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識是緣
原創文章請勿抄襲,我所有文章都將留有圖片。歡迎閱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姓名。並必須得到本人許可!
個人資料
多倫多橄欖樹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悠悠歲月情(23)萌動的初戀

(2014-08-19 07:51:21) 下一個

三天的時間本來一滑而過,龐要上課,要完成作業,要籃球訓練,要準備考試,要給媽媽寫家書,如此的忙碌,祺祺的一切,還是夜夜來入夢。夜半醒來,窗外清冷的月色,和著夜風從被人遺忘的窗縫中蔓延進來。龐吸了口涼絲絲的空氣,失火的心漸漸冷卻下來,真的就這樣迷戀她了?龐問自己,我真的要開始一段感情了嗎?上海小姑娘,天使一樣的完美,怎麽會看上我這個窮書生? 罷了,罷了,還是以學業為重吧。龐這樣想著,迷迷糊糊地感覺黎明已經來臨,鍾可在上鋪翻了身,龐歎了口氣,又幾乎一夜未眠,這是愛情嗎,怎麽才嚐甜蜜,就覺苦澀了呢?!

終於熬到了那天晚上,龐迅速地吃了晚飯,鍾可還是不斷地搶龐碗裏的回鍋肉片,龐顧不上和他計較,一心隻想不要遲到了,鍾可沒好氣地逗他,“不就是要掙錢了,這麽緊張,肌肉都僵硬了,老兄!!” 龐回敬他一眼:“ 有時間,再跟你算總帳!”

龐劃完最後一口,迅速放好碗筷,甩開鍾可,走入了黃昏。

祺祺已經早早吃過了晚飯,咖啡屋每天七點左右就開始忙碌,有學生,也有路過的年輕人,許多都是情侶的樣子。祺祺還沒有談過戀愛,從中學起,就有人追她,情書收了一大堆,祺祺卻並沒有象一般女孩子那樣開始了早戀。有時侯讀那些男孩子火辣辣的情書,祺祺老覺得假,象是電影裏的台詞,讓人沒有安全感,所以,那些男孩子都沒有走進她的心。祺祺並不是真正的上海小姑娘,她的老家在蘇州城邊的一個小鎮上,她童年的家境並不好,小學畢業那年,父親在這所大學謀到了一份差事,是在後勤部的裝修隊裏,母親、弟弟還有她因此一起來到了上海這個大都市,開始了新生活。祺祺的姨是文工團的小提琴手,無意間發現了祺祺的音樂天賦,所以從小祺祺就跟著姨娘學得一手好琴,可是,不知為何, 在文工團工作的姨娘在出國去加拿大前,就是不斷勸母親不要讓她學音樂,說是這條路好難走的,不如作為愛好,再學個其他專業更有前途,祺祺媽聽了妹妹的話,硬是逼著祺祺考了外文係。

祺祺為母親算好了那些煩人的帳,總算可以喘口氣歇一下了。雖然家裏賣咖啡,祺祺最喜歡的飲料卻是涼白開,端起茶杯,祺祺一仰脖子,正要喝,就看見櫥窗外,黃昏剛剛降臨的小街上,走來了那天的翩翩少年。祺祺想起來了,今天那個叫龐的男孩子要來幫忙的,這麽想著,龐就跟著她的思緒推開了門,看他氣喘籲籲的樣子,祺祺就有點好笑。龐是那種憨氣十足的男孩子,那天他在台下的表情,祺祺看得清清楚楚,每一次給大家謝幕,祺祺都能從那幫學生眼裏讀到崇拜、欣賞與狂熱,祺祺習以為常,但那天,祺祺在龐的眼裏讀出了另外一樣東西,是比崇拜、欣賞、狂熱更深一層的東西,那是什麽呢?。。。那應該是一種在乎,發自內心的在乎。雖然他沒有象其他人那樣站起來喝彩、鼓掌,但是,祺祺感覺得到,人群中,他在用他的眼神悄悄地擁抱著自己的心和從心底流淌出的琴聲,而祺祺並不想從他的那種懷抱中掙脫出來。
 

龐剛進門就看見了祺祺,一緊張,把本來想好的所有台詞都忘得幹幹淨淨,有一對情侶正好要來結帳,祺祺含笑看了他一眼,“去幫忙收下桌子, 一會還有後場的活!”

第一次和可以讓他臉紅、心跳、日思夜想的姑娘合作,龐不希望被姑娘看扁了,可是,心就是很難鎮定下來,雖然轉身去幹活了,腦子裏還是亂亂的,手腳自然也有些笨拙。祺祺很快拿了塊小抹布來,站在他邊上示範怎麽收拾更快更好,那雙拉琴的纖手,幹起這種活也那麽利落幹淨,龐越發覺得自己的粗手笨腳了。老板娘看他們忙完了桌子, 就讓龐一個人去後場,那裏有不少力氣活,老板娘交代了一通,就離開了。 龐打小就是家裏的小男子漢,這點活計對於他是小菜一碟。龐稍稍廢了點心思, 就把他們的後場整理一新。龐幹完了事,不好意思偷懶,又跑去了前廳,看見祺祺和他媽媽正抬著一大堆杯子碟子過來,龐趕緊過去幫忙,老板娘似乎有點不好意思地問:“ 能幫我洗了嗎,後場的活可以放一放,要不一會客人沒有幹淨杯子了,要快啊!” 龐馬上點頭,祺祺衝他眨了下眼:“我結好前麵的帳就來幫你,我媽是法西斯呢!” 祺祺媽又氣又愛地看了女兒一眼,“你說誰法西斯呢?!” 祺祺顧不上回嘴,又跑去前廳。

安排好了事,祺祺媽教了下龐怎麽洗杯具,去了後場,門一打開,祺祺媽立即驚呆了,自從有了這個後場以來,這裏就沒有這麽整潔過,這個男孩子還真是幹活的一把好手呢,這回可招對人了。這邊她正不知如果感激,那邊突然傳來杯子砰然碎裂的聲音,祺祺媽一看,原來是龐心太大,一下子拿了太多杯具摔了很多在地上,傻孩子正滿臉通紅地看著她呢,看他一頭汗水,祺祺媽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心疼東西還是人了。

尷尬間,前廳傳來祺祺急迫的聲音:“媽, 我忙不過來了。。。” 祺祺媽這才緩過神來,“沒事, 你小心點,掃了碎片啊!” 然後腳不著地的衝向前廳,祺祺探過腦袋對龐點點頭,“沒事的,我也經常這樣,洗好了就來前麵幫我,下一批我們一起洗!!”

來不得及等龐的反應,祺祺的腦袋就縮了回去,龐對自己搖了搖頭,心想,“這小丫頭,挺會指揮人的”。終於全部弄好了,龐把杯子放到祺祺能夠著的地方,就發現櫃台邊,又是整整一箱要洗的杯子。祺祺正彎腰去台,龐在心裏叫了聲:“等我!” 就趕緊伸手,一把全抬了過去,祺祺緊跟在後麵,從架上拿了副手套戴上,嘩啦啦洗了起來,那速度看得龐驚詫不以,每洗一個都排好位置,不一會,杯子們就被很藝術地擺好了,龐一時無法把她和那天舞台上的天才琴手聯係起來,這種粗活怎麽是她幹的啊?!

看著祺祺因為忙碌而紅潤的小臉和略顯蒼白的嘴唇,龐想起童年和她一起去食堂幫忙的妹妹,祺祺不是個嬌生慣養的女孩啊。看著她臉上的汗從略微卷曲的發梢間滲透出來,祺祺也騰不出手去擦一擦,龐的手懸在半空良久還是沒有好意思落在祺祺的額際,他隻能盡力地幫她、幫她。。。,直到所有都洗完了,龐在她一抬眼間,來不得及躲閃自己的目光,千言萬語全部在這一個凝視中泄露給了祺祺,龐在不能思想的瞬間用拇指抹去祺祺順著臉頰滴落的汗珠,然後默默端起了所有杯子去前廳。跟在後麵輕微喘息的祺祺突然覺得自己的辛勞得到了種特殊的報償,那不是媽媽給的錢,是龐那瞬間一抹的體貼,祺祺好想從此能一直擁有這樣一個哥哥!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rongrongrong 回複 悄悄話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