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二十二章 鬧事

  “好,我就等警察來!”胡喜喜也不囉嗦,撿起地上的鞋子穿回去,那光頭見她神情傲慢,心中惱火,也不見她有什麽動靜,反正是等警察來,他也不怕,便想出手教訓一下胡喜喜,趁她低頭穿鞋的時候,一個掃堂腿,就想把胡喜喜掃倒在地,胡喜喜右腿一退後,左腿跳起,輕易避過,轉身一個飛身連環腿,踢在光頭身上,趁他站立不穩,起蹬一腳踢在他頭上,光頭頓時口噴一口鮮血,落在地上。

  胡喜喜站直,輕蔑地說:“我不找你麻煩你居然還敢偷襲?”那幾個大漢見光頭被打到在地,便一擁而上,胡喜喜笑笑,忽然快若閃電般把為首的一名男人揪住,手中不知道何時多了一塊刀片,刀片擱在他脖子的大動脈上,他頓時一動不敢動。

  “刀片?你是胡喜喜!”被擒住的男人驚駭地說道,道上用刀片的女子隻有一個,那就是傳奇大哥胡錦明的妹妹胡喜喜,歡喜集團的董事長!

  “胡喜喜?”那幾個正欲衝上來的人都頓住了,驚疑不定地看著胡喜喜,“虎哥,會不會認錯?胡喜喜怎麽會來這些地方?”

  遠處警車呼嘯而來,救護車也跟在後麵,警車開到路邊,下來幾個警察,一臉的威嚴,兩個直直走進打鬥中心,幾個在驅散人群。

  醫護人員把小路和老爺子扶上救護車,老李跟著上車去照料,一名警察上前問道:“怎麽回事?為什麽鬥毆?”

  胡喜喜說道:“他們賣假貨,欺騙消費者,我們家老頭來退貨,他居然還打人!”光頭等人一見警察來了,都理直氣壯起來,連忙辯解道:“不是這樣的,警官,他們在我這裏買了一個電磁爐,回家摔破了要拿來跟我換,你看看,裂開一個口子,這哪裏是什麽質量問題?我不換吧,他們還帶刀來。”

  “這刀是你帶來的嗎?"那警察問胡喜喜,胡喜喜搖搖頭:“不是!"

  “說什麽瞎話,就是那老不死帶來的!”光頭叫囂著,他已經斷定眼前這個人並不是胡喜喜,聽說她是全亞洲最有錢的女人,但眼前這女子的裝束,不過尋常人打扮,根本看不出半點富貴的氣質,想來是貪圖胡喜喜的名聲,故意學她而已!

  “什麽老不死,你小心點說話!”胡喜喜沉下臉來,微慍道!

  這一帶混飯吃走偏道的商販,全部都跟派出所或者城管打好了關係,光頭因此有恃無恐,他知道去到派出所,被收押的不會是自己,加上刀確實是老頭帶來的,多雙眼睛看著呢,這是抵賴不了的事情,於是他十分囂張地說:“哎呀,我好害怕啊,警官你聽到沒有,她在恐嚇我!”

  “光頭,怎麽又是你惹事,你這個惹事精,什麽時候才能消停一下?”另一個比較胖的警察上前打量了一下胡喜喜,見她不過尋常女子一個,也不以為意地轉過身打趣地跟光頭說~!

  “陳警官,不是我惹事,是事惹我啊,你看一個個都說退錢,那我這攤生意還能要嗎?”光頭裝作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說!

  “得了,跟我走一趟吧,讓你老婆繼續開檔!”那陳警官轉頭淡淡地看著胡喜喜,“走吧,你也要去!”

  胡喜喜一腳踩在那裂開的電磁爐上,電磁爐便碎開了兩截,露出幾根電熱絲和裝置簡單的電線,胡喜喜冷笑一聲:“繼續開檔嗎?出了火災,是不是你負責啊陳警官?”

  “你什麽意思?產品質量問題自然有相關部門跟進,我隻處理今天的糾紛,不要廢話,跟我回派出所!”陳警官肥胖的臉有些陰沉了,看著地上胡喜喜踩裂的電磁爐,心裏有些怨恨光頭,這奸商進的貨越來越差了,這不是讓他們為難嗎?

  胡喜喜微微一笑,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喂,是市打假辦嗎?我要舉報,這裏是福隆市場,有人再賣假的電磁爐,請連同質監部門一起來查辦吧!”說完,她掛了電話,對流氓她用武力,對穿著警服的流氓,她選擇黨的力量,黨懼怕的是群眾的力量,群眾厭惡騙子,黨為了安撫群眾百姓的心,當然會做一些正義之舉。當然這些正義之舉往往在媒體的跟蹤采訪中進行,大張旗鼓,累積政績,須知道如今做官真不容易啊!

  尤其如今是人大舉行期間,各地的政府官員肯定有殺錯沒放過,先大張旗鼓喧鬧一番,修整幾個不相幹的魚蝦蟹,做做麵子上的事情,增加點印象分啊,要知道在報紙上露了臉,就等於在上級領導那裏露了臉,對仕途大有裨益啊!

  胡喜喜若是沒有猜錯,一會肯定有記者出現,她不是不能見記者,看什麽場合,她現在很明顯隻是一個被欺騙的消費者而已!

陳警官臉色當場就黑了起來,對身邊另一個年輕一點的警察打了眼色,那年輕警察會意,上前一副公事公辦的口吻:“小姐,請跟我們走一趟,你們在公眾場所鬥毆,是我們派出所的事情,至於什麽產品質量,我們會遞交一份書麵報告給質監局,不用你操心,走吧!”說完,便伸手想要抓她,胡喜喜側身一閃,這一趟派出所是去定了的,但是這賣假現場也不能不保留,她看了一下有些憤慨的群眾,大聲說道:“我知道很多人都吃過這黑心商販的虧,但是不用怕,一會就有人來收拾他們,大家不要讓這肥婆收攤子,直到打假辦的人來到,到時候大家都能退貨換錢了。”很多人都有公義的心,但因懼怕現實種種,這公義往往是深埋心底的,唯有利益是最實際的,一聽胡喜喜這話,群眾圈圈圍住攤子,不讓肥婆收拾東西,那幾個大漢想上前幫忙,胡喜喜一聲冷吼:“誰敢動?她們全都是老弱婦孺,大嬸們大娘們,誰要是敢碰你一下,立刻躺下來!”市井女子多是潑婦,胡喜喜就是從市井一步步掙紮起來的,市井女人的撒潑手段可謂是出神入化!

大漢們頓時不敢動,那陳警官見此情況,拿出手銬上前想要銬住胡喜喜,然而手銬還銬進來,胡喜喜反應敏捷,一把拉住他的手,大聲喊起來:“非禮啊,警察非禮啊!”人群中頓時發出一陣噓聲,馬路上也有車輛停下來張望,甚至有幾個斯文類型的男人走過來,一看就學識分子,陳警官最頭疼就是這類人,他們隨意在鍵盤上敲擊幾下,便能引起一場混亂,尤其是眼下有理也說不清的時候,更何況沒理?

肥婆慌張了,打假辦的人一來,不止沒收她的貨,甚至會罰款坐牢,她恨恨地看著胡喜喜,頓時手腳並用向胡喜喜撲過來,嘴裏發恨地喊著:“我跟你拚命!”胡喜喜一向不打女人,但是心中惱怒她向老爺子吐口水,如此不懂尊重老人的女子,她基本不用人的標準去衡量,所以胡喜喜很自動地把她歸納入畜生的類別,對於不聽話的畜生,除了教訓,別無他法。

所以她瞧見肥婆飛撲而來,在她即將接近的時候,她側身一閃,臥倒在地雙腿反扣,裝作笨拙般絆倒肥婆,“咚”的一聲響,肥婆一頭栽在地上,胡喜喜心疼地說:“這多好的地板磚啊,你可別弄壞了,要知道一塊地板磚從一塊泥土砂石到成品經曆了多少工序,可不像你們的偽劣產品,隨意糾纏幾條電熱絲就成了。”胡喜喜發跡起家,是從陶瓷原料做起的,到開礦山開陶瓷廠,她對陶瓷是真心喜愛,對地板磚也是真心疼惜,雖然她說這句話像是取笑肥婆,但也是發自內心。這裏本來是用水泥地,但是由於這一帶是富豪區,周邊的設施一概奢華,連這一塊被商販擺賣的地方都鋪上地磚,胡喜喜看釉色,認出是歡喜陶瓷廠的水晶磚。

“小姐,請合作,否則休怪我們采取措施!”陳警官嚴肅地看著胡喜喜,一臉正義而又講法的神情。

胡喜喜看著他,“我會跟你回去,但是必須等打假辦的人來到,此事既然我遇上了,我就管定了,陳警官,我希望你慎重為之,別把前途賠進去!”她的話純屬好心,當事人似乎不怎麽領情,“別廢話,快跟我們走!”陳警官揮揮手不耐煩地說,打假辦的人一來,那是肯定大張旗鼓的,現在每個部門都講政績,爭當出頭鳥啊,要是他保不住這一家,那以後也沒有人來進貢,單靠那一點微薄的工資,怎麽能養得起小情人?所以這一個場是必須要守住的。

胡喜喜見他執迷不悟,頑石不開竅,也隻好隨他,反正這樣的人對警務人員來講,是少比多好,除掉一個總是一個!

幾個警察見胡喜喜難纏,一個較為強壯的便上前用擒拿術,想把胡喜喜擒住然後丟上車,胡喜喜輕易躲開避開,她知道不是講道理的時候了,派出所她是應該要去,她抬眼看到前方有幾輛車快速駛過來,在市場路口那裏停了下來,幾個公職人員陸續下車,隨後還有一台是電視台的車跟到,她詭秘一笑:“走吧,我跟你們回去!”說完,昂首挺胸走向警車!

突然如此合作,警察們都愣了一下,在這個時候,他們顯示出了派出所同誌的敏捷快速,幾乎是三秒鍾不夠,全部人上了車並啟動了車子,往右側的出口飛快地開走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

  •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作者:安真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什咪?這家總裁是不是秀逗了?隻不過是恰巧看見她在樓梯間換衣服就說她故意勾引他!真是自大加霸道!她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