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邊緣係統 26 康複之路

(2022-09-30 14:57:22) 下一個

第二十六章     康複之路

   墨蕊荌看著左手無名指上的鑽戒,感覺到了一種穿越生死的愛的力量。她開始每天都用助行器堅持站立,並試著走路。像個剛學步的孩子,墨蕊荌經常摔倒,腿上背上都青一塊紫一塊。阿什蘭見了心疼得直掉淚。可墨蕊荌一點也不在乎,她找到了一些站立和走的感覺,非常興奮,練得更加頻繁,她想在艾瑞克回來時給他一個驚喜。

   可惜阿什蘭沒有了記憶,若不然,她肯定會想起小時候那個什麽都不怕的墨蕊荌。阿什蘭生性膽小怕疼,在墨蕊荌小的時候,她每次帶墨蕊荌去醫院或診所打針或抽血時,總是自己把頭扭向一邊,不敢看。但墨蕊荌一點也不怕,從來沒有哭過,那些護士經常開玩笑說,這個小女孩比媽媽堅強。

   經過一星期無數次的嚐試,墨蕊荌終於可以穩穩地站起來,在助行器的幫助下,也能往前挪了幾步。艾瑞克看到後,興奮得把墨蕊荌抱在懷裏,大喊:“親愛的,我知道你能做到,你能!”兩人擁吻在一起。

   這個周末,在艾瑞克和墨蕊荌的一再要求下,阿什蘭回了她的家。他們想讓阿什蘭也放鬆一下。

   晚上,艾瑞克看到墨蕊荌身上的傷痕,心裏非常不是滋味兒。他恨透了馬格瑞特,恨不得讓她立即被處決,或者終身監禁,永遠不得自由。可他們聽到的消息,並不令人振奮,因為沒有重要證據,馬格瑞特有可能被釋放。

   “艾瑞克,不要去恨她了。我們得學會忘記仇恨,感激生活;不然的話,我們也不會快樂,更別說有什麽建樹和創造了。”看著艾瑞克憤怒的樣子,墨蕊荌勸起他來。

   “你說得對,我們要快樂地活著!”艾瑞克拉著墨蕊荌的手,側身躺在墨蕊荌身邊。

   墨蕊荌深情地看著艾瑞克。艾瑞克那一頭卷曲的棕色頭發和兩腮的胡須連在一起,兩隻灰綠色的大眼睛像沙漠裏的兩池碧水,是那樣的性感和迷人。

   墨蕊荌禁不住伸出手去,她的手觸到了艾瑞克的胸部,艾瑞克身體顫了一下,臉上立刻泛起了紅暈,好像是被體內的烈火熏得一樣。

   艾瑞克把墨蕊荌抱在自己身上,雙手捧著她的臉,吻向她像玫瑰花瓣一樣的雙唇。好長一段時間沒有這樣親熱的一對情人像是兩顆燃燒彈,燒著了,濃煙滾滾,火光衝天。

   第二天早上,艾瑞克早早起來去廚房做早飯,他聽到墨蕊荌大叫:“我的腿有勁兒了!我的腿有勁兒了!”

   艾瑞克跑到臥室,看到墨蕊荌在沿著床邊挪步,雖然步伐小得像螞蟻一樣,但她在移動!艾瑞克拍著手,大聲尖叫。

   吃過飯,艾瑞克扶著墨蕊荌,讓她練習走路。

   好像是艾瑞克身上的能量也傳給了墨蕊荌一樣,墨蕊荌從客廳到臥室,又到健身房,不停地挪著步,一點也不感覺累。

   中午,他們點了外賣披薩餅,兩人美美地吃了一頓。

   “我媽媽在這裏,每天都做很多好吃的,我現在是不是胖了很多?”墨蕊荌問。

   “沒有,沒有。”艾瑞克看著墨蕊荌,不假思索地說,“現在是正好,你以前是太瘦了。”

   “那你還是說我胖了。”墨蕊荌說著,有些不悅。

   其實,艾瑞克說的對,墨蕊荌現在是不胖不瘦。阿什蘭知道墨蕊荌害怕長胖,她做的很多都是蔬菜類的健康食品,不容易長胖。

   “怕長胖,就繼續鍛煉吧。”艾瑞克說著笑著,拉起了墨蕊荌。

    墨蕊荌走走歇歇,歇歇走走,練習了一個下午,大概挪了差不多20 多圈,最後實在累了,艾瑞克把她扶到輪椅上。自己去廚房準備晚飯。阿什蘭在走之前,已經做好了許多飯菜,隻用微波爐一熱就好。

   兩人吃過飯,艾瑞克幫墨蕊荌洗澡。兩人光著身子,泡在溫熱的浴缸裏。

   洗過澡後,艾瑞克把墨蕊荌抱到床上,開始給她按摩。最後兩人抱在一起,睡著了。

  愛真是一種魔力! 墨蕊荌那損傷的運動神經好像是在愛的滋潤下重生了一樣,第二天早上,墨蕊荌扶著床沿,可以邁步了,是腳離開地麵那種!

   兩個人都激動不已。

 

   墨蕊荌一天一天地在好轉,不知不覺中,感恩節到了。這時的墨蕊荌已經可以住著拐杖行走了,阿什蘭也不用24小時在這裏守著她了。

   這年的感恩節,艾瑞克沒有去他父親家裏過,他留在墨蕊荌這裏,和阿什蘭一家一起過了節。

   墨蕊荌知道,艾瑞克還修了不少醫學課程,功課很忙,所以她勸艾瑞克不要經常來回跑了,太耽誤時間。但艾瑞克不聽,他幾乎每個周末都來紐約,給墨蕊荌按摩。

   墨蕊荌的實驗室最近進展緩慢,或者應該說是一團亂糟。瑞秋懷孕了,經常不去實驗室。茱莉亞因為一些實驗方法不熟練,經常出錯誤,需要反複重複。阿黛爾因為看不慣瑞秋和茱莉亞,經常鬧脾氣,來的晚,走的早。隻有瓦甲老老實實地做實驗,有些實驗結果。

   墨蕊荌想著這樣不行,自己得盡快去單位上班,讓她的實驗室走上正軌。

 

   很快聖誕和新年也到了。

   墨蕊荌可以丟開拐杖,獨自行走了,盡管她不能走很遠。

   艾瑞克趁著這個假期,每天都給墨蕊荌做按摩理療。墨蕊荌開玩笑說,艾瑞克已經達到高級理療師水平了,可以立即開業。

   “那可不行,”艾瑞克一本正經地說,“我要是開個理療診所,肯定一個顧客也不會有,因為我的治療費太昂貴了。”

   “是嗎?”墨蕊荌沒有明白他的意思。

   “當然,我要的治療費是病人的全部。”艾瑞克笑著,側身抱住了墨蕊荌。

   墨蕊荌會意,笑著說:“你這人真貪婪!”

   墨蕊荌起身坐在艾瑞克大腿上。艾瑞克拉著墨蕊荌的手,看著她的臉說:“我們結婚吧!”

   “結婚?”墨蕊荌沒有想到艾瑞克突然蹦出這句話。

   “不是現在。我說的是今年夏天,等我拿到畢業證之後,我們就立即結婚吧!”艾瑞克見墨蕊荌遲疑了一下,他知道墨蕊荌誤解他了,趕快糾正。

   “好!好!”墨蕊荌聽他這樣說,心裏又激動又興奮。

 

   艾瑞克在元月的第二個周四回到了波士頓。墨蕊荌也在這一天正式開始上班,她這天去的是法醫辦公室。

   見墨蕊荌來了,大家都圍過來,問長問短。

   弗瑞德已經離開這裏,她在紐約州衛生局找到了一個政府的職位。新招來的法醫也是一位黑女人,叫芮燕娜(Riyana),是自小來美國的牙買加裔美國人。除了若可辛是個亞裔外,這裏其他幾位法醫都是白人。墨蕊荌知道,替代弗瑞德的必須得是黑人,否則,他們這裏就有可能被指責為不夠多樣性。

   賽若、瑪麗和若可辛看到墨蕊荌手上的戒指,都大聲尖叫:“墨蕊荌,你訂婚了!”

    “戒指真漂亮!造型真別致!”三個女人圍住墨蕊荌,拉著她的手,左看右看,對著那枚戒指讚不絕口。

   瑪麗問戒指是從哪裏買的,她正籌劃著給她女朋友買一枚訂婚戒指。

   墨蕊荌告訴他們,這是艾瑞克家裏傳下來的,瑪麗有些失望。

 

   墨蕊荌周五去了洛克菲勒,她的辦公室已被徹底清洗,重新裝修過。除了牆上的那匹黑馬,墨蕊荌感覺裏麵的一起都很陌生。

   墨蕊荌關上門,覺得有種出不來氣的感覺,她知道這是心裏作用,但她怎麽也定不下神。

   正在這時,米亞敲門進來,她抱著墨蕊荌,問候著,聲音有些哽咽。米亞情緒穩定下來後,問墨蕊荌是否想換一個辦公室。

   墨蕊荌說不用,她很快就會把這一切忘掉。

   米亞剛走,格瑞格走了進來,他握著墨蕊荌的手說:“我真高興,看到你回到這裏!佛教裏講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相信,你以後的人生和科研之路都會一帆風順。”墨蕊荌心想,自己已經大難不死好幾次了,後福不知道,至少自己現在很幸福。

   接著道格拉斯、王春和拉弗也都過來和墨蕊荌打了招呼,說了幾句問候的話。大家都似乎有意避開墨蕊荌中毒和有關馬格瑞特的話題,好像那件事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

   上午十點鍾,墨蕊荌和她的三個博士後及阿黛爾在他們的小會議室開了一個實驗室會議。每個人都把自己的實驗進展講述了一邊。瓦甲講的最多,阿黛爾也做出來些東西。瑞秋和茱莉亞沒有什麽實驗結果,瑞秋說她懷孕了,反應很厲害,茱莉亞說她好多實驗技術都得從頭學,這段時間主要在練技術。

   墨蕊荌鼓勵了他們一番,並說,她會盡快再招一個技術員,幫助茱莉亞和瑞秋。

   當天下午,墨蕊荌親自教了茱莉亞一些實驗技術。她知道,茱莉亞在這裏最多能待兩年,她得加快速度,做出一些東西,以便幫助她找到一個自己想要的職位。

   就這樣,墨蕊荌的日子基本恢複了正常。第一個星期,墨蕊荌每天晚上回到公寓,都覺得疲累不堪,隻想睡覺。

   一個月過去了,兩個月過去了,墨蕊荌漸漸地適應下來。

   道格拉斯的實驗室因為經費問題,規模又在縮小,他實驗室的資深技術員克瑞斯汀娜(Christina)隻得另謀出路。墨蕊荌對克瑞斯汀娜相當了解,所以在像走過場一樣麵試了一趟之後,當即就雇傭了她。

   克瑞斯汀娜的加入使墨蕊荌的實驗室開始正常地運轉起來,實驗進展不斷。

 

   春天來了,春雨染綠了河水,春風喚醒了大地。中央公園裏百花盛開,生機無限。

    艾瑞克毫無懸念地拿到了洛克菲勒和康奈爾的錄取通知。墨蕊荌和艾瑞克去朋友餐館吃了一頓晚餐,算是慶賀。

    吃過晚飯,兩人手拉手走在中央公園裏,春花的芬芳令他們陶醉。

   “我們的畢業典禮時間已經定了,五月27號。你肯定得去,是吧?”艾瑞克興奮地說著,試探著問。

   “當然,當然。”墨蕊荌說著,想起了自己當年畢業的情景。

    這個有著三百多年曆史的哈佛的畢業慶典,對於那裏畢業的學生來說,是一生也忘不掉的記憶。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