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Chapter19 相愛的兩個人

從客房出來,江瑾媛臉上的笑容不見了。聞人暖失蹤的事情她相信一定和歐澤有關,可是這個男人呢?他卻和自己的嬌妻親親我我都出來看什麽海!

握緊了雙拳,她真替聞人暖感到不值!

這樣想著,心裏突然氣憤起來,安宜還說賴祁俊不是個好人,歐澤難得就是嗎?她看他還不如賴祁俊呢!

起碼賴祁俊不會這樣當麵一套背後一套,聞人暖至今還愛著歐澤,可是這個男人有多絕情,她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有點後悔將那兩個人帶到家裏來,她是聞人暖的好朋友,現在卻在幫著她的情敵。

看著江瑾媛出去,歐澤坐起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都不翼而飛了,他有些尷尬,安宜忙用被子裹住了他的身子:“當心著涼。”她碰到他手的時候,覺出了微微的熱,心裏一直很擔心,怕他病上加病。

他原本是想說要走,可是現在,叫他怎麽走?

安宜看出了他的不安,隻安慰著:“別擔心,我打電話給了冷醫生,他馬上會來的。”

歐澤卻皺了眉:“你告訴了非競?”

安宜怔了下,隻能點了頭,她沒想到歐澤會有這麽大的反應。可是,除了找冷非競,安宜想不出她還能向誰求助。

冷非競很快就來了,保姆開了門,他衝進來的時候,剛好看見江瑾媛端了薑湯要上樓。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冷非競也沒時間去問情況,隻匆匆跟著她上樓。

“冷醫生。”安宜站了起來,仿佛他一來她就安心了。

江瑾媛隻將薑湯擱下,便尋了理由出去。她在心裏安慰自己,就算換做陌生人,也不會見死不救吧。

將拿來的衣服丟在床上,冷非競衝上去,氣著叫:“那麽大雨跑出來幹什麽?還有你!”目光落在安宜的臉上,“你明知道他有病,為什麽還由著他胡來?難道你真的要看著他死才安心嗎?”

因為生氣,冷非競的口氣很不好,安宜被他嚇壞了,哭著搖頭:“我不是……”

“走開。”一把將她從床邊推開,“真是被你們兩個氣死!”他有些粗魯地取出了聽診器戴上,卻被歐澤製止了。冷非競怔住了,在他的印象裏,似乎還沒有見過歐澤那麽有力的眼神。

他隻開了口:“非競,這件事和她沒有關係,跟她道歉。”

“叫我跟她道歉?”冷非競幾乎要跳起來了。

“歐澤,不用……”

安宜才開了口,便被他打斷:“是我要出來,和宜兒沒有關係,你誤會她了。”

冷非競隻冷冷地哼了聲,轉身將薑湯遞給他:“喝了。”他握著他的手已經開始發燙,他是醫生,其實明白這場風寒已經壓不下去了。

直到歐澤穿上衣服出去的時候,外麵的雨依舊下得很大。安宜和江瑾媛道了謝,坐進車裏的時候,見歐澤靠在椅子上有些昏昏欲睡。

她低低叫了他一聲,他應的有些含糊。

安宜到底是急起來,朝駕駛室的男子問:“冷醫生,他不要緊吧?”

冷非競快氣得發瘋:“你說怎麽會不要緊?我沒見過這麽不要命的人,還有這麽不懂事的妻子!”嘴裏罵著,腳下的油門是狠狠地踩嚇去。

安宜慌忙抱住了歐澤的身子,咬著牙流淚,今晚是聞人暖出了事,她能勸得了歐澤嗎?

車子到歐公館的時候,歐澤身上已經很燙了。陳管家慌忙叫了人出來扶,二樓的陽陽也還沒有睡,聽見了動靜跑下樓來,見安宜哭著進來,孩子也淚汪汪地看著她:“媽咪,爹地怎麽了?”

蹲下身摸著孩子的臉,她忍住哽咽:“爹地感冒了,有冷醫生要給爹地看病,乖,你會放去休息,不要吵到爹地。”她回頭,“陳管家,叫人帶他回房。”

有傭人過來跑了陽陽起來,安宜忙跟著去了歐澤的臥室。

因為沒有想到他會發燒,冷非競帶的藥全是有關歐澤心髒不好的藥,所以隻能回去拿。安宜守在在他的床邊,貼了濕毛巾在他的額頭,每隔五分鍾便要換一次。

他的身上實在太燙了,人已經昏睡過去,還說著胡說。

她其實聽不清楚,唯一可以聽見的,就是“暖暖”二字。

她真嫉妒呀,這輩子,如果能讓一個男人那麽看重自己,她想她就是死了,也值了。

俯身,抱住他,喃喃地說:“我真羨慕她。”她羨慕聞人暖,因為能有這樣優秀的一個男人那麽愛著她。

聞人暖是千金小姐,是鳳凰,而她隻不過是一直小麻雀,她隻要能一直守在歐澤的身邊就足夠了。這樣想著,嘴角不自覺地裂了裂。

這個時候,手機突然想起來。

安宜擦幹了眼淚將包裏的手機掏出來,見是聞人暖。她有些疑惑地看了歐澤一眼,聞人暖打電話給她而不是歐澤,這讓她覺得有些奇怪。

起身接了起來,她像是刻意壓低了聲音:“聞人小姐找我有什麽事嗎?”

那邊傳來聞人暖略帶嘶啞的聲音:“哦,澤在嗎?”

目光,落在床上男子的身上,安宜想了想,開口說:“他睡了。”原來,還是找歐澤的呀。隻是,歐澤現在發燒昏睡著,根本接不了她的電話。

卻不想,聽她這樣說,聞人暖像是鬆了口氣,她又說:“我今天是找你的,有件事想和你說。賴祁俊會同意退出房地產業的,你讓歐澤不要太拚命。”

她的話,叫安宜大吃了一驚,握著話筒,她忍不住問:“這到底怎麽回事?”賴祁俊那個人怎麽會好端端地退出這個行業?

“我今天去找過他,我爸爸是H市的市長,他願意看在我爸爸的麵子上退出這個行業。隻是這件事,你千萬別讓澤知道,別讓他知道我在幫他,刻意嗎?”

聞人暖的聲音很是小心翼翼,安宜到底呆住了。

原來聞人暖今夜突然失蹤,還是為了歐澤的事。

她突然很想笑,可是眼淚不知不覺就流了下來。上蒼何苦要那麽殘忍,去折磨這樣兩個相愛的人啊。

強忍著,她沒有哭出來,因為不能哭,不能叫聞人暖知道。

深吸了口氣,她才點頭:“我不會說,謝謝你,我替歐澤謝謝你。”心底很是難過,她到底不如聞人暖啊。想幫歐澤,她也使不出勁兒。

冷非競破門而入,拎著好多的藥水和藥,安宜慌忙尋了借口掛斷了電話。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

  •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作者:安真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什咪?這家總裁是不是秀逗了?隻不過是恰巧看見她在樓梯間換衣服就說她故意勾引他!真是自大加霸道!她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