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 應征二

  胡喜喜微微一笑,在她身側坐了下來,“你好!”她首先示好,這是她一貫做生意的原則,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這一招還是很有用的!

  女子點點頭,淡然地笑了一下:“你好!”

  胡喜喜瞧了一下她手上拿著的履曆,厚厚一疊有點嚇人,她果真隻應征一個助理?

  “不必嚐試說服我。這份工作我也誌在必得!”女子微微一笑,揚起頭看著胡喜喜!

  “以你手上這一疊東西,區區一個助理,屈才了!”胡喜喜確實是惋惜,這年頭高學曆的人不是沒有,隻是她的淡定與自信讓她生起憐才之心!

  “你覺得我漂亮嗎?”女子側頭看著胡喜喜。

  “很漂亮!”胡喜喜實話實說,同樣是女人,她絲毫不掩飾自己對她外貌的欣賞!女子坐直身子,聲音有一絲微慍,“就因為我的美貌,所以我這一疊文憑都是廢紙,一個月,我見了二十份工,其中老色鬼十個,小色鬼三個,剩下的就是嫌棄我高學曆,怕我做不久。我已經閑賦在家兩個月,再找不到事做我就要餓死!”

  胡喜喜交叉著腿,伸出手,“把履曆給我看一下!”

  女子依言把手上的履曆給胡喜喜,眸子閃過一絲期待,胡喜喜認真地看了一下,從手袋裏拿出一張灣灣的卡片,“你拿著這張卡片到歡喜集團找常灣灣,我會跟她說一聲的!”

  女子站起身,微微笑,“謝謝胡董!”

  “你認識我?”胡喜喜有些訝異。

  “之前不確定,現在可以肯定了!放心吧,胡董,今天我完全沒見過您,這助理的位置也沒有人跟您爭,拜拜!”女子起身,笑意滿麵,伸手接過胡喜喜手上的履曆,她款款走了!

  “你叫什麽名字?”胡喜喜饒有興味地看著她,觀察力過人,並且有敏銳的觸覺和眼力,她果然沒請錯人,無論今天應征的結果如何,她已經贏得一個頭馬!

“履曆上不是寫了嗎?我叫水滴草!”說完,女子踩著高跟鞋輕快地離去!

在所有對手退場的情況下,胡喜喜一票獨大,當選為祥雲集團總經理助理!

當然最後一切還要古總經理見過她才能落定,胡喜喜神定氣閑地坐在會議室,等待古樂的接見!

等了大約半個小時,一身挺拔西服的古樂才匆匆進來,乍見她也愣了一下,隨即笑了,“你真的來了?”

“總經理好!”胡喜喜站起身,笑吟吟地看著古樂。

“那行了,既然是你的話,我也需要花什麽時間去麵試你,你什麽時候能上班?”古樂低頭看了一下手腕的愛琴表,像是挺趕時間,帥氣而精神的臉龐有些焦急。

“隨時可以!”胡喜喜謙遜地說道!

“那好,你明天早上九點,去人事部辦理入職手續,我還有個會要開,先走了!”古樂擺擺手,便匆忙走了出去!

胡喜喜微微笑,偷偷地扮了一個鬼臉,暗道:我說了,總經理我誌在必得!

這個動作落入了剛好經過的陳天雲眼裏,他蹙眉想了一下,“這個女人我見過!”古樂笑著說:“凡是漂亮的女人你都說見過,當心我告訴倩兒!”

“對了,她是情人節那天我在餐廳見到的小三,她來這裏幹什麽?”

“她現在是我的助理,她真的是小三?”古樂想起那晚送她回去的康城小區,那裏便是出名的“二奶區”。

“我那天還見她被人原配打了一個耳光,你怎麽聘請這麽一個女人做助理?小心引火燒身啊!”陳天雲取笑道。

“她本質不壞,而且她肯出來找事做,不就證明她其實並不想做寄生蟲。”古樂又看了看手腕,焦急地說:“快啊,飛機不等人!”

“你急什麽啊?去美國開會的是我又不是你!”陳天雲一副懶洋洋地口吻,唇挽起一個好看的弧度,帥似乎是青年才俊的共同特征,他不知道自己這一笑,讓公司多少女職員忘記了呼吸!

兩人說說笑笑走了出去,胡喜喜立刻撥了灣灣的電話,報了喜訊,隻是對灣灣來說,這不一定就是個值得歡喜鼓舞的消息!

她掛了電話,看著手上的報表,頓時心亂如麻!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

  •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作者:安真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什咪?這家總裁是不是秀逗了?隻不過是恰巧看見她在樓梯間換衣服就說她故意勾引他!真是自大加霸道!她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