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三國演義開篇詞賞讀《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附江南隸書)

(2016-03-15 04:26:02) 下一個

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

作者•楊慎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注釋】 
淘盡:蕩滌一空。 
漁樵:漁父和樵夫。 
渚:水中的的小塊陸地。

【鑒賞】 
這是楊慎所做《廿一史彈詞》第三段《說秦漢》的開場詞,後毛宗崗父子評刻《三國演義》時將其放在卷首。

詞的開首兩句令人想到杜甫的“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和蘇軾的“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以一去不返的江水比喻曆史的進程,用後浪推前浪來比喻英雄叱吒風雲的豐功偉績。然而這一切終將被曆史的長河帶走。“是非成敗轉頭空”是對上兩句曆史現象的總結, 從中也可看出作者曠達超脫的人生 觀。“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青山和夕陽象征著自然界和宇宙的亙古悠長,盡管曆代興亡盛哀、循環往複,但青山和夕陽都不會隨之改變,一種人生易逝的悲傷感悄然而生。下片為我們展現了一個白發漁樵的形象,任它驚駭濤浪、是非成敗,他隻著意於春風秋月,在握杯把酒的談笑間,固守一份寧靜與淡泊。而這位老者不是一般的漁樵,而是通曉古今的高士,就更見他淡泊超脫的襟懷,這正是作者所追求的理想人格。

全詞似懷古,似物誌。開篇從大處落筆,切入曆史的宏流,四、五句在景語中富哲理、意境深邃。下片則具體刻畫了老翁形象,在其生活環境、生活情趣中寄托自己的人生理想,從而表現出一種大徹大悟的曆史觀和人生觀。

 這首詞是明代文人楊慎所作,羅貫中將其錄入《三國演義》後,更加廣為流傳。該詞給人的感覺極為深沉、悲壯,意境清空、高遠。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

此句甚為豪邁、悲壯,其中有大英雄功成名就後的失落、孤獨感,又含高山隱士對名利的澹泊、輕視。臨江豪邁的英世偉業的消逝,像滾滾長江一樣,洶湧東逝,不可拒,空留偉業。

曆史給人的感受是濃厚、深沉的,不似單刀直入的快意,而似曆盡榮辱後的滄桑。“青山依舊在”即象是對英雄偉業的映證,又象對其的否定,但這些都不必深究,“幾度夕陽紅”,麵對似血的殘陽,曆史仿佛也凝固了。

在這凝固地曆史畫麵上,白發的漁夫、悠然的樵漢,意趣盎然於秋月春風。但“慣”字又表現出了莫名的孤獨與滄涼。“一壺濁酒喜相逢”使這份孤獨與滄涼有了一份安慰,有朋自遠方來的喜悅,給這首的詞的寧靜氣氛增加了幾份動感。“濁酒”顯現出了主人與來客友誼的高淡平和,其意本不在酒。在這些高山隱士心中,那些名垂千古的豐功偉績隻不過是人們荼餘飯後的談資,何足道哉!

該詞豪放中有含蓄,高亢中有深沉。在感受滄涼悲壯的同時,又創造了一種淡泊寧靜的氣氛,詞中高遠意境就在這寧靜的氣氛中反射出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