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秋博客

粗線條的水墨畫,可能有你有他,也可能一無所有。
個人資料
博文
關於美國國內政治事態的觀察與思考(轉帖) 2020年9月20日西村愚夫October09,2020 今年五月美國黑人GeorgeFloyd的不幸去世,在美國各地引發了大規模抗議遊行,並進而演變為各種暴力破壞活動,直至今天還在一些地區繼續。西雅圖是首先出現大規模打砸搶事件的城市,讓我們這些生活在這個城市的人大為吃驚。 我在美國已經生活了三十多年,由於各種原因發生的暴力[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2020-10-08 14:28:26)

近日斷語給私欲套上光環把正義捏進麵團黑,無時不在挑戰白醜陋,無時不在蠶食視野破壞,還有沒有完?在如此分明的黑白圖像麵前,那些蒙住眼睛說瞎話的左派不是迂腐,是邪惡!曆史,不斷循環,人類,不斷失憶。奔死吧,你們!大樹繼續搖晃精神病人們繼續跳*亞非拉荒謬,穿越了海空世界,從來沒有孤影曆史,從來不會斷裂看吧,扭曲的自由舞蹈往斷崖奔死*文革舞蹈[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感謝知名學者、裴毅然教授的詩評! ——暖秋 不成為黑的一部分 ——讀暖秋詩集《世界總有兩種麵孔》 作者:裴毅然 晚歲寫詩,需要激情;晚歲出詩集,更需要勇氣。暖秋女士這本《世界總有兩種麵孔》(美國華憶出版社2020年),觸動我久已湮沒的詩情。哦,我最早也想當詩人,青年時代也做過文學夢。 1990年,原為上海法製文學記者的暖秋隨夫[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0-05 10:31:43)

一 秋葉, 以骨節嶙峋的經脈, 守護天邊的 一塊清亮。 即使被黑夜吞噬, 也要揪住雷聲雨聲, 錘醒睡死的泥土, 救贖自己的 身體碎片。 二 那巨大的靜寂, 絞不斷黑夜, 絞不斷前赴後繼的年輪, 卻斷了一塊清亮, 在你我心底打坐。 秋了,問一聲 好嗎? 10/4/20為郭建兄攝影題詩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有一些東西,在我潛意識中老想忘記…… 1999年,是我和先生在美國定居的第10年。夏天,我們如常回中國探親,不料橫遭一場荒唐冤獄。 先生為在職的美國高校采購了一批中文書籍,並為自己的文革研究項目、在北京地攤上買了些文革小報,突兀間被中國當局以間諜嫌疑囚禁。 我被株連,也身陷囹圄。初始,囚於北京國安局看守所,與一個被嫌疑為台灣間諜的[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謝謝詩壇前輩高伐林先生的鼓勵! ——暖秋 一葉而知秋——讀暖秋《世界總有兩種麵孔》有感 作者:高伐林   很長時間沒有讀詩了——盡管我在從文革結束到改革開始的那一段詩壇青黃不接季節,充當“瓜菜代”角色,也曾被人戴上“詩人”桂冠,時常有“吃空額”冒領餉銀的[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7-22 17:50:14)

這個時候,該不是讀詩的時候,國事紛紛、疫情起伏…… 而我那本詩集,在出版社、印刷廠和郵路輾轉了三個月,就在這個時間段寄到了。 曆史,在某種意義上就是昨天。寫了並出版了的詩集,便是一段情節的句號,也是一段昨天的微觀曆史。那裏可能有你我他,也可能一無所有。 也許,詩本身的一種空曠和超現實,讀讀可以消磨一下當前的躁慮:) 詩[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20-07-17 11:25:27)
七月,一片蝶衣足以營造颶風 千萬片扇子群毆大樹 愚蠢,不一定都長得醜陋 你看,那些施暴的胳膊多健美 那些字斟句酌的唱詞多高尚 他們,有誰感覺 樹葉被活生生剝落的疼 有誰聽見 樹根被壓迫的呻吟 那些迷失方向的下跪 那些從彼岸奔來的曆史喧囂 245歲的生日 老樹哦,你就哭一場吧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20-03-29 12:35:48)
在好友刪除的字母上 手指有點抖顫 一邊是白玉墓碑下 一位曾經的儒雅義士 一邊是迷離黑洞裏 被植入芯片的斷骨魅影 我柔弱的手指,無力接骨救心 隻能劃向前方了,抱歉 你走吧 一首友情詩,存了20年 今天,撕為碎片 長空無雨無雲 隻有碎片輕輕吐氣,隨風飄零 一個人窮其一生也不會懂得所有知識,這不重要。但是,有沒有基本認知和[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此刻,拿什麽證明你活著】 吹哨的,九泉下餘音仍然繚繞 傳哨的,薄冰上履步仍然艱難 那哨子,是血軀的組合 那哨子,是天空的顏色 聽見嗎?森林狂嘯 生靈在千萬哨聲裏複活 看見嗎?天空百色文字橫飛 哨子在太空中永駐 此刻,健全的人哦,聽見與充耳不聞 成了活著和死了的鑒別 (紀念李醫生,致敬艾醫生)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