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69章 性感的晚餐(上)

顧鐵把來自現實世界的神經信號與來自量子網絡的電信號平均分配,一心二用觀察兩個世界的動靜。

他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從下午等到黃昏,“淨土”毫無動靜。

小木屋的窗前飛過兩隻肥碩的喜鵲,顧鐵閑極無聊地搜索兩隻鳥兒的資料,得知它們是東北亞常見的喜鵲亞種Pica pica sericea,其中一隻左腳上套著帶有GPS芯片的橙色塑料環。

顧鐵順手通過芯片編號找到塑料環的主人:俄羅斯自然科學院聖彼得堡科學中心鳥類研究所的米蓋爾•帕夫洛維奇博士,他在帕夫洛維奇博士終端機的桌麵上畫了個笑臉以示“到此一遊”,然後透過攝像頭看著中年禿頂博士驚詫的表情哈哈大笑,笑完之後,覺得自己實在是無聊透頂。

天色完全暗了下去。敲門聲輕輕響起,“鐵先生,晚飯準備好了。”女主人用不熟練的英語低聲說。

“哦我……好吧。這就來。”顧鐵花一秒鍾詢問自己的胃,咕咕作響的腹部告訴他是該補充些糖類與脂肪了。

他摘掉衛星接收器的線圈,關掉嗡嗡作響的俄製機器,站起來把枕頭下的手槍揣進背帶褲口袋,挪開堵門的衣櫃,開門來到起居室。

能容納十人同坐的長條形餐桌鋪上了嶄新的紅色方格桌布,桌上擺著一對漂亮的方形錫質燭台,娜塔莉亞把餐巾鋪好,擺上餐具,仔細微調,讓刀叉與桌布的線條完全平行。女主人穿著藍色棉布長裙,白色無領襯衣,金發挽起高高的發髻,露出天鵝一樣修長的脖頸。

美女。顧鐵再次評價道,他伸手打個招呼,拉開椅子坐下。

娜塔莉亞劃著火柴,將兩隻燭台上的十支蠟燭一一點燃。顧鐵狐疑地看著女主人忙碌的身影,但沒用幾分鍾,他就明白了。電燈忽然熄滅了,白蠟的光芒照亮整個起居室,把木屋映得搖曳生輝。

“比什諾伊安排的所有安全屋,無論在城市還是鄉間,都不通電、沒有電視線纜,當然,也沒有網絡。他說是為了安全考慮,我不懂。柴油發電機在半公裏外的山洞裏。添加柴油是個很討厭的活兒,幸好,有男人在這裏做客。”女主人放下熱氣騰騰的小山羊肉排,麵帶欣慰地說。

“當然,當然,電力線與有線電視線都是不安全的,IPU國家也有GTC雇傭的傳統黑客,我了解。我現在去鼓搗發電機……”顧鐵盯著鮮嫩多汁的肉排,咽了一口口水,“還是……吃完飯再去?”

“就算絞刑,也要先吃飽的。”娜塔莉亞將紅菜湯、山羊奶釀造的酸奶、土豆酸菜沙拉、奶油焗什錦蔬菜蒜麵包、香腸、依次端上桌子,最後將一隻盛滿透明酒液的水晶曲頸瓶放在顧鐵麵前,自己拉開靠背椅,坐在顧鐵對麵。

“不不,伏特加是我的罩門……有二鍋頭可以來點。”顧鐵麵露驚恐,慌忙擺手。

女主人沒給他選擇的權利,拔掉水晶瓶的木塞倒滿兩隻小小的吞杯,擎起一隻,另一隻遞到顧鐵的手裏,換用俄文說:“這種酒你一定要嚐一嚐。蘇聯時代的1962年,尼基塔•謝爾蓋耶維奇•赫魯曉夫訪問古巴回國之後下令研製一種高檔伏特加,讓黨和國家領導人在喝酒第二天還可以繼續參加會議,純淨且不添加其他成分,該方案被稱為SV方案,意為特供克裏姆林宮的伏特加。

許多著名科學家參與了特供酒的研製,科學家們發現了淨化酒精的新方法,使酒中隻含酒精和水,口味非常好,連從不喝酒的外交部長安德烈•葛羅米柯也喜歡上了特供酒。

生產特供酒的隻有三家工廠,分別位於莫斯科郊區,克裏木半島和白俄羅斯,造酒廠的工藝流程屬於絕密,嚴格防止泄露,赫魯曉夫下台之後三家工廠很快關閉了,這種SV伏特加從此消失在前蘇聯的曆史中。

一年前,比什諾伊布置格洛諾德市郊外的安全屋時買下一座廢棄的廠房,在廠房的地下發現一批這種特供伏特加酒,準確的說,發現了一百七十三瓶,其中保存良好可以飲用的隻有六十瓶。鐵先生,你可以不喜愛伏爾加,但你一定要品嚐蘇維埃共和國被塵封的曆史,——白俄羅斯人被俄羅斯人奴役的曆史。”

顧鐵睜大眼睛。他舉起杯,驚歎地打量杯中透明的酒漿。

“這種稀奇的玩意兒在國際拍賣會上能買個好價錢呢!太浪費了,太浪費了……”顧鐵不算好酒之徒,但有過好幾年整日微醺的生涯,對酒熟悉得像自己的血液,他此前喝過最珍貴的酒算是半瓶1962年出產的茅台,如今早不記得茅台的味道,隻知道半瓶酒就喝醉了四個大男人,——好東西自有神妙處。

“幹杯,鐵先生。你們的事業我不太懂,也不想懂。那麽,祝身體健康。”女主人舉杯示意。

“身體健康,娜塔莉亞。”顧鐵舉杯與白俄美女相碰。

“你可以叫我娜塔莎。”女主人說,舉杯至唇。燭光中的唇色嬌豔欲滴。

“祝健康,娜塔莎。你想怎麽叫我都可以。”顧鐵心疼地用手指圈住杯口漾出的酒液。

女主人將杯中的伏特加吸幹,顧鐵張大嘴巴,把酒一滴不漏地倒進喉嚨。舌根甜甜的,一條滾燙的火線卻簌地由嗓至胃,又翻滾而上一直燒到腦門,耳根立時滲出熱辣辣的汗來,“痛快!”顧鐵嗬出一口酒氣,讚了一聲。娜塔莉亞輕輕笑了,斟滿兩隻酒杯,宣布晚餐開始。

刀叉碰撞瓷盤,顧鐵將大塊羔羊肉送進口中,牙齒輕輕一合,飽滿的肉汁就急不可耐地濺滿口腔,鮮得九千個味蕾一齊打了一個趔趄,——顧鐵差點閃了舌頭。

“介羊……是自己養的?”他大口吞咽,一邊口齒不清地問

“嗯,不多,二三十隻,從小喂到大。為增加一點安全屋的真實感,另外……有了羊隻,沒那麽寂寞。”娜塔莉亞自己喝下一杯酒,捧腮望著燭火說。

顧鐵嘴裏塞滿食物,忙裏偷閑地舉起大拇指。

“這次,你們惹了大麻煩對不對?”娜塔莉亞輕輕歎氣,問。

顧鐵停止咀嚼,想了想,點點頭。

女主人舉杯與他相碰。兩個人各自喝下一小杯特供伏特加。

“其實你不必說明我們的關係的。‘濕婆’在成立之初就立下規定,獻身革命的先驅者終身不得成立家庭,特別是在核心成員之間。

我與比什諾伊擁有的最親密的關係,隻可能是肉體關係,如果有一種被稱作愛情的東西存在,那它也隻在擁抱的時候誕生、起床的時候消亡。

那個叫做安珀的俄羅斯女人,我能看出來,他們之間連肉體關係都沒有,他隻是在保護她,像對革命同誌、對出生入死的戰友、對最親密姐妹那樣的保護,保護她的身體,與感情。

曾經我與比什諾伊也這樣麵對危險,在明斯克黑幫頭目的追殺下他一直保護著我,就算賭上生命也在所不惜。直到有一天,危機解除了,我們發現越來越難離開彼此,這是不應當出現的。

於是,他遠遠離開,我在山中築起這座小屋,安靜等待。等他來,不等他來,他來了,他不來,有什麽區別呢?能見一麵,知道他身上哪裏添了新的傷痕,知道他還好好活在艱難的世上,就夠了。我不敢奢求更多。”娜塔莉亞白皙的臉被酒精染得粉紅。她自言自語似的說著,不去碰滿桌食物,隻一杯又一杯喝下刀子一樣鋒利的俄羅斯烈酒,每杯喝完,都把八角形的酒杯放在桌布格子上仔細對齊。

顧鐵放下刀叉,用酒衝淨口中的食物。“原來是這樣。”他點點頭,感覺有點後悔,想從女主人臉上看出深閨怨婦的孤單,但沒有,白俄羅斯女人說著說著,臉上浮現了笑容。這是個好女人。他暗自想。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