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地揮一揮手

居美國華盛頓, 就職政府部門, 花甲年歲, 天天等下班, 月月等薪水, 年年等退休.
個人資料
華府采菊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從“淮國舊”聯想到隔壁鍾表店格一樁事體

(2012-04-16 15:09:03) 下一個


看到迭張“淮國舊”照片, 親切伐。我是從淮國舊聯想到隔壁上海鍾表店, 再聯想到70年代傳說發生的一件事情,不知看官中有沒有聽到過這個故事, 聽到過的是不是想起來了。

好像是七十年代初, 國家進口一批瑞士表, 我想是為了資金回籠吧,這咱就管不著了.

這批手表中最貴的好像是七百多塊的歐米加自動表吧, 金光閃閃,放櫃台裏, 實在是引人注目.

那時有些政策開始落實了, 至少是高級知識分子以及民主黨派頭麵人物的政策落實了, 扣發的工資補發了, 凍結的存款發還了, 住房雖沒恢複, 但前兩年被擠到汽車間亭子間的窘迫現象解決了, 其實這些人中的很大一部分, 原先還是很節儉的, 經過文化大革命炮火的洗刷後, 想開了, 有兩錢趕緊花了吧, “不曉得啥辰光又來一記抄家, 還是吃光用光噹光, 身體健康, 死特勿冤枉”, 於是見天上館子有之, 買高檔用品有之.

淮國舊旁邊, 就是一家比較大的上海鍾表店”, 其門麵很寬但不深, 照老生意經來說, 這是最適合開店做買賣的了, 當時很多商店如鍾表店綢布店並非營業員直接收錢出貨, 而是顧客在櫃台看中了什麽決定買了, 營業員開具發票(三聯單), 顧客持之到收款處交錢, 收款員收到錢後留下其中一聯, 在其他兩聯上蓋收款章, 顧客憑那已付款的一聯到櫃台取貨物, 最後一聯則是顧客自己留作發票以便今後扯皮”.

一日臨近下班時, 店堂裏沒顧客了, 營業員收款員等就大聲武氣地聊起天了.

一營業員說:“現在的人真的又有鈔票了, 連七百多塊的歐米加表都有人買”.

收款員:“沒有啊, 今天我又沒看到買歐米加的單子啊.”

營業員:“怎麽沒有? 剛剛幾分鍾前走掉的那個顧客, 不就是買了一隻嗎?”

收款員:“ 沒有啊, 剛剛那個家夥隻是買了根表帶啊.”

營業員:“不止, 他買了一隻表和一根表帶.”

收款員:“剛剛他明明隻交來一張表帶的三聯單啊.”

一老營業員:“ 事體勿好哉, 碰著老鬼三了, 衲倆家頭毫少拿單子出來對對.”

三頭六麵, 單子拿出來一對, 儂猜哪能?

膽大心細的這位“強盜坯子顧客, 故意乘快下班時, 店堂為省電光線不很足, 店員等下班警惕性不強, 看了表,說要並且還要一條相適應的表帶, 開了兩張票, 拿去收款台, 屁眼老就老到此地, 他隻交一張買表帶的單子,付也就隻付一根表帶的錢, 待收款員將他的表帶單子蓋完章後, 讓他回櫃台取表帶, 就在這短短的回櫃台途中,他將表帶單子反扣在尚未交款的表的單子上, 還沒幹的印章油泥就轉到了歐米加表的單子上, 這樣一來, 單子上也有個交過款的印章, 不過是反的, 隻有光線不好警惕性不高的時候, 才有可能得逞.

[ 打印 ]
閱讀 ()評論 (7)
評論
上隻角 回複 悄悄話 我小辰光聽見過這樁事體,那時似懂非懂,現在弄明白了。
cross92 回複 悄悄話 上海人門檻精, 襪子改背心 (嘛子改莫嘎)
kuangshi 回複 悄悄話 我也聽說過這件事
雜家 回複 悄悄話 我很喜歡看這種用地道的上海方言寫的上海本土故事,以前曾經去過上海多次,很欣賞上海人那種精精致致過日子的生活方式,上海糧票有半兩的(用來買油條,非常合理),印象深刻,至今難忘。
草廬 回複 悄悄話 當時中百二店兩樓有鋼的勞力士,港人叫鋼勞918塊.人客進去拗過一隻.那時打蟲擺刺激最高是一隻全鋼上海牌120塊,號稱一隻靈童.
小八臘子2 回複 悄悄話 咦,好像老熟格嘛。
georgiagirl 回複 悄悄話 哈哈,還有這種事?不過那時我們還太小,倒是真的不知道!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