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末世
  • 天才寶寶,買一送一

    天才寶寶,買一送一

    我是木木 【已完結】

    "豪門一夜,色女神偷瞄上黑道第一教父,鋌而走險,決意偷生一個天才寶寶!""都說遺傳很重要嗎?要是我和冷昊軒生下了一個孩子,那我豈不是要生一個天才了?比冷昊軒還好看的天才寶寶!""6年後,她帶著成果--腹黑寶貝兒子,重新回到了他的視線裏……"

  • 寶寶要出家:爹地,給我媽咪

    寶寶要出家:爹地,給我媽咪

    夜姍瀾 【已完結】

    沒有媽,就出家!!所以,楚家五歲的小少爺留書一封,出家了!親愛的爹地,我寫這封信的時候,還是一個翩翩美少年。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成了寺廟中的一個大光頭的小和尚了!我三歲的時候,你說要給我個媽咪!我三歲半的時候,你帶回無數個媽咪,但每一個都被你關起門來揍!我四歲的時候,連爺爺養的薩摩耶都找了老婆生了崽,你還沒老婆!我四歲半的時候,我心尖上幼兒園的三個女朋友都離我而去了,你還沒老婆!你說,我們雖然流著同樣的血,可你也不知道我的媽咪是誰。難道,我是從石頭縫裏蹦出來的嗎??

  • 大神,滾遠點!

    大神,滾遠點!

    爆米小花 【已完結】

    主人公向三三穿著伴娘服,在五星級大酒店被貌美總裁龍乾陽追得滿場跑,搞砸了姐妹的婚禮,也破壞了隔壁的聚會。遂跑到客房躲了起來,門外的龍乾陽依舊堅挺的守住陣地,並時刻用美食誘惑這在裏麵饑腸轆轆的向三三。實在餓得不行,向三三往五髒廟內灌了點紅酒,借著酒勁將門大開,沒想打竟吐了龍乾陽一身,自己也中了槍。最後向三三主動向龍乾陽投誠了,兩人結伴回到兩家一同居住的四合院中。長輩們一直都很支持兩人在一起,串門也成了常事。向三三坐在龍乾陽的床邊,看著高中時代的合影,追憶著年少的時光,這時龍乾陽又出來煞風景,於是向三三的火頓時燒到了頭頂,要她嫁給這個男人?心想著隨便找個流浪漢嫁了也比嫁給他強!他的品行她在太了解不過了,高中時代就是個出了名的花心大蘿卜,女朋友三兩天就會換上一個,可那些女生還和沒頭蒼蠅一樣不知死活的撞過來!和這樣的男人在一起會幸福麽?別三天兩天的就帶上小三小四小五一起回家才好!他們的未來充滿了迷惑,切讓二人在吵吵鬧鬧中編織不一樣的小日子!

  • 腹黑Boss火爆甜妻

    腹黑Boss火爆甜妻

    黃泉白焰 【已完結】

    "她是東特聯邦的頭號特警,他是叱吒風雲的無冕之王。一次任務,一次刺殺,特警和陛下就這樣相遇!一次碰撞,一次交鋒,特警犯事逃逸,陛下淪陷被辱。從此以後,為了保命和複仇,特警化身小“男”人和陛下就展開了圍剿和反圍剿的鬥智鬥勇。到底是你死我亡的貼身肉搏,還是你追我趕的滿滿激情?最後,陛下悲劇地發現,自己他媽的可能愛上了這個卑鄙無恥的小“男”人……但在他曆經九九八十一難終於承認自己彎了以後,那個小“男”人竟然丟下他跑路了!真是叔可忍嬸不可忍!陛下一聲怒喝:追!"

  • 大牌緋聞妻

    大牌緋聞妻

    班小婕 【已完結】

    同一天回國,是巧合?同一班飛機,隔壁座,是巧合?同住一個酒店,還是兩隔壁,是巧合!!坷燁從來都不想跟這個陰魂不散的男人扯上任何一點關係,但偏偏每一次發生的事情都把他們緊緊綁在一起,終究是擺脫不了這個宿命......最愛的那個他攜著另一個她走近婚姻的殿堂,而她卻帶著宿命中的那個他,對最愛的他說,“安知可,祝你幸福!我也要結婚了,他就是特伊洛!”如果我愛你,隻希望是一世,你的來世不必有我,但你的今生必須是我,你的上輩子一定不是我,所以這輩子隻能是我。--特伊洛如果我愛你,隻因為那個人他叫特伊洛,沒有別的選擇。--坷燁

  • 名門佳妻

    名門佳妻

    桃之央 【已完結】

    人人都羨慕岑可欣嫁得好,家有一夫寵她如寶。 卻不知道,她也曾為愛傷過很多年。 如今,過著光鮮亮麗生活的她,其實並不快樂。 愛情的馬拉鬆,一直都是她追他跑,明明跑在同一跑道上,卻永遠都沒有並肩的機會;不是她追的不夠努力,而是他壓根就沒給過她追上來的機會…… 她曾追問他,為什麽別人可以,我不可以?他說,我不愛你! 多年以後,機場裏她挽著丈夫的手臂笑顏如花,他站在人群中黯然傷神。 她的好,沒見過的人永遠都不會明了。

  • 戀愛法則:總裁,別賴皮!

    戀愛法則:總裁,別賴皮!

    靈蛛 【已完結】

    她隻想要一個簡單而又單純的感情,可以對她承諾愛她,她就可以付出一輩子,可是為什麽當她付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之後,得到的卻是分手的結果。好吧!分手就分手吧!反正事情已經這樣了,流了兩滴眼淚,也就這樣過去了,可是為什麽會在這麽倒黴的時候,遇見更加讓她倒黴的他。她看他明明不像好人,為什麽又在無奈之下把他背到了自己家,她好心救他回家,她卻奪走了她的房子,她討厭他,可是她也無處容身,最後隻好在兩個人的協商後,完成了一個還不算正規的協議。隻是她沒想到,不過是一個協議,卻讓她徹底的對他淪陷了,她也鬱悶,明明就知道他不是什麽好人,為什麽還要為之淪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