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江青苦心選婿:曾經為李訥找了個造反派小闖將(組圖)

(2010-10-03 01:38:48) 下一個

張永生是浙江美術學院的學生。“文革”初期,他是浙江美術學院紅衛兵組織頭頭;奪權過程中,成為浙江省最大的“造反”組織“省聯總”負責人;奪權後,當上了浙江省革命委員會的副主任。小夥子20多歲年紀,出身很好。

毛澤東有言在先

1965年夏,李訥從北大畢業,被分配到《解放軍報》當一名普通編輯。“文化大革命”爆發時,李訥也卷入了這個政治漩渦,她在軍報帶頭“造反”。不久,《解放軍報》全麵改組,才27歲的李訥當上了軍報總編輯。

江青想為李訥物色一位理想的對象,可是因為毛澤東有言在先:希望子女不要找高幹子弟做對象。江青反複物色以後,終於把目光投向了張永生。

張永生紅極一時

張永生何許人也?浙江美術學院的學生。“文革”初期,他是浙江美術學院紅衛兵組織的頭頭;在奪權的過程中,又成為浙江省最大的“造反”組織“省聯總”的負責人;奪權以後,當上了浙江省革命委員會的副主任。小夥子20多歲年紀,出身很好。

“文革”初期,“中央文革”把浙江的兩派頭頭召到北京開會,張永生代表“省聯總”出席會議,當著江青的麵侃侃而談,給江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樣,張永生就自然地進入了江青擇婿的視野。

在釣魚台受寵若驚

1968年,張永生在北京匯報情況時,被接到釣魚台江青的客廳裏,但是沒有馬上見到江青。原來,經過江青的精心安排,在接見之前,先讓李訥出來很自然地和張永生見了麵,兩人作了初次交談。

兩個年輕人會麵以後,江青再出來單獨接見張永生,垂詢再三,其中的特殊含義,不言自明。

張永生感到受寵若驚。過了幾個月,在上海的張春橋接到江青親自打來的一個電話,要他把張永生召到上海當麵詳談一次,把張永生的近況了解清楚,直接向她匯報。

張永生來到上海後,張春橋絕口不提把張永生請來的真實意圖,隻是聲稱中央很關心浙江的形勢,所以委托他直接了解一下情況。

提到浙江的形勢,張永生的話就像打開了閘門的水一樣,滔滔不絕。原來,由於他處處“唯我獨革”,排斥他人,自行其是,與各方麵的關係都很緊張。張春橋清楚地意識到:張永生恐怕連浙江的造反領袖都當不下去,還想當江青的女婿嗎?張永生走了以後,張春橋連夜整理了和張永生的談話材料,密報江青。

此後一段時期,浙江的形勢一直不很穩定,張永生的錯誤也暴露得越來越嚴重(“文革”以後張永生被捕,判處無期徒刑),江青也不再把擇婿的目光投向張永生了。



1960年7月,毛澤東和李訥在北戴河海濱




毛澤東與江青及孩子李訥在延安棗園

在井岡山墜入愛河

1970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在江西省進賢縣辦起了“五·七”幹校,年過三十的李訥,隨著中央辦公廳的工作人員一起下放到江西幹校。女大當婚,毛澤東的意向很明確,他對李訥講過,“要在下麵選擇,找個一般人”。

李訥在井岡山下的幹校勞動期間,有一個比她小幾歲的男青年小徐,闖入了她的生活。小徐是工農家庭出身,本人是中央辦公廳北戴河管理處所屬的內部招待所的服務員,政治上絕對可靠。小徐雖然隻有高中文化程度,但長得眉清目秀,性格開朗,待人熱情。李訥按照爸爸的囑咐,打定主意在下麵找一個自己合意的人,現在遇到了小徐,雙方產生感情,墜入了愛河。

毛澤東批示”同意”

事情傳到江青那裏,江青表示堅決反對。但李訥也固執己見。後來李訥索性直接找毛澤東,要求批準她和小徐結婚。豁達大度的毛澤東尊重女兒的自由選擇,江青也無法再推翻,於是,李訥和小徐舉行了一個簡樸的婚禮。一年以後,他們的兒子出生了。

新矛盾導致離異

當李訥和丈夫小徐共同生活了一段時間以後,彼此的隔膜和矛盾逐漸加深,家庭開始出現不和。最後,雙方辦了離婚手續。

1973年,經過組織上的安排,李訥擔任了中共平穀縣委書記和北京市委書記。但李訥因為婚姻失敗,精神受到刺激,身體一直不好,無法到任堅持工作。

1984年,經過毛澤東的衛士長李銀橋和他的妻子、李訥小時候的保育員韓桂馨介紹,李訥和王景清進行了交往,從彼此相知到相互慰藉,建立了新的家庭。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