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大結局

  兩人走出民政局大門,沿著階梯一路走下來,冼誌健仿佛解脫了一身的枷鎖。而史冬冬卻帶著一臉的憤恨,這個曾經平靜淡然的女子,到最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真的愛這個男人還是愛她的錢。孩子流產了,他隻說了一句:“你咎由自取!”

  是啊,愛情原本就是咎由自取!她毫不猶豫地吼出了離婚兩個字,原本隻想嚇唬他,但是想不到他竟然爽快地答應了。一場婚姻,她人得不到,錢也撈不著,連孩子都沒有了。她一直都覺得在她的愛情裏。陳正陽才是第三者,兩個人的愛情容不下第三個人,她愛冼誌健,而冼誌健也愛著她,那陳正陽自然就是多出來的那個第三者。但是想不到他們幾年的感情依舊盤踞在兩人中間,並且成為他們離婚的導火線。

  她依舊很愛冼誌健,但同時也恨他,男人的愛為什麽會消散得這麽快?他不久前還對她信誓旦旦啊,前後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完全變了樣。

  其實很多關係都有著準確的定位,當她是他的情人時,她還沒給他壓力的時候,他自然就沒有負擔,所謂的愛便也多一些。但當她提出要他離婚的時候,並且讓他背負了這麽大的罪孽,他便開始思考這到底值不值得,最後,他覺得不值得,心裏邊會埋怨她,若不是因為她,他也不至於妻離子散。也就是他們的關係隻能是情人,隻能在情人的軌道上行駛,一旦超越了情人的關係,那便注定了毀滅,因為越了軌!

  之前楊如海讓鍾醫生約了麥導演來複診,但是麥導演卻遲遲不來,甚至打了電話來預約,但當楊如海去了,他卻失約了。楊如海知道他沉浸在陳天雲和胡喜喜的往事中,他在感受他們之間的甜蜜,他甚至把自己代入了陳天雲的角色中。

  他不出現,楊如海便想去找他,陳天雲的一魂一魄在他身上,這樣下去總不是好事。但是醫院這段時間實在很忙,她也抽不出時間去找他。此事隻得一拖再拖!

  陳董求婚成功,將擇日迎娶胡喜喜,兩人本來也打算明年再結婚,因為現在都已經是年尾,籌備這麽大的婚禮,隻怕時間不夠。但是老爺子讓人擇了明年幾個日子都不適合,換言之就是要多等一年。老爺子哪裏願意,咬咬牙宣布,還剩一個多月過年,馬上籌備!

  這世間沒什麽事是錢辦不妥的!老爺子自從知道陳天雲要迎娶胡喜喜,精神便好多了,加上有藥物控製,神智異常清晰,隻是醫生也說了,這也許是暫時的,心理影響生理,尤其腦退化症的病人很受心情情緒影響,所以也不能算是病情有跨約性的進展,不過這也給了胡喜喜和陳天雲一個很大的鼓舞。所以這個婚禮就讓他和婚禮公司去折騰。

  每個女人都夢想穿婚紗,但是胡喜喜竟然放棄穿婚紗,而是選擇了古代女子的鳳冠霞帔。她一身鳳冠霞帔,他自然是不能西裝筆挺了,兩人的結婚禮服把上海街的老裁縫忙得翻天覆地。

  當然拍婚紗照的時候,胡喜喜還是穿了婚紗。婚紗很漂亮,出自名設計師樂巧巧的手,束胸孔雀長拖尾婚紗,簡約中帶著華貴,華貴裏顯飄逸,陳天雲隻看了一眼,便再也移不開眼睛,眸子裏的驚豔表露無遺!

  “這麽巧,你也結婚啊?”陳天雲驚豔中不忘貧嘴,在她臉頰上啄了一下,唇邊帶著戲謔。

  胡喜喜摟住他的脖子,眼前這個俊朗帥氣的男人,就是她老公。多奇怪的名詞?竟然會讓人生出幸福的感覺,她唇邊也蕩開一抹淺笑,“是啊,你也結婚?新娘子還行嗎?”

  陳天雲故作憂愁,“她霸道粗魯,衝動小氣,還動不動就跟人打架,我為了社會的治安,隻好把她娶回家了。你呢?新郎如何?”

  胡喜喜也歎氣,“他小肚雞腸,愛記仇,又愛勾三搭四,亂拋媚眼,為了廣大婦女的清白,我還是把他困住吧,實在是犧牲太大了。”兩人眸子相對,都不約而同的笑了!

  攝影師在那邊對著兩人喊:“新娘新郎往這邊看!”兩人不約而同地帶著唇邊一抹淺笑轉臉過去看著攝影師,攝影師按下快門,把這幸福的笑容定格在照片裏。

  結婚,是女人一輩子最幸福的日子。不管以前如何,不管以後如何,至少結婚的時候是應該開心的。

  灣灣簡直就氣炸了肺,本以為她會比胡喜喜早出嫁,畢竟她有餡了。就算起碼不是比她先嫁也該一起舉行婚禮才對,但是由於她的胎兒不穩定,所以醫生禁止她做一切辛勞的工作,而她又想要自己籌備自己的婚禮,不想假手於人,所以不得已要把婚禮往後挪。

  婚紗照拍得很浪漫,外景用了大海為背景,後麵波浪翻滾,而新郎新娘卻在鏡頭前裸露著最幸福的笑容。

  婚禮定在了農曆十二月十八,離過年還有十二天,這一天不是全年最好的日子,但是卻一定是最適合他們結婚的日子,因為這一天,他們結婚了。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一眨眼,便是十二月十八日了。昨晚的告別單身晚會把一眾兄弟團喝得人仰馬翻,但是第二天他們依舊很有專業精神,古樂一早便把胡喜喜的車子開去貼花,陳天雲和胡喜喜都決定用她的瑪莎拉蒂做花車,花車開出去之後,一隊車隊緩緩地開到花店門口,迎親的車隊以往都是在車牌的位置貼在“永結同心”的話,然後在車身沾上幾朵小花。但是這一次的車隊很特別,車頭玻璃貼著兩個紅色的小小心形圖案,用一支箭穿透。而車子後麵的玻璃則清一色貼著一個大紅心形圖案,上麵用黑色筆寫著“陳天雲永遠愛胡喜喜”,九十九輛迎親車,全部都貼滿了這樣的愛語,如此大張旗鼓地宣揚對胡喜喜的愛,如此的露骨老土,不是陳天雲的作風,大家猜得沒錯,確實是老爺子的主意,這每一條標語,都是出自他的手,他的字和之前相比已經差很多了,因為長期服藥,手顫抖,所以發揮得不好。但是這份禮物,卻是胡喜喜和陳天雲最珍貴的結婚禮物!

  化妝師早上十點鍾便去了長龍豪庭胡喜喜的家裏幫她化妝,無疑兄弟團是強大的,但姐妹團也不弱。楊如海是伴娘,陳珊瑚尤倩兒常灣灣陳正陽這四個強悍女人把門,而樂樂水滴草和公司的眾女同事做後援,阿貝德王子和阿諾也加入了增援,要是覺得還不夠強大,還有一位男姐妹殿後,他就是胡老大。胡老大一身筆挺的西裝,棱角分明的麵容上也有了一絲和緩的跡象,唇邊不斷地揚起,看出他的心情是十分愉悅的。當然,若是認為胡老大出場還不夠卡司,加上冷大娘這位女俠,那整個姐妹團就能把兄弟團給捶了。

  孟大娘和胡老爺子也回來了,孫女結婚,他的夢也就圓了,一直樂嗬嗬地坐在沙發上,冠軍和阿興在身旁陪著,十分和諧溫馨。冠軍的親生父親王木生也來了,冠軍沒有和他相認,心裏還怨恨他害死了媽媽,害得外婆和媽咪辛苦這麽久,受了這麽多的苦。但是畢竟父子血濃於水,兩人總有冰釋的一天(這些也留到下一本再說了)。

  吉時是下午一點鍾,接新娘的兄弟團在十二點五十分便抵達長龍豪庭。伴隨兄弟團一起來的,還有一大群記者,總之這一下長龍豪庭的門口是堵塞得水泄不通,但是誰又能說什麽呢?這麽幸福這麽開心的事情,也讓左鄰右舍一起圍觀。記者們當然是最開心的,本以為陳天雲和胡喜喜結婚,會低調而保密,但是誰想到竟然是這麽大張旗鼓並且歡迎記者前去,這是新市的大事啊,聽說連省長都會去喝喜酒,還有很多政府的要員都紛紛出席,是啊,陳老爺子以前結交甚廣,很多要員和他的關係都很好,他孫子結婚,當然是要道賀的。

  陳天雲今天穿著一套紅黑的古裝新郎禮服,頭戴西瓜皮帽子,十分的可愛帥氣,他一整天都像飄在雲端裏,腳踏不到地,嘴角不自覺地咧至耳朵,身為伴郎的李哲文搭著他的肩膀,“得了,別笑了,今天誰都知道你牙齒很白了。”

  陳天雲捶了他一拳,“是不是兄弟啊?”

  古樂走上來笑說:“現在還有機會後悔,一會新娘接了下來可就沒機會反悔了,要不要給你考慮多一分鍾?”

  身後的兄弟團都哄笑起來,陳天雲白了他一眼,“得瑟,我一會告訴灣灣去。”

  李哲文振臂一呼,“好了,兄弟們,上去搶人來了。注意,除了新娘之外,其他的都要擁抱。”

  “好,衝啊!”大頭也揚臂歡呼,陳天雲手捧著花束,深呼吸一口,努力地邁開腿,身後的兄弟唱著結婚進行曲:“成個老襯,從此被困,甜蜜絲絲滲入心。 愉快過癮,情不自禁,完美兩心相貼近興奮。 晴與天陰,禍福不分,和伴侶交心不說金。 成世腳「un3」,同心合襯,攜眷譜出最美麗歌韻 ......”

  “他們來了!”尤倩兒一直伏在門上看著,忽然興奮地回過頭對姐妹們大喊,“列隊,準備好沒有?”

  身後姐妹都應聲道:“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塊九!”

  “好!”

  胡喜喜雖然是鳳冠霞帔,但是沒有披紅頭巾,頭上插著許多金釵,嬌俏中可見隆重。而伴娘楊如海的古裝就怎麽看怎麽合身,大家都笑說她會不會就是一古代美女。姐妹中有穿群褂的,也有穿唐裝禮服的,更多是穿旗袍。相對兄弟,她們可謂是盡力配合了。兄弟們除了伴郎李哲文之外,其餘全部西裝,一點都不配合大會的主題,讓人失望,更顯得陳天雲和李哲文異類。

  大頭用力拍著門:“開門開門,接新娘來了!”

  拍了一下,裏麵還不應門,大頭歡呼一聲:“好了,新娘不在家,我們走了,不娶了!”

  兄弟哄笑,“是啊,不娶了,走了!”說完,就作勢要走,陳珊瑚打開門,隔著鐵門吼道:“想要接新娘,沒這麽容易。起碼也要給點誠意!”

  李哲文笑著問:“要什麽誠意啊?我們來了就是最大的誠意!”

  尤倩兒也大喊:“不行,不行,起碼把衣服給換了,我們的主題是古裝,你們一個個西裝筆挺,擺明是倒台,不行不行,換了!”

  李哲文說:“來不及了,他們都沒做古裝,而且就算有,現在回去拿也誤了吉時!”

  “早有準備,冠軍,阿興,把衣服從鐵門一件一件丟出去,要看著他們換衣服,並且拍照留念,記住,有一個不換,新娘子也不準出去。”

  陳天雲苦兮兮地說:“玩大了吧?珊瑚,念在我們一場同學,大家打個商量......”陳天雲話沒說完,陳珊瑚便大手一伸,打斷了他的話,“先換衣服再商量。”

  兄弟團嚷嚷道:“這些都是酒樓裏男服務員的衣服,多不好看啊。”

  “要我們換衣服行,但是你們也要換,並且要給我們行注目禮。”

  “對,我們也要看換衣服!”

  尤倩兒對著屋子喊了一聲:“冷大娘!”

  一個風韻猶存的中年婦女走了出來,她一身得體的大紅裙褂,神情深奧,陳天雲連忙喊了一聲:“嶽母!”她是胡喜喜的幹娘,自然就是他的嶽母了。

  嶽母大人冷大娘淡淡一笑,“衣服不換也行,不過要跟我的小寵物們玩一會,珊瑚,打電話去保安室,讓他們暫停電梯。”陳珊瑚舉起手機,得意地說:“已經打了!”

  兄弟們麵麵相窺,都不知道冷大娘玩什麽把戲,倒是陳天雲嚇出了一身冷汗,胡喜喜帶他去見冷大娘的時候,他便被她的寵物嚇得魂飛魄散。

  冷大娘在眾人的注目禮下,慢慢地舉高右手,然後嘴裏發出累死嘶嘶的聲音,隻見一會兒,冷大娘紅色的衣袖裏忽然透出一點綠來,綠色慢慢增多,並且開始延伸揚起頭,吐著紅色的信子,虎視眈眈。

  大頭吞吞口水,退後一步,訕笑著說:“嶽母說什麽就是什麽了,兄弟們趕緊換啊!”他回頭一看,卻發現那群剛才還趾高氣揚的兄弟連褲子都脫了,正一臉恐懼地在穿服務員服裝,古樂朝大頭吼道:“趕快換啊,別得罪了嶽母的寶貝。”說完,給他丟了一套衣服。

  姐妹們得意地哈哈大笑。

  “趕緊,別誤了吉時!”冷大娘臉帶微笑,“一分鍾內換不好的,全部跟我家寶貝玩兒。”

  此言一出,兄弟團幾乎全部加速了手上的動作,一分鍾內,齊整站好,李哲文則笑著說:“好,還有什麽條件!”

  “開門利是少不了!”

  “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元九角九分!”

  “好老土啊你們,每次都這樣!”李哲文說道。

  “這是規矩,趕緊,別拖了時間!”

  “兄弟們,講價!”大頭推著美國分公司市場部經亞曆山大上前,亞曆山大是鬼佬,講價一事他最熟,劈裏啪啦講了一串英文,忽然嬉皮笑臉作揖:“仙女們,打個折吧!”他的中國話不是很正,這中國的禮節也做得不正規,但是卻讓姐妹們一陣歡樂,陳珊瑚說:“一場同事,給你個麵子,把零頭去了,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至於九角九分就免了!”

  亞曆山大苦著臉說:“我的麵子隻值九角九分!”

  經過一場唇槍舌戰,最後以九十九萬成交。這還是胡喜喜讓人出來阻止,否則不知道得鬧到幾點,看著一臉嬌俏的胡喜喜,陳天雲隻覺得心中一陣激動,上前一抱起她便說:“我娶到你了!”

  大家都哈哈笑,現場的氣氛讓人感動不已,胡老大站起來說了一句:“趕緊下去,可別誤了吉時!”

  陳天雲放下胡喜喜 ,把花交到她的手上,胡喜喜微笑著:“你們這群兄弟真的很拙。”

  “沒辦法,他們打算開酒樓,所以試穿一下服務員的衣服。”陳天雲聳聳肩!

  順利把新娘接下樓了,前後不一樣的兄弟團秒殺了不少記者的相機內存,而最佳男女主角牽手而行,神情洋溢著幸福。

  陳天雲抱起胡喜喜,走向花車,他把胡喜喜放在副駕駛座,然後自己微笑著為她關上車門,而自己則走到駕駛座親自開車,後麵的兄弟姐妹也紛紛上了車,胡錦明和楊如海同車在前麵開路。

  就在陳天雲打開車門要上車的時候,忽然從記者團裏衝出一個人,把陳天雲拽倒地上,然後飛快地上了車,並且在最快的時間裏發動車子逃離。

  由於很多大部分人都上了車,婚禮的保安人員也一時鬆懈下來準備上車去婚禮場地,誰想到竟然會在這一個節骨眼上發生意外,而偏生胡錦明和楊如海又開車前麵,並且拐彎出去了,沒有看見這一幕。

  婚車往相反方向飛馳而去。

  劫持車輛的人,正式楊如海一直尋找的麥導演,他潛伏起來,就是為了這一天,他一手用槍指著胡喜喜的頭,一手打方向盤,馬路上很多車,而麥導演也開得飛快,胡喜喜也不敢輕舉妄動,因為這樣的車速無論撞上什麽車,都是一件要命的事情。“你想幹什麽?”胡喜喜冷靜地問道。

  麥導演緊繃著臉,眼睛餘光看到她手指上的戒指,他輕輕地說:“把戒指脫下來,扔出去!”

  胡喜喜隻得脫下戒指,但是要她扔掉是不可能,那是他們的結婚戒指,婚都還沒結,焉能丟掉戒指?她舉著戒指,“我脫下來了,你先告訴我你想幹什麽,否則我不會把戒指扔掉。”

  麥導演臉色和緩下來,語氣輕柔,“我們去結婚,你看,我今天穿得好不好看!”

  胡喜喜見他一件風衣裏麵穿著一套筆挺的西裝,而且還打了煲呔,裏麵的襯衣潔白燙貼,他是有備而來的,胡喜喜心中暗驚,“這人瘋了?他要娶我?”

  胡喜喜問道:“你為什麽要娶我?”

  就在此時,電話響了,胡喜喜一看,是楊如海,他們在後麵追來了,胡喜喜看了麥導演一眼,麥導演似乎不在乎她聽不聽電話,兀自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腳下踩油門的力度卻不自覺地加重了。車速如飛,馬路上的車都紛紛躲避,後麵交警車輛呼嘯而起,還有一排貼著陳天雲永遠愛胡喜喜的標語車隊。

  胡喜喜摁下接聽鍵,“喂!”

  “聽著,他陳天雲的一魂一魄在他體內,他不能死,他一旦死了魂魄便會飛散,你要穩住他的情緒讓他在一個地方停車,我有辦法取回他的一魂一魄!”楊如海急速地說。

  胡喜喜掛了電話,心中驚濤駭浪翻天覆地,原來這一魂一魄是在他身上,那是不是代表著她和陳天雲的記憶也在他腦子裏?她想起楊如海的話,要穩住他的情緒,她於是順著他的話問:“我們要去哪裏結婚?”

  麥導演微笑著說:“教堂,我是基督教徒。”胡喜喜發現他的眸子除了有熟悉的情深之外,還有一絲偏執和瘋狂,那應該是他的情緒。

  “可是我穿著中式的結婚禮服,怎麽能去教堂?我不要去教堂。”胡喜喜發起脾氣來,嗔怒地說。

  麥導演看著她的禮服,聽到她說不去便生氣地說:“不去也得去,我不管你穿什麽衣服,總之今天我要你嫁給我,聽到沒有。”

  “你凶我?我都還沒嫁給你你就凶我?還對我生氣?我不嫁了,停車,我不嫁給你!”胡喜喜連忙大蛇隨棍上,既然陳天雲的記憶在他腦子裏,她就要用這樣的方式勾出陳天雲的情緒。

  果然麥導演一聽她生氣地說不嫁,便馬上放軟了姿態,“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凶你,好,那你要去那裏行禮?我們不去教堂,都隨你。”

  “那你用槍對著我幹什麽?我又不是你的敵人!”她嚐試卸下他的防線,但是他一聽她這樣說,又馬上強硬起來,“不行,我不這樣你不會跟我結婚,不準說話,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車子飛快地駛上了國道,往市外飛馳而去。

  胡喜喜認得路,這是回西潮的路。他要帶自己回西潮?她從倒後鏡看後麵,楊如海的車子緊跟不懈,還有陳天雲也自己開著車追上來。胡喜喜暗暗著急,要是這樣拖下去,這瘋子會發瘋的,而且他手上有槍,要是傷了誰都不好。

  陳天雲眼睛冒火,心裏也擔心得不得了,這個麥導演他知道,是個瘋子,瘋子什麽事情都做得出來,他的心如同放在高空上踩著鋼線,隻恨不得那瘋子挾持的是他。

  楊如海不得已,隻得拔下頭上的簪子,往車窗外一扔,簪子沒有落地,而是化為一股空氣消失了,綠荷進了胡喜喜的車子,胡喜喜雖然知道楊如海的本事,也見過綠荷,但是再次見到她還是害怕不已,綠荷冒險上了他的身,然後刹停車子。楊如海和胡錦明馬上落地。

  綠荷從麥導演的身上出來,回到楊如海的頭上。

  陳天雲的車子也趕到了,一見胡喜喜連忙上前拉開她護在身後,麥導演回過神來,瘋狂地衝上前要搶胡喜喜,胡錦明攔住他麵前,楊如海說:“要擊中他的頭部,讓他昏迷,但是不能讓他死。”

  胡錦明點點頭,陳天雲想上前幫忙,楊如海阻止了,“你不能打他,否則那一魂一魄回不到你身上。你站在後麵護著胡喜喜。”陳天雲有些茫然,這一魂一魄在麥導演身上,是不是意味著他可以重新得回和胡喜喜的記憶?

  麥導演像瘋子一樣衝上前去和胡錦明糾纏著,他功夫不高,都是拍武打片的時候學的花拳繡腿,胡錦明一個拳頭就可以放倒他,但是如楊如海所言,要讓他昏迷,又不能過分傷害他,所以力度和角度都要拿得準。

  李哲文等人也來到了,他這位公安局長第一次用旁觀者的身份看人家打架而不上前阻止。

  胡錦明看準一個空位,朝他的後腦一個手刀,麥導演全身一軟,昏倒在地,楊如海立刻拉著陳天雲的手上前和麥導演的手就緊握在一起,然後朝麥導演的眉心和天靈蓋上打了一掌,麥導演忽然睜開眼睛,眼裏布滿血絲,他死死地盯著楊如海和陳天雲,“我要殺了你,胡喜喜是我的!”

  陳天雲深呼吸一口,腦子裏一直空白的缺口已經得到了修補,往事排山倒海地在他腦海裏湧現,他閉上眼睛,慢慢處理著腦子裏忽然湧現的信息。

  楊如海在他耳邊說:“放下執念,回頭是岸。”

  麥導演愣愣地看著她,又看了看胡喜喜,胡喜喜和陳天雲相擁而立,她眼裏的深情是他從來沒見過的,嫉恨在他心頭一閃而過,宛若毒蛇噬心。

  “胡喜喜,我可以跟你說幾句話嗎?”麥導演揚起頭看著胡喜喜,胡喜喜雖然很氣他,但是也是因為他才找回陳天雲的一魂一魄,所以對他的氣也就抵消了,她走上前來,“你要說什麽?”

  “你過來一點,我不想太多人聽到。”麥導演看了一眼胡喜喜身後虎視眈眈的陳天雲和胡錦明,低聲說。

  胡喜喜隻好湊近一些,蹲下身子剛想開口問,卻不料麥導演忽然發狠,一把抱住她並用力吻住她的唇,並使勁輾轉咬著,胡喜喜一拳打在他後背上,陳天雲和胡錦明衝上去拉開他,他一邊狂笑一邊說:“哈哈,你終於是我的了,你終於是我的了。”

  胡喜喜用力擦嘴,“瘋子!”

  李哲文把他拷了起來,他卻還是笑著,似乎心願已了。

  對於一個不知道愛情是何物的人,實在不知道該笑還是該生氣。

  婚禮繼續進行,隻是誤了吉時。但是老爺子說,這一天壓根就沒有凶時,換言之,全天都是吉時。

  當接過胡喜喜的孫媳婦茶,老爺子竟然哭了,從懷裏掏出利是遞給胡喜喜,“從今天起,你就真的是我陳家的人了。你以後叫陳胡喜喜!”

  “恩,知道!”胡喜喜應道,難得地沒有反駁他,她跪著走上前去,為他擦幹眼淚,“不要哭,再哭就不帥了。”

  在場的人都十分感動,這份祖孫情沒有血緣關係,是在生活中用心建立起來的,感情有時候比血緣更管用。

   陳天雲扶著胡喜喜站起來,老爺子巴巴地望著兩人,眼神裏充滿了希望,今天天氣雖然寒冷,但是陽光晴好,他們一家人相依相偎,足可以抵禦任何的寒冷!

   (全書完)

  此書終於落幕了,說幾句哈,其實我知道續寫的這一部分真的構思不好,而且前麵劇情很多我都選擇不交代,例如李哲文,朱愈飛和水滴草,阿貝德等等,這些劇情我都會放在下一本書。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持和包容。無言感激!對於胡老大的身份,很多人都問過我了,到底是不是黑社會?這個先行賣個關子,忙完了這一陣子,我會寫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

  •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作者:安真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什咪?這家總裁是不是秀逗了?隻不過是恰巧看見她在樓梯間換衣服就說她故意勾引他!真是自大加霸道!她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