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百四十章 毒尾蟲

張凡退後之後,一邊防備著這兩人,一麵扭頭對鄭建中藏身的地方搖了搖頭,嘴唇動了動。

另外一邊,二愣子和藍豔菲也將槍口對準了少女和年輕男子。

“我來至靈蟲島,林嘯聽說過沒有?我就是。”林嘯似乎覺得張凡等人肯定會聽過自己的名字,繼續道:“我身邊的這位,是白玉島的方心怡。”

“林嘯?方心怡?”張凡輕聲嘀咕了一句,突然腦中一閃:“白玉島?那不是傳送陣的地方嗎?”

趙子楚的話,張凡還是記在腦海之中的。

“白玉島有傳送到大陸的法陣?你們為什麽要殺陸海?不怕他師父找你們報仇嗎?”張凡眼珠一轉,看了眼甲板上的屍體,淡淡道。

“不錯,傳送陣是我們先主留下來的,你想傳送到大陸去?”這次說話的是叫方心怡的少女,眼神興奮,頗為自豪:“不過需要自己準備五塊的極品法石,還要繳納一定的金幣,你有嗎?”

“極品法石?那是什麽東西?”張凡剛想問,林嘯的聲音卻傳來了。

“陸海這家夥,打劫海船,甚至連蟲靈島和白玉島的商船也打劫,幹掉他是遲早的事情。”林嘯有些得意道:“他師父也就是築基後期而已,我師父也是築基後期,加上白玉島的方師祖,如果周天陽敢來,肯定要他有來無回,早點羽化升天。”

張凡看著林嘯樂嗬的樣子,心中好笑,這兩個人,還真沒什麽心思,僅僅幾句話,就套出了自己想要的情報。

白玉島?周天陽?築基期的修真者,不知道是怎麽樣的實力。

“好了,你們可以走了,對了,這船不準帶走。”張凡翻手將玉瓶收入了儲物空間之中。

海麵上,一顆太陽已經升騰而起,帶走了絲絲的涼氣,甲板上血腥味正濃。

林嘯兩人明顯沒反應過來,看見玉瓶被收,愣了片刻之後,林嘯才道:“人是我們殺的,其它東西我們不要,將那瓶築基丹給我。”

“築基丹?”張凡剛才還沒看,不過一聽這丹藥的名字,就知道和築基有關,肯定不會給他們:“看見這上麵的彈孔沒?別睜眼睛說瞎話,快走。”

“這人明明是被我們先擊傷才被你得逞的,你讓我們走,船都沒有,讓我們怎麽走?”方心怡對那瓶丹藥倒不是非常的在意,可是卻非常不滿意張凡的態度。

“家裏的長輩不知道嗎?讓他們過來接你們。”張凡有些奇怪。

“他們不知道,我們是偷跑出來的。”方心怡一點心機都沒有,立馬說了出來。

在其邊上,林嘯臉色有些不對頭,看向張凡的眼色有些不正,手悄悄的摸向了腰間的一個灰色袋子。

張凡心中思量著,眼神往兩人的身上掃去,原本還打算立馬乘船走人的,可方心怡的話,讓張凡有了另外的主意。

“原來是這樣,那你們就在這裏暫時待著,我找人去通知你們長輩。”張凡已經看見了艙口下晃動的人影,應該是船上的水手,這船修補一下,重新啟動起來,應該沒什麽大問題。

“你會這麽好心?不會是想將我們當作人質吧?”剛才就沒能阻止住方心怡說話,林嘯靜靜的思考了下,恍然覺得張凡一直在套自己兩人的話:“你還沒說你是什麽人?為什麽要殺陸海?”

“陸海做了那麽多壞事,想殺他的人多了去了,這有什麽好奇怪的。”張凡看了眼變得謹慎的林嘯,這小子看起來不傻啊,已經反應過來了,不過想知道的信息,已經差不多都知道了,自己也不用怵他們:“對了,將你們什麽的東西交出來作為信,我派人去找你們長輩接你們。”

“哈哈……”林嘯突然大笑起來,對著張凡吼道:“說的這麽好聽,還不是貪圖我們身上的法器?是不是還想殺我們滅口?”

“林嘯,怎麽這樣說?這位大哥幫我們殺了陸海,又要派人去通知長輩,他是好心啊。”方心怡睜大眼睛,很明顯不知道為什麽林嘯會這麽的憤怒。

“好心?!”林嘯臉色有些猙獰,原先保持的瀟灑形象早已經不見,好不容易就要得到築基丹,卻被張凡得去,心裏已經不好受,現在方心怡又單純得相信張凡的話,林嘯簡直是想罵人,不過還是忍住了:“如果他真想送我們回去,就應該開船送我們回去,而不是要收我們東西作為信物。”

幾乎是暴怒的吼出這些話,方心怡雖然庇護在家族之下,沒有受到外界的陰暗的形象,可那僅僅能說她不諳世道,並不代表她是傻子。

以十六歲的年紀,修為達到辟穀後期,也可以算作是天分驚人的了。

“大哥哥,他說的是真的?那這麽說,你和陸海一樣也是壞人?”方心怡大眼睛瞪著張凡,被騙了感覺非常生氣。

張凡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和邊上的胡誌淵對視了一眼,而後大聲道:“殺了男的,女的留下。”

抽槍對準林嘯,扣動了扳機,子彈呼嘯飛出,直指林嘯的心髒。

幾乎沒慢上多少,胡誌淵等人也開槍朝林嘯射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讓張凡幾人瞪大眼珠的事情發生了,林嘯一手持著一麵巴掌大小的銅鏡,一手拍了下腰間的灰色袋子。

子彈到達林嘯身邊時,銅鏡上發出一片霞光,將子彈直接卷了進去,灰色的袋子之中,十數隻如同黃蜂般的蟲子嗡嗡的朝張凡兩人飛來。

張凡反應還算快,就地打滾,避開了飛來的蟲子,可是胡誌淵卻慢了一步,持槍的手臂被叮了一下。

“啊~”槍械掉落在地,胡誌淵整個手臂軟塌,臉上鬥大的汗珠流了下來,臉色有些不對頭。

“大哥,這蟲子有毒。”胡誌淵從牙縫之中擠出幾個字,掙紮著往後退。

然而又慢了一線,身上又被蟲子叮了幾口,整個人幾乎挪動不了了。

變化這麽快,張凡手一翻,取出一顆手雷,嘴一咬,扔了出去,翻滾著跑到了胡誌淵身邊。

手一揮,一件大衣落入張凡手中,驅趕著天空中的蟲子。

突然,張凡胳膊一疼,被黃蜂般的蟲子咬了一口,就感覺手臂麻木,不在自己手上一般,非常的疼痛,而且還有些氣喘。

“就你們這些普通人,還想打我的主意,現在知道我毒尾蜂的厲害了吧?”林嘯對這個結果非常的滿意,手持著虹霞鏡,子彈還有爆炸的碎片全被虹霞鏡噴出的霞光卷住。

“你大爺的。”張凡抱起快要陷入昏迷的胡誌淵,一下就跳入了海水之中:“給我炸死他們。”

這一切,僅僅發生在數個呼吸之間,張凡被逼得跳了海。

這個時候,張凡才認識到了修真者的可怕,對於身上法器眾多且厲害的修真者,的確是要區別對待。

沉入冰冷的海水之中,張凡抱住胡誌淵,就一頭紮了進去,頭頂上毒尾蟲也隻能在海麵上來回的嗡嗡響。

而這個時候,二愣子和藍豔菲兩人,已經將手雷一顆接一顆的拋向了對麵海船之上,一顆接一顆,放在甲板之上的數十顆手雷,一分鍾不到的時間,被兩人全扔了出去。

整艘海船,籠罩在大火之中,被炸得木屑木板橫飛,巨大的船桅,沒有了支撐,也歪倒在海中。

海水漫進海船之中,船體開始下沉,海麵上,幾個幸存的水手拚命的往岸上遊。

“該死了吧?”二愣子看了眼燃燒在海麵上的船體,突然瞄見張凡,立馬跳入了海水之中,藍豔菲也沒阻止,而是眼睛冰寒著臉,仔細搜索著海麵。

張凡和二愣子已經動彈不得的胡誌淵拖上岸,胡誌淵整個人已經神智不清了,臉上帶著一股灰氣。

“嘶啦~”張凡扯開胡誌淵上衣,他全身都紅腫了,特別是被叮咬的地方,流出的血跡是黑色的。

“你照看著他。”張凡左手疼痛,麻木已經使不上力氣,不過情況卻比胡誌淵要好上許多。

吩咐了二愣子,張凡跑向了藍豔菲身邊:“找到他們兩沒有?”

“那個男的在那,好像受傷了,女的也落水了,不過情況要好上一些。”藍豔菲對著海麵上的殘骸指了指,回頭看向胡誌淵的地方:“直接在這裏將他們射殺得了。”

順著藍豔菲的手指,張凡已經看見了,在燃燒的船體邊上,林嘯趴在一片木塊上,身上血跡斑斑,腦袋幾乎都要埋進海水之中。

“留著活口,他身上應該有解藥。”張凡看林嘯那樣子,知道他不可能是裝的,辟穀期的修真者,沒有法器相助,頂多也就是一個不會得疾病的普通人而已。

剛才幾十個手雷,可不是鞭炮,張凡縱身跳入海水之中,單手遊到了林嘯邊上。

“砰”對著林嘯身體邊上開了一槍,見其沒反應,張凡終於放心了,抓起他的頭發。

輕微的嗯了兩下,林嘯任由張凡拽著拖上了岸,這裏離岸邊並不遠,也就十數米的樣子,藍豔菲見林嘯沒裝蒜,也跳入海水之中,幫助張凡將其拖到了胡誌淵身邊。

“你去看住方心怡和其他水手,別讓他們跑了。”張凡看了眼翻躺過來的林嘯,見其插著兩塊手雷碎片的胸膛在起伏,心放下了一點,對藍豔菲交待了一句,開始在林嘯的身上翻找。

林嘯的身上帶著一小袋的金幣,還有一個玉瓶,瓶子握在手中顯得非常的冰涼。

“瓊蜂漿”瓶子三寫著三個字,張凡神色一動,拔開了玉瓶塞,鼻子抵近,一股清涼氣味撲入鼻中,原先昏沉的腦袋,也清醒了一點,應該就是這個了。

“啪~啪”兩聲脆響,張凡直接抽醒了昏迷過去的林嘯:“這個是不是那毒蟲的解藥?怎麽用?”

林嘯失血過多,又被手雷震到,不過好歹比普通人身體強上那麽一些,醒過來之後,還能說上話。

“我告訴你,你能放了我嗎?”這個時候,林嘯臉上沒了那種孤傲,完全就是在懇求。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