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三九章 再封國師 世襲罔替逍遙侯

  “敕錢塘布衣秦天德:朕膺昊天之眷命,承祖先所創基業,榮九五大位,得名臣猛將相輔,始不負太上皇禪讓信任,非但收複故國山河,更是擴土開疆。。。。。。”

  聖旨是由太監宣讀的,這個太監就站在玉輦旁邊,明顯早就得了趙昚授意,幾乎用盡全身氣力,將冗長的聖旨喊了出來。

  樹林內的所有人都跪了下來,包括秦天德的妻兒以及嶽震,密密麻麻的跪了一片,唯有兩個人顯得格外醒目,一是趙昚,一是秦天德,相向而立,都沒有跪下。

  隨著聖旨的宣讀,不少人的臉上都露出不忍之色,趙昚早就準備好了一切,聖旨一下,秦天德在劫難逃,就算再有人想要替其求情,也要考慮會否觸怒了趙昚的龍顏。

  然而隨著聖旨的宣讀,朝中那些心憂秦天德命運的官員、秦天德的妻兒手下、包括秦天德自己,臉色都開始發生了變化,眼中的疑惑、震驚之色愈發濃重,仿佛聽到了什麽難以置信的事情一般。

  “。。。今有錢塘秦家布衣名達字天德,智誅奸佞,安國興邦,為大宋之中興用心良苦,不愧太上皇所封攝政輔國國師一職。

  然其不思上報君恩,下救民命,為一己之私,擅在京師重地私掘地道,此乃罪大惡極,本應處斬。

  姑念其曾經功績,功過相抵,不予追究,然死罪可免活罪難饒。秦天德有濟世救國之才,卻不思報效家國,兩次辭官,此乃不忠不義之舉!

  朕今下旨,特封秦天德國師之職,官拜太子太傅,賜逍遙侯,世襲罔替,不得朕允,不得請辭。。。”

  朝中官員對趙昚心中敬畏,不敢抬頭觀瞧,隻是低頭相互對視,眼中露出濃濃震撼之色,片刻後將目光都集中到了這兩年來最得趙昚信任的蔣芾身上。

  蔣芾此刻的表情極為難看,對於趙昚的這道旨意,他也根本不知情,前幾日他還曾試圖替秦天德開脫,結果被趙昚訓斥了一番,哪知道今日趙昚的旨意,不但沒有將秦天德治罪,反而將其官複原職,更是官拜太子太傅。。。

  趙茜和嶽銀瓶對趙昚沒有那麽多的敬畏之心,聽到聖旨中的這段話,同時抬頭,各自看向自己的弟弟,同時發現趙昚和嶽震臉上露出詭詐而得意的笑容,像極了秦天德招牌式的笑容。。。

  跪在地上的秦朗沒有抬頭,不過眼珠卻開始快速轉動起來,轉了五六圈後,盯住了站在他身前的秦天德身上。。。

  “姐夫,是不是被嚇了一跳,一直認為官家和小爺想要取你性命?”跪在趙昚腿邊的嶽震避開了嶽銀瓶的目光,轉頭仰視秦天德,“嘿嘿,你還記不記得,小爺曾經說過遲早有一日會打敗你。

  怎麽樣,這回你可服氣?被官家和小爺聯手玩出的這一招嚇壞了吧?嘿嘿!”

  趙昚也忍住了臉上的笑意,開口說道:“姐夫,看你的模樣,為何會是這幅表情,莫非是被嚇傻了?你別著急,後麵還有你想不到的呢!”

  太監宣讀的聖旨還在繼續,隻不過後麵出現的內容卻是與秦朗有關了:“。。。秦達子秦朗,自幼聰慧過人,頗得其父風采,朕心甚喜。特此下詔,將長公主許配秦朗,待長公主及笄之年,則令二人完婚。。。”

  還有我的事兒?秦朗終於抬起了頭,看向按照親戚關係算是他舅舅的趙昚,目光中滿是詢問之色。

  這時候秦天德的表情再次發生了變化。聖旨宣讀前的麵如死灰,到聖旨宣讀過程中的驚異疑惑,再到聖旨結束後的哭笑不得,盡落入趙昚與嶽震的眼中。

  “姐夫,聖旨已經宣讀完了,你難道還不領旨謝恩麽?”

  聽到嶽震的話,再看一眼林中的景象,秦天德那還會不明白嶽震話中含義?略作遲疑後,後撤半步,雙腿一彎,作勢就要跪在趙昚的麵前。

  然而趙昚卻一把扶住了他:“國師,太上皇曾親口允諾你見君不跪,朕又怎可受你一跪?快快起來!”

  趙昚的這番話聲音很大,足以讓三十步外的朝中百官聽到,秦天德心中暗歎,趙昚的心性城府,如今是越來越來深了。

  一聲令下,百官與眾多兵士謝恩起身,兵士們收起了手中兵器,官員們眼中則是再無擔憂之色,不過看向趙昚的目光,卻是更顯敬畏了。

  趙昚搞出了這麽多事,令得所有人都以為他是要殺秦天德,結果卻出現了反轉,看似有些兒戲,荒唐可笑,與他君王身份不符。

  但是這兒戲的對象是秦天德,卻不能讓官員們再覺得荒唐了。

  秦天德是什麽樣的人,朝中官員皆知,可即便能夠使得天下大亂,強如金國四分五裂,吐蕃割地西夏滅國,幾乎憑借一己之力令得大宋再度稱霸天下的人,依舊被趙昚這個二十年許的年輕君王玩弄於股掌之中,秦天德剛才幾乎要對趙昚下跪,這足以證明趙昚的帝王手段,爐火純青。

  試問朝中官員哪個還敢在今後,在朝中,在趙昚麵前耍心眼,耍手段呢?

  由此英明強勢之君,大宋今日的興旺,絕不會是曇花一現!這是趙鼎胡銓等一眾朝中重臣心中的想法。

  不過自導自演了這出戲的趙昚和嶽震二人,此刻臉上的表情卻是變得有些尷尬了,因為趙茜和嶽銀瓶二女氣鼓鼓的朝著他們走了過去。

  嶽銀瓶自幼習武,步伐矯健,因此最先來到了嶽震麵前,抬手就是一記爆栗,打得嶽震眼淚汪汪:“你果真是長大了啊,連我都敢騙了,而且還騙得這麽狠,害的我這大半年來一直憂心忡忡。小四,你說,這筆賬該怎麽算!”

  嶽震抱著腦袋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看向秦天德求助:“姐夫,你倒是替小爺說句話啊。你知不知道,小爺為了贏你這一回,幾乎被所有人唾罵玩恩負義,如今你妻子還毆打小爺,難道你還不開口麽!小爺雖然贏了,可損失太大了!”

  趙茜倒是沒有像嶽銀瓶對待嶽震那般對待趙昚,不過看向趙昚的眼神,卻使得趙昚臉上賠起了笑容:“姐,我。。。姐夫,如今你輸了,願賭服輸。雖然我們是騙了你們,不過是你當初說的,隻有我贏了你,你才會將朝權交還,所以我才。。。”

  “茜兒瓶兒,算了。”秦天德雖然已無性命之憂,不過語氣依舊沒有恢複以往的自信,似乎心中的忌憚陰霾還沒有完全退去,“此事不能怪官家,的確是我曾經說過。作為男人言而有信是很重要的,他們也隻是想按照約定取回應當屬於他們的東西罷了。”

  “官人,你不要緊吧?”趙昚嶽銀瓶同時發現了秦天德的不同,異口同聲的關心問道。

  嶽震則是大喇喇的一擺手:“姐,你們不用擔心,姐夫沒事,就是被嚇得不輕,還沒有完全恢複罷了。。。好好好,我不說還不行麽?”

  “官家,既然臣輸了,臣願賭服輸無話可說,不過陸家父子還有王大人,您是否應當放了他們?畢竟他們隻是你用來布今日之局的棋子而已,他們畢竟都是大宋賢才。”

  “放心就是,朕豈是那種不知輕重之人?朕來此之時,已經命人前往大理石傳旨,釋放他們並且官複原職。如今我大宋正可謂百廢待興,需要大量的賢能之士,朕怎會忘了他們?”

  “呼——”秦天德長出了一口氣,雙手揉了揉臉,“官家,大宋有您在,有四公子輔佐,無憂矣。臣想懇求官家,允許臣做個閑散逍遙侯,朝中之事臣不想多碰,臣實在是太累了,想出海去看望臣的父母妻兒,還望官家恩準。”

  “姐夫,你明知道官家和小爺根本無心要害你,隻是為了贏你一回,你還要走!”嶽震不解的問道。

  秦天德瞄了他一眼,沒有言語,隻是靜靜的等待著趙昚的答複。

  趙昚低頭思索了片刻,不答反問道:“姐夫,你如此想要出海,可是因為在遷都之時曾說過的,六百年內大宋的威脅來自北方,六百年後大宋的威脅來自海外?”

  趙昚不愧是皇帝,最關心的就是趙宋的江山,這句話居然記得這麽清楚。秦天德點了點頭。

  “那好,朕相信你不會棄朕於不顧,朕準了,不過你不可長居海外,將來朝中若是有什麽疑難之事,還需要你替朕來參謀。

  另外,朕的兩個皇兒,還有朕將來的皇兒,你都要像當年教導朕那般,盡心教導他們,此番你出海遠行,就先帶上朕的大皇兒,讓他出海領略一下大宋之外的美好河山!”

  。。。。。。

  浩瀚無際廣袤無垠的海麵上,隨著雷鳴般的澎湃的海浪聲,一輪光芒四射的旭日從煙波浩渺的大海深處,冉冉地升騰起來。立時間沸騰的海麵上,到處都灑遍了閃閃耀眼的金光,頂著這耀眼金光的浪花,一個接著一個,一排跟著一排地,躍上半空,撲向兩邊,奔騰不息地洶湧著。

  “官人,想不到海上的風光居然如此怡人?”

  “簡直太美了,比起在山頂看日出,這裏仿佛更有一種親近感。”

  “是啊,早知道當初奴家就跟真兒姐姐一同陪著公婆出海了。” 

  海麵上,一支由十數條大船組成的船隊正徐徐行進,穿上迎風飄展的大旗上,赫然繡著兩個大字“宋”“秦”,這就是南海最為有名的秦家船隊。

  如今秦天德攜妻帶子的,自泉州乘船出海,打算將遷居海外的父母妻兒接回錢塘,今日一早就與妻兒在船頭領略日出的美景。

  “小不點,你站住,別亂跑,小心掉到海裏去!”一聲怒喝從船艙中傳出,緊接著一陣銀鈴般的孩童笑聲響起,一個七八歲左右眉清目秀的可愛孩童跑到了秦天德身邊,跳到了他的腿上,委屈的抱怨。

  “姑丈,表哥欺負我,他還嚇唬我!”

  “怎麽一個個本是乖巧的孩童,與官人處得時間長了,都學得他那般沒了正形?”看著孩童撒嬌耍賴的模樣,嶽銀瓶莞爾笑道。

  趙茜一腦門的黑線,當即把臉一板:“愭兒過來!”

  “是,姑姑。”孩童畏懼的看了眼趙茜,從秦天德腿上跳下,遲疑的走到了趙茜身邊。

  這個孩童叫做趙愭,正是趙昚長子,秦天德奉命帶其出海,領略海外風情,同時盡太子太傅之職,嚴加教導。

  “娘,那小不點太滑頭了,剛才騙孩兒說口渴,哪知道趁孩兒沒留心,居然跑出來了。爹,你幹嘛讓孩兒照顧他,做這種費力的事情!”秦朗撅著嘴走了過來。

  秦天德撚起一粒黃豆丟入嘴中,懶散的說道:“如今你可知為何當年你小的時候,總是能欺負你小舅舅了吧?”

  秦朗悻悻的一撇嘴,眼珠一轉,對趙茜說道:“二娘,外麵風大,小心這小家夥著涼,你們不如帶著他先會船艙去吧。三娘、娘親,孩兒餓了,今早還沒有吃飯。。。”

  “好好好,娘這就去叫人準備,給你做些吃食!”齊妍錦應了一身,起身就朝船艙走去。

  嶽銀瓶反倒是一臉狐疑的看著秦朗:“朗兒,你如今的本事也不小了,越來越想你小舅舅,居然開始耍心眼了?”

  “三娘,孩兒不敢,孩兒隻是想吃你親手做的糕點。”

  “瓶兒,我也想吃了,你回去吧,我在這裏吹一會海風就會船艙。”秦天德開口,嶽銀瓶隻好離去,等到三女都返回船艙,船頭隻剩下秦天德父子後,秦天德閉合雙眼,輕聲問道:“朗兒,你有什麽話想問,盡管問吧。”

  “父親,您終於肯讓孩兒問了麽!”秦朗當下變得激動起來,壓低了聲音,“父親,孩兒思索了一路,總覺得當然在錢塘門外,你的反應不對勁。

  起初孩兒一直想不明白,不過這幾日來孩兒苦思冥想,隻想到了一種可能,那就是你錢塘門外的局麵,其實也是你一手布置的。。。啊,父親您笑了,這麽說孩兒猜的一點都沒錯了!

  可是父親,孩兒還有一個疑問,你如何得知兩位舅父隻是為了嚇您,並非真的要害你呢?”

  “朗兒,你現在還不明白為父為何要讓你稱呼秦二為‘二叔’麽?”

  “您是說秦二,哦不,是二叔,二叔他其實一直都是在幫您的,並沒有背叛您?”

  秦天德這才睜開眼睛:“你的那兩個舅父都不是簡單的人物,想要騙的過他們,絕非易事,所以秦二必須要真的想背叛了為父那般,而他所要做的就隻有一件事,那就是弄清楚你那兩個舅父是否真的想要加害為父。

  如果說隻是官家一人,為父還不會懷疑,可是你小舅舅此人絕非寡情薄義之人,與咱家關係向來親近,曾經也多次提醒過為父,可後來一反常態處處幫著官家刁難為父,為父就開始懷疑了。

  當日為父問秦二,是否願意跟著咱們離開宋境,其實問的就是你那兩個舅父是否真的想要謀害為父,秦二當時的拒絕,實際上就是否認,所以自那時起,為父就不再擔心了,更是將密道出口在錢塘門外,以及打算從平江府出海都告訴了他,讓他稟報給官家。

  至於錢塘門外發生的那些事,朗兒,為父今日再教你一個道理,凡事留一線,哪怕你再有本事,也要給別人留一線機會。

  如今你那兩個舅父信心大增,對於在治理大宋可謂事半功倍,而為父則需要替我大宋將來考慮,經營海外,令我大宋海防不失!”

  這席話的開口和中段,秦朗都聽懂了,可是對於後麵卻是一知半解,不過卻也沒有多問,而是問道:“父親,你說經營海外,想要怎麽做,現在咱們這是要去那裏?”

  “去哪裏?”秦天德緩緩起身,憑欄遠眺,“去一個叫做馬六甲的地方,你祖父祖母還有大娘如今都在那裏,咱們這就去與他們匯合。”

  “父親,馬六甲是什麽地方?”

  “馬六甲麽,嗬嗬,那是為父今後的主要戰場了。。。”

  (全書完)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