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決戰(終章)

看到猛烈的槍彈對毛僵根本沒有絲毫作用,所有人都驚呆了,鄧龍與李康愷苦苦的思索對付毛僵的辦法,想了很久,兩人幾乎是同時大呼出聲:“頭部!”。



沒錯!僵屍的頭部是最脆弱的地方,在沒變成毛僵之前,頭部是僵屍的死穴,鄧龍走近牛營長輕聲道:“牛營長,讓所有的士兵瞄準僵屍的頭部射擊,可能會有效果。”



牛營長舉起手大喝一聲:“所有人停止射擊,都給我瞄準了僵屍的頭部,不要浪費一顆子彈,都給老子打準了。”



所有的大兵立即明白過來,集體向僵屍的頭部射擊,在一陣砰砰聲與耀眼的火花之後,結果還是一樣:毫無反應。



變成了毛僵之後,那層鐵灰色的皮膚籠罩了毛僵的全身,連頭部都是堅硬如鐵,槍彈打在上麵隻能增添一點痕跡,完全對毛僵不能造成威脅。



一陣清幽的笛聲,從石屋裏麵沉鬱的傳了出來,估計這笛聲就是趕屍人控製毛僵的法門,那毛僵一聽到那笛聲,仰天咆哮了幾聲,從石門前躍到了大兵隊伍中,開始發起威來。



兩個士兵還不知道怎麽回事,就被毛僵左右手分別死死的掐住,鮮血從他們的被割裂的喉管中猛烈的噴出,兩人隻是掙紮了下,就被活活的掐死,所有的人都還沒反應過來,毛僵抓起那兩具屍體砸向那些驚呆了的士兵,頓時不少人被砸倒在地。



槍!對毛僵根本沒有用,那些士兵不愧是身經百戰的老兵,抽出腰刀,不再盲目開槍,紛紛躲避著發狂的毛僵。



保安隊的人卻是見過僵屍發飆時的可怕的,紛紛往那通道裏擠去,想要逃避僵屍的屠殺。



那毛僵一見,保安隊的人想要逃跑。跳躍了過去,利如刀刃的指甲從一名保安隊員的後背刺到前胸,心肝、腸胃血淋淋的一大串都被那僵屍扯了出來,其他保安隊員都嘔吐了起來。



“大家不要慌!把鼻子捏住,不要呼吸”鄧龍見眾人慌如熱鍋上的螞蟻,照這麽下去,恐怕全都逃不出僵屍的利爪。



鄧龍急中生智,突然想起《茅山伏魔錄》上記載,僵屍覓氣而尋,意思說僵屍追人靠得的是聞氣,如果閉住呼吸,那僵屍如同睜眼瞎。



毛僵嘴角滴著鮮血伸著雙爪正朝一名因慌亂摔倒在地的保安隊員撲去,那保安隊員倒也是機靈,馬上閉上眼睛死死捂住自己的口鼻,毛僵失去了人氣的感應,在它那鋒利的利爪離那保安隊員的慘臉隻有半公分的距離時候,停止了攻擊,這保安隊員僥幸撿回一命。



毛僵聳了聳鼻子朝另一名保安隊員跳了過去,所有的人見這一招有用,紛紛閉緊了嘴鼻。



毛僵不斷的咆哮著,鼻子不停的聳吸著,搜尋著目標。



這讓所有的人都不敢動彈,那僵屍在人群中跳動著聳吸鼻子,高飛和李康愷也是憋的臉色通紅,再看那陳天河一張肥豬臉憋的血紅血紅,明顯就快撐不住了。



鄧龍朝陳天河眨了眨眼睛,示意他要堅持住,陳天河睜大著眼睛,由於平時缺乏鍛煉,陳天河憋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噗”,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居然憋出了個響屁,毛僵轉過身聳了聳鼻子,朝肥臉漲的通紅的陳天河撲了過去,原來真的是陳天河憋出的響屁,眾人見毛僵向陳天河撲了過去,趕緊鬆開手,猛吸了幾口氣。



鄧龍一見毛僵向陳天河撲去,暗叫一聲不好,陳天河坐在地上,臉上帶著恐懼的表情,一邊亂喊著:“不要吃我、不要吃我”肥大的P股在地上努力的往後移動著,毛僵速度奇快轉眼間就到了陳天河麵前。



“快!快憋住氣!”鄧龍一邊飛快的向僵屍掠去一邊朝陳天河喊道。



陳天河早已經嚇的魂飛魄散,哪裏還能閉住氣,大叫一聲,屎尿流了一褲襠。



保安隊的人見僵屍凶猛無比,都嚇的向邊上跑去,哪還顧得上陳天河的死活。



就在僵屍抓向陳天河的一瞬間,鄧龍大喊一聲,猛的向僵屍撲去,死死的吊在僵屍的脖子上,毛僵憤怒的大叫了幾聲,這一下卻也是抓不下去。



“快跑啊!”鄧龍朝陳天河大喝一聲。



陳天河這時候倒是反應機靈,拖著一褲襠的屎尿飛快的爬起來。毛僵還在試圖向陳天河抓去,陳天河立即跑到了人群中。



原來僵屍的軀體比較僵硬,如果僵屍要彎腰抓人那麽它必須整個身體向下匍匐,雖然毛僵力大無窮,但是被鄧龍用渾身力氣吊著脖子,卻一時行動緩了下來。



“鄧龍!”李康愷大喊一聲,撲了上來,兩人一左一右死死的吊在毛僵的脖子上。



毛僵不由的憤怒起來,雙臂不停的左右亂舞,鄧龍、李康愷兩人被那毛僵甩的是七葷八素的,但是兩人死死的抱在毛僵那堅硬如鐵的脖子上,由於僵屍的手臂以及頭部不能彎曲,兩人一時之間倒也沒什麽生命危險。



騎兵營和保安隊見鄧、李兩人如此神勇,不禁也大受鼓舞。



“讓開”,隻見牛營長與十幾個大兵,不知道從哪扛來一根幾米長的石柱。



“兩位兄弟快閃開!”牛營長大喝一聲。



說完一行人大喝一聲凶猛的向毛僵撞了過來,鄧龍朝李康愷大喝一聲:“閃”,頓時鬆開了手臂,被毛僵甩的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才爬起來。



“轟!”石柱正好當胸撞在毛僵的胸上,任憑毛僵再如何凶猛,也抵擋不住十幾個軍漢與千鈞石柱的凶猛一擊,毛僵被擊飛倒在了地上。



“快!快壓住他,”鄧龍急切的喊道。



牛營長與十幾個軍漢,抬起那根粗大的石柱重重的砸向地上的毛僵,這石柱估計得上千斤,毛僵被石柱這麽一壓,頓時動彈不得,手足亂舞,嘴裏咆哮連天。



趕屍人在那石屋一見毛僵居然被壓住了,笛聲愈急,節奏越來越高昂,毛僵在聽到倉促的笛聲後,咆哮的更凶,那石柱居然被頂的跳動起來。



“兄弟們,給老子壓住他!”牛營長大喝一聲,身先士卒趴在那石柱上,後麵的大兵此刻熱血沸騰,紛紛往上麵疊起了人牆,毛僵瞬間就被幾十個大兵給淹沒了,再也動彈不得。



一條黑影飛快的從石屋中竄了出去,速度奇快,趕屍人一見毛僵被製服了,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最後的屏障,立即想逃跑。



“想跑!”鄧龍長吸一口氣,穩住體內的氣血翻騰,飛快的向趕屍人追去,李康愷一見鄧龍追了出去,從地上撿起自己的手槍緊跟著鄧龍追了過去。



“站住”憑鄧龍的輕功底子飛快的追到了趕屍人的後邊,趕屍人十分的驚訝,沒想到鄧龍的身形這麽快,鄧龍在一個樹枝上一借力在空中的一個倒翻落在了趕屍人的前麵。



“想跑!”鄧龍怒哼道。



“我與你無冤無仇,為什麽你要幫那些人對付我。”趕屍人停下腳步看著鄧龍冷冷的道。



“像你這種惡魔,人人得而誅之。”鄧龍從腰間拔出辟邪寶刀指著趕屍人的額頭冷冷道。



“是嗎?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趕屍人在說話的瞬間朝高飛撒出一股黑色的藥粉,頓時身形向後閃去。



鄧龍隻感覺一股惡臭撲鼻,頓時頭腦暈沉,高飛情知不好,恐怕自己中了趕屍人的毒粉,忙從懷中掏出幾顆地霜丸,直接咽了下去,一股清涼的氣息直衝腦門,鄧龍頭腦頓時清醒,那趕屍人已經在三丈開外。



鄧龍怒吼一聲,運起全身的力氣向獵豹一樣朝趕屍人追去,那趕屍人一見鄧龍追了上來,從懷中掏出一個鈴鐺,口中念動咒語,張口就是一股鮮血朝高飛噴來,鄧龍速度奇怪,還沒來得及閃避就被這口鮮血噴了個正著,頓時眼前一片迷糊。



趕屍人惡狠狠的從背上抽出桃木劍,朝鄧龍刺來,鄧龍雖然眼前迷糊,但耳力極佳,身形一側,那桃木劍刺進了鄧龍的胳膊之中。



趕屍人一見一刺不中,大感驚訝,想抽出桃木劍再刺,鄧龍此時的血性完全被激發,胳膊的劇痛讓他完全瘋狂,辟邪寶刀朝那趕屍人胸前猛的一送,刺進了趕屍人的左胸。



左臂中的桃木劍經鄧龍這麽往前一送,直沒入柄從鄧龍的背部穿透了出來,鄧龍的辟邪寶刀也死死的刺在趕屍人的左胸內。



趕屍人急於逃跑,朝高飛大喝道:“快放手!”,鄧龍的右手更是使出全身力氣緊緊的握住辟邪寶刀。



趕屍人被辟邪寶刀刺了個正著,已是受了非常嚴重的內傷,鮮血不住的從嘴裏冒了出來,此刻更是急於逃跑,奈何鄧龍死死不鬆手,趕屍人心下一怒,大喝道:“這是你自己要找死的。”



左手那長有長指甲的手指如鷹爪般的緊緊的掐住鄧龍的喉嚨,頓時鮮血從高飛的喉嚨冒了出來。



趕屍人的手勁奇大,似乎專門練過,想當初那吳老板被他輕而易舉的掐死。



鄧龍此刻意識開始迷糊,口鼻內不斷的湧出鮮血,眼神也開始渙散,鄧龍知道自己就快要死了,用盡全身的最後一絲力氣努力的笑了笑發出哽咽的聲音盯著趕屍人那驚慌的臉道:“我…不會放的!”



趕屍人心底產生了一種死亡的恐懼,鄧龍那帶著死亡氣息的笑聲讓他有種從來沒有過的恐懼與失敗,他甚至有種放棄逃生的念頭,眼前的這個渾身是血的青年寧死也不放手的意誌讓他的心理快要崩潰了。



鄧龍在完全失去意識之前,好像聽到有人叫了自己一聲,眼前一黑,鄧龍完全失去了意識。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