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極閣易經風水

朱本峰,字清風,號玄極子,現任加拿大華夏文明傳承協會會長。本人研易用易二十載,因《增刪卜易》一書契入易理大道,體證《周易》的神奇與博大。本人立誌專研六爻,隻求深精,不慕博泛,並以此幫人助己。(微信:zhubenfeng4282)
個人資料
正文

法海拾貝018:夏曆與過年

(2017-03-22 06:27:42) 下一個

夏曆與過年(摘自南懷瑾《論語別裁》)

 

孔子告訴顏回,國家政治要幹得好,就必須“行夏之時”。

這個“時”,就是指的曆法。講到曆法,感慨很多了:現在我們所用的“夏曆”,就是在夏朝時候創立的曆法。在上古史上,中國的天文非常發達,這是中國文化中最了不起的地方,在世界科學史上也是很有名的。談到科學,天文是第一位,世界科學的發展,最早是先發展天文,如要了解天文,必先研究數學。恰恰這兩門科學,中國的天文發展得最早;數學也是最早發展的,尤其發展到像《易經》的數理哲學,實在是精深幽遠。可是到了我們這一代最慘了。我們中國的童子軍,參加世界童軍露營,到了晚上還不知道用星星辨方向,外國人覺得很驚愕。

我們過去每一代都很注重曆法,隻要多看曆史上的史實便知道了。像清兵入關,明朝亡國了,很多人還是不投降,曆史上對這種行為,就叫作“不奉正朔”。什麽叫正朔?就是曆法為中心的朝代名號。曆代的皇帝,對曆法修整過很多次,到清朝康熙手裏,又經過大整理。這個康麻子皇帝實在了不起,他通西藏文,通梵文,而且還通西班牙文。總之,無學不窺,在那時他就先接受了西方的文化。利瑪竇以後的意大利人南懷仁來中國,康熙跟他學天文、學數學,幾乎沒有一門學問不會的。他十幾歲上台當皇帝,六十年的天下,奠定清朝三百年的基礎,頭腦之聰明,學問之淵博,無以複加。在這個地方,我們看到,創造一個事業,是要真學問的。康熙的學問真是了不起,到他手裏,中國的曆法,已經加入了西洋的觀念和方法,與中國的綜合起來,是很好的。

我們中國的曆法,大家都喜歡用陰曆,過正月要拜年,就是夏曆的遺風。殷商的正月建醜——以十二月作正月。周朝的正月建子,以十一月作正月。夏朝的正月建寅——就是我們慣用的陰曆正月。中國人幾千年來都是過的陰曆年,這就是“夏之時”。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過的也是陰曆年,越南、朝鮮、緬甸、東南亞各國,統統是我們的文化,幾千年來他們都是過陰曆年。

講到這裏非常感慨,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將來曆史不知怎樣演變。我們推翻清朝,成立民國,實行過陽曆年以後,有人寫了一副對聯,傳說是湖南的名士葉德輝寫的,這副對聯說:男女平權,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陰陽合曆,你過你的年,我過我的年。”講文化,牽涉到這些地方要注意,表麵上看起來好像都是不相幹的地方,但往往關係到國家的命運,也是國家大事最重要的地方。這副對聯代表了這個時代,“你過你的年,我過我的年。”就看過年這件事,我們這個時代,幾十年來沒協調、合作,老百姓內心對這政策始終不能適應配合。不要說民心——老百姓心理,關起門來講,我們今天在座的這些老古董,憑良心想一想,自己喜歡過陽曆年還是陰曆年?老實說,都喜歡過陰曆年。可是我們偏偏過兩個年,加上現代過聖誕節的風氣,等於過三個年,內心自己在過陰曆年,外在偏偏過一個陽曆年,這就代表這個時代,“你過你的年,我過我的年。”搞曆史文化,這些地方要特別注意。

還有,到了夏天,為什麽要把時鍾撥快一個小時呢?隻要規定一下,夏天到了,提前一個小時辦公,早一個小時下班,早一小時熄燈,很簡單的事嘛。可是卻像小孩子一樣,在鍾麵上撥快一個小時,就算對了,這是很奇怪的事。此風乃是美國來的。再研究美國是怎麽來的呢?原來是一個工廠的小孩子開始撥著玩,後來工人看到跟著起哄。美國文化沒有深厚的基礎,是喜歡鬧著玩的;結果美國玩,我們跟著當正經辦了。說是為了日光節約,實行夏令時間辦公,原來八點上班,十二點下班,改為七點上班,十一點下班,不就成了嗎?其實這些是小事情,但問題卻很大,往往很多大事,即是因為小的地方沒注意到,而使事情變得不成話。等於一棟房子,看見一個小洞,最初以為不重要,慢慢的,整棟房子,垮就垮在這個小洞上。

這裏講“行夏之時”,現在我們究竟采用哪個曆法還是一個問題。如孔子的誕辰,訂為陽曆年的九月二十八日等等,究竟對不對?通不通?都是問題。如果講中國文化,除非中國不強盛,永遠如此,我們沒有話講。如果中國強盛起來,非把它變過來不可。這並不是一個純粹的民族自尊觀念,這是一個文化問題。拿中國的土地、中國的曆史來比較,中國的文化的確具有世界性的標準。可是現在外國人把它拋棄了,不去說他,我們自己絕對不能拋棄,千萬要注意,不可自造悲劇。所以我們今天談到對自己國家文化的認識,怎樣去複興文化,非常感慨,問題很多,也很難。為自己的國家,為自己的民族,為下一代,都要注意了解這些問題,還是要多讀書。這是我們老祖宗,幾千年累積起來的智慧結晶。

孔子主張要“行夏之時”,在孔子的研究,夏曆對中國這個民族,這個土地空間上,是最合理的曆法。合理在什麽地方?這個問題很深了,要研究天文學和《易經》的陰陽學。譬如《易經》裏的八卦,就是說明這個世界上時空的學問,包括了天文、地理、人事。有一個學生,到澳洲去做事,帶了一個中國羅盤去。到了澳洲,他寫信來問,這個中國文化的東西,到了南半球該怎麽用?我考慮了以後,告訴他反過來用。結果來信說,反過來用非常對。而我本身沒去過南半球親身經曆,後來再考慮,認為地球像西瓜一樣是圓的,雖然在南半球,南北的方向還是和中國的一樣,所以寫信要他在國內一樣用。他回信說,根據實地經驗還是反過來用對。現在這個問題,暫時擱在這裏,沒有作最後的決定,不過我的結論,應該兩個方向都可以運用,看怎樣用而已。這以後有機會研究《易經》的時候再講。以上主要在說明我們的曆法是自夏朝來的,自夏禹以後一直到現在。夏曆為什麽又叫陰曆呢?因為每月的十五日,以月亮自東方出來時是圓的那一天作標準,月亮名太陰,所以叫陰曆。那麽我們的曆法,照不照太陽曆?事實上我們一樣,五天為一候,三候為一氣,六個候一節。一年十二個月,七十二個候,二十四個氣節。什麽氣節種什麽農作物,是呆定的,這是用太陽曆法的規律。民間最普通的算命、看風水、選日子等等,也都是用太陽曆的法則。換句話說,我們幾千年的曆史,都是用陰陽合曆。所以說,幾千年前,我們的天文水準,就已經進步得很高了。但是這六七十年來,我們的大學裏有過天文係沒有,過去中大有過天文係。現在這麽多大學沒有一個天文係,在教育文化上講起來是非常遺憾的。過去有個高平子先生,還可以將西方的天文學與中國的天文學配合起來講,所以當時我告訴學生們趕快跟他學,再不跟他學,要絕傳了。無奈這些學生不成器,學了幾次以後,沒有這個科學頭腦,沒有學下去,前幾年高先生也過世了。我實在擔心中國文化會斷絕。現在不要說沒有天文係,有了天文係,又有誰能夠真正懂得中國自己的天文?中國天文有自己的一套係統。這都是講起文化來,很悲哀、很可憐的事情。我常說,國家民族的文化如果斷絕了,將會永無翻身的日子。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博主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