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44章 龍騎的榮光(下)

正揮舞長劍抵擋攻擊的兩名龍騎兵忽然齊聲悶哼,彎下腰去,對麵有個體型高大的巴澤拉爾人趁機舉起沉重的橡木桌,劈頭蓋臉砸下。喬普轉身,一劍將桌子剁成兩塊,桌麵尚未落地,切口就燃燒起來。

“怎麽了?”他問兩名隨從,“有偷襲……受傷在腿彎和手肘……”一名龍騎兵支撐起身子,神色痛楚地說。

“抱歉,戴上頭盔,知覺變得很差。”喬普略帶歉意地扶住他的腋窩,四處張望。

懾於黃金龍騎士的威勢,四周的攻擊者遲疑了,許多雙穿著皮靴的大腳在破碎的桌椅中踩踏著,老板娘的蘋果派與鮮血混成泥濘,火勢開始變大。

一抹黑影落在約納與錫比之間,東方女人緊緊抿著嘴唇:“我傷了兩個嘍囉,都在鎧甲接縫的地方,但那個金光閃閃的家夥是個怪物。”

“龍姬姐姐,你要用那招嗎。”錫比緊張地望著她。

“隻有這樣了。”龍姬點點頭,“掩護我三分鍾。”她退後兩步,拔出嵌有藍寶石的匕首,合在雙掌中,垂下頭顱,默念著什麽。

“她……她要幹什麽?”約納搖搖頭,忍受著劇烈的頭疼,問。

“你以為她要幹什麽?”錫比瞪了他一眼,“龍姬姐姐是念術士啊。”

“念術士是什麽?……她不是盜賊?”約納的世界觀又一次被顛覆了。

錫比懶得跟沒常識的人搭話,彎弓搭箭,試圖狙擊慢慢前進的龍騎兵,箭一次次準確擊中喬普的要害,又一次次粉碎在附魔鱗甲麵前。

喜歡微笑的黃金地行龍騎士顯然有點煩躁了,“打起精神來!”他提醒自己,肩頭的箭傷雖然早已不再滴血,但疼痛無時無刻不再提醒他,對麵那群人不僅給他帶來恥辱,更有可能是殺害兩名龍騎士的凶手。

是“左翼解放軍”嗎?喬普皺起眉頭,花了十秒鍾回憶那個活躍在整個西大陸的反抗組織的名字,——大概是吧?以西大陸最北端的解放區埃比尼澤共和國為根據地,在紮維帝國遼闊的領土上東躲西藏,與西大陸之王耶利紮威坦陛下玩著打了就跑的躲避球遊戲。

又一支長箭劃破空氣,喬普伸出左手,準確地將箭身攥在手中,靈氣凝結成的長箭像活物一樣扭曲掙紮,然後砰地一下爆開,化為輕煙與銀色光點。

“有趣,不過我玩夠了。你們幾位,女人、孩子和瘸腿的魔法師,是左翼解放軍的人嗎?”他問。

“是又怎樣?”錫比梗著脖子大叫,細脖子上露出幾根青筋。

“……那是什麽?”約納低聲問。

“鬼知道!”錫比嘴唇不動地快速回答,“你還能來一發那個光炮嗎?龍姬姐姐需要時間。”

“我盡量!”約納閉上眼睛。酒館裏的打鬥聲與呻吟聲逐漸遠去,他的腦海中展開一望無際的遼闊星空。搏動性頭痛像投入水麵的小石子,不斷攪動著平靜的星圖,但剛才找到的星際線像條寬闊的河流懸掛在星圖正中,浩瀚的能量在其中奔湧。占星術士學徒將剩餘的精神力全部釋放,忍住劇烈頭痛,啟動鮮血繪製的攻擊星陣,星星點點的遊離能量開始按照玄妙的軌跡團團旋轉。

隱約中忽然聽到錫比一聲驚呼,約納睜開眼睛,發現酒館已經成為真正的地獄。

僅半分鍾的時間,喬普揮舞著留下紅色殘影的火係附魔長劍,邁著不緊不慢的步伐,走一步,殺一人,一具具殘破屍體沉重地倒在燃燒的碎木中,焦臭的青煙升起,龍騎士的長劍上沒有半點血跡,隻有越來越旺盛的魔法火焰。沒有戰鬥能力的無辜者瑟縮在角落,酒館裏站立的人影越來越少,直至最後一名彪悍的戰士頹然倒下。

“可以說了嗎?”喬普逼近,“我的兄弟們在哪裏?”

“還差一分鍾!”錫比抓狂地看一眼身後的龍姬,連珠發箭阻一阻龍騎士的腳步,吼道:“老哥,能射就射呀!”

約納第二次放出灼熱星光。還不夠,太弱了,沒有用,沒有用的。出手的刹那,約納渾身脫力跌坐在地,同時血星陣因為超負荷工作,燃燒了起來。時間太短,能量沒有積蓄完成,現在是白天,能夠捕捉的遊離能量有限,自己孱弱的精神力不足以駕馭第二次精確射擊,總之,這將是一次失敗的攻擊,——又一次失敗的攻擊。占星術士學徒的大腦裏瞬間閃過悲觀的念頭。

寄托他最後力量的光束隻有筷子粗細,呈現溫暖的紅色,且再次失去準頭,從喬普麵前兩尺遠的地方斜射入高空。但龍騎士顯然對上一次攻擊心有餘悸,在約納揚手時就停下腳步,等灼熱星光高高打飛之後,抬起頭來望向頭頂的岩壁,彷佛戒備什麽陰謀。

一秒。兩秒。約納和錫比同時祈禱喬普多停一會兒,再停一會兒,時間流逝如此緩慢,以至於龍姬的聲音終於響起的時候,他們覺得已經過了一萬年。

“好了,退後。”黑發女人睜開眼睛,雙眼黑得像黎明前的夜晚,約納覺得身邊燃燒的木頭忽然像被抽走了熱量,空氣的溫度在迅速下降。

仿佛明白占星術士體力的狼狽,錫比揪起約納脖領帶他躍向門口,躲在龍姬身後。他們背後,是破碎大門處投來的明亮陽光,外麵有打鬥的聲音傳來,可他們沒有空關心同伴們的戰況,因為一幕奇妙的戲劇發生在眼前。

約納是土生土長的聖博倫人,他對整個世界的了解僅限於幾本占星術基礎教科書,包括最喜歡讀的《西大陸地理測算》。這些書籍從未提到遙遠的東方是什麽樣子,那裏有哪些國家、哪些民族、有怎樣的風土人情,昨天晚上錫比講的故事,讓他第一次知道南方大陸有個國家叫做吠陀,有種覆滅的宗教叫做佛教;那麽龍姬的故事呢?為了愛情走遍世界的女人,身後藏著怎樣的秘密,他從不知道,——或許,從內心深處抗拒知道,因為了解龍姬,就意味著了解那個讓她割不舍放不下的男人,約納帶著微渺的希望,玩著自欺欺人的把戲。

在此刻,他第一次感到開始了解龍姬,從“念術士”這個神秘的字眼開始。

他從側後方看著這個東方女人的背影,修長的身軀,黑發中編有幾絲銀線,銀線上綴著銀鈴,銀鈴隨著熱空氣卷起的風叮當作響,喬普雙手持劍一步步走來,龍姬卻慢慢跪了下去,跪在血與火中,用嬌豔的唇吻匕首柄上湛藍的寶石,深情呼喚著:“吾愛。”

“就是‘親愛的’的意思。”錫比插嘴道。

約納分明看到她的雙手緊握著鋒利的刀刃,雙掌割出深邃的傷口,但鮮血沒有滴下,而是在匕首上畫出蛛網樣的軌跡,最終匯流進藍寶石中。藍寶石吸收血液變為深紫色,發出明亮的紫色光芒、冒出淡紫色的迷霧,把殘破的酒館映得迷幻起來。

“搞什麽?”喬普遲疑了一瞬間。

“來。”

龍姬柔媚地呼喚,如同少女倚在窗台、輕喚走過窗沿的戀人。約納的心髒停跳了一拍。

她召喚的戀人出現了,虛空綻開裂口,紫色迷霧中,不屬於這世界的手從虛無中伸出,像撕開薄餅一樣撕開空間,接著是右腳、頭顱、左腳、左手,一個人影以極其別扭的姿勢從裂口慢慢爬了出來,然後頭顱後仰、四肢下垂,動作詭異地懸在空中。

“吾愛。”龍姬垂下臉龐親吻紫色寶石。

人影在空中微微轉身,揚起雙臂,彷佛要擁抱她入懷,但渾身一顫,手臂與頭顱又垂墜下去,像沒有力氣支撐起軀體。

是的,它沒有力氣支撐起軀體,這是一具骷髏,懸在紫色霧氣中、來自未知世界的慘白男性骷髏——約納的眼睛幾乎要跳出眼眶——骷髏粗壯的骨骼布滿傷痕,傷口露出金屬一樣的銀白色光澤,漆黑眼窩裏燃燒著微弱的紫火,頸、肘、腕、膝、踝、頭、臂、手、腿、腳每個部位和關節都有隱約可見的紫色細線連接,線的上端消失在迷霧中,——超過五十條紫線將骷髏懸掛在空中。

“裝神弄鬼。”喬普低聲道,長劍在右手中靈巧地轉了個圈兒,紫霧遇到附魔長劍上的火焰,劈劈啪啪冒出小小的火星。腳下一響,龍騎士踢到一隻破損的錫酒壺,喬普用腳尖將酒壺挑起來,抬腳踢向怪異的骷髏。

骷髏用不協調的動作抬起右手,抽出自己的一根肋骨做劍,將酒壺斬得粉碎。約納看到跪坐在地的龍姬雙手十根手指末梢連著密密麻麻的血線,嵌有紫寶石的匕首懸浮在空中,隨著手指牽線跳動,將動作指令傳導至未知的時空。

“木、木偶!是牽線木偶!”約納終於想起童年時馬戲團裏看到的古老雜耍。

“低聲!親愛的老哥,木偶這個詞會讓龍姬姐姐發狂的。”錫比連忙捂住他的嘴,“這是她的靈魂傀儡,她異界的伴侶,她終身的守護神。這裏頭的故事回頭再講,別亂說話就對啦!”

“當我擊碎這堆骨頭的時候,就是你們招供的時候,女士們。”麵對空中扭曲的高大骷髏,喬普反而笑了起來,他回頭看看兩名負傷的龍騎兵,士兵們正在尋找傷而未死的酒館顧客逼問情報,“別離我太近,好嗎?”龍騎士善意地提醒,接著用劍柄敲敲自己的頭盔,“認真打一場吧。”

“你的龍呢?騎士大人!”錫比探出頭來不懷好意地吼道。

“讓可憐的小家夥好好睡個覺吧,它最近有些超重,怕走路呢。”喬普和善地回答,毫無征兆地猛蹬地麵開始衝鋒,雙手握劍,劍刃在地麵劃出一長串刺眼的火星,忽然衝天而起,自下而上斬向骷髏。

骷髏的上半身像折斷一樣俯下,右手骨劍與龍騎士的劍正麵相撞,脆響中赤焰和紫煙四散,兩把劍都沒有折斷。

喬普哼了一聲,踏步換手,左手挽出漂亮的劍花,顯然骷髏——或它的操作者沒辦法應付身經百戰的龍騎士的劍法,附魔長劍連續三次刺中骷髏的手臂和胸部,帶走一片片金屬光澤的骨屑,留下焦黑的印痕。

從約納的角度看不到龍姬的表情,隻看到她纖細的手指像彈琴一樣撥弄血線,骷髏伸出左手,拔出右側肋骨,雙劍交叉擋開喬普的進襲,接著像陀螺一樣猛烈地旋轉起來。

龍騎士收縮身體,用劍顎擋住骨劍的一連串攻擊,退後兩步,用勁挑起一張桌子。骷髏雙劍交錯將桌子劈成四塊,喬普已高高躍起在空中,大喝一聲,劍刃上的魔法火焰猛烈增長,劈出一道長達三尺的致命彩虹。

骷髏以人類不可能完成的動作將頭顱和胸部縮向裏麵,團成一個帶著鋒利骨刺的圓球,閃過劍鋒,又花朵綻放一樣展開身體,抱向敵人,每一根肋骨都凸出向外,閃著令人膽寒的冷光。

喬普空中翻身頭下腳上,從腋窩裏探出劍刃,輕輕點在骷髏的鎖骨,借微弱的反衝力避開死亡擒抱,翻滾落地,馬上彈起來砍向骷髏的脛骨,骷髏的雙腿如同大步奔跑一樣左右揚起,上半身從兩腿之間跌垮下來,向龍騎士頭頂砸去;龍騎士隻有蹲伏下去橫劍硬抗這一擊,嘭的一聲悶響,喬普腳下飛揚起煙塵,半跪在地,比鋼鐵還沉重的骷髏將龍騎士驕傲的脊梁壓彎了。喬普奮力頂開骷髏,彈退幾步,彎腰咳嗽起來。

“耶!”錫比興奮地跳起來。

喬普在頭盔裏悶聲悶氣地咳嗽著,一邊用左手指指天花板。約納與錫比隨他的視線看去,發現岩洞頂部深深釘著一截銀白色的金屬。這時,恢複懸吊姿勢的骷髏忽然一顫,頭部失去力量,哢嚓一聲向後仰去,像個累贅的麵口袋一樣掛在背上。紫色迷霧裏約納勉強能看到,有兩根紫絲線被切斷,飄蕩在微風中。

“那是什麽?”錫比一跺腳。

“我想……是他吃蘋果派時使用的叉子,被你削斷的那柄。”約納回答。

“見他媽鬼的怪物!”錫比大叫道。

“沒有看起來那麽難呢。”喬普伸手摘掉頭盔,抹去嘴角的血跡,用灰眼睛盯著三個人和一具無頭的骨骼,微笑著說。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