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思集

花兮木兮,若有所知。山兮水兮,若有所思。
正文

春露秋思

(2021-02-22 11:06:46) 下一個

春 露 秋 思

   古人常用露水比喻人生,最有名的當推曹操的《短歌行》,“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還有漢代秦嘉《留郡贈婦詩》,“人生譬朝露,居世多屯蹇。憂艱常早至,歡會常苦晚”。感歎人生短暫,憂患勞苦,頗帶些悲涼色彩。我奶奶不識字,更不會寫詩作賦,可她老人家也會用露水比喻人生,而且特高明。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生活困難時期,我們家因兄弟姐妹多,就更顯困窘。別人抱怨孩子多時,奶奶卻說:“孩子多有什麽不好?一個人一個福,一棵草葉,頂一顆露水珠。”當時我就覺得奶奶的話特別有道理,特有水平。後來我還專門細心地觀察過,春朝夏晨,每棵碧綠的小草葉和莊稼葉的尖兒上,真的都頂著一顆圓圓的露水珠。露珠在陽光下,晶瑩剔透,閃閃發光,特別可愛。不由更加佩服奶奶語言生動,見識高深。

  在自己後來求學工作的日子裏,我常常用奶奶這句話寬慰並激勵自己,不因艱難困苦曲折坎坷而悲觀,不因沒高高在上叱吒風雲而頹喪,平靜地守著自己那滴小小的露珠,安分地幹著自己該幹能幹想幹的事。

   人生短暫,童年時光尤其匆匆。我小時跟奶奶在老家生活,小學一年級以後,便隨父母離開。兒時的生活點滴,象春芽上的露珠,晶瑩可愛。上了些年紀後,更懷念那段日子。歲月荏冉,往事已逝。春露秋思,感慨良多。擇其零星,謹記於下。

泉 水

    老家小村約百多戶人家。村西北是不太高的幾座山,鬆林連綿,溝壑縱橫,蒿鮮草茂,鳥語花香。山腳處一泓清泉,汩汩而出,清涼甘甜,長年不枯。不知是哪個朝代的先輩,用長條石築起六邊圈沿,以方便村民汲水。我就是喝這泉水長大的。

    泉邊有幾叢迎春,枝條墨綠,凜冬不凋。早春時節,黃花嬌嫩,特別醒目。

    聽說前幾年搞農田建設,用推土機把許多溝壑推平,此泉也被填埋。真可惜也!

為詩記之:

泉水青山環小村,春花野草自芳芬。

田頭地角栽瓜豆,深澗密林傳妙音。

 

梔子花

    我們村中,家家院中皆植梔子。或牆角,或簷下,油綠壯實,無需嬌養。陽春三月,碧葉素花,滿村飄香。年青女子,外出勞作,均愛摘一朵,插於鬥笠之上。今日憶起,似猶聞其香。

詩以記之:

山路無泥聚細沙,黍苗三月秀新芽。

村姑攜鋤耘田去,鬥笠斜插梔子花。

 

楝 花

    村中有幾株高大的楝樹,春夏之交,枝頭便開滿淡紫色的楝花,團團簇簇,飄散略帶苦澀的香氣,十分好聞。呆坐或夢裏,時現此景。不知這些樹,今日尚存否?

詩以記之:

夕陽淡淡隱山頭,歸牧悠歌隨老牛。

幾縷炊煙升嫋嫋,楝花四月滿枝稠。

 

 櫻 桃

  老家院中有櫻桃一株。暮春時節,櫻桃紅熟,奶奶便先摘一些,用毛巾包好,命我送與老師。當時我就讀的學校,在離家約二裏的鄰村。三間昏暗的草房,隻有一位老師,高高瘦瘦的,姓馬。

詩以謹記:

四月春風綠北山,櫻桃新熟酸甜甜。

風俗先奉敬師長,餘下喜分鄰裏間。

 

記於2006年春,2021年春節整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