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們的曆史,人類的曆史

(2006-08-14 09:03:31) 下一個
剛看完NHK的節目《日中關係特輯》,凡事涉及到關係這個概念就變得複雜,國家和國家、民族和民族、人和人,無論何種關係都是一樣令人頭疼。

中國的學者、加拿大的學者在理解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複雜的曆史問題上提出了道義、理念這樣的具有普遍性價值的概念,日本學者卻自始至終立足現實的角度,否認不同的國民國家之間對曆史達成共同認識的可能性。加拿大學者提到德國麵對戰爭責任無論在製度上還是在道義上都做得很好,德國有一種製度讓曾經參加過大戰的人為戰爭中受德國迫害的國家的國民從私人的角度進行賠償,盡管金額微小,但讓人們牢記戰爭的責任,提醒人們發自內心地反省。戰爭責任不隻是一個外在的製度上的問題,還是一個涉及到人的內心的問題。

現實中,在日本,聽說現今80多歲的那些曾參加過侵略戰爭的老人對亞洲其他國家最不友好。日本政府對這些老人區別於其他國民特別發給他們每月25萬日元的“恩給”年金,作為對他們為國而戰的補償,這個“恩給”比普通國民年金高出一倍多。日本政府對國民的戰爭補償做得這麽徹底,他們如何能對戰爭進行徹底的反省,如何能挺身而出去糾正日本對其他國家曾經犯下的罪行?他們中的大多數人至今還無法脫去皇民的嘴臉,大談什麽日本人麵對亞洲各國不能失去自己的尊嚴和驕傲等等,真是不知廉恥。

想起一位日本學者的分析:日本文化是欲望自然主義,這個國家的文化根基裏不存在倫理和道義這樣的理念,日本沒有哲學。記得另一位學者也曾說過,日本的政治是一種肉體文學,意思是不存在精神因素,不能夠上升到形而上。日本人的思維方式使得對日本的曆史評價隻能是一個停滯於低水準的、不能獲得他國尊重的民族。或許他們也並不認為獲得他國尊重有什麽現實的意義,但是我為他們感到悲哀,他們在對待戰爭責任的問題上,連表麵上做個姿態以獲取別人的好評這樣的努力都做不到,這不是病入膏肓的症狀嗎?至少,偽善也是對善的一種尊重吧,盡管做不到也要裝作做到了,這本身就是對善表現出的敬畏,可是連偽善都做不到,或者說不希罕做,這個民族就是完全不評價善良的價值。沒有善良,沒有道德,沒有道義,人類毫無疑問必是墮落到動物的層次。這不是人類的悲哀嗎?這絕對不是一個小問題。而在日本這種去小異存大同的文化下,社會上缺乏的正是不受媒體控製、懂得用自己的腦子思考問題的人,正因此就使得缺乏道義和理念的價值觀誤導的方向更加令人擔憂,即使不是在現在,對於將來也是一個潛在的危險。所以,曆史研究至關重要,我們需要教給人們科學地認識人類的曆史學家、政治學家,越多越好。

日本真是充滿令人無法理解的重重矛盾,周圍有一些朋友,常常令人感動,他們重私人交情,絲毫也不吝嗇,注意感情聯絡,禮節周到細致,然而,即使是學者,很大一部分人在麵對曆史問題時就變得不再謙和,一副寧為玉碎的姿態。我們中國講那場戰爭是一小撮日本軍國主義者引起的災難,大多數的日本國民也是受害者,事實上真的是這樣嗎?令人頗有疑問。戰爭是一個國家整體的責任,那些支持戰爭的國民怎能就是清白的?責任或許有所偏重,但是支持戰爭的人都沒有理由逃脫戰爭責任。 曆史的問題是一個全體人類文明走向的問題,這裏也存在著各個文化的起點的高低、素質的差距等問題,成熟的文明則擔負著啟蒙的責任。我們的曆史,人類的曆史,需要用心來看。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