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一個意大利境內的瑞士人的城堡 (圖)

(2007-01-20 05:38:17) 下一個

在那裏度過了我們那次克羅地亞之行的最後一個夜晚。每一刻都如同一場夢境。直到現在,時隔三個月,我們在茶前飯後偶爾提起那個晚上,依然回味得到那個古老城堡的神秘和溫暖。

我們從克羅地亞開車返回瑞士的路上是經過意大利境內的Trentino。那天下午蓋瑞一邊開車一邊說,要帶我們去一個故地,——Preyyi古堡。那是被一名瑞士工程師買下來的一個城堡,在Trentino附近的山上,早些年已經改建成了旅館和博物館。每三年,他們福萊堡大學的一個學生校友會在那裏舉行一次活動。蓋瑞年輕的時候參加過兩次那樣的活動,認識城堡的主人,因而是故地重遊。

開車到古堡前的時候,已經是鄰近黃昏。仰起頭看上去,是壘得高高的斑駁厚重的石牆,碧藍無雲的天空。太陽西斜,空氣清涼,非常安靜。一個遠離山下塵世的所在。

走上台階,穿過樓下的拱廳,然後上環形的封閉樓梯到達接客大廳。所經之處,內部裝修很簡陋樸實,隻是素素的建築的牆和拱柱,地麵也是大塊石磚鋪的本色。路過一些空蕩的毫無粉飾的陳列室,瀏覽曆史的紀錄和舊的圖片,看得出城堡幾乎是保留原來的樣子。

城堡的管家是一個口操瑞士德文和流利意大利語的中年女人,告訴我們隻有兩套空房間。房價是按人頭算的,帶衛生間的房間每人才65到72歐元,包晚餐和第二天早餐,孩子六歲和六歲以下減40%。我們要了那兩間房的鑰匙帶女兒彤彤去看房。彤彤和我都是第一次在所謂的古堡裏過夜,感覺自然和平常都不同。夢遊一樣的。彤彤想起回家後能夠在同學麵前吹牛炫耀,喜形於色。

兩間空房的一間是在主體建築之內。建築格式是一條單邊長廊,我們的房間是中間的一間三人房,離樓梯間近,而樓梯間旁邊是一間公共的書房,裏麵書架排滿各種書籍和兒童玩的一些遊戲。彤彤那時剛上學兩個月,才學會了讀書和發音,推門進去了拿起書便不想再出來。我們強拉她去另外那間空房看,她隻是不肯走。其實另外那間空房是要穿過後花園去到城牆另一頭的塔裏,單獨的一套兩層樓的公寓,樓下客廳、廚房、衛生間,樓上大大的臥室,設備齊全,象個家的樣子。城堡的主人故去之前就一直住在那裏。我和蓋瑞都一致覺得應該住在那裏才算對城堡生活的極致享受,可是彤彤一直吵鬧著堅持要回到那邊的三人房,隻是因為圖書館的緣故。實在拗不過,隻好放棄。

貼出來的照片裏有兩張是從我們的房間的窗口看遠山和山下城市的風景,有黃昏時的暮色,初起的燈光,美麗靜謐的意大利山城的景色。現在看過去,還不象是真的經曆過。

那天蓋瑞在花園裏給我們講關於這個城堡裏的一個白衣仙女的傳說:因為愛情帶來的傷心和絕望,一個白衣少女曾經從那個我們看過房間的塔的樓頂跳下來......彤彤聽得入迷,以為是真的,一直拉著蓋瑞的手緊張得不放。蓋瑞繼續笑著提起十幾年前的一個晚上的情景。當時他和其他一群學生站在那個塔前第一次聽主人講同樣的傳說,聽到關鍵的時刻,一個男生從塔頂的窗戶裏及時扔出一塊大大的白布,白布在風裏飄下來,來演示當年白衣少女墜落塵埃的身體,全場嘩然。

聽了這樣的傳說,即使不信,還是不由怯怯地想那個白衣少女的魂魄是不是還在這個古老的城堡間飄遊。心有怨恨的靈魂,會不會輕易散去,尤其是在這樣偏僻的所在。看來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都會有幾乎雷同的悲傷的愛情的傳說。或許真有其事也未可知......幾百年都已經過去了。現今Preyyi古堡已經完全改變,被商人經營推廣,舉辦各種藝術展、商業活動,提供幹淨的客房、優雅古樸的餐廳。 沒有了從前的清靜和與世隔絕的神秘,重新給古堡帶來了生生不息的氣息。

講過故事,我們在城堡裏仔細轉了轉,陪彤彤在書房玩遊戲玩了一陣子,然後回房洗澡,穿戴得幹幹淨淨地去餐廳用餐。

去餐廳路過的各種走道和樓梯很多,又都幾乎是封閉而窄小的,偶爾一個嵌在厚牆裏的小木窗,窗外爬滿藤蔓。轉迷宮一樣,好像走不完,我一時間有些糊塗,如果沒有蓋瑞,會不知所措的。大約舊時禮教和生活細節就注定了當時建築結構的煩瑣,而今天現代主義的直接了當已經讓我習以為常。跟在蓋瑞後麵終於走回到接待大廳。——燈光已經亮起來了。看到後麵兩個拱廳裏鋪著潔白餐布的一張張桌子,還有身穿黑製服、腰間係長裙的幾個精幹年輕的服務生在利落地忙碌。那一刻的感受,是一種不真實的反差。白天陳舊黯淡的大廳,在夜色降臨的時候童話一樣活轉起來,高朋滿座,華貴溫馨,閃爍著水晶球一樣的光澤。落座以後,把白色的餐巾小心地打開,鋪在腿上,然後觸摸著閃亮的刀叉、幹淨的餐具,細細觀看桌上花瓶裏插得精致的黃色玫瑰。想這厚重高牆圍起來的世界,畢竟是與眾不同的。那麽多天在外麵開車旅遊顛簸,最後的一個晚上居然有幸能投宿在城堡,簡直不可思議。我拿了相機到處照,和彤彤比誰興奮。蓋瑞也因為把我們領到這裏來有功而洋洋自得。服務生上來問我們是不是要照合影。當然了,我說。在相機前,為了能夠真正奢華地善待了自己一次,一家人都開心地笑起來。

晚餐豐盛,前點pasta、色拉、主菜羊排加蘑菇、紅葡萄酒,還有十樣甜點可選,無可挑剔。還記得選甜點的時候,我和蓋瑞各選了黑漿果蛋糕和巧克力冰淇淋。彤彤不好好用餐,東跑西串,在備餐間轉了很長時間不停地觀察服務生來來往往利索地準備水果奶酪甜點,著迷得要命,最後也點了一份,結果味道不如所期,要和她父親交換。還是巧克力冰淇淋老少皆宜,來得實惠。

總之是一個難忘而出乎意外的浪漫夜晚。

酒足飯飽,在夜裏的後花園裏散了散步。走回房間的時候,已經快十點了。稍微洗了洗,就爬上床了。彤彤把才從書房帶回的一本兒童讀物拿出來念了兩頁,然後寶貝一樣放在枕邊才躺下睡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還是在同樣的餐廳用餐。找到的座位在一扇窗邊,清晨的陽光照進來,一家三口人去自助餐桌上端了食物過來,邊吃邊聊天。彤彤依然隨身攜帶著那本兒童讀物旁若無人地大聲朗讀,引得眾人側目。非常休閑的一頓早餐。

我們是中午十一點離開城堡的。離開前,在花園裏逗留了一個多小時。照了一些朝陽下的風景,還有一些正在展覽的散落在草地和樹木之間的大型雕塑。實在喜歡,幾乎不想離去。

蓋瑞說,這裏離瑞士不遠,還是可以再來的。但願如此吧。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回房把行李收拾了,開車出發。沿途又開開停停,遊覽了幾個城市。那天晚上八點的時候回到拉亨的家。

歐洲是一塊如此誘人和燦爛的土地。每當邂逅美景的時候,無須驚訝,隻是要去靜靜地接受和體味。這是這些年來,在這塊大陸上旅居積累起來的體會。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簡妮真人 回複 悄悄話 是個值得去體驗的地方。不過一定要開車才能上山。
雲上的熏衣草 回複 悄悄話 剛剛打的字都丟了:(
你的城堡放到list上了,總有一天會去的。曾經錯過了意大利北部Lago Di Garda附近的一個古堡。在去城堡的路上我掉進了一個溫泉湖。 同去的朋友很技巧地安慰我說水滿則溢,凡事太過圓滿不太好,還是給自己一個下次再來的理由。想想頗有道理。隻是不知道要等待多久了。真是想念歐洲。謝謝你的這些文字,可以少解鄉愁。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