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〇肆〇、尿能止痛

馬小山在刀疤三人的攙扶下,回到了鐵屋子,剛往床上一躺,就連連咳嗽,一張嘴吐出幾大口血來。

程大驢十二人剛做完早工回來,恰好看到這一幕,急忙走過來,“娘的,這群王八羔子下手也忒很了,居然把你打成這樣!咦,你們三個怎麽一點傷都沒有?”

刀疤哭喪著臉把事情始末說了一遍,“大哥都是替我們挨的,我們對不起他!”

“說這些有啥用?趕緊替他活絡活絡筋骨。”程大驢瞪了刀疤一眼。

刀疤忙道:“好好好!”三個人一個揉腿,一個揉胳膊,一個給他按摩頸椎。

李三兒見他們手忙腳亂,動作不像動作,罵道:“滾開,叫老子來!”一把將三人推開,然後坐到床上從頭頂一路輕捏到了脖子,又原路返回,接著兩手捧住馬小山的臉又捏又揉。過了幾分鍾,伸手朝他背上使勁一拍,馬小山“啊”的一聲又突出一大口黑血。

劉衝見他臉上恢複了幾絲生機,高興地說道:“你真行!你看,我大哥好多了。”

李三兒哼了一聲,說道:“你以為老子在這裏呆了快兩年了靜是吃白食嗎?唉,隔上個三五天那群狗東西就會找借口揍我們一頓,哪怕把我們胳膊腿打斷了,也不會派醫生來看一眼。這都是我們自個兒慢慢摸索出來的法子。”

楚金栓道:“可惜不能幫他止痛,就算一點童子尿也會起作用的。”

“什麽?童子尿?”刀疤張大了嘴顯得很吃驚,“那玩意也能止痛?”

“當然了,醫術上都有記載的,老子還能匡你不成?”楚金栓有點生氣,感覺刀疤狗屁不懂。

“劉衝,趕緊找個碗啊缸啥的,快點啊,你他娘的還愣著幹什麽?”刀疤說著就解褲腰帶。

“刀哥,你又不是處男,就算尿了一大泡,又有啥用處?”劉衝很不理解他的行為,“你是不是嚇傻了?”

“我傻你個頭!”刀疤狠狠往他臉上打了一巴掌,“誰告訴你我不是處男了?老子如假包換!”

劉衝、劉恒聽了一愣,“刀哥,那天在縣城賓館裏咱仨不是都叫了小姐嗎?難道你不行,沒有辦成事?!”劉衝說著瞪大了眼睛,顯得有點不可思議。

刀疤搖搖頭,罵道:“別提了,那個騷娘們不讓我日!媽的,你還站著幹嘛?我都快尿出來了。”

劉衝急忙“哦”了一聲,四處去找能盛尿的容器,結果找了半天,愣是沒找到,走到刀疤跟前,倆手一捧。

“幹啥?你打算用手接啊?”刀疤有點驚奇。

“是啊,快尿吧!”劉衝抬著頭說道。

刀疤於是掏出來家夥,一開閘,突突地就尿了出來。“夠啦夠啦,先停住!”楚金栓像是火燒到了P股突然大喊。刀疤很聽話立馬拉住韁繩,堵上了閥門。

楚金栓走近馬小山,說道:“兄弟,別嫌難聞,忍著點!”馬小山投過去感激地眼神,對他點點頭。楚金栓就一邊沾了尿液,一邊往他臉上抹,剛剛抹完了額頭和眼皮,聽見劉衝大叫:“不好啦,尿都掉地上啦!”

“慌啥?叫刀疤接著尿!”楚金栓頭也不回地說道。

刀疤此時已經憋了好一會兒,感覺快憋不住了,急忙又尿了劉衝一手,剛準備尿完,又被叫了暫停。就這樣他前前後後總共尿了四次,才終於籲了口氣,說道:“總算尿完了,真舒服!”周圍的人聽了都哈哈大笑。

楚金栓看著馬小山,“兄弟,感覺咋樣?還像開始那麽疼嗎?”

馬小山努力擠出一絲笑容,說道:“謝謝幾位了,我現在好受多了。”眾人一聽,都鬆了一口氣。

“兄弟,你先躺會吧!等開飯的時候,我們叫你。”程大驢囑咐了一句,轉頭對其他人說:“行啦都散開吧,別打攪他休息!”

馬小山剛躺下,又突然掙紮要坐起來。刀疤急忙把他扶住,“大哥,你想幹啥?是不是還難受的很?”

“不是,我兜裏有煙,分給大夥吧。”馬小山伸手指著自己的褲子說道。刀疤道:“我知道了,你先休息。”把他慢慢放平,拉上被子蓋好,這才從馬小山的褲兜裏掏出煙來散給了其他人。

“兄弟,你不但硬氣,更講義氣!我佩服你,今後你就是我老大!”張振朝馬小山豎了豎拇指。

“對,有膽不在年高,我們都服你!”其他人也跟著連聲應和。

“大夥的心意我領了,都是兄弟,沒啥大哥小弟之分,隻要咱們齊心合力,早晚會有出去的一天。”馬小山努力說著,又不停地咳嗽開了。

“行啦,我年紀最長,就替你答應了。你好好歇著,別多想。”馮自來大聲說了一句。餘人都點頭同意,然後各自回床上躺下。雖說緊緊幹了兩個多小時的工,但是他們已經感覺到骨頭快散架了,需要及時補充精神。

開飯的時候,老五親自來了,走到馬小山床前,說道:“兄弟,我特意叫人給你做了一碗飯,給你補補,明天最後一關,你要是還過得了,我祝老五情願和你八拜成交。有件事你還不知道吧,這裏很多管事的,包括我的手下,都是從勞工走過來的,隻要是人才,我們都願意收納。”

馬小山睜開眼,“多謝五爺厚愛!隻怕我天生賤命,合不了坤爺的心意。”

“哎,話不能這麽說,坤爺雖然是我老大,可是私下裏我們平等論交,不分大小。再說,坤爺最喜歡像你這樣既年輕又有著一股不服輸的狠勁的人,你考慮考慮吧。”說著站起身走出來屋子。

“大哥,這可是好事,你咋就不答應呢?”刀疤又是生氣,又是疑惑。

馬小山歎口氣,說道:“好兄弟,你要知道他們幹的是見不得光的事,是違法的。我要是一時受不了這份煎熬,投靠了他們,俗話說,吃了人家的嘴短,我就得賣了全力給他們辦事,如此一來,我也就陷了進去,就算能出去,也沒臉見家鄉人了。”

“說得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人!想不到你小小年紀就有這種眼光,難得難得!你放心,以後我們都聽你的,指望你有一天能帶我們出去。”張振拍著手說道。

馬小山笑了笑,又和眾人聊了幾句,又昏昏睡去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