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四章 搞定嶽家 下

  

  不管怎麽說,秦天德的這番舉動在目前看來是有恩於他們嶽家的,所以嶽銀瓶站起身先是衝著秦天德道了聲謝,然後又蹲下身子抱著嶽震嶽霆哽咽著說道:“以後你們兩個就要單獨在這裏生活了,老四你是兄長,要照顧小五,記住了麽?姐姐有空的時候會來看你們的。”

  “姐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小五的。”嶽震挺直了胸脯,但嶽霆的反應就不同了。

  他死死拉著嶽銀瓶的衣袖,生怕嶽銀瓶就這樣走掉,哇哇大哭,邊哭邊喊道:“不要,我不要姐姐走,我要娘親,我要娘親!”

  秦天德看著嶽霆可憐的模樣,心中一軟,微微歎了口氣,說道:“唉,瓶兒,以後你白天伺候少夫人,晚上就住在這裏好了。他們年紀還小,也需要人照顧,你是最合適的人選。不過你要知道我忌諱什麽,他們不是自稱姓鄂麽,那就叫鄂震鄂霆好了。一會我會派人送來一些吃的,他們兩個好幾天沒有吃東西了,你勸勸他們吧。”

  “謝謝哥哥!”嶽霆還小,心中的善惡觀念還沒有形成,隻是覺得今日見過兩次的秦天德挺關心他們。

  可是嶽震就不同了,他又給了嶽霆一個爆栗,罵道:“笨蛋,他把我們抓到這裏是壞人,你還謝他!”

  看著眼前的一幕秦天德當真是哭笑不得。他搖了搖頭,對嶽銀瓶說道:“瓶兒,今日你就先住這裏,明天會有人帶你去見少夫人的。一會兒我會派人送來被褥以及換洗的衣服,就這樣吧。”

  嶽家姐弟說些什麽他已經沒心思聽了,他實在是太累了。不說從武昌縣趕回錢塘一路的顛簸,單說為了“搞定”嶽家而又為將來留有餘地就花費了他太多的心思。

  這也多虧穿越前他看多了各種各樣的電視劇以及小說,要不然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應付當下的局麵。

  屏退了秦二後,秦天德回到了東跨院,朱淑真和齊妍錦早已在房中等候多時了。眼見他進來,朱淑真立即開口說道:“官人您忙什麽呢?怎麽一回來不去向公公婆婆請安,也不來回屋,耽擱了這麽長時間?”

  “哦,是啊,要不是真兒你提醒,為夫差點忘了!”秦天德這才反應過來,回府這麽長時間居然沒有去問候自己的父母,這在古代是有違禮製的。

  雖說他是個惡霸,曾經一直以“老東西”來代指自己的父母,不過那不是正版的那個秦天德麽?如今的翻版貨已經變了,所以他P股還沒有坐熱,拔腿就要離去。

  離去之前他又對朱淑真說道:“真兒,你不是自幼就飽讀詩書的麽?為夫拜托你一件事情,幫為夫教導兩個孩童,讓他們讀書識字,可以麽?”

  “官人太客氣了,官人吩咐妾身自當從命。妾身多問一句,可是官人最近幾日擄來的人麽?”

  秦天德本已經走到了門口,聞言身形一晃,停了下來,詫異的看著朱淑真,一臉嚴肅的問道:“你都知道了?”

  “撲哧”一聲,齊妍錦以為秦天德擔心朱淑真知道他的所作所為而產生什麽看法,解釋道:“官人,你這一回來就在門前弄得那麽大的動靜,別說奴家姐妹了,估計公公婆婆也都知道了。不過官人大可放心,奴家姐妹絕對相信官人的人品,不會懷疑官人想做什麽壞事的。”

  “哦,這樣啊,等我回來再跟你們細說好了。”

  秦天德其實擔心的不是這個。他早先吩咐秦二秦三將人帶回來的時候曾經吩咐過,說是盡可能不要讓太多的人知道,可是如今看來,全府上下估計都知道了,這下該如何是好?

  一路沉思著,不知不覺就來到了秦非夫婦的門口,稟報一聲後,得到秦李氏的準許,他推門而入。

  “兒啊,你這幾天去了哪裏,都帶回來些什麽人啊,怎麽今天還弄成了那種局麵?”果然秦非夫婦都知道了,這不一見麵秦李氏就關心的問道。

  秦天德為難啊,這個問題現在不好解釋了,可是不解釋清楚又不行,必須得找一個法子應付過去,心中甚是著急。

  秦非看著秦天德找耳撓腮的樣子,不由得冷哼一聲:“胡鬧!你都這麽大年紀了,又娶了兩房妻室,怎麽還這麽不知好歹,這回不但搶回來一個男的,居然將人家一家都搶進府來,你想幹什麽!”

  秦李氏向來視秦天德為自己的命根,聽到秦非的職責,當然要出麵維護了:“老爺,這算什麽大事,搶就搶了唄。不過德兒啊,往日你強搶民女為娘還可理解,可怎麽今日又搶進府一個男人啊?該不會是。。。”

  這都想什麽呢!秦天德聽得一腦門黑線,連忙解釋道:“娘,今日那人是個女的,她是女扮男裝而已。”

  秦李氏這下才算放心了,拍了拍胸口略帶埋怨的說道:“德兒啊,你說你搶人也要顧著自身的安全啊!像上回你搶了一個齊妍錦,結果新婚之夜被她打傷頭部。這一回你又搶一個男扮女裝的,結果在大門口被人家製住,弄得全府上下都知道了,你就不能小心點麽?下回再有這種事情,讓秦二秦三或者府中下人去做,你畢竟是秦府少爺,要留心自身的安危啊!”

  這娘當的,實在是。。。。。。

  秦天德總算明白什麽叫溺愛了,也明白電視或者小說中那麽多紈絝子弟是怎麽產生的。有這樣的娘親,不論對錯一律支持,想不變成紈絝都難!

  好在他是翻版的秦天德,生在紅旗下,長在新社會,收了多年的教育,心性也算已經定型了,不至於因此而有什麽太大的變化。

  不過秦李氏的這番話卻讓他眼前一亮,有了應對之策。

  “爹,娘,孩兒隻是太喜歡她了,為了能讓她死心塌地的嫁給孩兒,孩兒隻能將其家人全部抓來,希望通過對她家人的關心來感動她。”

  秦李氏對此卻是嗤之以鼻:“德兒啊,有必要這麽麻煩麽?既然搶來了,直接拜堂就好了,到時候洞房一入,生米做成熟飯,你還擔心她將來會跑麽?”

  這個,我娘好彪悍啊。。。

  秦天德一臉的古怪,秦非則是滿臉的憤怒,因為秦李氏的這番話而憤怒,但卻不敢指責秦李氏,說不得就將憤怒發泄到秦天德的身上了:“逆子!你看看你都幹些什麽什麽事情!為父問你,年前你說打算參加科舉,如今你還打算參加麽?你說,你書房的書你可曾看過?《論語》《尚書》你看到第幾卷了!”

  秦天德對自己穿越後的父母的性格都已經很是了解了,知道這是秦非借故發泄,所以先是對秦李氏說道:“娘,孩兒的事您就不要管了,我不想勉強她,我要得到她的人,也要得到她的心。”

  “好好,既然你這麽說,那你想怎麽做就怎麽做吧,為娘不管就是了,不過你一定要小心,你可是為娘的心肝寶貝,你要是有個什麽好歹,為娘也不活了。”秦李氏對秦天德的疼愛那是自然沒的說的,所以對秦天德的要求當然也會同意。

  看到秦李氏已經被自己說服,秦天德又轉向秦非,恭恭敬敬的說道:“回父親的話,書房的那些書兒看過。”

  “放屁!逆子你居然還敢撒謊!”秦非勃然大怒,拍案而起,“你書房內的灰塵厚的跟什麽是的,你居然還敢說你去書房看過書?”

  “不可能吧,我記得真兒回去書房看書的,如果見到書房髒了,她應該會打掃的,怎麽會積了那麽多灰塵?誒呦,娘,你為什麽要打孩兒?”

  “笨死你了!”秦李氏在秦天德頭上打了一巴掌還不解氣,還不停的在秦天德頭上指指點點的,“你就這麽容易被你爹騙了?咱家的每一間房間,每天都有丫鬟清掃,怎麽可能會有灰塵?你爹就這麽詐唬你一下,你就什麽都說出來了?”

  “爹,你詐我?”秦天德捂著腦袋詫異的看著秦非。

  “怎麽,為父不能詐你?”秦非的嘴角先是流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但很快就不見了,“逆子,你居然敢欺騙為父,為父要。。。。。。”

  他的話很快就說不下去了,因為秦李氏又開始數落起秦天德,隻是這數落實在是。。。。。。

  “德兒啊,別說這一次為娘不幫你,你說說你連你爹這點小計倆都看不透,你將來怎麽辦?要知道你將來是要成為朝廷命官的,而官場上的爾虞我詐那是數不勝數防不勝防,你練你爹的伎倆都看不透,你讓為娘如何放心你呢?”說到這裏的時候,秦李氏的臉上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考什麽科舉?連字都認不全,還想中舉為官?天德啊,為父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經商好了,你想你弄得什麽船隊就很不錯,每次回來的收獲都很大。”秦非知道自己兒子的斤兩,所以並不像讓秦天德陷入那個巨大的染缸之中。

  秦天德還沒有說話,秦李氏不滿意了:“老爺啊,字認不全有什麽打緊的?咱家可是和當今秦相爺沾親,金榜題名還是不是手都擒來的事?再說了你當初不也想讓天德踏入官場,要不然幹嘛給他弄到舉人身份,讓他有資格參加今年的春闈?”

  “這是因為,因為,”秦非氣的說不出話來,他一直都反對錢塘秦家和秦檜扯上幹係,更不希望自家的獨子同樣跟秦檜走的太近,“你不要再說了,總之天德你記住,為父絕不允許你通過旁門左道來金榜題名,你可記住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