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五湖以北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疫情下未能成行,尋找安第斯山的歌聲

(2020-05-02 07:15:29) 下一個
2020年5月1日
 
 
 
 
 
此時此刻,我們本應在多倫多飛往秘魯首都利馬的國際航班上,卻因為微小而看不見的病毒而困在自己的陋室裏。手上是進馬丘比丘遺址的門票,幾天後本來可以親眼去見證古印加人依托安地斯山脈的崇山峻嶺而創作的古代建築奇跡,而此時卻不得不對著門票上的馬丘比丘名字感歎。
 
馬丘比丘是我們秘魯之行的主要目的地,但還有一層意思,就是要見識見識最原汁原味的秘魯民歌 El Condor Pasa (山鷹之歌)。這首民歌這幾個月常常在聽,隻是幾天前才發現自己過去很久以來有一個誤會,把山鷹之歌和另一支世界名曲 Lonely Shepherd (孤獨的牧人)給弄混了。
 
那天晚上,我上 YouTube 看荷蘭音樂家Andre Rieu 在古羅馬遺址舉行的音樂會視頻。節目完後自動轉接到下一個視頻,是他和另一位頭發全白了的音樂家的合奏,老人的樂器是排簫,他小提琴伴奏。簫音響起,當樂曲第一組樂音從老人手中的排簫流出像插著音樂的翅膀飄向音樂會場上深邃的夜空時,我當時百感交集,感覺自己的眼眶又濕潤了。
 
那些鴿哨般的音符曾陪伴了我的青年女兒的童年,隻是後來在生活的匆忙中,不知咋的就給弄丟了。第一次聽到那些音符是93年夏天魁北克老城的一個傍晚,當時我完成半年的試用期轉正後第一次度假。我們一家開著兩千多加幣買來的尼桑舊車先到了蒙特利爾,玩耍一天後繼續東行,最後到了聖勞倫斯河口的魁北克城。魁北克老城是加拿大最古老的城區,蜿蜒的古街,石砌的老房子,無一處不充盈著歐陸的風情。
 
我們在大街小巷閑逛了半天,傍晚時回到老城中心的古堡酒店前麵。旁邊的草地上不少人席地而坐,中央有一個白衣長衫的男子兩手握著一個叫不出名字來由長長短短竹管組成的吹奏樂器。他握著排簫湊近唇邊,立時一種天籟般的樂音從簫管流出,觸碰到我大腦最原始的層核。當時感覺得靈魂中最感性的部分正隨著樂音飄向魁北克那個傍晚的天空,那段音樂就是自己的宿命。演奏結束後白衣男子開始賣他的音樂卡帶,20加元一盒。價錢對入職不久的我來說並不便宜,但當時我們沒猶豫,掏出鈔票買了一盒。此後我們每次駕車長途遠行,上路後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卡帶放入卡帶放音機。悠揚的樂音像是給我們的心插上了翅膀,人沒到目的地心早到了。後來開始換車,舊車換新車然後小車換大車,換來換去就把卡帶給弄不見了。再往後連樂曲的名字也忘了,依稀中隻記得是一首南美風格的民歌。所以幾年前第一次聽到過 EI Condor Pasa 時覺得曲調似曾相熟,以為山鷹之歌就是當初在魁北克買的音樂卡帶中的那首民歌。
 
那晚YouTube 視頻上,看到音樂會現場不少人也淚流滿頰。也許和我一樣,他們也有一顆遊子的心,身在現代社會但靈魂卻屬於安第斯的祟山峻嶺。樂曲結束後有一種終於找到故友的感覺,但同時有一絲疑惑,覺得和前幾天在聽的山鷹之歌相似又不似。視頻中樂曲的名字是 Lonely Shepherd (El Pastor Solitario) , 而不是熟悉的EI Condor Pasa。上網查詢後,知道Lonely Shepherd 是德國音樂家James Last 1977年創作的一首樂曲,首演者就是視頻中的羅馬尼亞排簫音樂家 Gheorghe Zamfir。當時感覺樂曲特別貼近我的心境,思緒在安第斯山脈的山山嶺嶺中轉悠,但身體卻被這場病毒困在自己屋內。樂曲原名孤獨的牧人,而於此時的我來說,困於室內的旅人這個名字似乎更貼切自己的心境。
 
然後我又重新找到山鷹之歌的視頻,聆聽之後知道樂曲和孤獨的牧人的風格相似,但意境卻不同。孤獨的牧人舒發的是一種情緒,一種對崇山峻嶺生活的想念,或對過往旅程的一種追憶,是困於現代社會的遊子心中的一曲喊山之歌。而山鷹之歌曲調歡快而富於歌唱性,是遊子們擺脫束縛後來到安第斯山亦歌亦舞時的滿心喜悅。實際上,樂曲雖然現在奉為秘魯民歌之聖,但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兩個美國音樂人的改編而廣為世人熟知的。1970,美國音樂人Paul Simon 和Arthur Garfunkel 填詞改編成If I Could 後收入他們的歌曲輯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專輯發行後反響熱烈,If I Could 成了當年的熱門單曲。
 
準備這篇短文時,我上YouTube 反複聆聽了兩支曲子。雖然樂曲"孤獨的牧人"更貼近此時此刻的心境,但我更希望這場病毒早日消失,讓我們有機會到安第斯山去聆聽最原汁原味的山鷹之歌。
 
 
 
 
 
 
網絡圖片
 
 
 
 

Lonely Shepherd-Gheorghe Zamfir
 
 

Lonely Shepherd-Leo Rojas
 
 
 
 

 

EI Comdor Pasa-Leo Rojas

 

If I could-Simon & Garfunke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2)
評論
五湖以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哈哈,去年冬天不知啥時候,一下就上去了,曾經是第一
五湖以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計劃不如變化,走著看吧
曉青 回複 悄悄話 才發現,你的點擊很高很高!
曉青 回複 悄悄話 再去不知何時了。
五湖以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一連寫了三個月的病毒雜記,別人煩自己也煩,該換換主題了。思韻說得對,我們都有一顆遊子的心,追尋自由,追尋自己靈魂的故鄉
思韻如藍 回複 悄悄話 五湖兄這篇好感人。從某種意義上,我們都是遊子,終生都在追尋靈魂的故鄉...
五湖以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荔枝100' 的評論 : 對,作好準備,病毒一消失咱們就去
荔枝100 回複 悄悄話 五湖兄,明年應該能出行!我沒去過秘魯,但在Banff 的酒店裏聽人演奏過,真的很好聽。wowo還買了一個笛子,會吹些簡單的曲子 :)
五湖以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邊走邊看66' 的評論 : 還是邊邊有遠見先去了,然後2月份抓緊去埃及。像我們這種慢條斯裏的,隻能窩在家裏看別人的遊記和視頻了
邊走邊看66 回複 悄悄話 山鷹之歌百聽不厭,真正能配得上安第斯高原的高遠和宏闊,還有一絲絲的憂傷
有幾個視頻看不了了
可惜現在去不了了
五湖以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反正去不了,幹脆看別人的視頻,再寫幾筆打發時間
五湖以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落英如雪' 的評論 : 你們運氣好。一個朋友去年秋天跟團去過後竭力推薦,原說五月去,現在不知哪月哪年了
菲兒天地 回複 悄悄話 太喜歡這個帖了,五湖的遊記很文藝,喜歡這些視頻。

悄悄話。
落英如雪 回複 悄悄話 我是去年初夏去的南美,安第斯山騎馬、亞馬遜泛舟,一通走馬觀花。樓主文筆優美深情,把我又帶到了美好的回憶之中。希望疫情早日過去,樓主心想事成。
五湖以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cxyz' 的評論 : 小C好。呆在家裏時間多,趁機多聽音樂,看音樂會視頻
cxyz 回複 悄悄話 謝謝分享,排簫很好聽。
五湖以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安然0203' 的評論 : 很高興你也喜歡,真的是很美好的音樂
安然0203 回複 悄悄話 悠揚的排簫真好聽,謝樓主介紹。。。
五湖以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我覺得孤獨的牧人是世上最美的樂曲之一,舒發了人類最基本的情感,那種對自由的想往。看來樂曲也打動了你,咱們都有共鳴。保重
spot321 回複 悄悄話 有一種想哭的感覺。不本來不想把這種感覺寫出來,覺得可能是我產生了錯覺,後來一看博主好像也有類似經曆,我就放心了。~~ 最起碼說明我還是正常的人!~~~
五湖以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水星98' 的評論 : 水星老兄好,看來咱們的步調差不多。我們一月中旬作計劃時聽說馬丘比丘門票緊,當時就買了兩張,但機票旅館還沒訂。幾天後武漢封城,沒想到越鬧越大,連秘魯也超過一萬了
水星98 回複 悄悄話 馬丘比丘本來也是我下一步的目標,可惜不知何時能實現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