英畝房產,以及他在密蘇裏州租的一個儲物間。裏麵有四具女性的屍體,每個人都被放在單獨的大木桶裏。

這個別人眼裏的好父親、好祖父竟然是這樣一個禽獸不如的連環殺手,而這樣的人竟然在他們身邊生活了幾十年!

Robinson一家人都震驚了,但警方之後傳來的消息不止讓他們震驚,而是直接把他們的世界打碎了,尤其是對於Heather來說。

那五具女屍並不是John叔叔的全部受害者,Heather的生母也是受害者之一。

這個她一直視為叔叔的男人,不僅殺了她的親生母親,還偽造了收養文件,把當時隻有四個月大的她,賣給了自己非常想要孩子的哥哥和嫂子,也就是Heather現在的養父母,騙了幾千美元的“領養費”。

John被捕後,Heather向聯邦調查局提交了自己的指紋和腳印。

在將她的指紋與她出生的醫院所拍的照片進行比對後,FBI對她進行了DNA測試,確認她就是受害者失蹤的孩子。

(image) Heather的指紋比對

這樣的身世真相,瞬間把這個幸福的三口之家擊垮了,養母驚慌地在樓梯上跑來跑去,“他怎麽能這麽對我們?我們會進監獄的,我們的人生完了……”

養父更是崩潰痛哭,那是他親弟弟啊,居然是這樣的人麵獸心,自己一直悉心撫養長大的孩子居然是親弟弟其中一個受害者的孩子。

他們當初多麽開心能有這樣一個小天使,在弟弟跟他們說,有一個女人在酒店房間自殺,她的孩子待領養的時候,他們倆馬上就趕到了那個酒店,看到弟弟帶著那個孩子,但實際上,那個“自殺”的女人,就是被他弟弟殺害的。

養父母像是世界崩塌一樣恐慌,身為事件中心的Heather更是感覺天旋地轉般地不真實。

人生的前十五年,她就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知道自己是收養的,但養父母對自己很好,生活平靜又快樂。

(image)

但身世真相被揭開之後,她的腦袋被紛繁複雜的各種念頭充斥著簡直要爆炸,她想著自己的養父母,想著那個殺害了自己親生母親的John叔叔,更多的時候,她都在想自己的親生母親Lisa Stasi。

這個死時隻有十九歲、孤身一人帶著女兒的女孩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Lisa Stasi,來自阿拉巴馬州,她是一個南方女孩。

(image)

Lisa18歲時,和一個叫Carl的男人在一起談戀愛,因為Lisa懷孕了,兩個人很快就結了婚。

但這並不是一個美滿幸福小家庭的開始,兩個人才結婚,Carl就家暴了剛剛生下孩子的Lisa。

這個雖然已經生下了孩子,但自己本質上其實也還是個孩子的姑娘根本不知道該怎麽辦,也不知道該去哪兒,但她知道不能再留在家暴的丈夫身邊了,所以她帶著孩子投奔了姑姑,姑姑帶著她和四個月大的孩子去了希望之家(類似收容所)。

(image) Lisa的姑姑

與此同時,連環殺手John也在進行他的狩獵,他去了好幾家這樣的收容所和醫院,編造了一個幫助受壓迫婦女的項目,向社工們介紹這個項目。

目的其實是為了收集目標,狩獵那些受虐待、充滿恐懼的女性們。

Lisa,這個剛剛從家暴丈夫手裏逃出來,身邊還帶著一個嬰兒的女孩,就這樣上鉤了。John給她許諾各種美好未來,他可以幫助她和她女兒過上好的生活。

(image) John

對於Lisa來說,在無路可走的困頓局麵裏,John所說的這一切就好像是賣火柴的小女孩劃掉火柴之後出現的溫暖幻象,她相信了。

她決定帶著孩子跟隨John去那個令她向往的美麗新世界。

沒過多久,Lisa的家人收到了署名是這位年輕母親的信,其中一部分是這麽說的:

“謝謝你們所有的幫助。

我決定離開這個地方,努力為我和女兒創造美好的生活。”

但Lisa的媽媽根本不相信這是女兒的信:

“Lisa打字完成不了一整封信,那個John把她的孩子帶走了嗎?

時間越長,我們越擔心,我們越意識到她可能不在人世了。”

家人們報了警,但於事無補,Lisa和她的女兒就這樣失蹤了十幾年。

(image)

直到John被捕,驚人的真相才得以揭開。

而對於lisa的家人來說,這麽多年,他們一直都有母女都已經不在了的心理準備,但沒想到,外孫女還健康地活著,他們當然要見她。

(image) 嬰兒時期的Heather

當時隻有15歲的Heather麵對這些鋪天蓋地的真相,無比痛苦。她慢慢地發現了更多John叔叔編造的關於她的信息:

“他說我出生於1984年10月12日,但我實際上是9月3日出生的。

我喜歡萬聖節,我喜歡在10月份過生日。

我第一次慶祝9月的生日是在我16歲的時候,那天我慶祝的方式就是,把自己鎖在房間裏,臉埋在床上痛哭,希望我已經死了,希望我從來沒有出生過。

那就是我的16歲生日。”

(image) 小時候的Heather

養父母既心疼她小小年紀就要麵對這麽多,同時也為一個就橫亙在眼前的問題擔憂——孩子的監護權。

孩子的親外公外婆還在,當年的收養手續又是非法的,如果孩子的外公外婆想要回監護權,法律上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

(image) 養父和小時候的Heather

但Lisa的母親,Heather的外婆打消了他們的害怕。

“如果我們的外孫女平安幸福,她的養父母跟Lisa的失蹤無關,而且他們對這個孩子一直很好,我們也不想把她從他們身邊帶走。我們隻想讓孩子知道,我們是她的家人,我們愛她。”

(image) Heather 的外婆

就這樣,Heather認回了自己的親外公外婆,但依舊跟養父母一起生活。

盡管John對於自己殺害了Lisa的罪行供認不諱,但他一直沒有說出遺體的位置。而Lisa的遺體一直沒有被找到。

這成了Heather的一塊心病,自從15歲那年,她平靜的生活被狠狠打碎之後,生母就成了她心裏的一道執念。

長大後,尤其是當她自己也當了母親之後,她想要找到生母的願望就更加強烈了。

“我想知道她在哪兒。我想知道她是誰。”

“她隻是一個對一切充滿恐懼、受虐待的19歲女孩,帶著一個剛出生的孩子,不顧一切地想要留住她的孩子,成為一個合格的母親。這就是為什麽John能夠輕易得手對她的原因……

我會找到她。我知道我會的。”

(image) 現在的Heather

最近,她又回到她和生母最後一次在一起的那間酒店,幾十年了,曾經的酒店已經變成了一片荒蕪。

(image)

她往一個水瓶裏用力地填了一些碎草和泥土,旁邊的記者不解地問她在幹什麽。

她說,“保留一點這個地方的土和草,至少我還能擁有點東西,一些實實在在的東西,一些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一些真正來自於這裏的東西。”

帶著這一點土和草,對於Heather來說,就像帶著屬於家鄉的“水土”,這是屬於她和生母的。

Lisa的遺體至今還是沒有找到,Heather不會放棄,她會一直找下去,直到找到Lisa為止。

(image)

而製造出這一切痛苦的John,2003年,他在堪薩斯州被判犯有三起謀殺罪,被判處死刑。

2005年的第二次審判中,他承認了在密蘇裏州的另外五起謀殺案,被判終身監禁,不得假釋。

目前他在堪薩斯州的死囚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