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章 林夫人

林家樂瞪著眼睛死死的盯著鄧龍,神情十分的憤怒,從來沒有人敢這麽頂撞他,甚至整個上海灘沒人敢這麽頂撞自己,可是眼前這個末流的偵探,竟然這麽不給自己麵子這讓他十分的憤怒難堪。



“大膽!”何天罡見林家樂麵色十分的不悅,雙手捏拳大喝一聲,頓時全身骨節像爆米花一樣,霹靂啪啦的響起來,整個人散發著強勁的氣息,大喝一聲,就要向鄧龍抓來。



鄧龍絕對不會認為自己能夠跟身材高大,外加功夫已達臻界的何天罡抗衡,即使何天罡已經是頭發斑白的七十多歲的老人,但是從他全身散發的氣勢來看,自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隻是鄧龍也沒想到這何天罡的脾氣是如此的火爆,說出手就出手。



何天罡一聲大喝之後,滿是老繭如蒲扇的大手,帶著破空的呼嘯聲向鄧龍抓來,強烈的殺機直奔鄧龍的麵門和胸前要穴,可以說任何人如果被他這麽一把抓中,不死也得殘廢,何天罡這一下身形卻是極快,超出了鄧龍的想象,要知道修煉外加功夫的人一般身體不是很靈活,可是何天罡如此的身材身手竟然迅捷無比,他與鄧龍之間相隔足足兩三米遠,這一抓隨著一股強烈的勁風,在電光火石之間,指尖已及鄧龍麵門,速度快如鬼魅。



鄧龍已得老統領一身內家功夫真傳,武學根底極是深厚,何天罡這一抓雖然極快,但對於以修煉陰柔武學的鄧龍來說,卻並非避無可避,鄧龍一見何天罡的大手抓到,不敢硬接,腰往後一倒,一個鐵板橋顯顯的避過了這凶狠的一擊。



何天罡見一擊不中,更是惱羞成怒,嘴裏大嘯一聲,往前一跨又是一抓。



“夠了,天叔!鄧先生是我的朋友。”林家樂揮手喝道,其實林家樂也是有意看看,李康愷強力推薦的‘末流偵探’是否真有一兩分本領,能夠躲過天叔一擊的人,恐怕上海灘都找不出二十個,現在證明,鄧龍確實身手不凡。



何天罡怒哼了一聲,瞬間閃回到原來的位置,仍然滿臉的怒氣。鄧龍一個打挺,站了起來,麵色不慍不怒,重新坐在沙發上,好似一切都沒發生過。



“小龍,天叔就這脾氣,你別介意。”林家樂勉強的笑了笑道。



“不會!”鄧龍笑了笑說道,說完,鄧龍站起身來麵色恭敬的對何天罡做了個手勢,何天罡一見那手勢頓時,臉色十分的驚訝,也淡然回了一個手勢,鄧龍恭了恭身子坐了下來。



鄧龍剛剛做的手勢,是青叔以前交給他的江湖暗語,現在的年輕一輩很少知道了,鄧龍的兩個大拇指直起,意思是,前輩果然是高人,晚輩佩服。再恭了恭身,意思是多謝前輩手下留情。何天罡回的手勢大拇指往下伸曲,意思是,老了,後生可畏。



何天罡對鄧龍滿意的點了點頭,懂得這套手勢的人已經不多了,鄧龍想必也是師出有名,也難怪他能躲過自己這麽一擊了,何天罡心裏頓時釋然。



“林先生,我對我剛才的態度向你致歉,但是我必須要詳細確定你夫人的具體情況才能下結論,所以,請你安排一個時間,讓我向貴夫人了解點情況。”鄧龍向林家樂彎腰致歉道,確實!自己也沒證據證明林家樂的夫人完全沒有問題,自己因為一時的情緒化,完全不相信林家樂也是不對的。



“好!我正有此意,隻不過,茵茹她此刻脾氣恐怕不是很好,我怕她…….”林家樂麵色難堪的說道,李茵茹一發起脾氣來,經常是一個月都不說話的,想要她開口,千難萬難。



“林先生放心,我自有辦法,還請帶路。”鄧龍站起身來,時間不早了,中午還要去李家吃飯,他可不想錯過李奶奶做的美味佳肴。



“嗯,好吧!”林家樂歎了口氣,腳步十分沉重的踏上了樓梯緩緩向樓上走去,這一百來階的樓梯對林家樂來說,似乎比登天還難,林家樂走那麽幾步就要喘幾口粗氣,身上的白中山裝背後印出一大塊汗漬,看來他對李茵茹真的是畏如鬼魅。



李茵茹的房間房門是深黑色的,這種深黑色的門給人的感覺很不舒服,尤其是和那些邪門的事情連在一起。



林家樂顫抖著手,在門上輕輕的敲了兩下,朝門裏麵喊道:“茵茹,我是家樂,開下門。”



裏麵似乎沒有一絲動靜,林家樂就這麽喊了七八聲,根本就沒人應,林家樂把耳朵貼在門上,臉上露出恐懼的神色轉過頭對鄧龍道:“茵茹,茵茹不會因為傷心而……”



鄧龍也是麵色一變,大喝一聲:“那還等什麽,讓開!”



鄧龍一把拉開麵色慘白如死灰的林家樂,運起氣力一腳踢在那深黑色的大門上,鄧龍情急之下用力過猛,這一腳踹出去,那門砰的一聲被踹開,鄧龍也被這一腳的力量引的收不住勢一個趄趔朝那房間跌過去。



還好進門不遠有個梳妝台,鄧龍順勢往梳妝台上一側,重重的撞在梳妝台上,這才把力卸下來,也幸好這梳妝台是林家樂買的進口好貨,質地夠結實,要不然還真得被撞散架。



“茵茹!”林家樂大聲呼喊了一聲,衝進了房間,“茵茹,你沒……”林家樂因為驚訝停住了後麵的話。



李茵茹坐在床上手上握著她與林家樂的結婚照,淚流滿麵,見了鄧龍與林家樂撞了進來,也不說話,隻是止不住的流淚,甚至抽泣都沒。



“茵茹!你沒事就好,我還以為……”林家樂尷尬的揮了揮手道。



“林家樂,你放心,我不會死,我肚子裏的孩子沒生下來,我怎麽會死?你就放心吧!”李茵茹抬起了頭,紅潤的眼睛盯著林家樂緩緩道,神情極其的悲傷,極其讓人愛憐。



“對不起,茵茹,我……”林家樂攤了攤手,不知道怎麽說。



“我不知道你原來這麽討厭孩子,在我沒懷上孩子之前,你把我當寶貝一樣疼。自從我懷上這孩子以來,你們就把我當瘟神,見到我就躲避,早知道,我不就不該異想天開,自作主張的要孩子了。”李茵茹冷笑了一聲,冷冷的看著林家樂一字一頓的道。



“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喜歡孩子,我也愛你,可是…….”林家樂急的跳起來,揮舞的手解釋道,但是他說不出口,他不敢相信如果自己把那恐怖的一幕說了出來,事情會怎麽樣。



“林先生,我看你情緒太激動了。”鄧龍整了整衣服,對急躁難堪的林家樂道。



“哦,茵茹,這是鄧醫生,我專門從租界請來的留洋華醫。”林家樂趕緊給李茵茹介紹了鄧龍。



“哼!又是醫生,林家樂,這個月都來了十二個莫名其妙的醫生了,你到底鬧夠了沒?”李茵茹痛苦的朝林家樂大喊道。



“茵茹,這是西醫,那是中醫。”林家樂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輕聲的對李茵茹勸慰道。



“哼,我沒病,不需要看什麽醫生,我看家樂你倒是需要去看看醫生了,最好是心理醫生。”李茵茹從床上坐起來,指著林家樂大聲哭道。



林家樂一下子麵如死灰,原本慘白的臉上甚至蒙上了一層白灰一樣,睜大了眼睛,喉嚨發出咕隆的聲音,突然,林家樂把手一甩,大叫了一聲,轉身飛快的跑下了樓。



整個房間就剩下鄧龍與李茵茹,李茵茹始終沒有看過鄧龍一眼,在林家樂尖叫跑下了樓以後,李茵茹隻是盯著那張婚紗照不停的流淚,仿佛鄧龍不存在一樣。



鄧龍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他沒想到林家樂會與李茵茹鬧的如此尷尬,鄧龍搬了一張椅子,就這麽坐在李茵茹的床前,李茵茹始終不曾抬頭看過鄧龍。



“你根本不是醫生!你跟他們一樣”李茵茹突然抬頭冷冷看著鄧龍道。



“對,我不是,我是偵探!”鄧龍看著李茵茹笑了笑道。



“哼!這次又派了個偵探來,林家樂真的是瘋了,太無聊了。”李茵茹突然大笑了起來,她笑的很誇張,眼淚一直不停的掉,這種帶著哭腔的笑聲,讓鄧龍感覺極是不悅。



良久,李茵茹停止了大笑,穿起拖鞋,走到了梳妝台前,仔細的梳起了頭發。



“你以為我不知道,他們都說我是什麽鬼上身了,派那些道士、僧侶、神父假扮成醫生來給我看病,哼哼,其實我沒病,有病的是林家樂。”李茵茹坐在梳妝台前,背對著鄧龍尖聲的說道。



鄧龍皺了皺眉頭,看來林家樂已經在自己之前,派出了很多道士來摸李茵茹的底細,估計他們也沒得出什麽結果,所以這才來找自己,看來這林家樂的猜忌之心的確非常的嚴重,照這樣下去,李茵茹就是個活生生的好人也會被逼瘋。



“我相信你,你沒病,你也沒有鬼上身。”鄧龍緩緩的對鏡子前的李茵茹道。



“哦,你憑什麽相信我沒有鬼上身啊,他們都說我是鬼上身。”李茵茹的聲音頓了頓,緩緩問道。



“直覺,我憑直覺。”鄧龍道,“哈哈!直覺,直覺,你覺得林家樂會相信你的直覺?”李茵茹轉過頭來,臉上帶著一種淒美的神色。



“林先生不相信,因為這個,我還與他爭吵了起來,但是我的直覺從來沒有錯過,直覺告訴我林太太是個溫柔善良的人,最主要的是,我能夠感受到夫人對林先生的一片真心,所以我不需要用‘天眼’,我相信林太太。”鄧龍從凳子上站起來,在房間緩緩踱步道。



“真的,真的,你相信我?”李茵茹全身顫抖著,站起身來激動的道。



“嗯,我完全相信,請夫人放心,我絕對不是來指認鬼神的,相反,我是來幫夫人和林先生的,我想你不希望,你們的家庭就這麽破裂吧!”鄧龍雙目緊緊的盯著李茵茹那紅潤的眼眶道。



“我相信你,我不想!”李茵茹喃喃道。



“好吧!夫人,請告訴我真相,從什麽時候起,林先生對你冷淡的。”鄧龍道。



“這,什麽時候,這,這很重要嗎?我可以不說嗎?”李茵茹想了想道。



“可以,不過我就當自己沒來過,你們的事情與我無關。”鄧龍麵帶怒氣的道,說完轉身往門口走去。



“鄧先生,等等!等等好嗎?”就在鄧龍即將走出門口的時候,李茵茹喊了一聲,鄧龍停住了腳步,因為,他很想知道林家到底發生了什麽,他也知道李茵茹一定會挽留他。



“夫人,若是不肯相信我,我何必自討沒趣,夫人我告訴你,我來幫你們,沒想收過錢,也沒想得到什麽,我隻是想幫你們,解開你們的迷惑與糾葛。”鄧龍看著李茵茹精美的臉蛋麵帶慍色的道。



“鄧先生,對不起,請你原諒我,請你坐下來,聽我慢慢說。”李茵茹把椅子拖了過來,坐在鄧龍的麵前,低著頭,緩緩的告訴鄧龍,一個月前發生的一切。



“一個月前的一天,對了,就是4月21號,那是我和家樂結婚五周年的紀念日,在那一天我欣喜的告訴家樂,我已經有了兩個月的身孕了。”說到這,李茵茹臉上掛著淡淡的幸福笑容,極是迷人,頓了頓她繼續說道。



“我記得當時家樂像個小孩子一樣,又蹦又跳的無比高興,在公司以及整個林府逢人便說:‘我林家樂有兒子了,有兒子了’,其實我也不知道對子裏是不是男孩,我記得那天是我和家樂最幸福的一天,整個林府都是喜氣洋洋。”



李茵茹說到這很是急促,長長的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下來,鄧龍對喘息不止的李茵茹道:“夫人,你有身孕,慢慢說,不要急!”



李茵茹感激的望了鄧龍一眼,繼續說道:“當天晚上,他帶我去參加了一個慈善拍賣晚宴,當我和他一進入會場,所有的人都站起來祝賀我們,我們極是高興,整個慈善拍賣晚宴氣氛非常的熱烈,我記得家樂花了三百萬給我買了一串寶石項鏈,當時我感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最後拍賣的是一個奇形怪狀的明代瓷瓶,主持人說,這個瓷瓶叫“靈嬰”,據說是從沈萬山的海墓裏打撈出來的,有保胎安神的作用。”



“當時競爭的很激烈,起拍價就是一百五十萬,當時很多的富豪大亨都極力搶拍這個瓷瓶,因為我的緣故,家樂當時喊的好凶,一口價喊到了八百萬,另一個大亨,絲毫不讓,與家樂鬥起價來。”



“接下來家樂說了一句讓我感動一輩子的話,家樂在與那人鬥到了一千五百萬之後,所有的人驚的目瞪口呆,家樂走到了主持人麵前,奪過話筒,非常霸氣的說道:‘各位,今天是我和我夫人結婚五周年紀念日,也是我林家有後的好日子,我非常希望能夠拍到這個瓷瓶送給我的夫人,希望各位成全,不然,我林家樂就是不惜全部家財也要拍到這個瓷瓶。謝謝!’”



“林先生真有魄力!”鄧龍情不自禁的說道。



“是啊,他在商場上一直都是這麽霸氣,那人見家樂如此說了,也不再爭,這個花瓶就被家樂以一千多萬拍到手,送給了我。”李茵茹臉上掛著幸福的微笑道。



“後來呢?”鄧龍皺了皺眉頭道,看來林家樂對林夫人的感情很深,可惜了兩人現在……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他都對我非常好,哦,他一直都對我非常好,直至十幾天前吧,他開始躲避我,甚至派些道士、僧侶來說我是什麽妖鬼附身。”李茵茹神色黯淡了下來,痛苦的說道。



“你自己覺得身體有什麽不對勁的地方沒?”鄧龍問道。



“沒!自從我得到花瓶後,每日抱著睡,我感覺我身體比以前甚至還要好,肚子也沒以前那麽疼了。”李茵茹搖了搖頭道。



“嗯,我可以問你個不太雅觀的問題嗎?”鄧龍緩緩道。



“啊!”李茵茹發出一聲驚訝,過了一會兒,她才緩緩道:“鄧先生,我相信你,你問吧。”



“嗯,你早上起來,有沒有覺得嘴裏有血跡或者什麽的?”鄧龍尷尬的擺了擺手,緩緩的問道。



“這個問題,家樂也問過我,沒,沒有,我沒感覺到早上我的口腔有任何不適。”李茵茹看來對這個問題比較敏感,神色緊張的道。



沒有!那看來吃死貓這一說法,不能夠成立。憑直覺,李茵茹絕對不像是說慌,還有那花瓶,也值得可疑,鄧龍腦海迅速的分析著。



“林夫人,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幫你和林先生的,我明天再來貴府,你請好好休息。”鄧龍看了看手表上的時間,離中午不遠了,該去李慷慨家了,不然李奶奶又得嘮叨。



“林先生,我想請你派人送我回去,我要好好整理下思緒。”鄧龍拍了拍捂著頭的林家樂道。



林家樂抬起頭來,想問些什麽,鄧龍抬起手示意他不必說了,說完向門口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鄧龍似乎想起了什麽,轉過頭來對林家樂說道:“林先生,你的夫人很愛你,好好珍惜她吧。”



給力啊,大大們!求收藏!!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