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Chapter17 我們分開了

可別再弄髒了,欠下一P股還不清的債。

她隻想快點把錢還清了,然後帶著陽陽離開這個鬼地方。

既然任務完成了,安宜也不想在逗留,這裏已經是市區,她完全可以自己走了。賴祁俊在後麵叫著她:“喂,還沒陪我吃飯。”

回頭,衝他一笑:“想要陪賴總吃飯的女人想來很多,我兒……女兒在家裏等我。你放心,明天,我會去你公司上班。”語畢,再不看他,隻轉身朝前麵走去。

“喂——”賴祁俊牙關一咬,身上的衣服還髒著,難道要他這樣追下去?

等等,她算什麽人,他為什麽要去追她?

狠狠地一拳捶打在方向盤上,他像是突然想起什麽,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Bertha,替我去查歐氏集團總裁和他太太之間的關係。”

……

安宜跳上了公交,直到確定賴祁俊沒有跟上來,她才長長地鬆了口氣。

五年前,她拚命地從他的魔掌下逃脫,沒想到五年後,她居然又再次惹上了他。

咦?她惹他了嗎?

在心裏好笑地問著,這個時候,才想起剛才因為想早點擺脫賴祁俊,她上的公交是不到住的地方的,隻能在下一站下了車轉車。

下車的時候,抬頭看見對麵剛好有一家KFC,安宜想起上次帶陽陽去吃,因為賴祁俊突然來了,他們什麽都沒有吃就匆匆逃離。今天,難得回家早,想著給陽陽帶點吃的回去。

穿過馬路的時候,因為想得入神,居然沒看見是紅燈。

麵前來的車子猛地一個急刹車,安宜嚇得一動都不敢動,車裏的人從窗戶探出頭來,才要罵人,突然間是安宜,冷非競怔了怔,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

安宜也看見他了,有些尷尬地跑過了馬路。

忙將車子靠邊,冷非競看著她拋入對麵的KFC。

買了東西出來,在門口,果然看見冷非競。他皺了眉,直接問:“歐澤不是已經離開H市了?”

安宜一陣語塞,他又問:“他沒帶你走?”

實在不知道怎麽說,安宜隻好開口:“我們分開了。”

“什麽?”冷非競驚愕地看著麵前的女人,什麽叫分開了?那麽,孩子呢?

不過這些,在他開口的時候,竟成了:“為什麽?”

不想多說,她隻繞過他的身體,徑直朝外麵走去:“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貌似冷先生管不著。”她憑什麽告訴他呢?

冷非競依舊跟上去,在她的身後說:“是不是因為他的病?”

腳下的步子差點一個踉蹌,她居然忘了,冷非競是個醫生,他清楚歐澤的病。忙回了身,急急問他:“他的病究竟怎麽樣?”

他冷冷地笑一聲:“心髒病能治好的例子還是很多的,就算治不好,以後歐家所有的產業不都是你和你孩子的?你急什麽?”

半張著嘴看著他,原來他是誤會了,以為安宜是因為歐澤有病才選擇了離開他。不過,他剛才說什麽?心髒病治愈的例子很多?

他的話,她單隻記住了這一句,忙又問他:“那歐澤呢?他的病能治好的吧?是不是?”

一下子怔住了,冷非競沒想到她執著的竟是這一點。他剛才的語氣很差,她就一點都不介意嗎?

“冷先生,請你告訴我。”她期待地看著他。

冷非競竟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麽說了,歐澤的病……一直不樂觀,因為他的血型是AB型RH陰性……

見他不說話,安宜原本滿是期待的臉色漸漸地灰敗下去,她更加肯定歐澤要趕走他們母子的原因了。不過她什麽都沒有說,轉了身回去。

既然事實這樣,她不是上帝,不能改變什麽,可是她要堅持自己的信念,攢了錢去找他。

直到麵前的女人走開很遠,冷非競才反應過來。

他看著她上公交,看著她下車,然後走進一棟外觀陳舊的公寓樓裏。

遲疑了下,到底是下了車。

安宜打開了門,陽陽興奮地追著過來:“媽咪,為什麽今天回來這麽早?”

安宜隻笑了笑:“知道陽陽很乖,媽咪去買了雞翅,來,快吃。”桌上,碗裏的飯才嗤了一半,孩子的臉上,甚至還掛著兩顆米飯。

她工作這段時間,每天的午飯,她都會在早上做好了出門,然後蓋在鍋裏,放在餐桌上。在離開歐家之後,陽陽像是一下子長大了很多,很聽話,再不胡鬧了。

這也讓安宜很欣慰。

“媽咪,你吃了嗎?”陽陽抬起小臉看著她。

她這才回了神,笑了笑:“嗯,吃過了。”其實她根本沒吃,隻是一點胃口都沒有。

酒店的工作丟了,居然還被迫答應了賴祁俊去他的公司上班,她心裏煩躁著,卻不能告訴陽陽。他隻是個孩子,不能叫他幫著她分擔這些。

…………

Bertha看見賴祁俊穿了髒衣服回家,大吃了一驚,忙上前問:“少爺,發生了什麽事?”她的記憶中,這個男人在外麵一直是很注重形象的,今天怎麽……

她知道今天他和誰出去,難道是因為那個女人?

可是,不太像吧,看他的神色,也不像是生氣。

從臥室換了衣服出來,見原本擱在床上的衣服不翼而飛了。賴祁俊的臉色一變,大聲叫:“Bertha,這裏的衣服呢?”

Bertha忙跑進來:“哦,叫人拿去丟了。”她知道,染上那麽多的油漬,這樣的衣服就算是洗幹淨了,他也不會再穿。

“連帶那件新的襯衣一起?”他的眉頭抖了抖。

Bertha嚇了一跳,幾乎是有些不可置信地反問:“您是說……那件便宜貨?”她以為,他是不要的。

誰知,她的話音才落,便見麵前的男人大步衝出去。外麵,傭人正要將手裏的衣服丟進垃圾桶,忽然聽見身後的人大吼一聲,傭人的手一抖,衣服直接掉在了地上。

賴祁俊大步上前,彎腰一把將那件襯衣撿了起來。衣角處,因為接觸了地麵,有些微微的髒。

傭人嚇白了臉,愣在了當場,一下子不知道要怎麽辦。Bertha忙上前:“我叫人給您洗一下。”

男人已經回轉了身,徑直朝樓上走去,丟下一句“不必”。

Bertha怔怔地看著,真奇怪,這種檔次的衣服,平常哪裏能入得了他的眼?他居然能為了這個,急急從樓上衝出來。

是……哪個女人送的?

Bertha有些煩躁地推了推眼鏡,話說回來,和他接觸的女人,誰會送他這樣的低檔貨啊?

她才想著,聽得麵前的男人開口:“我叫你查的事情查了嗎?”

猛地回神,她忙跟上去:“是,查了。”雖然她不知道他為什麽要查歐澤和他太太,可是,少爺的命令,她是不能違背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

  •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作者:安真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什咪?這家總裁是不是秀逗了?隻不過是恰巧看見她在樓梯間換衣服就說她故意勾引他!真是自大加霸道!她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