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二十四章 唯一條件

  汽車直駛向市一醫院,路旁的芒果樹長出青綠的新葉,不遠處木棉花掉光了所有的葉子,花苞蓄勢待發,隻等著下一次的暖流,然後染紅一樹,染紅城市的一角。

  故鄉的小鎮,街頭小巷燃燒著的火紅的木棉,胡喜喜總會突如其來的感到一陣憂傷,原來當你以為自己已經忘記的時候,往事偏偏想惡狗般衝出來狠狠地咬你一口!

  陳天雲見她沉默了,一時也找不到話題,便加大了油門往醫院飛馳。

  老爺子受了些驚嚇,肝氣鬱結,怒火上升而導致血壓飆升,幸好是送院及時,否則也挺危險的。

  胡喜喜來到醫院,與陳天雲相諧步進去,她沉默了一下後說:“關於我的身份,希望你能尊重我的意願,不公開!”

  “為什麽?”陳天雲問出口便後悔了,這些怎麽說也是她的私事,他是不該過問的。

  “我不希望我的身份曝光,帶給我兒子太多困擾!”胡喜喜坦白地說,她覺得陳天雲是個明白人,所以也沒有編造謊話。

  “你是一位偉大的母親!”陳天雲看著她聖潔的眸光,忽地怦然心動,這是母性的光輝,而他從來沒有感受過母愛,忽然很想從一個女性身上獲取著一種被世人千百年傳誦的母性,假如他的媽媽沒死,相信她也是一位好母親,也一樣有這樣的光輝。

  “母親都是偉大的,”胡喜喜想起以前看到的資料,老爺子的兒子兒媳在多年前已經車禍過世,愣了一下,目光便有些憐憫了,“爺爺也一樣偉大!”是的,她也沒有媽媽了,生命裏隻剩下冠軍和爺爺兩位血肉至親,怎麽說,也該放下仇恨回去把他接出來!

  陳天雲麵容有些悲涼,少年時代曾羨慕人家一家大小出門遊玩,他跟自己說不在意,但事實上是否真的不介意?他也不清楚,隻是看到那樣的場麵,心裏總會發酸。

  兩人又沉默了,腳步加快往病房走去,還沒到門口,便聽到醫生和老爺子在說話,老爺子倔強地說:“不留院,我馬上就回去了,等我孫子來我就回去!”

  “不行,你血壓剛才偏高許多,必須留院觀察兩天!”醫生硬梆梆地說,“這一次沒商量!”

  老爺子苦瓜著臉:“你明知道我最不喜歡醫院,到處充斥著消毒藥水,就一個晚上吧?行不?”硬的不行就來軟的,老人和小孩真的一樣性子啊!

  “不行!”胡喜喜推開微啟的門,走了進去,陳天雲跟在後麵微微笑著,他最愛看爺爺吃癟的樣子,胡喜喜對醫生說:“讓他在這裏住十天半月,不準出院!”

  “什麽?”老爺子轟隆隆地吼了一句,隨即可憐兮兮地說:“阿喜啊,我沒事啊!”

  “不是治你的高血壓,是治你的腦子,你這麽大個人了,沒長腦子怎麽做人?你以為你十八二十二嗎?居然提刀去尋仇。”胡喜喜機關槍般數落道。

  老爺子是個極愛麵子的人,在場又這麽多醫生護士,他的寶貝孫子也在看著,眉目含笑,一時火氣上升,一拍床怒道:“誰讓你多事?你不來我也能擺平!”

  胡喜喜見他怒發衝冠,怕他激動,隻得收斂了語氣說:“那好,我不多事。”她轉頭一旁的老李,“那小夥子怎麽了?”

  “小路斷了肋骨,在隔壁病房呢!”老李回答說。

  “真是個好小夥啊,對方這麽大陣仗,他也不逃跑,這人再貴也要聘!”老爺子見胡喜喜沒有繼續發飆,也收斂了脾氣,順著她的口氣說話。

  見他沒什麽大礙,胡喜喜也總算放心下來,坐在床邊和老爺子說了一會話,哄他住幾天醫院,開始他是極力反對,但在胡喜喜威迫利誘之下也隻得投降。

  陳天雲送胡喜喜回去的路上,像是思考了許久才說了一句:“爺爺很聽你的話!”

  “我跟他投緣!”胡喜喜笑道。

  “我可以請求你一件事情嗎?”他把車停在一邊,看著胡喜喜。

  “不必說請求這麽嚴重,我會害怕的。”胡喜喜打趣說。

  “能不能請你搬來我家裏,和老爺子住一段時間?”陳天雲鼓起勇氣問道,見她麵容驚愕,連忙解釋說:“我知道這樣是強人所難,但是我希望他開心,他隻有在看到你的時候才會露出舒心的笑容。”

  胡喜喜沒想到他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事實上,她對老爺子也有一份割舍不下的感情,短短半個月裏,和他朝夕相處,雖風波不斷,倒也樂趣不少,也許是長久的孤獨,讓她對老爺子產生了一種類似親人的依賴。

  “我考慮一下吧!”胡喜喜最後說。

  陳天雲嘴唇動了一下,有些無奈地說:“其實你也知道,老爺子根本不喜歡倩兒,日後就算結婚了,也不一定待見她。在我不在家的日子裏,要是他孤寂地度過,他會更恨倩兒搶走他的孫子。但是有你在,能平衡他心裏的憋屈和不忿,起碼笑容也多點,日後就算倩兒來,他也不至於存心刁難。”

  胡喜喜看著車窗不說話,她也不喜歡尤倩兒,日後她要是去陳宅住,見到尤倩兒來,估計她會加入戲弄刁難的邪惡聯盟,想到尤倩兒那囂張跋扈的臉被老爺子的氣得一陣青一陣紅,臉上就不自覺地綻出得意的笑。

  回到家裏,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胡喜喜敲開灣灣的門接球球,灣灣穿著純棉睡衣蒼白著臉打開門,“沒事了吧?又鬧上派出所,日子空閑了是嗎?”

  胡喜喜進屋,球球衝上來咬住她的褲腳,笨拙的身子像是在跳舞般悠然自得,胡喜喜彎下腰摸摸它的額頭,“還是球球好啊,心裏藏不住秘密,不像有些人,把秘密收藏在千年寒冰底下,我還傻乎乎地去追人家的前度男人,真是白癡。”

  灣灣與古樂的關係,不用胡喜喜細想,已經完全攤開了,往往能騙人的是語言,表情是騙不了人的,眼神是騙不了人的,常灣灣的功力不夠高深,修行在胡喜喜之下,故被識穿了也是意料中事。

  灣灣眼裏有些歉意,軟軟地說:“對不起,隻是我認為有些事情是我的私事,不想跟任何人說起,希望你尊重我,並給我足夠的私人空間!”

  “你不說我當然尊重你,也會給你私人空間,過兩天我帶冠軍去陳宅住一段時間,給你很大的空間。”胡喜喜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腳,痞痞地笑看灣灣,眸子裏卻帶著一絲諷刺。

  “你生氣?你氣我不告訴古樂是我的什麽人?”灣灣知道她對某些事情很執著,很小氣,遂在她身邊坐下說:“我不告訴你,是因為....我也不知道怎麽跟你說,總之我認為是過去的事情,你要是喜歡他,現在還是可以追他的!”

  胡喜喜確實曾經生氣,她眼睜睜看著自己去追她的前度情人,卻冷眼旁觀,甚至幾番追問,半句不透露,但這氣也隻氣了一分鍾,對常灣灣,她是氣不下的,除了她們是發小死黨之外,這些年確實為她的歡喜集團出盡了力,每個人都有不能和人說的秘密,胡喜喜有,常灣灣也應該有。

  “算了。等你想傾吐的時候再跟我說吧!”胡喜喜聲音軟了下來,“隻是我還是要去陳宅住的,冠軍大了,身邊需要有個男性長輩教導指引,很多事情,尤其是男兒青春期的事情,我什麽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由我來跟他說。”

  “你想陳天雲來教他?他願意嗎?”

  “這個是我搬到他家居住的唯一條件,要是不願意,我也不會考慮!”胡喜喜歎息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

  •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作者:安真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什咪?這家總裁是不是秀逗了?隻不過是恰巧看見她在樓梯間換衣服就說她故意勾引他!真是自大加霸道!她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