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金錢劍

“阿芳!哦,也就是林小燕的鬼魂想要提前催生靈胎,那麽她必須選擇陰氣最重地方,這樣她成功的機遇就越大。”鄧龍道。



“沒了靈嬰瓶,她還能成功?”何超驚訝的問道。



“或許也能成,如果我所料不錯,林小燕在醫院殺害了三名孕婦取了紫河車正是為了提早催生陰胎。”鄧龍點了點頭道。



“什麽?你說小燕與醫院慘案有關?”何天罡站起身來,臉色大怒激動的問道。



鄧龍把那日與馬鐵心陰魂的事情給何天罡一字不漏的講敘了一遍,何天罡的臉色頓時慘白,冷汗直冒。



“小燕,小燕這孩子怎麽這麽窮凶極惡了,以前她多麽的善良溫柔啊!”何天罡長歎一聲,坐在沙發上,神色黯然的搖了搖頭歎道。



“老爺子!其實林小燕的心結隻是她的陰胎,從她沒有害林總以及林府其他人,可以看出她並沒有喪盡天良,如果能夠說服她放棄渡靈胎,我可以去地府替她求情,讓她投胎去。”鄧龍對心如死灰的何天罡勸道。



“小龍偵探,你真乃奇人啊!老夫不得不服啊!”何天罡長歎道。



“現在隻要我們能夠找到上海灘陰氣最重的地方,或許就能找到林小燕和林夫人。鬼魂對陰氣十分的敏感,她一定在陰氣最重的地方,在那些地方她的靈力就越強,催生陰胎的機會就越大。”鄧龍皺了皺眉頭對眾人道。



“可是整個上海灘這麽大,我們如何才能找到陰氣最重的地方呢?”何超眉頭緊皺,努力的思索道。



“我覺得要說陰氣最重的地方,肯定是殯儀館!那裏的死人最多,陰氣也是最重的地方。”李康愷摸了摸下巴,眼睛一亮,對眾人道。



“嗯,李大哥說的很對,殯儀館確實很有可能!”鄧龍點了點頭,讚許道。



何天罡朗聲道:“小龍偵探,那還等啥!現在就去殯儀館啊,不是我自誇!老夫我還能派得點用場的。”



“何老太爺,英雄蓋世,那是自然。隻是現在是正午,她懼怕烈日,必然藏在某個隱蔽的地方,我們不一定找的著。到了晚上,她必定會去殯儀館,到時候我用羅盤便可探出她的方位。”鄧龍笑了笑對急切的何天罡道。



“哦,那就晚上再說吧,來!孩子們,為了表示昨晚的歉意,一起在林府吃個午飯吧!”何天罡見事情有了眉目,心情也好多了,大笑著朝二人說道。



“好啊!我肚子正餓的呱呱叫了呢!”李康愷摸了摸肚皮打趣道,眾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林府的午飯準備的極其簡單,眾人由於心情略有好轉,吃喝談笑。聽何老太爺講當年江湖中的事情卻也是其樂融融。



午飯過後,鄧龍與李康愷立即告別回去準備,何老太爺與何超這幾天都是累的極其疲憊,急需要好好休息。也許今晚有一場生死惡戰,如果林小燕聽勸肯懸崖勒馬那自然是極好。如果林小燕執意要渡靈胎,那麽一場惡戰卻是在所難免。



回到偵探所,鄧龍仔細的瀏覽《茅山伏魔錄》,希望能夠找到一個克製惡鬼的法術。其實《茅山伏魔錄》上,克製厲鬼的奇門異術確實很多,可是以鄧龍的道行根本就無法運用。如何提高自己的道術修為已經成了鄧龍的困擾,陳爺爺死的時候又沒交待什麽,一切隻能靠自己去摸索。



“金錢劍、驅魔符”這已經是鄧龍可以使用的最高級的兩個捉鬼絕招了。



“金錢劍又名青蚨劍,可以淩空飛射,追蹤鬼怪,刺傷上鬼怪陰魂。”



“驅魔咒相傳是南華大仙所創,貼有驅魔符鬼怪不敢近身。”



“李大哥,你去備點狗血,弄點柚葉或柳葉。如果可以的話,看能不能再弄點鍋灰。”鄧龍把茅山伏魔錄一合對李康愷道。



“柚葉還好弄,狗血也不成問題,但是這個鍋灰有什麽用呢,而且這東西也不好弄,現在都是用煤炭了,鍋灰難搞啊。”李康愷鬱悶的道。



“大哥,鍋灰的用處可大了,到了晚上你自然就知道了。我相信憑大哥的手段,這幾樣東西應該不成問題吧!”鄧龍笑了笑對鬱悶的李康愷說道。



“好吧,我盡力而為,不過先說好要是弄不到可別怪我!”李康愷朗聲道,說完拿起帽子走了出去。



鄧龍無奈的笑了笑,沒辦法憑自己的道行根本就不是林小燕的對手,隻能借一些辟邪的物品,希望能有所幫助了。



就這麽一忙活,鄧龍打了個哈欠抬頭看了看鬧鍾,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一股睡意襲來,鄧龍把鬧鍾調好,靠在大椅上,閉上眼睛小睡起來。



這麽一睡居然睡到了下午五點多鍾,李康愷滿頭大汗的提著一大袋東西打開門走了進來,一看到鄧龍正靠在大椅上打瞌睡,李康愷把東西往桌子上一扔慍道:“你奶奶的,躺在這裏睡大覺。”



鄧龍被這麽一驚頓時醒了過來,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全身極其的舒坦。擺了擺有點僵硬的脖子,鄧龍笑了笑對滿臉怒氣的李康愷道:“李大哥,你辛苦了,來來!坐下休息會!”鄧龍讓過身來,推著李康愷坐在大椅上。



“你奶奶的,現在還真做起了老板。去看看東西齊全不。”李康愷坐在大椅上,擺了擺手對鄧龍說道。



打開袋子,裏麵有幾個特大的針管,每個管中都注滿了黑狗血。嫩嫩的柳葉,還有一個小紙包,裏麵是黑鍋灰。鄧龍不禁暗歎李康愷做事的細心,最讓鄧龍驚訝的是李康愷居然還買了兩個黑驢蹄子。



“大哥,你買兩個黑驢蹄子回來幹嘛!”鄧龍有點哭笑不得,看著一臉疲憊的李康愷,鄧龍笑問道。



“這東西不是說有什麽辟邪的功效嗎?上次對付僵屍好像有點作用,我就順便買了兩個,有備無患嘛!”李康愷笑了笑,解釋道。



鄧龍把袋子收好,對疲憊不堪的李康愷道:“李大哥你去床上休息會,到了晚上六點半我叫你!”



“好!那我就去睡會兒,他奶奶的,可把我累的夠嗆!”李康愷嘟噥著向臥室走去。



“東西都備的差不多了,現在最需要的去找到大把的銅錢,鑄一把金錢劍。”鄧龍暗想道。



從抽屜裏拿了一大把大洋,鄧龍皺了皺眉頭,計上心來!



跑到樓下的小飯店,店主王麻子正架著腳哼著豔曲坐在門口看鋪子,店裏的生意極其的冷清。



“王老板,閑著呢?”鄧龍笑著對王麻子道。



“嗯,鄧偵探,來吃飯啦!歡迎歡迎!”王麻子一見鄧龍頓時喜笑顏開。



“王老板不急不急!飯是一定會吃的,老弟我想請你幫個忙!”鄧龍笑道。



“什麽忙,跟我老王別客氣。”王麻子拍了拍胸脯豪氣道。



“老王,不知道你家有沒有銅錢,哪個朝代的都可以,有的話借我點!我有急用!”鄧龍一見王麻子爽快的答應,興奮的說道。



王麻子的臉色頓時跌了下來,麵露難色的低聲道:“老鄧啊,這個不瞞你,銅錢我家還真有。隻不過那是我那婆娘的嫁妝,我就怕她不肯借啊。”



“王大嫂的嫁妝?哦,那這個確實不能割愛,隻不過我可以買這些銅錢,你看一個大洋買十個銅錢,你去問問大嫂行不行!”鄧龍對‘妻管嚴’王麻子道。



“兄弟,這個你自己去跟我那婆娘說!”王麻子尷尬的笑了笑,對鄧龍道。



鄧龍走進飯店,王麻子的孫翠花老婆正在廚房做飯菜,鄧龍笑了笑走進了廚房。



“王大嫂!”鄧龍笑了笑喊道。



“喲!鄧龍兄弟來吃飯了啊!外麵坐著,嫂子很快就做好了。”孫翠花擦了一把額頭上汗,豪爽的說道。



“大嫂,我等下再吃飯,我現在有點事情跟大嫂商量!”鄧龍道。



“哦,什麽事,你說蠻!”孫翠花一邊切菜一邊道。



“我想向嫂子借點銅錢,不知道嫂子有沒有!”鄧龍問道。



“有!就在我那臥室的箱子裏麵,你去問麻子,叫他拿給你!”孫翠花頭也不抬的豪爽道。



“哦,那太謝謝嫂子了,我用了一定還回來!”沒想到孫大嫂這麽的爽快,鄧龍趕忙欣喜的道謝。



王麻子給鄧龍拿了足足二十枚銅錢,鄧龍欣喜的道謝回到了偵探所。



製造金錢劍,其實不難!隻需在桃木劍的正中間刻下七道深槽,再把銅錢鑲入,以符水洗過之後,念動咒語開光就可以了。



鄧龍從床底下的箱子裏拿出桃木劍和辟邪寶刀,桃木劍十分的沉實,如果沒有辟邪寶刀這樣的銳器根本無法鑿出小孔。



“老夥計,好久沒用你了!”自從辟邪寶刀失靈之後,自己就再也沒用過了。



鄧龍把桃木劍平放在桌子上,右手拿起辟邪寶刀,辟邪寶刀那冰涼的氣息頓時傳來。鄧龍收斂心神,長吸一口氣,把力氣運於右手,在桃木劍上刻起槽來。



辟邪寶刀不愧是鋒利無比的寶刀,七道小槽很快就刻好。鄧龍把銅錢往裏一試,不大不小剛剛合適。



鑲好銅錢之後,鄧龍拿起小香爐點起黃香、紙錢麵朝著正北方。鋪好蒲團,跪在上麵,凝聚心神,口中念動著開光法咒。



“天蒼蒼地茫茫,日月助我發神光!”,鄧龍咒語一念完,一道耀眼的光芒從正北方源源不斷的射在金錢劍上。金錢劍身通體橙黃,仿似透明一般,金黃色的光芒不斷的在劍體內流動著。



良久,那道光芒終於消失,金錢劍又恢複了本來的麵目,鄧龍點起兩張天師符燃燒化入麵前的水碗,端起水碗喝了一大口噴在金錢劍上。那金錢劍被這麽一噴竟然彈跳了起來,鄧龍伸手接住金錢劍,放在水碗,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大大們,第二章到,求收藏!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