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喪屍

醫院裏很是寂靜,一根火把搖曳著前行。

張凡腳步很快,神情有些緊張,太安靜了,偌大的個醫院,居然連個人影都沒看見,而且連點聲音都沒有。

穿過前廳,張凡摸到一閃鐵門前麵,這後麵就是醫院的住院部,藥庫也在那裏。

"還好,門沒鎖。"

張凡推開鐵門,先是瞧了瞧,裏麵黑漆漆的,一點也看不清楚。

黑霧彌漫在醫院內,加上這特殊的地方,讓人頭皮發麻。

摸了下牆壁的開關,來回撥動幾下,一點反應也沒有。

和大廳一樣,這後院也斷電了。醫院是特殊地方,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斷電的,剛才在超市的時候還有電,說明不是供電站的問題。

"難道醫院內部出了狀況?"黑霧侵城已經有段時間了,有可能是醫院內部將電源關閉了。

張凡朝左手邊的一個六層高的樓層走去,藥庫就在那裏。

十多米的距離,又都是平坦的地麵,很快就到了。

空氣中有股淡淡的血腥味,張凡皺了下眉頭,沒有多想,畢竟這裏是醫院,有點血腥味是很正常的。

張凡經過樓梯口,並沒有上去。藥庫不在樓上,這是住院部,一樓以及上麵幾層都是住院的地方,藥庫在地下室裏。

大學時期,張凡學的醫藥護理專業,後來又憑借優異的成績轉到金融專業。

畢業之前的實習,張凡來過幾次這家醫院,隻因為有個暗戀的人在這裏實習,而且負責取藥這一塊,所以張凡對這個藥庫還是有些印象。

地下室在一樓的走廊盡頭。

張凡借著手裏的火把,很容易的就到了地下室門口。

門口大開著。

"難道裏麵有人?"張凡心裏想到。

感覺到情況的不同尋常,張凡沒敢直接下去。

藥庫屬於醫院重地,平常都是緊閉的,隻有在取藥的時候才能進去,而且需要鑰匙。

即使是黑霧的影響,醫院的工作人員都跑回家去了,這藥庫也應該關上才對啊。

越想越覺得不對頭的張凡靜心傾聽,想知道下麵有沒有動靜。

"咚咚~"

將麵部側在黑漆的大門位置,果然聽見有些許響動,很輕微,不仔細聽是聽不出來的。

"有人嗎?"張凡大叫了一聲,繼續側著腦袋。

地下室的咚咚聲停滯了一下,張凡還沒來得急奇怪,突然聽見一聲嘶吼聲,就感覺是聲帶被切斷後發出的叫聲一般,接著就是一陣跑動聲。

張凡心裏一突,這是什麽的叫聲?突然想到一種可能,後背都冒出冷汗來,臉色瞬間慘白。

一陣腐爛的氣息傳了出來,張凡剛掉頭,聞見這股味道,不禁扭轉身子。

"啊~"

張凡看見後麵的東西,差點沒直接暈過去。

在其身後一米的地方,一個人型的東西站立著,臭氣正是從其身上散發出來。

說其是人型,是因為從其部分特征來看,的確是個人樣,但是卻很是讓人懷疑他現在還是人嗎?

糜爛的臉部,幾個膿包裏還流出白色的液體,白色的皮膚上,塊塊死斑,讓人懷疑他是不是借屍還魂活過來的,眼眶中,兩個眼珠隻是眼白。

張凡嚇的不敢動彈,心裏不禁暗罵:"來找藥,居然碰見這樣的東西,一點屁大的感冒,幾天不就好了嗎,這下可好,恐怕不好走掉。"

身後的怪物嘴裏發出噝噝聲,兩手抬起,大嘴一張,朝張凡撲來。

"我的天,救命啊。"一股血腥撲麵而來,張凡看見那怪物的口中,居然掉出幾塊肉快。

掄起火把就打了過去,火星四濺,火把一下暗了許多,張凡抬起腳就跑。

身後傳來一聲憤怒的嘶吼,怪物緊追不放,身上沾滿血跡的白色衣物著起了火,居然渾然沒事。

"媽的,跑不掉。"感受到身後怪物的逼近,張凡趕緊拉開旁邊的一扇門,鑽了進去。

"砰"

使勁的將門一帶,張凡借著微弱的火光將房間的病床抵壓在門後。

"咚~"

那怪物也終於到了,撞的門一陣咚咚直響,但是卻暫時進不來。

緊緊的盯著門,確認不會一下被外麵的怪物撞破之後,張凡跌坐在病床上,大口的喘著氣,要是在大學運動會上,有剛才的逃跑速度,想必自己也能混個名次吧?

火把嗞的一下,終於熄滅了,四周陷入了黑暗。

張凡看著眼前的黑暗,耳中傳來咚咚的撞擊聲和嘶吼,心裏一亮。

"這怪物不會就是中了黑霧病毒,所以才變成那樣的吧?"

越想越覺得有可能,雖然骷髏寶典中沒有關於病毒感染生物的具體描述,但是......

"等等......"

張凡突然拍了下腦袋:"骷髏寶典,初級骷髏兵,我怎麽這麽笨,有寶物在手,居然不知道用。"

其實這也不能怪張凡,人在遇到大的驚嚇或者心情突變時,各項體質指標會上升,但是記憶力會突然下降,突然在那一刻變得健忘。

想到初級骷髏兵的厲害,張凡心裏總算是鬆了口氣。

門口的響聲依舊,看來那東西是不會輕易離開的。

怪物的模樣讓張凡想起了幾年之前看過的電影,生化危機,就是不知道外麵的東西真如那喪屍般可怕。

"都什麽時候了,居然還想這些。"

張凡靜坐下來,心中一動,額頭上冒出一團灰光,骷髏寶典被釋放出來。

手裏捧著骷髏寶典,張凡集中精神力,手指連動,口中咒語不斷。

古樸而又晦澀的咒語勾動奇異的軌道,將初級骷髏兵召喚出來。

睜開眼睛,張凡借著骷髏寶典的灰光,將周圍的景象掃入眼底。

初級骷髏兵手拿著白骨劍,空洞的眼眶中,兩團綠火閃動。

"咚咚~"

身後的響聲越來越劇烈,木質的門房發出吱吖聲。

張凡扭頭瞧去,隻見房門中間居然碎裂開來,估計要不了多久,門房會被撞破。

"白骨劍的鋒利,連牆壁都能劃開。那喪屍怪物,再怎麽說,也是由人變來的,血肉之軀,肯定擋不住初級骷髏兵的攻擊。"

心裏有了計較,張凡也就沒了起初的害怕,何況初級骷髏兵的召喚時間隻有十分鍾,多耽誤一分鍾,就多了一份變數。

張凡怕死,所以更想活著,想盡一切辦法的活著。

看著快要破裂的房門,張凡心裏一動,並沒有挪開床鋪,而是指揮初級骷髏兵在房門上開了個口子。

白骨劍幾下就在房門上挖出了腦袋大小的洞,初級骷髏兵舉劍立在門後,張凡則是抱著骷髏寶典躲在初級骷髏兵身後兩米遠的位置。

一隻幹癟的手伸了進來,五指上長長的指甲有兩寸來長,手爪在空中掏了掏,似乎發覺距離還不夠,又把整個胳膊伸進了破動之中。

"就是現在。"張凡一聲令下:"攻擊。"

初級骷髏兵舉起白骨劍就砍了下去,絲毫的遲滯都沒有,白骨劍一劃而過,將喪屍的整個胳膊齊根而斷。

但是斷了一條胳膊的喪屍毫無痛苦的感覺,甚至連聲音還是那種斷了喉帶的嘶嘶聲。

隻是停留了幾秒鍾的時間,喪屍又動了,這次伸進來的居然是個腦袋。

腐爛的肉快被門板刮落,露出裏麵的森森白骨,讓人更覺惡心。

張凡掩著鼻子,擋住撲麵而來的惡臭,指令初級骷髏兵攻擊。

也不需要言語,召喚出來的骷髏兵如同張凡的身體,在其意念下,白色森寒的白骨劍又一次的揮出。

"噗"

醜陋的腦袋掉落在病床上,門外也傳來一聲輕響。

"這是什麽?"

張凡挪開病床,想要趁初級骷髏病召喚時間結束前離開這裏。但是眼神一瞥之下,居然看見喪屍腦袋中一個光亮。

挑出光亮的東西,抹去上麵的血肉,發現是一個如同玻璃球般的東西。

張凡正奇怪這是什麽,沒想到手上被當作照明工具使用的骷髏寶典發生了反應。

寶典灰光大盛,一條灰色的光如同匹練,通過張凡的身子,最後連通到其手上的玻璃珠般的東西上。

隻見原本呈白色的珠子裏跑出一小點黑影,仔細瞧去,更像是被灰色的匹練拉扯出來,最終流向張凡的身體中,消失不見,而灰光也退回到骷髏寶典之中。

"居然變顏色了。"張凡在身上摸索兩下,發覺自己精力居然變好了點,將注意力轉移到手裏的珠子上。

原本白色的珠子,變成了土黃色,顏色很是純淨。

捏著珠子,張凡瞅了又瞅,終於看清。原來不是珠子是土黃色,而是珠子中流動著一團土黃色的液體。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