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049章 "落草為寇"

“噠噠噠!”一排刺釘槍彈擦著昊羿頭皮紮進身旁的牆壁,炸起一陣煙塵碎石,把身上還穿著白色死囚服的昊羿兩人弄的灰頭土臉。“呸呸!”昊羿吐出嗆進嘴裏的土灰,望著前方躲在殘磚斷瓦之間開火的聯邦軍士兵,鬱悶地低聲罵道:“媽的,這他娘叫怎麽回事?老子都沒舍得開槍揍你們,你們倒不客氣地連老子一塊兒猛揍!”

時間已經到了索洛米星球的傍晚,天色漸漸暗淡下來,曼塔城裏到處都是激烈的槍炮聲,一陣陣火光熊熊騰起。雖然明知道城裏剩下的聯邦軍隊隻是一些憲兵和後勤部隊,但聯邦軍士兵抵抗的猛烈程度依舊出乎叛軍的意料。

出現在曼塔城附近的其實不是成建製的叛軍主力,而是包括第34兵團在內的幾個叛軍主力兵團殘餘部隊,當然還包括原先死守曼塔城的三個兵團的漏網之魚。這些殘餘部隊在遠征軍主力重新集結,準備開始撤往邁阿密首府星之時,就已經開始暗地裏慢慢聚攏在一起。在親眼看到一艘艘太空運輸艦載著遠征軍主力紛紛離去之後,這股叛軍殘餘勢力才晝伏夜出地運動到曼塔城周圍的山地裏潛伏下來。

在昊羿兩人企圖越獄的當天晚上,曾有一股叛軍偵查部隊悄悄潛入了曼塔城,幾乎是與匆匆出城的昊羿兩人擦肩而過。當昊羿被憲兵隊發現時,曼塔城內警報四起,嚇得那些叛軍偵察兵們一陣雞飛狗跳,還以為是被聯邦軍隊發現了。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叛軍偵察兵們才探清了城內聯邦軍隊的真實兵力。有了這些情報,叛軍指揮官們才決定第二天就發起反攻,要一鼓作氣奪回曼塔城。

在今天上午剛剛發起進攻之時,叛軍的攻勢還算順利,借著猛烈的遠程火炮掩護,叛軍的陸戰機甲戰鬥群迅速地攻進了曼塔城。早已經被標定好坐標的遠征軍後勤基地以及憲兵隊的駐地,在叛軍空地炮火的猛烈打擊下,頃刻間變成一座座廢墟。

然而,殘存的遠征軍士兵們在一些老兵們的帶領下,迅速躲入曼塔城內密密麻麻的建築群落裏,借著有利地形,開始與攻入城內的叛軍打起了巷戰。叛軍指揮官們本來以為能在天黑之前,就能完全奪回曼塔城,然而卻沒想到,就憑著殘存下來的那些遠征軍後勤士兵和憲兵,竟生生地擋住了叛軍進攻集群的幾波猛攻。

慘烈的巷戰一開始就陷入了膠著狀態,雖然進攻曼塔城的叛軍足足有上萬人之眾,有上百輛戰車、近兩百架機甲以及三十多架女妖戰機的掩護,然而當雙方近距離交火之後,叛軍的遠程火力完全失去了作用,甚至連盤旋半空之中的女妖戰機也不能有效地支援進攻部隊。

“砰砰砰!”四發懲罰者榴彈帶著青煙越過昊羿頭頂,徑直鑽入前方的那座高樓裏。“轟!”連串爆炸聲劇烈響起,一陣土石紛飛過後,那座高樓裏的槍聲便沉寂了下來。一架叛軍劫掠者機甲便趾高氣揚地跨過昊羿藏身的那堵矮牆,雄糾糾氣昂昂地往那座高樓鏗鏘地踏過去。

“喂,你們兩個傻X啊!躲那找死,不怕把你們踩成肉醬了!”不遠處那個絡腮胡子的叛軍陸戰隊長,對昊羿兩人招招手大聲吼罵道。

“王八蓋子地,小心老子找機會開你的菊花!”昊羿恨恨地盯了一眼絡腮胡子,心裏暗罵一句。雖然這絡腮胡子對昊羿兩人有“救命”之恩,但那畢竟隻是絡腮胡子那隊叛軍湊巧路過,見到有一隊遠征軍正在槍斃囚犯,誤把昊羿兩人當做己方的人,才及時開槍相救的。昊羿雖然一開始還有點心存感激,但在跟著他們攻入城內之後,昊羿親眼目睹了,這位絡腮胡子冷血地槍殺掉幾個受傷倒地不起的遠征軍士兵。從那之後,昊羿心存的些許感激之情便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對這位冷血的叛軍小隊長隱隱的厭惡。

在被叛軍意外相救之後,昊羿與胡二胖兩人幾乎是被裹挾著一同參與了叛軍的攻城行動。饒是如此,在與自己同袍交火的時候,昊羿兩人總是有多遠就躲多遠,迫不得已要開槍的時候,也是要麽朝天上打,要麽朝地上開火,沒有一發子彈飛向自己的同袍。氣得那個絡腮胡子大罵昊羿兩個飯桶,說曼塔城的警察都隻會嚇唬嚇唬小偷,槍法爛得不成樣了。可不爽歸不爽,絡腮胡子還是把昊羿兩個當自己人,時時交代幾句,照看一番。

“轟!”在昊羿剛剛想拽著有些發懵的胡二胖,一起往絡腮胡子藏身的地方跑去之時,一枚單兵反裝甲導彈帶著一陣青煙,突然從另一側高樓裏飛了出來,徑直擊中那架機甲的背部要害。一陣火光四濺之間,那架機甲被轟成幾截帶著熊熊火光的殘骸,劇烈的爆炸衝擊波猛地吹過來,將剛剛起身的昊羿兩人掀翻在地。

“兩點鍾方向,五層樓位置,集群射擊!”眼見己方機甲變成一團火球,那絡腮胡子雙眼通紅咬牙切齒地對自己小隊的陸戰隊員恨聲下令道。

“噠噠噠!”十餘挺刺釘步槍驟然噴出火舌,猛烈地向適才那依舊殘留些許導彈尾焰的目標位置開火。“轟轟轟!”一連串刺釘槍彈的細小爆炸聲,在那棟建築物裏頭劈裏啪啦地急促響起,隻打得煙塵四揚開來。

“停火!”估計那裏頭的聯邦軍士兵已經成了篩子了,絡腮胡子連忙揮手喝令手下節約點彈藥。回過頭來正好瞧見昊羿兩人貓著腰竄過來,絡腮胡子忍不住紅著眼把昊羿踹了一個四腳朝天,罵道:“狗日的,再不跟緊老子,老子就先把你們兩個給斃了!”

話音未落,一梭刺釘槍彈又從另外一個方向,驟然撲向昊羿等人。“砰砰!”兩個叛軍陸戰隊員還沒反應過來,胸前的護甲便被撕開了幾個大窟窿,哼都沒哼一聲,便一頭栽倒在血泊之中。

“操你大爺的!拉爾給老子呼叫戰車,把前麵那棟樓給老子轟平了!”憤怒的絡腮胡子大吼一聲,便端起手中的步槍,狠狠地朝打暗槍的遠征軍士兵藏身處掃了過去。

昊羿這一隊人馬的遭遇,僅僅隻是曼塔城裏慘烈巷戰的一個小小的縮影。無數更為激烈的遭遇戰,在城內的大街小巷裏紛紛上演著。遠征軍留守的憲兵隊與各個基地裏的後勤連隊加起也不過三四千人馬,經過叛軍的炮火突襲之後,傷亡大半。然而,就是這一兩千殘兵弱旅,手裏還沒有戰車機甲,硬生生地用血肉之軀,抵擋著叛軍主力部隊的瘋狂進攻。

而因了城內複雜的地形,叛軍的戰車機甲時時都會受到躲藏在暗處的遠征軍士兵威脅。也不知是湊巧還是其他原因,有一處遠征軍後勤基地裏居然有一大批單兵反裝甲導彈遺留了下來。更幸運的是,這批武器居然沒在第一輪叛軍炮火之中被炸毀。反應過來的遠征軍士兵們,迅速把這批單兵反裝甲武器弄了出來,發給每一組單獨行動的抵抗部隊。正是這批單兵反裝甲導彈起了關鍵作用,讓叛軍在城內每推進一步,都有數不清的戰車機甲被炸成一堆堆廢鐵。

不過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拚死抵抗的遠征軍士兵們的槍聲越來越微弱下來,也許是寡不敵眾,傷亡越來越大,也許是彈藥漸漸消耗光了。在天黑之後,叛軍終於突破了曼塔城中心地帶,占據了四分之三的曼塔城,將殘存的遠征軍士兵圍在東南角的一片狹窄區域內。

“吃貨,快跟上啊!”在遠征軍一所戰地醫院附近,灰頭土臉的昊羿回過頭對身後奮力招手道:“不想死的就跑快點!”兩人原本白色的死囚服,此時早已是髒汙不堪,昊羿身上還濺了點殷紅的血漬,不過那不是他受傷而流的,是一位在昊羿身旁的叛軍陸戰隊員陣亡時,飛濺出來的鮮血。

此時,曼塔城上空籠罩著一團濃濃而又厚重的硝煙雲,遮住漫天的星光,讓城內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偶爾有幾處耀眼的火球伴著爆炸聲騰起,趁著斷續的炮火光芒還能朦朧看清附近十米之內的情景。饒是如此,昊羿還是心驚膽戰地緊跟著絡腮胡子那幫子叛軍陸戰隊員。

也許有看官要說,主角2啊,為什麽不趁著天黑,偷偷溜走,還跟著叛軍後P股幹嘛?

的確,我們的主角也曾如此想過。但他轉念一想,此時已經他與胡二胖已經身處混戰之中,如果這時候脫離絡腮胡子等人,那麽很有可能遭遇到遠征軍士兵或者是叛軍其餘部隊。而眼前他與胡二胖身上僅穿著一件誰也分不清陣營派別的死囚服,任何一方士兵都有可能把他們當做敵對士兵,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他們倆射成人型篩子。此刻也隻有寸步不離地跟緊,好歹還算“認識”他們的絡腮胡子等叛軍,才有可能避免慘死的下場。

“昊…昊哥,我餓了,跑不,不動了!”胡二胖跌跌撞撞地從後頭趕了上來,臉色蒼白、氣喘籲籲地說道。從上午被押往刑場,到一路激戰打回曼塔城,昊羿兩人是水米未進,這對以吃為天命的胡二胖而言,無異於比死還難過。

“呃……”昊羿一頭黑線,無奈地想湊到絡腮胡子跟前,去管他要點吃的。

可就在這時,絡腮胡子等叛軍突然像炸了鍋一樣,驚恐地四散逃竄,一麵驚呼道:“手雷!”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