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章 家有鬼妻

鄧九陽講到這停了下來,長長的籲了一口氣,點上一根香煙,把思緒漸漸從故事中回到現實。



"爸,你還沒講完呢,祖爺爺最後到底怎麽了,是不是被邪惡的趕屍人掐死了?”天豪滿臉急切的問道。



“傻孩子,你爺爺死了豈不是就沒有後麵的故事了,你祖爺爺的兄弟李隊長趕到,及時開槍救下了你奄奄一息的祖爺爺。”鄧九陽臉上帶著肅穆的神情,即使現在也仍然能夠想象當時情形的危機。



“嗯,也難怪祖爺爺說他在寫這段回憶的時候,頭腦清晰無比了,經曆了這麽恐怖的生死曆程,想不記住都難。”鄧天豪擦了擦臉上因為緊張滴下的汗珠道。



“天豪,你還想不想聽?”鄧九陽點了點頭對兒子鄧天豪道。



“想聽!爸,你快說啊!”鄧天豪拉住鄧九陽的手急切的道。



鄧九陽掐滅了煙頭,足足思考了三分鍾,三分鍾內,他腦海中一片空白,整個人如同重病一樣,以至於全身冰冷、渾身發抖,雖然已經是酷夏,鄧九陽卻覺得自己仿佛掉進了冰窟,整個人都僵了,因為這個故事太詭異了。



“爸,你怎麽了?”鄧天豪看到老爸瞬間慘白的臉色,抖動的嘴唇,驚訝的喊道。



三分鍾後,鄧九陽長吸了一口氣,返身走進大廳的冰櫃,拿出一罐啤酒,一口而幹,強壓住內心的恐慌,嘟噥著:“老爹,你真是把我害慘了,要我對天豪說這麽恐怖的故事。”



“爸,你沒事吧?”鄧天豪緊張的問道。



“沒事,天豪,咱們繼續,不過我可得提示你,你祖爺爺這個故事可是十分的驚悚,你想聽不?”鄧九陽搓了搓臉問道。



“聽,祖爺爺的故事,我都要聽,我是‘陰陽偵探’的後人,再恐怖的事情我都不怕。”鄧天豪拍了拍胸脯道。



“嗯!”鄧九陽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個故事發生在你祖爺爺去上海之後,接到的第一個靈異案件,故事是這樣的......”



當林家樂打來電話的時候,鄧龍正閑的無聊,拿起電話有氣無力的‘喂’了一聲,那邊卻是十分的興奮,說了一連串的上海話,以至於鄧龍現在無法完全回憶起電話的全部內容,那時候鄧龍剛到上海,上海話還不是太熟悉,另一個也是因為林家樂因為激動說話實在太快,鄧龍隻能聽懂個大概。



內容大概是,‘鄧龍先生,非常非常感謝你,我老婆已經順利產下了一個八斤重的兒子,希望你能來喝喜酒’。



或許對林家樂來說,這無疑是件天大的好事,可是對於鄧龍來說,鄧龍卻是不想再提起,甚至希望永遠不要再想起這件事情,所以鄧龍當時委婉的拒絕了林家樂的邀請,有那麽一分鍾,鄧龍與電話另一頭的林家樂都沒有說話,一分鍾後,林家樂‘哦’了一聲,雙方結束了通話。



思緒漸漸的回到了三個月前的上海。



安葬陳爺爺後,鄧龍把藥材店倒給了一個外地來的商販,隨李康愷來到上海,本來李康愷想推薦鄧龍進偵緝隊,可是鄧龍自由自在慣了,所以他拒絕了李康愷的好意,鄧龍記得當時李康愷的神情十分誇張,嘴巴張的足夠塞下一隻雞蛋。他指著鄧龍滿臉笑意的臉在碼頭驚訝的喊道:“你知道,在上海有多少人擠破了頭,想進偵緝隊嗎?”



鄧龍淡淡的攤了攤手笑著對他說:“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真的不想!”



李康愷氣的渾身發抖,跺了跺腳道:“你!無可救藥!”



鄧龍仍是攤了攤手,滿臉的無奈道:“我的李大哥,我是什麽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李康愷氣呼呼的離去,剩下鄧龍背著個黃布包站在黃浦江碼頭上,無比尷尬。



半晌李康愷又跑了回來,臉上的怒氣已經消散了很多,看著鄧龍在太陽底下曬的汗流浹背的狼狽樣,他突然大笑了起來:“我讓你厥,哈哈!走吧!”



自從那次後,李康愷倒再也沒跟鄧龍提過加入偵緝隊的事情,在他一個熟人的幫助下,給鄧龍租了一間寫字樓,讓鄧龍做了私家偵探,這倒合了鄧龍的意,鄧龍最怕的就是別人管他了,偵探所名字就叫“陰陽偵探所”。



鄧龍當時很是鬱悶為什麽要取個這樣的名字,李康愷的解釋非常簡單,因為鄧龍有陰陽眼,可以看穿陰陽,用陰陽兩個字正好體現他的特色。



做了私家偵探後,鄧龍發現自己更加無聊了,為什麽?在整個上海足足有幾十家偵探所,其中有名的就有六七家,鄧龍根本就接不到活,好不容易接到一份活,不是找那些阿貓阿狗,就是去查探自己的老公或老婆的隱私,幹些跟蹤的活。



鄧龍當然不能答應,甚至還與一位顧客大吵了起來,大打出手,為什麽?因為他要鄧龍去跟蹤他老婆,而鄧龍認為那位顧客這是侮辱他,鄧龍豈能去做那些活?



當時那戴金絲眼睛的男人跳起來指著鄧龍的鼻子,露出他的大金牙罵道:“你是給臉不要臉,一個小小的偵探居然敢在我麵前擺譜!”



鄧龍當時也是血氣上湧,本來就憋的慌,這家夥正好讓他出氣,憑鄧龍的身手,讓那金絲眼睛飽嚐了他的一頓老拳,最後警察來的時候,那位顧客已經成黑眼睛了,他那顆自認為帥氣無比的大金牙也被鄧龍打崩了。



本來鄧龍應該進局子的,李康愷找人拖了關係替他免了牢獄之災,那大金牙倒也沒再找過鄧龍,從警察局出來的時候,李康愷氣呼呼的指著鄧龍說:“鄧龍,這裏是上海灘,不是湘西古鎮,拜托你別沒事就動拳頭。”



鄧龍笑了笑對氣的臉色鐵青的李康愷道:“我實在是閑的慌,剛好那家夥又惹到了我,算他倒黴。”



李康愷指著鄧龍,悶哼了一聲,甩手離去。



這次事件倒幫鄧龍掙了把人氣,誰都知道‘陰陽偵探所’的那位偵探是個暴力男,那些找阿貓阿狗、跟蹤的事倒是再也沒來煩過他,鄧龍樂的清閑,努力的學習《茅山伏魔錄》,偶爾跑跑曆史文物研究所。



古森林獲取的銀板上的秘密被那些熟悉古文字的專家揭開了,原來三百年前古森林裏麵的確有個興旺發達的部落,這個部落因為他們部落首領修煉一門邪門的異術,最後引致天災,讓這個部落在一夜之間消失,而銅棺裏的那具屍體正是那部落首領,那塊銀板正是對這件事情的記錄,至於那根小笛子,估計是修煉邪術的法器。



這與鄧龍和李康愷當初猜想的差不多吻合,倒是那塊玉,鄧龍一直私自留著,因為那塊玉給鄧龍的感覺很平和,鄧龍可以肯定絕對不是什麽邪物,事實證明在後麵的一些靈異凶險中,那塊玉確實是他的保命護身符。



就這樣,鄧龍在上海糊裏糊塗的過了一個月,直到三個月前的一個電話,電話是李康愷打來的,告訴鄧龍有一位非常重要的人需要他的幫助,這人晚上會來找他,叫鄧龍不要得罪那人,就算幫不上忙,也要委婉拒絕,不可折了那人的麵子。



他怕鄧龍本性難移,連續交待好幾遍,直到鄧龍不耐煩的對他表示道:“我的李大隊長,我耳朵都起繭了。”李康愷才放下了電話。



既然能有大人物來,鄧龍當然不能含糊,把整個辦公桌收拾的幹幹淨淨,嘴裏一邊念叨著,要是有個秘書該多好啊。



收拾完以後,鄧龍一直坐在大靠椅上等待著這位神秘的大人物的到來,一直到晚上十點半,這人一直沒有出現,鄧龍打了個哈欠,準備關燈回臥室睡覺,心裏也是十分的憤怒,這麽晚了哪裏可能會有什麽大人物來找自己這個無名小卒呢?不會是李康愷捉弄自己的吧,但一想他不像是會開這種玩笑的人,鄧龍又坐了下來。



鄧龍從抽屜裏拿出一瓶酒,給自己倒了一小杯,這酒是正宗的貴州老茅台,勁烈如火,這一小杯酒一下肚,睡意全消,鄧龍決定再等半小時,十一點不來,不管他是誰,他決不再等。



就在十一點整,鄧龍下定決心不再等的時候,一束強烈的汽車的亮光射了過來,鄧龍的工作室是在二樓,但仍覺得這光線十分的刺眼,鄧龍打開窗戶往下一看,一輛豪華的黑色房車,停在了樓下,鄧龍知道,自己要等的人來了。



把窗戶一關,鄧龍坐到大靠椅上,想看看這個神秘人到底是誰?



“咚!咚!”輕輕的敲門聲,證明了這個人的有著非常高的素養



“請進!”鄧龍早就把門閂打開了,門隻是虛掩著。



那人輕輕的推開了門,走了進來。



開門進來的是一個帶著大墨鏡身穿黑色西服的人,短平的頭發根根怒立,看起來很有精神,鄧龍看了看他的手,非常的白淨,但是手上的青筋卻是粗壯,鄧龍幾乎可以斷定這人是個射擊高手,由於他的大墨鏡遮住了大半邊臉,鄧龍一時無法猜測他的年齡。



那人推開門後,朝房間內迅速的掃了一眼,然後朝門外恭了恭身子,一個身著白色中山裝的男子麵帶著笑容走了進來,一身白色的中山裝完全襯托了這人高貴儒雅的氣質。



鄧龍一眼就認出了他,可以說整個上海灘沒有人不認識他,整個中國的商界沒有人不認識他,他是上海灘的名人,林氏集團的董事長,林家樂。



林家樂進來後,那戴墨鏡的人恭敬的把房門拉好退了出去,整個房間就剩下鄧龍和林家樂。



鄧龍從大靠椅上站起身來,恭敬的朝林家樂彎腰致禮,他完全值得鄧龍這躬身一禮,因為他是國民政府背後的經濟支持者,他的老父親是國父孫中山的摯友,推翻滿清政府,林氏家族有著巨大的功勞。



林家樂點了點頭笑了笑道:“鄧偵探,還蠻年輕蠻!”鄧龍笑了笑道:“林總,你也不老啊。”



林家樂哈哈大笑了起來,對鄧龍揮了揮手示意我不必客氣,鄧龍坐在大靠椅上,林家樂就在他的對麵坐了下來。



鄧龍臉色一正道:“林總,不知道我有什麽可以幫的上你的。”



林家樂從懷裏掏出一根雪茄放在嘴邊一邊拿出火機點燃,整個房間飄起淡淡的煙味,林家樂吸了一口,突然意識到什麽,怔了一怔道:“鄧偵探不介意我抽煙吧。”



鄧龍擺了擺手道:“不介意,還是叫我小龍吧,林總時間不早了,咱們還是進入正題吧。”



林家樂身子抖了抖,臉色頓時暗了下來,猛烈的吸起煙來,很明顯他肯定在掩飾某種內心的惶恐或恐懼,鄧龍知道,他在激烈的思考,也不打擾他。



幾分鍾後,林家樂在吸完那支雪茄後,用力的搓了搓臉,抬起頭來,整個人似乎在瞬間老了十歲,眼睛布滿了血絲,他把椅子拉近了寫字台一些,睜大眼睛問了鄧龍一句:“小龍,我想請你調查下我老婆。”



鄧龍臉色頓時冷了下來,要不是李康愷再三叮囑他,鄧龍一定會請林家樂出去,但是想到林家樂的身份,鄧龍冷冷的道:“林先生,你知道的,我從來不做這些事情的。”鄧龍因為對他的憤怒,稱呼也變了。



林家樂明顯感覺到鄧龍的不悅,雙手攤了攤對鄧龍道:“對不起,我真的需要你的幫助。”



鄧龍冷笑了一聲道:“林先生,憑你的財力,大可請上海灘最好的私家偵探去做這件事。”



林家樂擺了擺手道:“不,不!他們不能,隻有你能,李先生跟我說過你的事情,還說隻有你能解決。”



鄧龍尷尬的笑了笑道:“那是他看的起我,我可是上海灘最末流的偵探。”



“不!隻有你行,因為你可以看見那些不幹淨的東西!”林家樂臉上露出恐懼的神情道。



“不幹淨的東西,林先生指的是……”鄧龍睜大了眼睛問道,他自然明白林家樂說的是什麽,隻是鄧龍沒想到,像林家樂這樣福澤深厚的人也會碰上這些東西。



“鬼,我懷疑我家有鬼,我懷疑我老婆是鬼!”林家樂突然站了起來雙手捂住臉大喊道。



“為什麽,林先生你會懷疑呢?”鄧龍一聽頓時緊張了起來,要知道林家樂和他老婆是整個商界的傳奇伉儷,可現在他居然懷疑他的老婆是……



“她,她吃貓,把貓生吃了!”林家樂聲音嗚咽的說道,以至於鄧龍當時甚至覺得他是哭出聲來的,說完以後,他整個人癱倒在鄧龍麵前的大椅內,雙手捂著臉,極度的痛苦。



聽了他的話,鄧龍也是毛骨悚然,任何人如果真的看見這一幕,恐怕都會被嚇得半死,更何況是自己的妻子,所以鄧龍能夠體會他的痛苦與恐懼。



鄧龍從抽屜裏拿出一根香煙,打燃吸了兩口塞給林家樂道:“林總,你工作壓力太大了,可能看花眼了。”雖然鄧龍見過靈異的鬼怪,也知道這一類型的東西存在,但是他還是將信將疑。



“不,是真的,小龍,我看見幾次了,半夜她醒來,在吃…..”林家樂猛的吸了一口煙,眼睛睜的大大的,無力的說道,聲音聽起來十分的悲傷與沮喪,這位商界巨子,竟然被折磨的如此痛苦。



“小龍,李先生說你可以看見這些東西,你看看她是不是什麽鬼上身了。”林家樂突然站起來,像瘋子一樣拉著鄧龍的上衣道。



“林先生,請你冷靜下來,你先回去,你給我個地址,我明天再去林府幫你看看。”鄧龍把林家樂的手甩開,緩緩的對他道。



“不,不,我不回去,我寧願天天睡在車裏,也不願意再回到她的床上,我怕…..你,你不知道太恐怖了,太恐怖了。”林家樂雙手拚命的抓扯著頭發,痛苦的大聲吼道。



鄧龍看著痛苦不堪的林家樂,沒有說話,如果是真的話,任何人經曆這樣的事情,都會瘋掉。



“小龍,我今晚能留在這裏休息一晚上嗎?明天,明天你和我一起回去,給我捉鬼。”林家樂眼睛散發著恐懼道。



“嗯,林先生你今晚就在我這裏睡也好,盡管放心。”鄧龍對陷入恐懼中的林家樂道。



“謝謝!”林家樂露出苦澀的笑容道。



“對了,叫外麵那人也進來休息吧,已經很晚了”鄧龍道。



林家樂朝外麵喊了一聲:“小何!”那人立即走了進來,“咱們今晚在小龍這睡一晚,明天回府。”



那人點頭說了聲“是”。



《靈嬰》第一章,風格與《邪惡趕屍人》有點不一樣,希望大家還能夠接受喜歡,這個故事非常恐怖,值得大家期待!!求收藏!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