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識是緣
原創文章請勿抄襲,我所有文章都將留有圖片。歡迎閱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姓名。並必須得到本人許可!
個人資料
多倫多橄欖樹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悠悠歲月情(12)

(2014-04-17 14:32:05) 下一個

吃飯的時候,琴和龐都說不出話來,隻有蘭不斷地給兩個孩子夾著菜,間或地,龐也會給母親和妹妹夾一點,快要吃完的時候,蘭問龐手還疼不疼,龐迅速地抬了抬胳膊說:“不疼的,媽,我是男人,哪裏怕疼,爸。。。其實也不是有意的,他那會腦子不清楚,你。。。去看看爸的菜夠不夠啊!?”

蘭心裏一陣酸楚,這麽懂事的兩個孩子啊,看著龐那和聰一樣棱角分明的唇和寬闊的額頭,蘭忍不住眼圈一紅,原來無論發生什麽,有些親情是天注定的,蘭吃完了最後一口,進到聰的屋子,龐聽到碗筷碰撞的小聲音,就和琴鑷手鑷腳地走到門邊,正看見母親在把碗裏剩的飯喂進聰的嘴裏,半個小時後的聰恍如隔世,小孩子似的吃著蘭喂給他的飯菜,時而添添嘴唇,蘭就喂口湯,看到這裏琴突然對龐耳語:“爸今天吃飯是聽話的。。。”。龐拉開妹妹, 我們去收拾碗筷, 讓他們多呆一會兒吧!”

琴和龐一會兒就洗好了碗筷,龐拿起笤帚清掃屋子裏的茶壺碎片,一眼看到了屋角的水果籃和籃上一個厚厚的信封,龐好奇地抓起了信,正好蘭端著空碗從屋裏出來,就說,“你打開看看,是怎麽回事?” 龐得到了母親的允許,撕開信封,裏麵嘩啦啦掉出了兩遝鈔票,“媽,是錢,好多錢。” 蘭放下碗筷自己走過來,數了下是一仟圓,天!蘭和兩個孩子都愣住了,不知所措,蘭看見還有一葉信紙在裏麵,就展開讀起來。

“項月蘭同誌,你好,感謝上天終於給了我勇氣給你寫這封信,感謝上天終於讓我找到了一個方法來表達我的心情,原諒我還不能馬上告訴你我是誰,因為我最怕的就是你拒絕我的好意,如果你拒絕了我,我就是個失去了理由在這個世上狗延殘喘的人了。不要問為什麽,我隻想告訴你,你們全家值得我這樣做。收下我的禮物和錢,以後每一年,我都會以這樣的方式來表達一下自己的心意。記住,收下了它,您就挽救了我!!!切切!!!

此致!

遠山的鷹

讀完了信,蘭完全懵了,這不明不白的錢,要她如何能收下呢?!蘭鎖著眉給居委會主任家裏打了電話,大過年的,蘭很不過意,一通寒喧,蘭還是急切地問起那個水果籃到底是誰送的,主任顯然正吃著晚飯,嘴裏還嚼著東西,大概是猜到蘭會打電話來,於是清了清嗓子答蘭:“蘭,那錢,你就收下,人我見過了,我知道是誰,也知道你收那錢無愧於心,你相信老姐姐,我不會給你當上,他請求了我很久, 最後我還是理解了他,蘭,你收下,他會萬分感激的!” 居委會主任的回答完全出乎蘭的意料, 看來是個熟人做的,到底是誰啊?! 可是不管蘭怎麽請求,居委會主任就是不肯告訴蘭究竟是誰,蘭沒有了辦法,隻有掛了電話。 一旁的琴看母親一臉焦慮,小聲地問了句:“會。。。會是大周伯伯嗎?” 琴問完看了眼大哥,表情複雜地低下頭捏著衣角。長長的睫毛掩飾著她心裏的不安。龐攬了下妹妹的肩,疑惑地看著母親。蘭仔細想了下,覺得不大可能,可既然孩子們提了,她也覺得這事不必太瞞孩子了,該麵對的事也逃不了的,於是撥響了大周家的電話,鈴叫了兩三聲那邊就響起了大周熟悉的聲音:“蘭,是你! 兒子接回來了?” 蘭嗯了聲,當著孩子們的麵,蘭不能多言什麽,隻問:“你沒有瞞著我做什麽好事吧?!” 大周那邊一陣爽朗的笑:“我做好事還瞞你幹什麽,告訴你個好消息,我把咱們的事跟孩子們都說了,他們想見一見你,正好你的孩子也回來了,咱們兩家一起吃頓團圓飯,你看好吧?!” 蘭看了眼身後的兩個孩子,又下意識地看了眼聰的屋門,麵對大周熱情的邀請和期待,她一時不知如何應答。。。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rongrongrong 回複 悄悄話 :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