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章 夜探死屍客店

鄧龍悄悄摸進前院,前院正是這客棧店家所住的地方。



這是一間大房子裏麵點著許多白蠟燭,整個房間十分明亮,白蠟燭的光線通過紙窗投在院子的幾顆大樹下,讓整個小院看起來陰森恐怖,想起剛剛那些蒼白的死屍,鄧龍不禁心有餘悸。



正當鄧龍打算靠近窗戶去探查,隻聽見吱呀一聲,好像有人推開院門到了院子裏,鄧龍趕緊躲了起來,隻見一隴昏暗光照在黑暗裏,兩個人提著馬燈走了進來,兩人都帶著黑色氈帽,在黑暗中看不清容貌。不過從身材上可以判斷的是一個身材非常的肥胖,另一個非常的魁梧。尤其是走在前麵那身材魁梧的大漢,腳步沉穩,看來是個練家子。



那魁梧大漢在門口敲了三聲,那門從裏邊應聲而開,魁梧漢子讓了下身子讓那身材肥胖者先且進去,鄧龍覺得事情十分可疑,這麽晚了誰會到‘死屍客店’來投宿啊,何況‘死屍客店’從不接納普通人住宿,且有明文規定,閑人莫入,生人勿近。這兩人看起來也不像趕屍人,鄧龍當下心裏大疑,向那紙窗下摸了過去。



悄悄的在窗戶上捅了個小洞,鄧龍悄悄從紙洞裏麵看了過去,店裏麵一張四方桌,桌上擺了許多酒肉蔬果,桌子底下燃著一盆炭火,圍著桌子坐有四人,正在笑著說些生活中的趣事。



那帶氈帽的胖子是背著門坐的,看不清樣子,還有一個聲音比較高亢的人被那胖子肥大的身材擋住了,鄧龍也看不清他的相貌。



鄧龍隻看到了那個身材魁梧的大漢,正坐在方形桌的右下手,那漢子用力咀嚼,濃眉大眼,朝天鼻,厚嘴唇。臉上長滿了長長絡腮胡須,麵色十分凶狠。鄧龍在這個鎮子生活了這麽多年卻是從來沒見過這人。



最上首的那人鄧龍卻是認識的,那人姓吳,正是這死屍客店的老板,平時很少看見他,一般鎮上的都畏懼他、躲著他,生怕沾染邪氣。這吳老板長的卻是麵相陰冷,雙目不時的閃來閃去,鷹勾鼻,瘦長的馬臉顯示了他陰冷狹隘的內心。



在吃喝談笑了之後,那胖子擦了擦手冷聲道:“朋友歸朋友,我不管你們走失了什麽可怕東西之類的,我的東西若是不能準時送到張大帥那去,大家就一起等著被砍頭吧。”



那被胖子遮住的人聲音十分沙啞,低沉的說道:“大人,這東西可是人命關天,請你再多給我三日,我一定把那東西找回來,再把貨物安全送到張大帥那。”



那吳老板趕緊給那胖子和諸人把酒倒滿,滿臉苦相無奈的對那胖子道:“大人,你也不希望咱們鎮子上因為那東西出什麽人命吧,這都怪小兒不好,不小心放走那東西,而且還被咬了。還請大人多給些時日,我和刑道長一定找回那東西,完成任務。”



一直在喝酒、大口吃肉的麵色凶狠的漢子一聽到吳老板的話,頓時跳了起來,大聲喝道:“什麽東西,有這麽可怕嗎?有我大力神丘剛在你們怕個算逑啊。想老子當年手上人命無數,豈會怕那區區死物。”這漢子剛說完,那胖子立即喝道:“邱剛不得放肆,這裏什麽時候輪到你說話了。”



這凶惡漢子似乎十分怕那胖子,一聽到胖子那帶著怒氣的嗬斥,吐了吐舌頭,不再聲張,趕緊低下頭悶起酒來。



鄧龍隱隱約約有些明白了,這些人中胖子是最有權勢的,聲音沙啞的人估計就是趕屍人,與那鷹鉤鼻的吳老板是合夥關係。



那凶狠漢子大概是那胖子的仆人或保鏢,不過他們多次提到走了什麽東西,以及什麽貨物,鄧龍一時間還沒有弄明白中間的內情。



隻聽一聲悶哼,那胖子肥大的身軀站了起來,手指著吳老板和趕屍人道:“那東西害不害人對我來說不是最重要的,我要告訴你的是,張大帥已經三番五次來催貨,我給你們一直都擔著,三天後如果你們再不出發,別怪我不幫你們,到時候你們自己去跟張大帥解釋吧。”說完冷哼一聲拉開房門走了出來。



鄧龍猜的不錯,那凶狠的大漢正是這胖子的保鏢,胖子出來後,那人緊跟了出來,小心的打著馬燈在前麵開路。



鄧龍隱匿好身形,待那胖子和那叫邱剛的凶狠漢子離去後,鄧龍再向其他的屋子摸去,他覺得這些人一定有什麽大陰謀,這引起了他極大的好奇心,他決定探查到底。



一股濃濃的中藥味夾雜在刺骨的寒風中傳入鄧龍的鼻子,鄧龍順著藥味摸索了過去,那藥味正是從眼前的這棟木房中飄出來。



這木屋建的倒也奇怪,地下有是個高高的空搭子,足足兩米高的木搭子支撐著上麵的木房,看來這是主家的臥房,像這種死屍客店,一般來說陰氣十分的重,為了避免夜晚陰氣的侵蝕,一般臥房都要離地,用竹子或木搭子撐起。



從窗戶看去,木房內點著蠟燭,光線比較亮,從紙窗戶上還可以看見不時有人影晃過,鄧龍正要登上台階去看看,隻聽見一陣猛烈的咳嗽,趕緊退到木搭子下躲了起來,剛躲進木搭子,一股猛烈拳風向自己襲來,鄧龍側了側身子險險躲個這一拳,木搭子底下很是寬敞,兩人悶著聲響在底下動氣拳腳來。



鄧龍對中國武術已經有著深厚的底子,那人似乎武功也不弱,鬥了差不多十多個回合,鄧龍與那人互相捏著手腕緊緊的逼在一起,那人怒極正要發飆,鄧龍小心的朝那人‘噓’了一聲,那人冷哼了一聲頓時鬆開手來。



被這麽一攪,鄧龍估計今晚可能能探查的東西不多,想到這,鄧龍對那人輕聲地說道:“兄弟,想必你是來順東西的吧,我告訴你這可是死屍店,你可得小心點,我就不奉陪了,祝你好運。”鄧龍在黑暗中對那人笑了笑,摸到牆邊躍了出來。



忙活了大半晚上,鄧龍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麽時間了,大街上十分的寒冷,鄧龍放慢腳步搓了搓手,哈了口氣,這死屍店倒地有什麽秘密,他們所說的貨物是什麽,那胖子是什麽人?一係列的謎團困擾著鄧龍,想著這鄧龍決定明天再去這家死屍店好好的查一下,正當鄧龍陷入思考的時候,一陣腥氣撲鼻而來傳來,鄧龍立刻反應過來,有什麽東西從頭頂飛過,鄧龍抬頭一看,一條黑影直挺挺的跳上了瓦屋頂,一瞬間就消失不見。



鄧龍揉了揉眼睛,那黑影已經消失不見,鄧龍笑了笑,自己可能是太累了產生了幻覺,其實鄧龍剛剛看到的正是那死屍店走失的僵屍,要不是他身上的那把辟邪寶刀產生的氣息讓僵屍感到害怕,恐怕鄧龍就危險了。



鄧龍緊了緊衣裳加快了腳步的向自己的小藥店走去,“別跑!給我抓住他。”冷冷的街道上,三五個人正追著一個人朝自己這邊跑了過來,那人明顯對這個小鎮的地形不熟,東跑西奔的四處張望,眼見那人就要往死胡同方向跑去,鄧龍朝那人奔了過去。



那人正慌張的奔跑著,鄧龍走過去拉住那人低喝道:“兄弟,跟我走!”那人一愣隨後跟著鄧龍飛快的奔跑在夜色中,憑著鄧龍對古鎮的了解,隻是一會兒便擺脫了後麵追趕的那群人。



鄧龍與那人回到小藥店,點起蠟燭,鄧龍這才發現麵前的這個人與自己一樣非常的年輕,而且身材高大,看上去十分的孔武有力,一張國字臉帶著與年齡不相合的成熟穩重。



喝著滾熱的米酒,兩人開始聊了起來,在聊天中互相得知,原來彼此就是在木屋頂下交手的人,兩人好不激動,沒想到會這麽巧。



這人名叫李康愷是上海偵緝隊的副隊長,他懷疑了一個毒販於是跟蹤到了這個湘西古鎮,卻沒想到在鄧龍走後,不小心被人發現,地形不熟的他正焦急萬分,準備以死相拚。幸好鄧龍及時出現救了他一命,要知道追他的人可有不少人是高手,尤其是趕屍人也就是他懷疑的毒販更是十分了得。



鄧龍想到自己也是孤身一人,碌碌而為倒不如幫助這人做點實事也好,抓毒販與自己劫富濟貧性質也差不多,隻不過一個是為國家一個則是更實際些。想到這鄧龍興奮的道:“如若兄弟不介意,小弟願意助兄弟一臂之力。”



李康愷自然是十分高興,從先前的交手中,他已經了解鄧龍的身手不在自己之下,如果兩人能聯手自然是事半功倍。



是夜兩人正聊的起勁,有種兄弟相見恨晚的感覺,不過令兩人奇怪的是今晚的狗叫的特別凶,正當兩人剛舉起酒碗的時候,一聲淒厲的慘叫穿透了寒冷的夜空,讓鄧李兩人不禁膽寒。



這是人遇到極大的恐懼發出來的慘叫聲,鄧龍突然想起今天那手臂受傷的青年男子,以及那趕屍人所說的走失了的東西,難道這世界上真有這種東西,又或這東西真的開始害人,鄧龍心裏一寒不敢想象。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