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〇叁壹、滅龍頭幫

馬小山想著想著就迷迷糊糊進入了夢鄉,他夢見他又回到了漁南村,回到了龔玉蘭身邊。她正穿著一件裙褲,粉白的顏色映襯紅撲撲的秀臉,愈發顯得嫵媚。

龔玉蘭對他說:“山子,我不要你走,留下來吧,我需要你!”他就一把把她橫抱了起來,說道:“玉蘭,我又抱了你了,我太愛你了,真的!”她說:“我也是,我也是。”竟然撲撲簌簌掉下淚來。

他瞧著她哭,越發心裏愛憐不已,用手替她擦了,又用口去吻那淚眼,玉蘭就吃吃笑起來,掙紮了不讓吻,兩隻口就又碰在一起,一切力氣都用在了吸吮,不知不覺間,四隻手同時在對方的身上搓動。他的手就蛇一樣地下去了,裙子太緊,手急得隻在裙腰上抓,她就把裙扣在後邊解了,於是那手就鑽進去,摸到了濕淋淋的一片。

他把玉蘭平放在了床上,就下開始疼她,她忽然用手撐住,說:“我是你的地,你是我的犁,使勁疼我吧!”他就彎著腰用力地晃動,十幾分鍾後還沒有發泄。

玉蘭早滿臉潤紅,烏發紛亂,卻坐起來說:“我給你變個姿勢吧!”於是下床來趴在床沿上,把又白又圓的P股蛋子一絲不漏地呈現在他麵前。當他進去的時候,玉蘭不自禁啊了一聲,倆人又開始一番苦戰。到最後玉蘭如蟲一樣跌動,嘴唇抽搐,雙目翻白,猛地一聲驚叫,像是幸福到了極點,軟麵條一樣灘在床上不動了。

馬小山感覺自己褲襠裏一熱,好像噴出了一股熱流,猛地從睡夢中驚醒,才發覺原來隻是虛夢一場。低著頭歎了幾口氣,看看掛在牆上的表,已經是次日早上快六點鍾了。

他心想還是早早把火車票買了吧,幫了陸大有這一把就和刀疤他們去山西,在這裏多呆幾天,弄不好就得在那邊也多聽幾天,已經沒多少日子裏,算來算去也就是五六個月的光景,他得趕緊去掙錢,好給他娘劉三姐治病,同時還要準備迎娶龔玉蘭的錢。

馬小山穿好衣裳獨自一人出了賓館,他沒有叫刀疤他們,心想他們昨晚都出了大力氣,還是叫他們多睡一會吧。

來到售票廳的時候,人比昨天足足少了一大半,於是很容易就買到了四張去X縣的火車票,等回到紅雲賓館時剛好碰到陸大有他們,便一起進去。過一會兒,刀疤、劉恒、劉衝也都起來了,八個人又坐在原來的包廂裏吃了一頓早飯。

飯後,馬小山說道:“大有,咱們這就去吧,這件事越快越好,我們四個是今個兒上午十點多的票。”陸大有一聽很驚訝,“大哥,你們不在這裏多呆幾天嗎?咋這麽快就要走?”馬小山道:“你放心吧,臨走前一定幫你把龍頭幫擺平。”陸大有就不還意思地笑了。

八個人來到火車站,陸大有吩咐範增偉、範增軍兩兄弟去四處探探風,過了約莫十幾分鍾,倆人急忙跑回來了。“大哥,我剛才看到了王龍他們,就在那邊。”範增偉說著用手指了指。

馬小山點點頭,對陸大有說:“你們過去把他們叫到偏僻一點的地方,我們就在那會會他們。”陸大有立刻領著手下兄弟去了。

此刻,龍頭幫大哥王龍正和幾個小弟四處轉悠,眼睛時不時賊兮兮地瞧著從身邊路過的行人,突然看見陸大有迎麵走來了,笑道:“你們今個兒開張了嗎?弄多少五五開,平分了吧。”

陸大有笑道:“一早就逮著了個有錢的主,順手抹了一把,嘿嘿,竟然有上萬!”王龍一聽眼睛睜得大大的,忙說:“既然你叫我知道了,就別想獨吞,找個地兒分了吧。”

陸大有道:“行啊,走到火車站後麵的廁所去。”說完領著人走了。王龍沒料到他這回這麽大方,心想往常都得硬搶,他從來都不會老老實實把錢叫出來,這次太陽咋打西邊出來了呢?但想到足足一萬多塊,又豈會不動心,當下並不多想,也帶著手下跟了過去。

來到火車站後麵的廁所附近,王龍突然叫住陸大有:“錢呢?”

陸大有笑著將倆手一攤,“不好意思,我是故意騙你的,一分都沒有!”

“操你媽!你吃了雄心豹子膽了是不是?你敢耍老子!”王龍開始有點詫異,但隨即就感到很惱火。

“老子就是耍你!狗日的,以前你吃了我的,今個兒非給我雙倍吐出來不可!”陸大有看到馬小山也出現在廁所附近並且一臉帶笑,無端又生出了更大的勇氣。

王龍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萬萬沒想到兩天前還被自己打得跪地求饒的陸大有竟然敢當眾向自己叫板,“你是不是瘋啦?你知道自己在說啥嗎?”

陸大有笑道:“我沒瘋,我可以很負責人的告訴你,王龍,今天你——完——啦!”

王龍終於不能忍耐了,叫道:“弟兄們,給我揍死這幾個狗雜種!”他手下的**個人早已等不及了,聽了他的話,一窩蜂朝陸大有四人衝了過去。

陸大有見馬小山站在遠處並沒有動,心裏一下就慌了,不自禁往後退了幾步。眼看龍頭幫的人快要衝到自己麵前了,陸大有終於忍不住喊了出來,“大哥,快來!”

但是,馬小山還是沒有動。

陸大有的膽子快被嚇破了,兩腿直發顫,心想:“他不會也怕了王龍了吧?哎呦,這回可叫他害慘啦!”正要向王龍叫饒命,突然看見衝在最前頭的幾個人一下子就停了下來,捂住頭大聲叫喚。

陸大有四人呆了。王龍和他的手下也呆了。

後麵傳來馬小山的聲音:“王龍,你要敢動一動我就叫你腦袋開花!你信不信?”

王龍背對著他,不知道誰在說話,剛要作勢扭頭往後看,突然頭後邊被不知啥東西狠狠砸了一下,疼得他骨頭都快裂了,簡直要把親娘喊出來。“是哪個狗日的?”王龍一聲大罵,又要往後看,“嘭”的一聲,又重重挨了一下。他感覺自己的頭要碎了,眼淚啪啪地往地上直落。

“我說過,誰要敢動一動我就叫他腦袋開花。你還要不要試試?”

王龍真的怕了,還沒見到人家的臉,自己將近十個人就沒一個敢動了。“你到底是誰?我和你有什麽仇怨?”王龍的喊聲中明顯夾雜了一絲哭腔。

“我是誰?你去問陸大有吧,他會告訴你的。”

王龍抬起眼來看著陸大有,他已經猜到了七八分,那個人一定是他們一夥的。“大有兄弟,你叫他停手吧,我服了!”

陸大有恢複了一開始的氣魄,微笑著走到王龍麵前,“你給老子跪下,我就饒了你!”

王龍從嗓子眼裏擠出一聲幹笑,“大有哥,以前是我不對,搶了你的錢,我保證原數還給你!你看……”

陸大有板起麵孔,說道:“錢嘛,你一定會還的,而且不是原數,是雙倍,你說對嗎?”

“對對對,你說怎樣就怎樣,我一定照辦!”王龍急忙點頭哈腰極力討好陸大有。

陸大有哈哈一笑,岔開了兩條腿,朝他伸手指了指下麵。王龍的臉一下子就綠了,“大哥,你就饒我這一回吧!我以後都聽你的,你就是我大哥,好不好?”

陸大有仰起臉看著天上,帶著一絲得意地笑並不說話。

王龍咽了幾口唾沫,眼淚嘩嘩地流淌,他慢悠悠跪下來,準備從他胯下鑽過去。

後麵又傳來那個聲音:“大有,算了吧!隻要他答應以後跟著你就成了。”

陸大有聽了,急忙把王龍扶起來,“好兄弟,今後咱就是一家人了。”王龍有點受寵若驚,“你……”陸大有拍拍他肩膀,說道:“已經沒事了,咱倆以後就是好兄弟,誰也不欺負誰。”王龍經過了這一番折騰,總算嚐夠了被人欺負的滋味,聽了他的話心裏很放鬆很感激。

陸大有又道:“王龍,我給你介紹一位大哥。”拉著他來到了馬小山麵前。“這位是我昨天剛拜下地大哥,人稱‘馬王爺’。”王龍抬頭怯生生看了馬小山一眼,見他長得眉清目秀,就像一個學生坯子,不想卻有著恁厲害的手段,連忙叫了兩聲“馬大哥”。

馬小山笑道:“從今往後,再也沒有龍頭幫這個名號了,你和大有都是我鯉魚幫的人了。不管以前有啥仇恨,入了鯉魚幫,大家都是相親相愛的好兄弟,誰也不能在幫內兄弟之間鬧事!”馬小山怕王龍以後會反悔,轉過來又欺負陸大有,於是打算先給他一個下馬威。

王龍果然被震住了,嚇得渾身直打哆嗦,“是,是,我一定時刻牢記大哥的教誨!”

馬小山笑道:“我給你介紹,這位是我兄弟刀疤,這是劉衝,這是劉恒,剛才就是他拿彈弓打的你們。”

王龍急忙和他們三個打了聲招呼,讚歎道:“這位兄弟的彈弓打得真準!”

馬小山又和他們說笑了幾句,最後眼看快到了上火車的時間,就說:“行啦,我們該走了,咱們有機會會再聚頭的。”王龍巴不得他快點離開呢,自己當真嚇丟了魂。

陸大有再三挽留沒用起作用,於是歎口氣說道:“大哥,你們這一走不知啥時再見麵。兄弟們沒啥可孝敬你的,這點錢請你收下,別嫌少,在外麵人生地不熟的處處都用得著。”說著掏出一千塊錢遞給馬小山。王龍見狀也叫來自己手下湊齊了兩千塊,也遞了上去。

馬小山推脫一番,最終還是收下了,“好吧,我不會忘記兄弟們的。如果我馬小山有朝一日飛黃騰達,一定再來看望你們。”

一番告別之後,馬小山四人終於走進了候車室,又過了一會兒,踏上了遠去山西X縣的征程。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