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〇〇伍、相思病

“紮根哥,聽說小山子病倒了,咋整的啊?”趙玉鎖一邁進大門就問開了。

馬紮根正在撅著P股收拾破鐵鍁,聽見人聲回頭一看,趙玉鎖左手拎著一隻大紅冠子的公雞,右手掂著一袋子爽口酥。

“哦,玉鎖啊,也沒啥,就是頭有點發熱,睡一覺就好啦。”馬紮根以為他隻是路過,隨口敷衍了幾句,他可不願別人知道小山子是害了相思病,一心想著朱少波的女人小翠呢。

“哎呀,昨晚上見他時還好好的,咋說病就病了呢?嫂子,今個兒就把這隻公雞給燉了,叫小山子好好補補身子。”趙玉鎖見劉三姐從廚屋裏出來,伸出手把公雞遞給了她。

劉三姐一時驚訝莫名,推脫不要,“玉鎖兄弟,你這是幹啥?打從小山子生病了,這幾天就隻有你來看看了,俺們都感激你呢,咋還能收你的禮呢?”

別人不清楚,趙玉鎖心裏卻跟明鏡似的。那晚,他借助馬小山的話猜到了張淑芳和二狗子的破事,到了那兒,正好是二人辦完好事正準備穿衣服呢。他二話沒說先給了張淑芳一個響亮的耳光,又狠狠用磚頭砸了二狗子的頭,然後才大罵一番。

張淑芳和二狗子自知理虧,又被他捉奸在床,一句話都沒敢吭。反倒是趙玉鎖一反軟不拉嘰的脾氣,大老板一樣大咧咧往床上一坐,抽著煙惡狠狠甩出了一句:“二狗子,你他娘的忒不是人了,竟敢往老子頭上拉屎!你是不是活膩了?”

二狗子沒了床上的那股雄霸之氣,低著頭伸手給他遞煙,嘴裏央求著:“玉鎖哥,對不起,真是對不起!是我二狗子一時糊塗,你就大人大量,放過我這一次吧。”

趙玉鎖大怒,一巴掌把那根煙甩出了老遠,“什麽?放過你?你他娘的X我媳婦的時候,咋就沒想要放過我呢?這次是叫我撞到了,可我沒撞到的時候呢?你們X了好多回了吧!”

“沒有沒有,就這一回!”張淑芳一急,連忙插了一句。

“你給我閉嘴,回到家再好好收拾你!”趙玉鎖狠狠瞪了張淑芳一眼,轉頭對二狗子說:“你說咋辦吧?”

二狗子尋思著,你他娘的不就想要點補償嗎?還跟老子裝熊!“玉鎖哥,你看我這塊西瓜地,等到瓜熟了也能賣幾個小錢,到時候兄弟我賣一千,給你五百,賣兩千,給你一千,你看行不?”

趙玉鎖佯裝怒氣未平,來個獅子大開口:“我全要了!”

“那可不行,都給你了,我今後咋活?”二狗子沒想到他這麽狠,一下子也犯急了。

趙玉鎖可不管他,仍舊不依不饒,“不行也得行,你要是不答應,我就告到派出所去,給你弄個強奸我媳婦的罪名,到時更有你受的!”

二狗子也橫了,叫道:“又不是我勾引她,是你媳婦主動送上門的!”趙玉鎖冷笑一聲:“就算她騷,可也沒誰逼著你做吧!”

二狗子一下子就氣餒了,是啊,幹那事可沒有女的對男的硬來的。眼看沒有法子,吃人家的尚且嘴短,更何況他騎了人家媳婦,就算有理也變得沒理了。

二狗子歎歎氣,說道:“好吧,不過就這一次,以後你要是再勒索我,我可跟你沒完!”

趙玉鎖裝的就和沒事似的,心裏其實樂開了花。他自己沒本事滿足張淑芳,有別人效勞,還能賺點賠償費,何樂而不為呢?

“就這麽定了!”說完拉著張淑芳回家去了。剩下二狗子跺著腳大罵:“他娘的,心真黑!”

因為這,張淑芳對他百依百順了,像個溫順的羊羔,從前那個動輒破口大罵、拳打腳踢的她一去不複返了。二狗子見了他像見了瘟神,老遠都繞著走。

趙玉鎖也算是揚眉吐氣了,心想得感謝一下馬小山,他可是幫了自己大忙。一聽說小山子病倒在床上好幾天了,立馬就巴巴地趕來看望了。

趙玉鎖嗬嗬笑著,把禮物放到院子裏的磨盤上,對馬紮根夫婦說:“我進屋看看小山子。”馬紮根、劉三姐就像丈二的和尚,不知哪兒進得堂。

裏屋的床上,鋪著一張蘆葦編織的涼席子,馬小山側躺在那裏,一動不動的,不停地喘著粗氣,像一頭懷了孕的老黃牛,隻不過他懷著的是心事。

那天晚上,馬小山目睹了朱少波強奸了小翠,一時間腦袋瓜子發懵,心裏難受的直想吐出血來。回到家後倒頭就睡,睡著睡著便嗚嗚地哭開了。

劉三姐還沒有睡下,躺床上後馬紮根就一頭紮過來,要與她行歡。她當時正為馬小山發愁呢,壓根兒沒那份心情,推脫不要,可是馬紮根軟磨硬泡,最終還是撩起了她的欲望。事後,她被弄髒了身子,隻得起床拉了一盆水,正在洗抹身子,隱隱聽到馬小山在哭,於是穿上衣服進了屋。

馬小山見他娘進來,抱住她的腰就一陣大哭。劉三姐問:“山子,給娘說,咋的啦?”馬小山邊哭邊說,把事情的全部說與她聽了。劉三姐輕輕拍著他的後背,說:“傻孩子,怪隻怪小翠命苦,你倆就沒那緣分。今後啊,你心裏少想她一點就是了,時候長了,就慢慢忘掉了。”

馬小山搖著頭,隻說不,他心裏想:“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了她的。”後來不知怎麽就渾渾噩噩睡著了。

此時,馬小山想著心事,沒有注意到趙玉鎖已經進屋了。

“山子,睡著了沒有?”趙玉鎖輕聲問了一句。

馬小山這才回過神,“噢,玉鎖叔啊,你咋有空來了?”趙玉鎖笑吟吟地拉了個板凳坐在床前,“聽村裏人說,你病幾天了,這不才來嗎?要是早一點知道,也不會等到現在不是?”

“謝謝您了,玉鎖叔!”他家與趙玉鎖一不沾親、二不帶故,沒想到他竟然來看望自己,心裏一番感動,話說得十分誠懇。

趙玉鎖聽得受用,心想這孩子還不錯,重情重義。“小山子,叔該謝你才對啊!”

“什麽?謝我?嗬嗬,您謝我什麽呀?”馬小山突然開心地笑了。

趙玉鎖琢磨著,他既然知道事情的首尾,卻裝作不明白,無非為自己隱瞞,叫自己的臉上好看點。這樣想著,對馬小山更加充滿了好感,張嘴說道:“小山子,你玉鎖叔這輩子種地,沒啥能耐,但話又說回來,就算啥也幹不成,將來你需要叔幫忙的時候就盡管說,叔一定舉雙手支持你!”

馬小山簡直感動得要哭了,見到他邊說邊比劃又覺得好笑,無端感覺和眼前這個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甚至於有點猥瑣的人又親近了許多。心想娶不了小翠,就算沒有爹娘,至少還有一人關心著自己,心情一下子爽朗了。“玉鎖叔,今個兒晌午就甭回家了,就住我家,叫我爹陪你喝兩盅!”

趙玉鎖也正有此意,爽快地答應了。

馬小山朝院子裏大喊:“娘,快宰一隻雞,玉鎖叔在咱家吃飯。”起床後,馬小山跑到村委會對麵的代銷點買了兩斤二鍋頭、一包前進牌香煙,回到家裏香噴噴的雞肉正好出鍋。

馬紮根從堂屋裏搬出親桌來,很快酒菜上齊,除了劉三姐,他們三個圍在桌子周圍,一邊說話,一邊喝酒,倒也性情高漲,聊得甚是投機。

飯到中途,趙玉鎖經不起馬小山父子頻頻勸酒,八兩二鍋頭已經下肚了。此時的趙玉鎖打著酒嗝,搖晃著頭說:“紮根哥,小山子這孩子不錯,初中畢業就不上學太可惜了。”

馬紮根歎了口氣,“一來吧,他娘身子骨軟,幹不了重活,這地裏家裏的一大攤子我一人也忙不過來。二來,小山子讀書也不上進,讀下去沒有多大出息,這才叫他呆在家裏幫忙分擔一點。”

趙玉鎖連連點頭:“也是這麽個理兒。不過啊,一輩子老死莊稼地也不是辦法。我有一個外甥,在山西那麵搞窯活,算是個不大不小管事的,一般的工人一天輕輕鬆鬆都能掙四五十塊,要是小山子在家呆膩了,我可以捎信兒給我那個外甥,叫他給小山子安排個活。”

馬紮根一聽兩眼直放光,這麽好的事情打著燈籠也沒地兒找去,急忙表示感謝:“哎呀,玉鎖兄弟,你看,哎,不說啦,來幹了!”說著端起酒杯喝了個底朝天。

趙玉鎖見他爽快,“好,幹了!”

吃完飯後,馬小山攙扶著趙玉鎖把他送回家去了。一路上兩個聊了幾句,馬小山得知那座窯廠位於山西省西部靠山的地帶,離家足足有兩千多裏地。想到如果真有一天去了那,就再也見不到小翠了,高興之餘,難免心存一絲淡淡的傷感。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