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026章 差點被槍斃的替罪羊

在遠離火線的一所廢棄倉庫門口,站著兩名身穿重型裝甲、手握帶榴彈發射裝置的C17刺釘槍的陸戰隊員。與軍隊裏其他兵種身上所穿的輕型單兵護甲不同,陸戰隊員的重型裝甲不僅能夠有效地抵擋刺釘槍等輕型火力的打擊,而且還能提供核能、生化等防護。有了這樣重型裝甲的防護,陸戰隊員們在戰場上不僅能夠直接對抗各類戰車機甲,甚至在外太空等惡劣環境中,還能脫離母艦,在太空中對抗各類戰機、完成各類型艱難單兵的任務。如此一來,裝備重型裝甲的陸戰隊員們,就相當於一架小型的單兵機甲。

不過雖然如此,在戰車機甲戰機等強大的火力麵前,陸戰隊員仍然顯得過於脆弱。正因如此,陸戰隊員在戰場上的陣亡率往往遠高於其他各個兵種。之所以聯邦軍隊還保留大量的陸戰師,其中一個原因是相比於價格費用高昂的戰車機甲,陸戰隊員“物美價廉”而且能夠勝任任一一種危險的戰地任務,相當於戰場救火隊的角色。更有一點,在戰爭推進到城市的時候,善於巷戰的陸戰隊員們其作用更顯突出。

這兩名陸戰隊員昂首挺胸、目不轉睛地挺立著,那標準的軍姿讓人毫不懷疑他們是一名合格的陸戰隊員。然而,在他們護甲右臂處卻噴了一個其他陸戰隊員身上所沒有的標誌,一個白色的“P”字母外套一個大圓環。這是聯邦憲兵係統獨有的標誌。

在倉庫裏頭,空蕩蕩的鋼鐵框架結構內,隻有角落裏散落著幾個用來裝戰車機甲能量塊的大箱子,以及一堆報廢的護甲步槍等等。除此之外,還有兩個身影縮在東麵的一個角落裏。一個胖乎乎穿著單兵輕型護甲的大頭兵,正外靠著一個大箱子呼呼大睡,另一個瘦小的則蹲在地上,拿著一根不知道從哪兒掏來的細木棍,逗著地上一群正忙著搬家的螞蟻。

“咕嚕嚕!”一陣翻江倒海的響動,從那名胖乎乎的大兵肚子裏傳了出來。那名瘦小的大兵不滿地抬頭橫了一眼,嘟囔一句道:“你個吃貨,成天除了吃就是睡!”滿臉的烏黑掩飾著那張略顯稚嫩,卻有帶著幾分剛毅的黃臉,赫然便是我們的主角昊羿。

“啊?昊哥吃飯了嗎?呃?飯呢?”那名胖子便是胡二胖,一聽到昊羿提到“吃”這個字眼,胡二胖立馬醒轉過來,顧不上嘴角殘留的哈喇子,兩眼放光地問道。

“你把我吃了算逑!”昊羿氣呼呼地一甩手上的細木棍,砸得那幫小螞蟻們誤以為來了地震,驚慌失措地到處亂竄。

“呃……”胡二胖見昊羿一臉不悅,連忙縮了縮頭,繼續靠著箱子做他的“滿漢全席”美夢去了。

“他奶奶的,老子怎麽就這麽點背啊!三天兩頭地給老子來個關禁閉?難不成老子天生長了一副挨整的臉?”昊羿無奈地瞪了一眼胡二胖,心下嘀咕一句,索性也靠在箱子另一旁,伸個懶腰抱著腦袋,想起事情來。

回想起昨日“單槍匹甲”地俘虜一整隊叛軍士兵的情景,昊羿心頭仍是回味無窮、興奮不已。但他一炮把那名叛軍中尉給嚇得尿褲子之後,那些叛軍士兵們便再也不敢有絲毫反抗的念頭。雖然他們手裏的電磁刺釘槍也能有效地擊穿劫掠者機甲。但畢竟劫掠者機甲裝備的速射激光炮和懲罰者榴彈,能夠在他們將自己打爆之前,把這些企圖反抗的士兵直接轟成渣子。

“不想死得連毛都不剩的話,就他娘的給老子雙手抱頭,蹲到那邊!”劫掠者機甲內,昊羿帶著特製的瞄準頭盔,得意洋洋地看著這幫叛軍士兵們哭喪著臉,乖乖地聽話蹲在一旁的斜坡前。

接著,昊羿讓還沒有從震驚中緩過勁來的徐峰等人,快速地修好這些戰車機甲的動力係統。至於上麵的火炮等其他係統,當然沒有那麽多時間去搗鼓了。昊羿隻想著把這些戰車機甲“俘虜”到己方營地,根本顧不了那麽多。

“昊羿,我們沒那麽多人手開動這些戰車機甲,算上隊長和我,會開這些戰車機甲的就三個人!怎麽辦?”趙家琨用榔頭輕輕敲了敲昊羿坐的那架機甲,示意昊羿打開機甲上麵一個小窗口,低聲問道。被昊羿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一攪,身為小隊裏軍銜最高的徐峰、趙家琨兩人反倒沒了主意,無形之中便默認了昊羿的“領導地位”。

昊羿透過那個小窗口慵懶地打了個哈欠,一晚上沒怎麽好好休息的他,稀裏糊塗地在機甲駕駛艙內睡著了。如果不是機甲厚重的外殼掩蓋了已經陷入美夢之中的昊羿,一旦被那些叛軍士兵們察覺這位“煞星”居然睡著過去,那非炸窩了不可。

“這有什麽難的啊!”昊羿眨巴眨巴還殘留幾絲涎水的嘴巴,滿不在乎地說道:“讓那些叛軍幫忙開唄?”

“呃?你腦袋沒燒壞了吧?”趙家琨瞪大眼珠子,吃驚地說道:“我X,你讓那些叛軍士兵開,那一會他們要是臨陣脫逃或者掉轉炮口把我們給俘虜了,怎麽辦?”

“安啦,老趙!那些除了我的這輛機甲外,其他戰車機甲的火控係統不都有毛病嗎?你可以把那些戰車機甲的火控係統全部鎖死不就行啦!”昊羿打著哈欠,擺擺手說道:“你要是還不放心,我就再教你個法子!來!”說著,昊羿打開機甲駕駛艙,伸長了脖子要附在趙家琨耳旁“傳授”高招。怎奈這機甲本來就“人高馬大”,就算昊羿脖子再長,也夠不著早已經踮起腳尖的趙家琨。無奈之下,昊羿索性跳出駕駛艙,直接附在趙家琨耳旁嘰裏咕嚕一陣低語。

他這舉動,嚇得趙家琨一陣心驚肉跳,生怕那邊已經投降了的叛軍士兵們察覺失去了威脅,會當場暴亂。當他偷眼往正抱頭蹲在山坡跟前的叛軍士兵們瞅了眼,見他們依舊失魂落魄地一片茫然,這才放心地聽著昊羿的“高招”。

片刻之後,昊羿“騎著”機甲,讓徐峰等人在叛軍士兵跟前上演了一出戲。一名維修兵在昊羿的示意下鑽進一輛戰車,發動之後,企圖在打開火炮係統。結果,便在這時,戰車烏拉拉地發出一串淒厲的報警聲,接著便冒出滾滾白煙,那名維修兵便狼狽不堪地滾出戰車駕駛艙。

在明白任何企圖打開戰車機甲火控係統,都會有如此下場之後,幾名膽小怕事的叛軍駕駛員被挑選出來,被命令替昊羿等人開動這些多餘的戰車機甲。

“哇啦啦,弟兄們打道回府啦!”駕駛著劫掠者機甲的昊羿,興奮地揮舞著裝著激光速射火炮的機甲右臂,對空便是一通猛射。“砰,哢嚓!”一陣亂響,一副讓眾人瞠目結舌、半響合不攏嘴的畫麵出現了。大概是由於這架機甲尚未完全修好的緣故,一通猛烈開火之後,右臂與軀幹處突然嘩啦啦閃出一串亂蹦四濺的火花。接著,機甲的整隻右臂居然齊根斷裂,“咚”地一聲砸落在地上。

“呃……”正在興頭上的昊羿,也沒想到這叛軍的機甲居然是這麽一輛水貨,愣怔片刻之後,透過機甲內的外視屏,看見那些叛軍士兵們臉上居然連連變換著神色,昊羿撇撇嘴嘟囔一句:“這群二逼,不曉得老子還有左臂上裝的懲罰者榴彈嗎?想找死嗎?”

“轟!”一陣煙塵迷茫,在昊羿展示了四連發懲罰者榴彈的巨大威力之後,那些叛軍士兵們終於收起了小小的不良企圖。

就這樣,昊羿連嚇帶忽悠地趕著這些叛軍士兵幫忙把“俘虜”的戰車機甲往聯邦軍隊前沿開回。而當他們被叛軍友軍發現之後,昊羿便瞎扯說,他們是奉了集團軍總部的直接命令,執行小規模偵查任務的特種分隊。接著,昊羿根本不給叛軍們查清他們身份的機會,直接連蹦帶跳地越過叛軍前沿陣地,大搖大擺地回到己方營地。

“他娘的,照理老子俘虜了這麽多戰車機甲,好歹也給老子個嘉獎,升老子的官啊!這幫狗日的,居然還關老子禁閉!我X,不就因為老子手中的電子導航儀被雷劈了,沒按時完成搶修雷達站的任務嗎?至於嗎?狗日的,老子還不是差點被雷劈得灰飛煙滅了?”回想完自己的光輝戰績之後,昊羿無助地抱頭哀嚎地抱怨道。

在昊羿等人回到師指揮部之後,已經怒氣全消的師長赫爾,先是假裝生氣地吹胡子瞪眼地訓斥了昊羿等人一番,而後,伴著臉一本正經地拍拍昊羿肩膀,附在他耳邊低聲罵了一句:“小子,你他娘的兒歌唱得真難聽!”

“呃……”昊羿先是一愣,隨即明白師長已經“饒”過他們了,便咧嘴嘿嘿傻笑道:“師長啊,大不了以後我多練練哈!”

“練你個屁!你他娘的想讓老子心肌梗塞,突然“陣亡”嗎?”師長赫爾不滿地瞪了昊羿一臉,冷不丁敲了昊羿一個爆栗罵道。

因了昊羿等人意外地繳獲了叛軍這麽多輛戰車機甲,師長赫爾原本就不打算再追究昊羿等人沒能及時搶修雷達站的責任。然而,片刻之後,集團軍軍部突然派來了一隊憲兵,氣勢洶洶地傳令,說要赫爾追查為何沒有及時搶修雷達站的事情。

“非要追查這件事不可嗎?”臨時指揮部內,赫爾一臉鐵青地問憲兵隊隊長道。

“是的,長官!屬下也是奉命行事!”憲兵隊隊長冷冰冰地回了一句。

“狗日的他肯特是不是非要弄死老子的兵不可!”一向護犢子的赫爾終於忍不住一拍桌案,跳腳罵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