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54章 骷髏的新娘(下)

當天晚上七點左右,金色太陽落入西邊的山脈,托巴、龍姬兩人陪伴著約納來到櫻桃渡中央,扶占星術士登上老爹的屋頂。

這棟小木屋是上次不幸的毀屋事故後室長大人花兩天時間親手重建的,本著老爹修舊如舊的原則,無論斑駁的木門、坑窪不平的屋頂還是清漆剝落的外牆都保持著數十年如一日的破爛模樣,也不知托巴從哪裏找來這些殘破的建築材料,總之,老爹對托巴的手藝相當滿意,親口承諾幹草叉小隊擁有毀壞小木屋的無限權利,前提是室長大人能夠如同這次一樣完美地重建。

但眾所周知,老爹的親口承諾沒有任何效力,櫻桃渡是運行於客房租賃協議55條附加條款上的鎮子,而保護者本人在二十年間沒有對附加條款進行任何修訂。

約納舉起法杖,熟練地捕捉到星際線,點亮法杖頂端紅水晶中的照明星陣。光芒逐漸增強,黑暗如潮水退去,櫻桃渡中央亮起一盞輝煌的燈。

“吃過晚餐了嗎,少年?”老爹從鐵皮房頂的破洞裏打招呼。

“吃過了,老爹。”約納衝盲眼的老人揮揮手。他對不敗的傳說、櫻桃渡的保護者老爹大人倒是沒什麽恐懼感,覺得像柯沙瓦老師一樣,是個不大正經又愛閑聊天的絮叨老頭。

“一路辛苦,蘇卡薩峽穀好玩嗎?有沒有見到美麗的執政官呐?”老爹擠擠眉毛。

約納咳嗽兩聲,把羅斯•羅斯小姐的尊榮從腦海中甩掉。“很有趣,希望有機會能好好逛一逛。我見到執政官大人了,呃……印象深刻。”他誠實回答。

龍姬在背後撲哧樂了。

“羅斯是個很聰明的小姑娘,我喜歡她。如果她來這裏幫忙,八目那家夥就能輕鬆不少。”老爹吧唧吧唧嘴,伸起手來:“喏,聖博倫的麥芽糖,來一點來一點,你肯定不會害怕把牙黏掉,——起碼到達我一半年紀之前的四十年內別怕。”

約納遲疑著彎下腰,從破洞裏接過一小塊故鄉的糖果,放進口中。又涼又甜。

老爹摘下白色四角帽,舒舒服服地半臥在床上,點起煙鬥。煙味從破洞中升起,渺渺消散在淡藍色的空氣中。

“我睡會兒,下班的時候別弄醒我。”老人抽完一袋煙,蓋上褐色毛氈鬥篷,衝幹草叉小隊的三個人說。

“是的,老爹。”站在屋邊、比屋子高出一個頭的托巴不安地揉搓著雙手,盡量把龐大的身體收縮到不引人注意的大小。

除了聖河彼方的湍急水聲,櫻桃渡顯得明亮而安靜。

約納站累了,換個姿勢,瞥到龍姬在旁邊用若有所思的目光盯著他。約納感覺有些局促,裝作不看她,又不住偷眼去看,每次回頭,都與龍姬的視線相撞。漸漸的,占星術士學徒的臉紅了起來,他用空閑的左手不住整理法袍和兜帽,揉搓著衣角。

“你花很多時間看那本書。”毫無征兆地,龍姬開口了。

“呃……什麽?”約納緊張起來,轉過身,不由自主伸手去摸內衣口袋裏貼身收藏的無名書殘紙。

“那本大書,叫什麽熊的。”龍姬比劃著。

“哦。是的。我……想多學點東西。”約納悄悄地鬆了一口氣,東方女人說的是他帶來的兩本占星術教材之一《第一宮三十號星“熊”與第七宮七號對星“小船”之星際線初級實戰應用》。他確實花了不少時間在上麵,尤其是攻擊性星陣篇章,但沒有導師在旁邊,進展很慢。

“在我的國家,有一座高到看不見有多高的占星術塔,一到晚上,塔頂就發出漂亮的紅色和綠色的光,不管離多遠都看得到。”龍姬出神地望約納手中的小小太陽,黑漆漆的瞳仁中映出約納不知所措的臉龐。

她很少講起自己的過去,把經曆藏得太深,以至於約納不知該怎麽延續這個話題。

少年翕動嘴唇,發出許多毫無意義的音節,終於拚出一句整話:“我……呃,我過去就住在這樣的塔上。”

“我知道。你們也會在夜裏發出紅色和綠色的光嗎?”龍姬盯著他。

“有、時候會,當柯……柯沙瓦老師開啟黃道十二宮星圖的時候。”約納覺得自己的舌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蠢笨。

“給我講講好嗎?”龍姬很感興趣地湊近他,發絲中的銀鈴發出悅耳的輕響。一種微妙的味道隨風吹進約納的鼻孔。清雅的芳香。女人的味道。

“好、好,當然。”約納回避著黑發女人的注視,將眼神投向斑駁的鐵皮屋頂。

“呃,黃道十二宮星圖是一個非常巨大的裝置,柯沙瓦老師說,每一座占星術塔頂端都裝有一座星圖,隻有塔的主人可以開啟。

當擁有星圖的占星術士需要進行測量工作時,驅動能源星陣,十二宮星圖會從塔頂平台中央升起,懸浮在空中,將黃道十二宮的所有主星投射在塔頂的透明穹頂。

你知道,天空的星星都是成對出現的,每一對星星中一顆是主星,以紅色表示;另一顆是從星,以綠色表示,於是整個星圖,就是紅色和綠色星星組成的光陣,每一對紅綠星星之間,懸浮著一條代表星際線的淡淡白線。

我偷偷看過柯沙瓦老師開啟黃道十二宮星圖,太龐雜的星圖我不懂,但那很美,太美了。像焰火和螢火蟲共同起舞的夢。我、我從不知道從外麵看它應該是什麽樣子。我猜,也很美。”

“是的,很美,如同你說的,就像焰火和螢火蟲,——我們會說,夜空飛舞的煙火和流螢。”龍姬把寂寞的眼神投向無盡星空。

約納不知該說什麽好,幸好東方女人沒有要求他再說什麽。兩個人靜靜分享著默契的沉默。

“俺想看一看。帶俺在天上的媳婦和娃娃看一看。從遠處看就行,遠遠的看。聽起來真好。”托巴開口說。室長大人把戴著小帽的大腦袋擱在房簷上,一臉向往。“蘑菇農莊除了蘑菇,啥都沒有。他們沒看過海,沒看過聖河,啥都沒看過。挺虧的。”

“他們……他們能看得到的。”約納連忙安慰道

“真的,占星術士大人?星神是這樣告訴您的嗎?”托巴睜大雙眼,手指把鐵皮屋頂攥得吱吱作響。

約納拍拍額頭。

經過痛苦的抉擇,他決定說一個謊。“是的,”他點點頭說,星神對我說,所有在天上的人都能看到地上的美景,我們能看見的一切,他們都能從星星上看到。實際上,現在,他們正從某一顆星星上看著我們。或許這裏,或許那裏。”

約納的手指劃過廣袤的星空。

托巴沉默了。他摘下小帽,帶著敬畏和喜悅的表情,仰望星空。

在這一刻,他才是最虔誠的占星術士,約納如是想到。

他扭過頭,與龍姬對望一眼,交換了一個會心的微笑。

時間像是凝固了。

不知過了多久,約納低頭從屋頂破洞裏看老爹桌上的計時沙漏,多半的沙已經流走,四個小時的工作快要結束了。約納活動一下僵硬的頸椎,把法杖交換到左手,星陣因為這個動作出現波動,光明黯淡了一瞬間。

出神的龍姬似乎被喚醒了,她輕輕地歎了一口氣,透過聖河彼方不息的水聲,約納聽到了這聲歎息,也嚐到歎息中的苦澀。

“那個……龍姬。”他鼓足勇氣開口,鼓足勇氣叫出女人的名字。

“嗯?”女人看他。

“我不明白什麽是念術士,呃,不是對你的過去好奇,是對你的職業……你知道,我的老師不會教導我這些,我今早問過埃利,他沒有說明……”約納吞吞吐吐尋找合適的措辭。

“沒關係。”龍姬看上去並不反感這樣的對話,“念術士是你們對東方的特殊能力者的稱呼,在我的國家,並沒有這個詞匯。

我的國家是由無數個家族構成的,每個家族都擁有綿長的曆史、森嚴的輩分、龐大的規模和世代傳承的獨特能力。能力是依宗緣傳承的,沿襲父係血脈的‘宗親’繼承能力,引入外族血脈的‘宗支’通常不具有家族能力。每個家族的成員的能力是在同一種特質(即血脈能力)的基礎產生的不同變異。這樣說,不知你是否明白?”

“大概明白……”約納紅著臉回答。

龍姬微笑著說:“對你們西大陸人來說,宗族觀念很難解釋清楚。這樣說吧,在我的國家有很多家族,有些家族有血脈能力,有血脈能力的家族中一部分是有戰鬥力的,有戰鬥力的家族中一部分成員有宗親繼承能力,繼承能力的宗親中又有一部分會因能力變異失去戰鬥力,剩下的人,就是你們所說的‘念術士’。這樣說,明白些了嗎?”

“明白多了。”約納點頭。他同時注意到龍姬不斷地使用“我的國家”這個短語,很少人會這樣形容祖國,盡管感到奇怪,他沒有就此追問。

“例如,我姓龍,是繼承龍家姓氏和父親血脈的宗親,故具有龍家的血脈能力‘冥婚’。

簡單來講,龍家宗親在49天大的時候會在族長主持的儀式中與死去四十九年以上的男嬰、女嬰屍骨結婚,‘冥婚’能力觸發,龍家人與亡者的靈魂通過不可見的紐帶結為一體。

從這天起,龍家人用自己的生命能力為亡靈提供成長的養料,到龍家人成年時,亡靈也發育成人,具有往來陰陽兩界——也就是你們所說的地獄與人間——的強大能力,龍家人通過召喚亡靈進行戰鬥。至於我的變異能力……我不能夠對別人說,對不起。”龍姬捂住紅潤的嘴唇。

約納不寒而栗地盯著嫻靜安寧、用講床前故事的溫柔語氣談起東方大陸古老家族邪惡恐怖儀式的龍姬,用微顫的聲音回答:“沒、沒關係。當然。誰都有點秘密。”

“而且,千萬不要誤解!”龍姬想起了什麽,急迫地說明:“‘冥婚’是一種契約,不代表真正的婚姻,龍家人是可以結婚生子的。”

“當然當然。”約納猛烈點頭,以至於頸骨發出哢哢響聲。

再看龍姬,盡管是一樣的黑發飄舞、眼神如水,但身上多了一層黑色的、散發東方迷藥的詭異氣味的光環,讓人……飛蛾投火般更想親近。約納想到這裏,出了一身冷汗。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