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章 詭異筆記

七月十日。

午夜。

滲白的月色,透過朦朦的灰色窗簾將點點殘輝滲進黑暗的房間。

突然,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嗡嗡’震動的聲音,機身來回地在床櫃上顫動著。

一隻手戀戀不舍地從曖曖的被窩裏探了出來,朝著手機鈴聲所傳來的方向來回地尋摸著,終於摸索到了手機,一把抓起手機,勢如閃電般將手連手機一起縮回被窩。

“喂...我是淩凡...您找哪位?”睡意濃濃的淩凡將一隻眼睛勉強睜開一線,按下綠色的接通鍵。

“小凡,我是哥哥!”手機那頭傳來低沉緊張又好像十分遙遠的聲音。

一聽到是哥哥的聲音,淩凡立時清醒不少,一腳將被窩踢開,坐起來高興地喊道:“哥哥,你這麽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呀,不是說隻能星期日才能給我電話嗎?”

淩凡的父母在他還很小的時候就因病去世了,他是哥哥淩楓一手帶大的,所以對淩凡來說不淩楓不僅僅是哥哥,更是爸爸媽媽。

“小凡”電話那頭低沉的聲音停寂良久,然後又如同是臨終時的告別般:“哥哥的時間不多了,以後你自己要好好照顧自己……”

“哥哥你在說什麽呀...喂...喂...”電話另一頭的淩楓突然將電話掛斷,嘟嘟的盲音響在黑暗的屋子裏,隻有慘白的點點月輝在灰暗的地板上一閃一滅,時鍾滴答滴答地走著,每走一下淩凡就感覺自己的心突然緊一下。淩凡盤腿坐在床上,不是用手撓著後腦,嘀咕著哥哥到底是怎麽了。

第二天,淩凡早早從床上爬起,跑來到早餐攤前買了杯豆漿。淩凡現在一名高三學生,所以每天要早早去班裏自習。哥哥淩楓是他心目中最敬重的偶像,他要以哥哥為目標,考上一所著名的醫學院,做一名同樣出色的法醫。

熟悉的手機鈴聲再次自淩凡的口袋響起。

“喂,我是淩凡,請問您是哪位?”淩凡將手機放在耳旁問道。

“你好,我是警察,請你來一趟淩楓的公寓,淩楓死了。”電話裏的人話音冰冷冷的,不帶有任何感情,然後嘟的一聲當即掛掉。

叭的一聲響,雪白的豆漿自手指間掉落在地,濺起如玉如珠般的豆花,乳白色的豆漿沿著紙杯的邊緣一股股地流了出來,與青色的石板結合在一起,滲入縫隙之中。

淩楓租賃的公寓。

屋內的擺設一如往昔地擺在那裏一動也未動,那盆清香的蘭花依然散發著幽幽的清香,牆上的鴿子時鍾不時仍然滴答滴答地走著。如果說惟一的不同的是,便是置在屋中央的一方長長的白布,白布之下隱約可見是一個人的身體,或許我們可以說是屍體。

淩凡的手在顫抖著,腳也在顫抖著,眼睛紅通通的,強忍著淚水不讓它掉下來,因為一旦掉下來就意味著白布之下真的就是哥哥。此時淩凡還抱著一絲僥幸,他此時是多麽希望警察是搞錯了,白布之下隻不過是一個與哥哥淩楓長的很像的人,但絕對不會是淩楓。

一個身材高大魁梧,著藍黑色警服的中年男子站在淩凡的麵前:“你是淩楓的弟弟淩凡嗎?”

淩凡咬緊嘴唇點點頭。

“去見你哥哥最後一麵吧。”男子將自己魁梧的身體閃開,一方白布再次出現在淩凡的麵前。

而淩凡卻沒有衝向白布,反而是一把抓住男刑警的衣領,喊道:“你快告訴我!他不是我哥哥!是你們搞錯了!”

男刑警臉上露出悲痛的神情:“我也不願意他是淩楓,但事實是無法騙人的,淩楓死了。”

淩凡一把將方義推開,指著他大聲地吼道:“你們全都是笨蛋!竟然連這個人不是我哥哥都認不出來,還當什麽警察!!”說著淩凡大步衝到白布之前,雙手顫抖著將白布翻開,熟悉的幹淨的發型、俊逸的麵容、以及那顯露於嘴角的燦爛笑意,所有的一切都真實地告訴淩凡——他就是淩楓!

“哥哥!!”淩凡一把撲在淩楓的身體上痛哭著。

突然間,淩凡提起雙手抓住淩楓的衣領劇烈地搖晃著,喊道:“淩楓!你給我起來!你到底要躺到什麽時候呀!!”

方義朝著門旁的兩個警察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趕快將淩楓的屍體搬走。

“不準動!!你們誰也不能動我哥哥,他隻是睡了,他還會醒的!!”淩凡張開雙臂護在淩楓的屍體前,雙眼頓時射出駭人的光芒。

兩個剛要過來準備搬動屍體的警察,一時愣在那裏,不知所措地望著方義。

“淩凡!你給我冷靜點!!”方義一手抓住淩凡的衣領,將他拽開,重力地按倒在牆壁上,咬著牙怒吼道:“你以為我們就不傷心嗎?!他也是我們的兄弟!但現實是無法改變的,淩楓死了!!”

淩凡的頭無力地抬起,兩行熱淚沿著臉頰緩緩地流淌下來:“為什麽?我哥哥到底是怎麽死的?”

方義猶豫了一下,緩緩道:“無症狀死亡!”

“放屁!!什麽叫無症狀死亡!?如果我哥哥此時還活著他一定能找出死亡的原因的!!”淩凡激動地吼著。

“老大,現場已經勘測好了......我們可以撤了。”一個留著平頭的警察走過來打著報告道。

“知道了。”方義將緊提淩凡的手鬆開,轉過身大步朝著門口走去,剛要走去門口的時候,方義停下了腳步,回身望著淩凡關切地道:“淩楓的死,我們警察會負責查清的,請你不要太過傷心。”

淩凡的身體貼著牆壁緩緩地滑了下來,眼睛無神地望著公寓內的一切。這裏的一切都沒有任何的變化,家具布置都跟自己見到的一樣,惟一不同的是在淩楓經常伏案寫字的桌上醒目的白色‘現場痕跡固定線’。淩凡起身緩緩地走到桌子前,坐在那張熟悉的椅子上,將自己的身體照著那白色的線伏在桌子上,顯然淩楓是趴在桌子上安然死去的。

一圈雪白用石灰劃出的人形線,,那是哥哥活在這世界所留下的最後痕跡,是它清晰地記錄下哥哥當時最真實的樣子。淩凡又望著桌子上的其他東西,筆筒、整整齊齊地堆放在一旁的幾本書,旁邊還立著兩個相片架框,一張是淩凡、淩楓還有姥姥合照,一張是一個美麗的女子的照片,她叫柳雪兒,是淩楓在醫學院時的女朋友,卻在畢業那天就突然分手,原因不明,雖然分手是淩楓提出來的,但淩楓卻從此變的沉默寡言起來,再然後兩人漸漸的斷了聯係。可能是淩楓心裏一直裝著林雪兒,從沒有放不下吧,為此朋友們為他介紹了好幾個女朋友,他都厲聲拒絕了。

桌子裏的一方,露出半線的抽屜將淩凡的目光吸引住。他輕輕地將它抽開,頓覺眼前雜七雜八的什麽都有。淩凡不禁皺了皺眉頭,哥哥淩楓是一個有潔癖的人,他不可能會讓自己的東西這麽雜亂的。淩凡鼻頭一酸,想到淩楓如果在世,他一定不希望自己的抽屜如此的雜亂的,於是淩凡將抽屜拿桌子裏拿了出來,放到桌子上。淩凡小心翼翼地把裏麵的東西如手機鏈、膠帶、硬幣、橡皮、小匕首什麽的一件一件地拿了出來。

突然淩凡愣了一下,他再次將手捏住抽屜底部一塊黑黑的橡皮模樣的東西上,使勁地向上提,可那塊橡皮像是長在抽屜底麵上一樣紋絲不動。

淩凡感覺有點奇怪,於是翻轉抽屜,將抽屜在桌子使勁一磕,隻聽咚的一聲,抽屜底板連同橡皮一起砸落到桌麵上,同時更為驚疑的是一本黑色封皮的備忘錄也隨之翻落掉落到桌麵上。

這是什麽?淩凡好奇地拿起那本黑色的備忘錄,隻見它的封麵除了黑色還是黑色,滿目的黑色透露著說不出的詭異。

憑著獨特的第六感,淩凡感覺到手中的黑色的備忘錄,它一定和哥哥淩楓的死有很大的關係,而且更令淩凡不安的是,他總感覺在這間房間的某處有雙眼睛在盯著自己。

淩凡仔細地端詳著黑色的備忘錄,伸出兩根手指夾住封麵的一角,緩緩地,剛要將它翻開,“喵!!”一聲尖厲刺耳的聲音突然傳來,淩凡的心猛下迸跳一下,手指啪的一下按住那黑色的封麵,緊緊地用雙手壓著,似乎隻要手一鬆開備忘錄就會自己翻開一樣!。

突然,淩凡感覺到正前方似乎有雙眼睛在死死地盯著他,雖然明知是白天,但他的後脊梁仍是一陣發毛渾身不自在。淩凡一咬牙將頭迅速一抬,一道黑色的身影迅速地從窗外的欄杆上跳過!

滴滴冷汗自淩凡的額際流下,嘴唇不禁微微張開,呼呼地輕喘著氣,胸脯起伏不定,驚道:“原來是隻貓呀......”

淩凡重新低頭盯著雙手緊壓著的那本黑色備忘錄, 一種說不出的詭異從這本黑色的備忘錄裏麵散發出來,誘使著淩凡去翻開它。

嘩啦的一聲巨響,窗簾像是被人突然猛拉過一樣,將明亮的窗戶牢牢地遮住,淩凡的心再一次被緊緊地揪了起來,雙手緊緊地抓著那本備忘錄。

滴答滴答的時鍾走動的聲音,在淩凡的耳中漸漸的放大,如同一個人一步一步地踏在地板上的響聲,地板也是咯吱咯吱地作響。

淩凡緊緊地將備忘錄捂在胸品,不住地後退著,直貼在房間門板,眼睛驚恐地望著房間的四周:昏暗的光線透過窗簾照身在那圈醒目的白線的人形線。恍惚間,淩凡仿佛看到那道白線微微移動起來,漸漸地從桌子上爬動起來、抬起,然後從桌子上離開,如同一個人形般站立起來,甩動著白線胳膊,搖搖晃晃地朝淩凡走來。

“啊!!”淩凡驚恐地尖叫一聲,迅速地轉身扭開門,然後便是一陣咚咚咚咚下樓的聲音

那扇被淩凡甩開的門,突然吱的一聲,仿佛有人推動一般自己緩緩地關上。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