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我從沒有為俄羅斯工作過”(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在華盛頓聯邦法院,特朗普的前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與律師聆聽法官宣判。(2018年12月18日)

美國總統特朗普星期一宣稱:“我從來沒有為俄羅斯工作過”。幾天前曾有新聞報道說,特朗普總統可能欠俄羅斯和俄羅斯總統普京的人情。

一名記者在特朗普總統動身前往新奧爾良出席農場大會前於白宮外詢問了總統與俄羅斯的關係,特朗普總統對這名記者說:“我認為你問這個問題是一種恥辱。”

《紐約時報》上周末報道說,聯調局官員已開始調查特朗普在2017年5月解雇前聯調局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後的行為是否是“有意為俄羅斯工作或無意中受到莫斯科的影響”,當時科米正領導涉俄調查。《華盛頓郵報》最近幾天還報道說,特朗普不遺餘力地隱瞞了他與普京在過去兩年中五次會晤的談話細節。

涉俄調查以及對美國總統是否為俄羅斯利益工作的調查,現在都由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負責。

雖然總統仍舊在強烈抨擊聯邦調查局對他開展的調查,但是總統提名的新代理司法部長表示,他支持穆勒檢察官完成調查。

曾在上世紀90年代初擔任美國司法部長兩年的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周一表示,調查結果“至關重要”,並支持將調查結論公之於眾。巴爾預計星期二將出席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的確認聽證會。

阻止美國高級官員參與他同普京的會談

特朗普總統星期一表示他沒有什麽好隱瞞的。他和普京總統於今年7月在赫爾辛基峰會上進行了兩個小時的私下會談。特朗普總統說他們討論了以色列的安全問題,從俄羅斯到德國有爭議的天然氣管道的建設等一係列問題。

《華盛頓郵報》報道了特朗普為阻止高級官員了解他與普京的會談而采取的種種措施。有一次,該報稱特朗普拿走了自己翻譯的筆記,並指示他不要與特朗普政府的其他官員討論發生的事。

該報說,事件發生在特朗普和普京2017年在漢堡會晤之後,當時的美國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也出席了一次會議。

特朗普總統對這篇報道嗤之以鼻,並稱自己對俄羅斯態度強硬。

特朗普總統星期六對福克斯新聞脫口秀節目主持人珍妮·皮羅(Jeanine Pirro)說:“如果你問俄羅斯人,我對俄羅斯的態度比任何人都強硬,比任何其它國家的總統都要強硬,可能比任何時期的總統都強硬,肯定比最近三、四位總統強硬。”當被問及他現在或是曾經是否為俄羅斯工作過時,就像他周一說的那樣,總統說:“我認為這是我被問到的最侮辱人的事情。”

特朗普還表示,《紐約時報》對2017年年中聯調局對他的調查的報道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他們真的是報紙的災難。”

民主黨擔心特朗普與俄羅斯的關係

維吉尼亞州參議員、參議院情報委員會(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地位最高的民主黨人馬克·沃納(Mark Warner)一直在調查俄羅斯與特朗普競選的關係。他周日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表示,特朗普有時“幾乎是在重複”普京總統的政策。

沃納還說,特朗普是否成為俄羅斯的代理人“是值得深思的”,特別是考慮到上周特朗普的前競選團隊主席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與他的一位前商業夥伴分享了2016年競選總統的民調數據,而美國調查人員認為這位“商業夥伴”與俄羅斯情報機構有染。

空房間 發表評論於
kedi888 發表評論於 2019-01-14 18:18:57
床鋪不雅視頻絕對存在,在普京手裏,所以床鋪才低三下四討好普京。

床鋪嗅普京腳趾舔4眼
空房間 發表評論於
床鋪對床糞說:我從沒叫過雞!從沒撒謊!從沒說過的不認!
久經沙場的槍 發表評論於
對,川總最恨的一定是川粉。
川總虛晃一槍誌在挖坑,一堆川粉熱尿上頭使勁添柴,結果老嫖客被架在火上烈焰燒烤。
而且呀,川粉們不依不饒拚了命要make米國great again!

喜得利 發表評論於
床鋪:我隻為包子國工作過!
Bslrim 發表評論於
和俄羅斯交換信息或者情報,可能被控間諜罪,和英國法國德國交換信息則是正常的,甚至監聽對方電話也是被允許的,所以究竟要如何定義“美國國家利益”?英國是不是也可以做一樣的事情去維護英國利益?中國呢?日本呢?俄羅斯呢?朝鮮呢?多思考一下,就會發現一些指控看似正義,實際上則毫無道理,隻不過是一群人的獨裁罷了。
Bslrim 發表評論於
問題在於,在不損害美國利益的前提下,總統或者候選人可不可以政策上傾向某個美國以外的國家。俄羅斯被定義成美國的敵人,所以和俄羅斯有交往被認為是有害美國的,沙特,歐洲是美國的盟友,所以和他們有交往就沒有問題,這個邏輯,究竟成不成立。
過路人_2016 發表評論於
隔壁阿三不曾偷
北美文學城讀者 發表評論於
夏日傾情1998 發表評論於 2019-01-14 18:30:37
其實床鋪最恨的是誰?絕對不是民主黨,而是川粉啊!

本來床鋪就算輸了隻要說一下這個選舉係統是rigged,自己宣稱自己是贏家然後毫發無傷全身而退,名聲,功利都賺到了,開開心心去俄國,中國,沙特開trump 大樓,trump resort, 也給後代鋪好了個從政的石梯子,再跟nbc 談個好價錢,重新做個真人秀,還可以是政治新秀apprentice 真人秀嘛。。。。


有點道理。 盡管不是毫發無傷全身而退,名聲還是受到損害: hollywood tape, 沒拉你的果照,。。。(屁股有屎本不該拚命往前蹭)。 但總比天天被假新聞放大鏡找毛病好很多。
北美文學城讀者 發表評論於
馬總不是那種喜歡撒謊的, 他的話可信!

make america laugh again
我想對你說 發表評論於
總覺得回答的怪怪的,象此地無銀三百兩
hchalz 發表評論於
Wenosoul 發表評論於 2019-01-14 18:49:31
川普說自己是史上受政治迫害最厲害的總統,一點沒錯

*************

川粉是有史以來最沒用的屌絲。

人家rudy都跟你們說了,大家要起義。你們就知道看偉大領袖trump的笑話。
Myideas 發表評論於
川普做的這些鬼鬼祟祟的事情,怎麽能不讓別人懷疑呢?
八戒. 發表評論於
guessnomore 發表評論於 2019-01-14 17:54:34
快了,荒唐事總會結束,收網不遠了。希望老川收網的時候不要手軟,該撤職的撤職,該抓的抓。

必須讓他們付出代價。
===
沒錯,蓋世太保何在?一旦登基,定要殺之而後快,絕不手軟。嗬嗬。哈兒床鋪!
Wenosoul 發表評論於
川普說自己是史上受政治迫害最厲害的總統,一點沒錯!
弟兄 發表評論於
川普和普京是心有靈犀
kedi888 發表評論於
床鋪與習金交往的談話、信件、協商內容可能也被隱瞞。自戀狂好大喜功,經常撒謊已經習慣,所以往往故弄玄虛,隻能靠隱瞞來實現吹噓自己。結果就是習成為川的好老朋友,金成為情人。
一點小看法 發表評論於
製造新的似是而非的議題,好一直調查下去。這是民主黨鞏固基本盤的策略。
kedi888 發表評論於
一國總統秘密外交也不可以不告訴本國其他人,否則應該以叛國罪論處w
kedi888 發表評論於
床鋪不雅視頻絕對存在,在普京手裏,所以床鋪才低三下四討好普京。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說川普為俄國工作也是太抬舉他了,人們一般懷疑的是他受到俄國勒索,這是很可能的。
因為幾個事情上在他是軟肋,俄國的川普旅館項目的批準,與俄國黑幫的金錢關係,接受他們的投資搞地產有洗錢的嫌疑。。。都是可能成為勒索的內容,因為假如對方出示有些事情上的書麵記錄,在美國就是坐牢的檔次的罪行。
即使川普本人沒有參與這些合同,他子女恐怕很難不卷入,否則人家憑什麽給你投資?總是需要擔保人的。
而孩子卷入犯罪問題也是常見的勒索內容。
美國總統處於被勒索的處境,那是什麽性質的問題?這不是川普本人並不是主動給俄國打工可以解脫的。
川普與普京的那次談話堅持沒有其他美國人在場(隻有一個俄國譯員),這是很不正常的現象,最低也應該有一個美國譯員保證交流準確性,否則一個翻譯都可以劫持這場對話了(如果有膽子)。
Leah_lee 發表評論於
隻要 trump 在台上,民主黨的full time job 就是搗亂。這幅德行,怎麽可能指望當上總統呐
北美文學城讀者 發表評論於
睜眼看看 發表評論於 2019-01-14 17:43:25
一會兒搞個“妓女門”,
一會兒搞個“律師門”,
一會兒搞個“地產門”,
一會兒搞個“民調門”,
現在又要搞個“普京會見門”,
.....國會還會傳訊各種男女, 穆勒報告,trump tower meeting, obstruction of justice, 為選票關政府, national emergency,....

馬總威武。 make america laugh again


guessnomore 發表評論於
多年以後回首這段曆史,後人一定會覺得好笑。百分之九十的媒體,百分之百的民主黨年複一年的尋找一個又一個不存在的借口攻擊一位在任總統。連FBI這樣的機構也搞政治迫害。

快了,荒唐事總會結束,收網不遠了。希望老川收網的時候不要手軟,該撤職的撤職,該抓的抓。

必須讓他們付出代價。
firstly1 發表評論於
付代價吧,誰讓他喜歡撒黃金雨。
北美文學城讀者 發表評論於
@翻譯員 來說說。
gameon 發表評論於
都太高估了普京的影響力了。

顯然左左是別有用心,想搞垮傳統美國價值觀,從而可以男女合用一個廁所。
血刀老祖 發表評論於
法律是個好工具,民主社會牛逼之所在。
睜眼看看 發表評論於
左左們反川普反到智力低下,
還以為正常美國人跟他們一樣智力低下。

一會兒搞個“妓女門”,
一會兒搞個“律師門”,
一會兒搞個“地產門”,
一會兒搞個“民調門”,
現在又要搞個“普京會見門”,

左左們是來逗比的嗎?
天隨人意 發表評論於
一個愛國,老實,年逾古稀的老人家,想為國家做點事,卻受到圍攻迫害,真是痛心!
百家爭鳴2012 發表評論於
美國總統特朗普星期一宣稱:“我從來沒有為俄羅斯工作過”。
------------------------------------------------------
我相信他所說。因為他和俄羅斯有的隻是交易。怎麽可以說成是工作呢?
duty 發表評論於
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越描越黑。你偷會普京是為了啥?你在莫斯科享受普京提供的特殊服務又是什麽原因?普京為什麽要幹涉大選極力爭取你當選?
裘千裏 發表評論於
特朗普:“我從沒有為俄羅斯工作過”

說的對,分明是普亭為川普工作。
kedi888 發表評論於
床鋪與中共習和朝鮮金的交往中的通話、信件或談判內容可能也有未對外公開,所以弄不懂川怎麽就會是習老朋友和與金成為情人的。
kedi888 發表評論於
床鋪與中共習和朝鮮金的交往中的通話、信件或談判內容可能也有未對外公開,所以弄不懂川怎麽就會是老朋友和川與金成為情人的。
bsmile 發表評論於
老川沒有和俄羅斯有除商業利益有關的聯係不是顯而易見的嗎?為什麽還要這麽不遺餘力的浪費資源在這個方麵呢?這不是政治迫害是什麽,施之法律之名。
說一說2 發表評論於
為什麽他不是俄國間諜?很簡單,不合格!但是川粉還是跪拜之。
八戒. 發表評論於
美國政府關門,是符合俄國利益還是符合美國利益?哈哈哈哈
kedi888 發表評論於
就是秘密外總統也絕不可以對所有人保密,否則應該以叛國罪論處。
mate20pro 發表評論於
我從沒有為俄羅斯工作過,是俄羅斯為我工作
kedi888 發表評論於
床鋪的不雅視頻一定存在,在普京手裏,否則不會對普京低三下四。
bingwood 發表評論於
此地無銀三百兩,欲蓋彌彰!
gasbag 發表評論於
老嫖客有料在普京手裏現在看起來是大概率事件
凹遠東 發表評論於
越抹越黑!
賈平凸 發表評論於
He is not working for Russians. Russians are working for him.
我胖我的 發表評論於
不管這個總統是川普、是奧巴馬,還是林肯,他和外國首腦會談的內容不能這樣由他一個人決定誰也不許知道啊。這還了得了?
Blank 發表評論於
俄製床鋪
van1 發表評論於
trump也說了:我問過普京,有沒有幹預美國大選,普京說沒有!所以俄羅斯沒有幹預美國大選。。。

trump說這話還不如不說,老百姓的智商比trump要高點!
fishingworld 發表評論於
無風不起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