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20-09-14 16:07:53) 下一個

我的鄰居丹是個醫生。那個英文詞非常長,什麽專科我也沒有查。

他是個非常悶的人,拉著他那條小狗散步見假麵就是麵無表情的點一下頭。從來不說話,本來我不可能知道他是醫生。有一個中國朋友在縣政府工作,她們做了個網頁,地圖上鼠標移到誰的房子,就會顯示這家人的姓名,職業。

我把周圍的鄰居看個遍,才知道他是醫生。

丹估計單身了很長時間。每天見他早晨出門,下午回家,拿信,然後就是弄他的草地。車庫裏倒是放了兩輛車,但是從來沒見到過有女主人開車。

我剛搬進這座房子的那年,大雪,比膝蓋高。我還沒買鏟雪機,用鏟子一鏟子一鏟子鏟。一鏟子雪估計五到十斤,把我的車道鏟完估計要幾千鏟子。

丹從馬路對麵推著他那台大鏟雪機過來,身上包得嚴嚴實實,就露兩隻眼睛。也不說話,就替我鏟雪。我拿著鐵鍬不知如何是好,幹看著。後來索性回家了。

後來知道,即使我買了鏟雪機,他鏟完雪,看見我家的沒鏟,也會過來給我鏟。弄得我特別自覺,下雪馬上鏟,生怕他過來。

今年他的房子有了女主人,因為我看見一個大媽天天在院子侍弄花,看見我會隔著馬路招手。是那種非常強壯的美國大媽,有一次我看見她帶著護膝,跪在地上刨土。

現在丹的院子是他們兩個人在幹活。女主人在門前窗下種了很多花,開得萬紫千紅。

那天我見他們兩個並肩坐在門前的台階上,一人一杯飲料,夕陽照著背影,像是兩個年輕的戀人,有點小感動。

我們都是攢了許多年,付了一大筆錢,買了一座房子,我們叫這座房子家。我們叫它家,因為我們在裏麵住了很長的時間,我們的孩子在裏麵長大。這座房子給了我們的心一種歸宿,不管在外麵發生了什麽是,我們走進這座房子,在沙發上坐下來,舒一口長氣,心仿佛就安定下來。

每個周末,我們花費冗長的時間打理這座房子,吸地,剪草,粉刷。暖氣鍋爐空調壞了換新的。房頂漏水上去補。

有一天孩子離家了,這座房子還陪著我們。我們打點著它,它也打點我們的心。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